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公子上朝 > 正文 第105章 弃卒保帅?

正文 第105章 弃卒保帅?

    听了此言,徐茅台脸色一变,顾不得跟张启栋寒暄了,立刻问道:“什么情况?”

    张启栋跟他都是清风斋小朝廷的主要人员之一,是莫太傅的骨干之一,关系也相当不错。

    这次徐茅台儿子徐胜志被皇圣祖关在的刑部大牢,可是全靠张启栋在后面周旋,这才没有吃什么苦头的。

    当然了,皇圣祖下圣旨关的人,没有他的命令,也没有人敢放出来。

    现在外面传闻传得那么厉害,张启栋突然又来访,一开口就是麻烦来了。

    徐茅台不缺女人,但是他自己没有了生育能力了,再多女人也没有什么用了,所以只生了徐胜志一根独苗。

    所以家里都是万般宠爱,这才纨绔成如此模样。

    最终酿成了大祸,这可是他徐家唯一的独苗,要是出事了,那徐家可就断后了。

    徐茅台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他立刻对张启栋道:“张兄,这件事你一定要多多帮忙啊,我徐家可不能断后啊!”

    对于徐茅台这些门阀大家族来说,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断后这种事啊,那就是意味着数代,甚至十几代人努力奋斗的结果。

    随着断后,一切都灰灰湮灭。

    所以他们这些门阀大家族,现在都抱团了,形成了朝廷一股难以压制的势力,就是要保住他们家族,门阀的优越性,世世代代的传下去……

    他儿子都还没有留下根,怎么可以出事呢?

    事实上,徐茅台觉得,不久死了几个贱民,皇圣祖用得着如此小题大做吗?

    看着徐茅台紧张的样子,张启栋道:“徐兄,你我兄弟,就不要说这种见外的话了。”

    他神秘兮兮的朝外面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徐兄,就在半个时辰前,皇上已经下旨了,让刑部准备好开堂,准备审问你儿子徐胜志的事情。”

    “看来皇上可能已经掌握了证据了,上次莫太傅跟你说了,要你准备的事情,怎么样了?”

    听了此言,徐茅台苦笑答道:“我当然已经准备好了,我已经请黑衣阁干掉了那关键证人了,但是现在城里的传闻,让我实在有点不敢妄动了。”

    张启栋听了此言,皱着眉头道:“我也听说了传闻了,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让那人活下去了啊?”

    “按照道理来说,黑衣阁的人,不可能失手啊,不过是一个泥腿子,怎么可能失手?”

    徐茅台也是一脸纳闷道:“我也觉得,黑衣阁不可能失手,但是这传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那家伙……”

    不等徐茅台说完,张启栋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徐兄,我看这件事必定有猫腻。”

    他眼神凌厉的道:“你想,城中突然有了这个传闻,跟着就是皇上下旨开堂审理了,我是觉得,皇上审问你儿子是假,其实真正来说,是要对付你啊。”

    听了张启栋的话,徐茅台猛的脸色一变,大有一语惊破梦中人之感。

    仔细想了想,还真是有这个可能性啊。

    要知道,他是吏部尚书,实权不小,他能够当吏部尚书,事实上,也是莫太傅等人在背后用力,这才让他当上吏部尚书。

    他自然就是莫太傅的人了,皇圣祖一直没有断了对付他们的心思,如果抓住了自己儿子徐胜志的这个错。

    进而对付他,抓到了他的把柄,那他这个吏部尚书就完蛋了……

    这样莫太傅也失去了一条胳膊,只要这个位置,提拔上来一个皇圣祖的人,那皇圣祖就多了不少话语权了。

    徐茅台这么多年官场也不是白混的,开始思索了起来了。

    越想越不对劲,自己儿子不过是个小人物,的确如同张启栋的所言一样,可能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

    可恶,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在担心儿子,却是忽略了这个重要的问题。

    徐茅台脸色阴沉的了下来,问道:“张兄,此事莫太傅知道吗?”

    “正是莫太傅让我来的。”张启栋沉声道。

    听了这话,徐茅台仿若找到了主心骨,立刻问道:“那太傅大人怎么说?”

    张启栋眼神闪过一丝凌厉之色道:“太傅大人说了,你要镇定,这可能是皇上的诡计,你千万不要自乱阵脚。”

    声音一顿,他道:“如果事不可为的话,弃卒保帅!”

    听了这话,徐茅台脸色骤然一变,这什么意思,就是实在不行的话,儿子就不要了?

    这不可能!

    看了徐茅台的脸色,张启栋沉声道:“徐兄,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你儿子真的保不住,那是皇上真的拿到了实打实的证据了。”

    “就是太傅大人跟我们一起用力,皇上也不会动摇的,说不定,我们还得搭进去几个。”

    他说着,拍了拍徐茅台的肩膀道:“徐兄,这件事我知道你很为难,但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如今这个掌控一切的局面,可不能因为你,而失去了这个大好局面。”

    说完,张启栋拱手道:“徐兄,你好好想一下,告辞了。”

    徐茅台回过神来了,立刻道:“张兄,如果真到了无法保住的时候,你……帮我一把,给徐家留条根。”

    所谓的帮徐家留一条根,就是找些女人给徐胜志……

    张启栋一笑道:“没问题,我一定会帮你,不过你也别想太坏,莫太傅估计,皇上根本就没有证人,不过是打乱你的心思,让你自己露出破绽,你一定要稳住,不要让皇上抓到了漏洞。”

    “好!张兄,请!”徐茅台点了点头道。

    目送张启栋离开,徐茅台眼神闪过一丝杀意,可恶,真敢动我儿子,老子跟他没完……

    ……

    十二号院中。

    金小宝提着一包桂花糕,走到箫韵雪的房间门口,犹豫了一下,敲了敲门道:“二表姐,你在吗?”

    “不在,你走吧!”里面传出箫韵雪的怄气的声音。

    这几天,箫韵雪除了吃饭出来一下,好几天叫他练功,也不给他喂招之类了。

    也不知道她怎么回事,于是他买了一些箫韵雪爱吃的桂花糕,来哄哄箫韵雪了……

    金小宝看箫韵雪还在生气,立刻道:“二表姐,我给你买了爱吃的桂花糕。”

    箫韵雪道:“不稀罕,你走吧!”

    “那我给永悦公主送去吧。”金小宝道。

    突然。

    咔……

    门打开了。

    箫韵雪怒气冲冲的走出来,瞪着金小宝道:“放下!那是我的桂花糕!”
新书推荐: 孤勇大明 七品封疆 大国军舰 重生后我母凭子贵上位了 本公主每天都在努力亡国 大明:想做小地主,被逼登了皇位 萌宝的战神娘亲被王爷看中了 从驿卒开始当皇帝 满朝奸臣逼朕当昏君 新吕布战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