选书网 > 戏精王妃不好追 > 第十章 我需要一条落红帕

第十章 我需要一条落红帕

    刘管事很快就来了,还未进门就看到躺在外面的百里铭,又走了两步,隔了老远就能感觉房间内的压强很低,刘管事擦了擦额头的汗进门,“王爷,王妃。”

    “刘管事,本王妃的嫁妆呢?”姜穗问道。

    “回王妃,在,在大库房。”

    “那,侧妃娘娘的嫁妆呢?”姜穗又问。

    刘管事瞬间明白过来,扑通跪倒在地,“王妃,是侧妃娘娘说,东西既然已经到了王府,那就是王府的。”

    “我问你侧妃娘娘的嫁妆在哪里?”姜穗盯着刘管事。

    “在名兰阁。”刘管事低声的说,“侧妃说自己的嫁妆有限,需要给自己傍身,所以一进门就将自己的嫁妆搬到名兰阁了。”

    “哦?”姜穗转头看着刑夜暝,刑夜暝原本是想将刘管事找来打姜穗的脸,没想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

    “王府内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小的侧妃说话了?”姜穗看着刑夜暝,“还是说王爷,并不知情呢?”

    刑夜暝脸黑黑的,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当初只是用一顶轿子将姜穗从侧门抬进王府,至于王妃的嫁妆,应该也是随着王妃一起进门的,怎么就进了总库房。

    “这么热闹呢?”姜舒瑶摇摇摆摆的从大门进来,看到脸黑的刑夜暝,跪在地上的刘管事还有昂着头的姜穗,“姐姐这是在干嘛呢?怎么在王爷处理公务的时候过来打扰王爷呢。”

    “本王妃再跟王爷讲话,轮得到你一个侧妃插嘴吗?”姜穗怒火冲天。

    “王爷,麻烦给个交代吧。”姜穗转头看着刑夜暝。

    “刘管家,将王妃的嫁妆全数搬去思静苑。”刑夜暝摆手,都给我退下。

    “是。”刘管家颤颤巍巍的站起身。

    “姐姐这么劳师动众的来打扰王爷处理公务原来是因为嫁妆的事情啊。”姜舒瑶上前,“妹妹还以为姐姐喜欢王爷喜欢到能够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王爷呢,便私自将姐姐的嫁妆纳入总库房了,姐姐莫不是因为这件事跟王爷生气吧?”

    “哦?妹妹是以什么身份,又是凭什么替本王妃做主的呢?”

    姜舒瑶哽咽了两下,眼眶立马红了,“姐姐这说的是什么话,妹妹只是觉得姐姐这么喜欢王爷,又大度,定是不会为了这些身外之物计较的,没想到姐姐不仅不领妹妹的情谊,还过来打扰王爷。是妹妹考虑不周了。”

    “妹妹对王爷也是一往情深,妹妹为何不将自己的嫁妆冲入库房呢?”姜穗朝着姜舒瑶步步靠近,“还是说妹妹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姐姐误会了,是王爷看不上妹妹的这些嫁妆,想着留在妹妹身边给妹妹傍身使用的。”姜舒瑶帕子轻轻擦拭眼睛,又转头看向刑夜暝。

    “王妃还要不要嫁妆了,要就跟刘管事走。”刑夜暝打断两人的对话。

    “这件事是王爷错了。”姜穗小步往刑夜暝身边走去,“按照刚才的约定,王爷错了就应该答应我一件事情。”

    刑夜暝看着似笑非笑的姜穗,想着,刚什么时候有的约定,却也没有开口质问。姜穗努力垫着脚趴在刑夜暝耳朵上窃窃私语。随后下来眼睛弯弯的看着刑夜暝,行礼,“妾身告退。”

    这一幕在姜舒瑶眼里是何等的暧昧,她紧紧的捏着手指,指甲都快嵌进肉里,可表面却还是得表现得柔柔弱弱的模样。

    姜穗和刘管事转身出去,屋里就剩下刑夜暝和姜舒瑶。姜舒瑶唤了一声青梅,青梅上前,端着一碗鸡汤。

    “王爷,您辛苦了,妾身给您熬得鸡汤。”姜舒瑶将鸡汤端上前。

    刑夜暝皱着的眉瞬间松开,接过鸡汤抿了一口,“还是瑶瑶贴心。”姜舒瑶窝在刑夜暝的怀里,“王爷对不起,都是瑶瑶的错,瑶瑶不应该擅自替姐姐做决定,惹得姐姐不开心。”

    “不碍事儿。”刑夜暝想到刚才姜穗在他耳边说的话心里就发乱。

    “对了。”姜舒瑶从刑夜暝怀里起身,“妾身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百里铭怎么躺在外面睡着了,是不是王爷最近安排百里铭做了太多事儿,百里铭累到了?”

    “在外面睡着了?”刑夜暝蹙了蹙眉。将鸡汤放下起身出去。

    百里铭躺在地上,怀里紧紧地抱着剑,似乎睡得格外香甜。

    “来人。”刑夜暝唤了一声,两个侍卫出现在刑夜暝面前,“王爷。”

    “将百里铭带到他的房间去睡。”

    “是。”侍卫拱手。

    “瑶瑶,你先回去吧,本王还得处理一会儿公务。”刑夜暝宠溺的摸了摸姜舒瑶的头。

    “王爷不可以太累,妾身会心疼的。”姜舒瑶压着声音,随后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刑夜暝回到矮桌上,看着桌子上的公文闭上眼睛用手捏了捏睛明穴,一闭眼脑海中就出现姜穗在自己耳边说的话,因为身高缘故,姜穗就算是垫着脚也凑不到自己的耳朵只得用手趴着肩膀,凑在耳边呼出的气息让刑夜暝心头一震,“明日进宫见皇上,希望王爷能够给我准备一条落红帕。”
新书推荐: 野火 穿越时空之独宠千年 系统绑定:别死就行 生人勿扰 凰医倾世 齁甜的欢喜 我家影后是锦鲤 初弦月 十里慕云烟 说好离婚你别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