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公子上朝 > 正文 第277章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正文 第277章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金小宝立刻道:“宝儿姐,我求你了,你能不能少放点药材,多放点肉啊,什么的进去啊?”

    她煮的这玩意,所谓的药膳,的确不错,吃下去,他整个身体都暖洋洋的,但是味道实在让人难以恭维啊。

    宝儿姐怒道:“什么?我煮得那么好吃,你别不识抬举!”

    看着宝儿姐认真的样子,金小宝忍不住问道:“宝儿姐,你……自己没有尝过吗?”

    听了这话,宝儿姐脸上露出心虚之色:“我又不是病人,我吃这东西干什么?”

    金小宝看见宝儿姐的神色,就知道了,这坑货肯定没吃过,看着碗里还剩一点:“要不,你试试味道怎么样?”

    宝儿姐怒道:“你什么意思?让我吃你的口水?”

    她说着抡着小拳头,瞪着金小宝。

    金小宝回瞪道:“你都没尝过,你怎么知道好吃不好吃?”

    “我是大美人儿,煮出来的东西,肯定就好吃!”宝儿姐理所当然的说。

    听这话,金小宝忍不住睁大眼睛的看着宝儿姐,一脸诧异……

    特么的,他以为他已经够厚脸皮的了,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加厚脸皮的人,而且还是个女儿家……

    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看着金小宝脸色不对,宝儿姐怒道:“你看什么看?我看你就不是个好人,想说什么就说!别说我不给你机会!”

    金小宝听了这话,摇头苦笑:“我只是想起一句话,用在你身上十分合适!”

    “什么话?”宝儿姐奇怪的看着他说:“是不是说我闭月羞花,貌若天仙,这些我都听烦了。”

    金小宝终于忍不住笑了:“这话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宝儿姐一听,顿时变脸了,怒道:“臭家伙,我看你是活腻了……!”

    说着,她挽起衣袖,露出白嫩的手臂,准备收拾金小宝了……

    正在这时候。

    “宝儿,你干什么?”阿芙琴清冷的声音传来,跟着她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宝儿姐秒怂,立刻道:“他说他手脚不舒服,我准备帮他活动一下筋骨而已。”

    说着,她大眼眸警告的盯着金小宝,让他别乱说话,暴露她的情况。

    金小宝惊愕的看着宝儿姐,本来他以为,宝儿是她胡说出来骗自己的名字,没想到,她真叫宝儿……

    真是个宝气十足的女娃儿……

    阿芙琴瞪着她道:“去去!我看你是又犯傻了吧?我问你,我让你做药膳,你怎么把全部药都放进去了?这都过量了。”

    听了这话,宝儿姐小声的道:“我是看他太虚了,多放点,应该效果快呀。”

    “啧!那有你这么弄的?”阿芙琴气打不一处出来,拿起那个碗丢给她道:“去把碗洗干净!”

    “是!”宝儿姐接过来,飞快的出去了。

    走到门口不远,她心血来潮,盯着碗里那一点药膳,真的很难吃吗?

    用手指勾了一点,放入口中,骤然又苦又涩的味道充斥着她的整个味蕾……

    呸呸呸!这是人吃的玩意吗?他是怎么吃下去的?

    宝儿姐一脸震撼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偷偷的朝屋里看了一眼,看见阿芙琴拉着凳子坐到金小宝面前,一副乖巧的样子……

    哇塞,第一次看到阿芙琴队长如此淑女呀。

    “宝儿!还不快去!”阿芙琴头也不回的道,显然发现了宝儿姐的小动作了。

    宝儿姐只好道:“是!”飞快的去了。

    她的小脑袋瓜却是犯嘀咕,阿芙琴队长怎么对那个家伙那么好的?就不能对我也好点?

    看着宝儿姐真走了,阿芙琴这才回过头来,对金小宝道:“你……感觉没什么事吧?宝儿这个人吧,虽然不小了,但是特别顽皮,你别在意!”

    “我看她挺可爱的。”金小宝言不由衷的道。

    阿芙琴看着金小宝,一脸古怪,难道宝儿姐没有戏耍他?怎么会给宝儿姐说好话呢?

    她犹豫了一下,对金小宝道:“对了,我还是给你把把脉吧,那些药吃多了,不好!”

    说着,伸手出去,她的脸儿微微发红。

    他昏迷的时候就很迷人了,现在这个样子,真是……

    天……我这是怎么了?

    金小宝看她一副羞涩的样子,他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阿芙琴会救自己了,原来是看上自己了。

    心中不禁庆幸,还好自己长得还不赖,是个丑八怪的话,说不定就死在拉莫城城门口了。

    不过,他也明白,自从修炼了那功法之后,随着修为的加深,他的气质也在发生着改变,直接点说,就是雄性荷尔蒙爆棚……

    越来越吸引女子的注意力……

    当然了,对宝儿姐这种没心没肺的女娃儿,没有什么效果。

    金小宝有种感觉,阿芙琴之所以让宝儿姐看着自己,就是因为宝儿姐这种没心没肺不懂男女的性格。

    说白了,就是让宝儿姐看着,她放心。

    看着阿芙琴的手,他自觉的伸出手去,让她看看。

    金小宝昏迷的时候,阿芙琴都触碰他不少次了,但是现在他醒过来,还真是让她有点……心虚又欣喜……

    深呼吸,为金小宝把脉起来,放在他手上,手指忍不住一抖……

    把脉了一会,她脸上露出惊奇之色:“呀,你的情况,好了很多呢,而且那么多药,也没对你造成多大的影响,看来你的体质很特殊啊。”

    说着她依依不舍的收回手。

    金小宝也是一副惊讶道:“真的吗?我感觉恢复了很多,谢谢你阿芙琴。”

    阿芙琴看着金小宝一副感激的样子,脸儿一红:“不是说了,不要老是说谢谢,这多见外啊。”

    看着羞涩的阿芙琴,金小宝都懵了,这北疆女子都那么可爱吗?难怪十几年没有再续弦的姨父箫镇飞都动心了呢。

    “是是是!我都忘记了。”金小宝一副憨厚的道。

    深深的看着金小宝,阿芙琴想起月女将军的训斥,叹息道:“哎!我要是跟你一样,也失忆了,那该多好了。”

    “怎么这么说呢?阿芙琴,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金小宝关心问。

    “不提也罢了。”阿芙琴摇摇头道:“对了!你想起些什么了没有?”
新书推荐: 东风夜放花千树 将军赋 小女欣榆 第一冤种女法医 将血 乱葬岗惨死后,女战神强势归来 恩劫难渡 曹操魂穿武大郎之再造大宋 崇祯:十八路反军有我一支 重生之吴霸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