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公子上朝 > 正文 第66章 宰相肚子能撑船

正文 第66章 宰相肚子能撑船

    听了这话,章邵鸿脸都黑了。

    皇圣祖听了,倒是十分畅快,这章邵鸿自诩是清流,有读书人的风骨,不愿意跟莫太傅之流同流合污。

    这金小宝根本就是耍无赖的口齿伶俐反驳而已。

    让章邵鸿脸色如此难看,倒是解气。

    章邵鸿还没有说话,一旁的礼部尚书李松户气恼道:“竖子尔敢,出言欺辱左丞大人!”

    他声音一顿,转身朝皇圣祖一礼道:“皇上,金小宝一介白丁,出言侮辱朝廷命官,必须严惩掌嘴,以示正听!”

    然后工部尚书等人也纷纷附和起来。

    “皇上,金小宝出言不逊,必须掌嘴!”

    “皇上,这个金小宝辱骂章大人,不能轻饶。”

    “金小宝,你一介平民羞辱左丞大人,还不快快赔礼道歉!”

    这些朝廷命官,一个个眼睛长在头顶上,哪里会把金小宝这个平民放在眼里……

    在他们看来,金小宝当着如此多的人的面,说章邵鸿睁眼说瞎话,那已经是大不敬了。

    倒是莫太傅一脉之人,见莫太傅看戏的样子,心中一动,一个个也看戏的样子。

    反正这些人都是自诩清高的读书人,所谓的清流就是他们!

    现在这些人的嘴脸,可让皇圣祖看在眼里。

    皇圣祖看金小宝一副不搭理他们的样子,知道这家伙还有后招,假惺惺道:“金小宝!你如此出言不逊,来人!掌嘴!”

    看皇圣祖要给章邵鸿出气,章邵鸿也露出一丝自得的笑意……

    毕竟,他是朝廷命官,金小宝一介平民,胡说八道,能有他好果子吃才怪。

    “皇上!”金小宝却是大声道:“草民虽然是平民,但是皇上爱民如子,怎么不听草民解释,就要打呢?”

    他这一句爱民如子,倒是来得巧,不掌嘴就是爱民如子,掌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呢?

    皇圣祖瞪着他道:“那你说一个理由!”

    章邵鸿也是气得够呛,眼神怒火冲天的盯着金小宝。

    “皇上!刚才这位大人说,他从未见过许榜眼,我说他睁眼说瞎话,这是事实!”金小宝无视章邵鸿愤怒的眼神说了出来。

    “许青堂是榜眼,那必须经过殿试,难道殿试,这位大人没资格参加?他明明见过许榜眼,他说从没见过许榜眼,那不是睁眼说瞎话,是什么?”

    这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章邵鸿脸色都变了。

    的确,他身为左丞相,殿试他当然会旁听了,而且他孙子章公良也参加了这次殿试。

    他当然参加了,所以他真的是见过许青堂……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这章邵鸿说没见过许青堂,那就有点……瞎说了……

    顿时,章邵鸿脸都绿了,身体都在颤抖,指责金小宝“你……你……你……!”

    他一向来口齿伶俐,这次居然被金小宝给怼得说不出话来。

    皇圣祖听了,嘴角忍不住一翘,这小子倒是脑瓜子够灵活,敢说。

    真特么的解气。

    他心里大为舒畅,板着脸道:“就算如此,你羞辱章丞相,那也不应该,你应该给章丞相道歉!”

    金小宝反应极快,当即对章邵鸿躬身道:“章丞相,你大人大量,都说宰相肚子能撑船,你是丞相,你就当我胡说八道而已。”

    他这话倒是堵住了章邵鸿的口了,言外之意,便是,你是丞相,我是一介白丁。

    你跟我计较,就是没有肚量……

    章邵鸿有苦说不出,只好道:“好说,好说,年轻人心直口快,也是正常的。”

    他嘴巴都快气歪了,被这金小宝当众骂了,自己还得憋着。

    他可是一品大员,当朝左丞相,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真是气得够呛,鼻子都歪了,还得佯作不生气。

    宰相肚子能撑船啊。

    特么,这个该死的金小宝,一定不能放过他,不但打了我的孙子,还敢羞辱老夫。

    金小宝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道:“章大人,你一定很生气吧?”

    “老夫休养好不生气!”章邵鸿死撑道。

    金小宝却是展颜一笑道:“我就知道,章大人宰相肚子能撑船,大气!”

    章邵鸿听着这话,怎么听,怎么刺耳,脸都在颤抖……

    其他人看他气得发抖,都窃笑了起来。

    这章邵鸿沽名钓誉,也有今天啊。

    而这时候,金小宝环视其他人一圈,道:“诸位大人也看见了,我这么气章大人,他都没死,而许榜眼当时不过是斗诗败了,就气死了,未免也太天方夜谭了吧?”

    “而且,诸位如此传闻,那对许榜眼也太不公平了。”

    “要知道,许榜眼出身贫寒,苦读圣贤书十几年,怎么可能这点修养都没有呢?”

    “皇上,许榜眼可是天子门生,你钦点的榜眼,他是什么心性,你应该十分了解,绝不可能是心胸狭隘,被区区几句诗词气死的人。”

    “诸位大人说是不是?”

    他这语速又快,一顶大帽子又跟着一顶大帽子套上去,众人都愣住了……

    玛德,谁说这小子是草包纨绔子弟一个来着?

    之前听说了许榜眼被金小宝气死了,就当作笑话听一下,现在看到金小宝本人,舌战章邵鸿的样子。

    把章邵鸿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他们反而相信了,许青堂还真是可能被这小子气死的。

    这小子,把皇圣祖都搬出来了,这什么意思?

    你要是一定要说,许青堂是我金小宝气死的,那不是说许青堂心胸狭隘,没有榜眼之才?

    那榜眼可是皇圣祖钦点的,说他没有榜眼之才,那不是说皇圣祖眼光不行吗?

    这一下子,皇圣祖都不好说,许青堂是金小宝气死的了。

    金小宝再次强调道:“皇上,许青堂的确是因为癫痫暴毙的,可不是我气死的。”

    “金小宝,任你口齿伶俐,颠倒黑白,我定然要为许青堂讨回公道!”

    章邵鸿怒骂起来,扑通一声,朝皇圣祖跪下来道:“皇上,你也看见了,金小宝巧言令色,颠倒黑白,真如他辩驳之言,别让天下读书人寒心啊!”

    金小宝不紧不慢的道:“皇上,我刚才说了,定罪要有人证物证,证明我清白,我也要人证物证,我有人证!”
新书推荐: 将军赋 小女欣榆 第一冤种女法医 将血 乱葬岗惨死后,女战神强势归来 恩劫难渡 曹操魂穿武大郎之再造大宋 崇祯:十八路反军有我一支 重生之吴霸春秋 天道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