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公子上朝 > 正文 第28章 强盗?

正文 第28章 强盗?

    王磊一听此言,沉吟了一下答道:“启禀皇上,按照传旨的速度,还有启程的路程,大概四天,他们就能到京城了。”

    皇圣祖这几天都不太对劲,总提及金小宝,他从皇圣祖太子的时候,就跟着皇圣祖了,从未见过他如此过。

    看皇圣祖不说话,他也识相的不说话。

    皇圣祖面无表情的继续练字起来,一边写字一边思考着什么。

    忽然,他把笔一丢,道:“收了收了!”

    顿时宫女跟几个太监上去,收拾起来。

    皇圣祖挥挥手。

    “摆驾回宫!”王磊立刻道。

    他在皇圣祖身边服侍了几十年了,皇圣祖的心思他了解得很。

    众太监宫女跟着皇圣祖,朝主宫殿走去。

    皇圣祖走了一段距离,才开口道:“王磊,你说,他们迫不及待的要朕知道这件事,是为什么?”

    王磊脸色一变,立刻道:“皇上,老奴不敢妄议。”

    伴君如伴虎,他跟了皇圣祖这么多年,到现在他也不完全知道,他的喜怒,或许这就是君威不可测。

    “朕让你说。”皇圣祖道。

    王磊不敢看皇圣祖的脸色,只能低头看着地面,生怕触怒君颜。

    他思索了一下,才继续道:“皇上,此事我觉得有蹊跷,我想榜眼许青堂之死,或许有人故意为之。”

    皇圣祖不悦道:“朕不是问你这个。”

    王磊微微一颤,试探道:“皇上,该不会是想让金小宝出现在您面前吧?”

    此言一出,他冷汗都下来了,揣摩君心,本来就是大忌,他可不敢多言什么。

    “青牛仙人,为什么要说那句话?”皇圣祖又道。

    王磊冷汗都下来了,道:“皇上,您的意思是,青牛仙人是故意说的?”

    皇圣祖一挥手,昂首朝前面走去。

    王磊立刻跟在一侧,不敢多言什么,君威难测,皇圣祖什么都不说,他自然不敢多言什么了。

    不过,他现在也有点理解了,皇圣祖为何这几天,念着金小宝了。

    这牵扯到了青牛仙人,那就不一样了。

    当年,皇圣祖能成为太子,夺嫡成功,其中最关键的便是遇到了青牛仙人。

    因为青牛仙人的一句指点,让皇圣祖没有跟其他皇子那样犯下大错,让先皇不喜,最后立他太子。

    可是那也是皇圣祖最后一次看到青牛仙人了。

    虽然皇圣祖已经登基八年多了,但是这么多年来,朝政并没有他预计的那样,稳定,甚至,这八年来,他干皇帝干得并不是特别顺心。

    可以说,现在的大奉皇朝,看起来繁荣依旧,实质是内忧外患。

    外患有土胡,北疆数国,内忧是皇圣祖并没有急着立下太子,现在皇子个个窥视皇位,一心想成为太子。

    还有几个大臣,把持朝政,让皇圣祖一些政策实施,遇到了不少的阻碍。

    如今,青牛仙人再次出现,这个金小宝,让皇圣祖十分在意。

    走回了宫殿,皇圣祖坐了下来,对王磊道:“关于许青堂的死因,调查清楚了吗?”

    王磊立刻答道:“启禀皇上,许青堂死的第二天,他父母就火化焚烧了。”

    “因为,按照他们那边的规矩,许青堂属于英年早逝,火化是防止带走白发人。”

    皇圣祖道:“知道了。”

    说罢,眼神露出一丝凌厉之色,开始批奏折起来……

    王磊小心翼翼的一旁伺候着,不敢打扰皇圣祖。

    ……

    马车行驶在一条崎岖的山道上,纵然这马车经过特殊减震装置,坐在车厢内,都感觉十分颠簸。

    金小宝坐在地上,东倒西歪,根本没办法写字,把笔一丢道:“不写了,烦得很。”

    “写!”箫韵雪盯着金小宝骂道。

    金小宝忍不住道:“这么颠簸,怎么写?”

    箫韵雪一窒,也是皱着眉头道:“这一段路怎么那么颠簸?”

    他们走的是官道,是南北通货的主要道路,平时都注意养护的。

    这一段怎么如此颠簸?

    “奇怪了,我来的时候,这一段落还好好的。”李兰青也是皱着眉头道。

    正在此刻。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一个破锣嗓子的声音,在山道上响起来。

    跟着!

    砰……

    一声闷响。

    “吁!”

    二愣子立马大喊一声,勒住马,马车停下来。

    只见前面数丈外,一根大树干砸下来,扬起来一片土尘……

    砰……

    后面又是一阵闷响,几根树干砸下来,前后拦住了马车前行。

    十几个黑衣人,带着兵器,拦在马车前面。

    “遇到强盗了?”金小宝脸色一动,惊讶道。

    李兰青忍不住道:“什么人那么大胆,居然敢拦管道?不怕巡逻营吗?”

    不错,大奉皇朝,平时守城的兵将,除了守城之外,还有巡逻官道的任务。

    一方面让守城兵将有事可干,另外一方面,也是震慑强盗之类的。

    没想到,倒是让他们碰上了。

    “强盗?”箫韵雪却是一脸惊喜道:“这不是来送死的吗?”

    说着,她马上就钻出去了。

    开玩笑,她学了一身武艺,最渴望的事情,就是行走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行侠仗义。

    现在终于有机会了啊。

    只见前后十几个黑衣人,盯着马车。

    “里面的人给我听好了,留下买路财,饶你们不死!”为首的一个魁梧黑衣人,沉声吼道。

    看见钻出来的箫韵雪,一个个眼神露出惊艳之色。

    “没想到,马车内还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娘子啊!老大,不如抓了做压寨夫人如何?”一个黑衣人立刻道。

    魁梧黑衣人一愣,怒道:“我们是劫财!不劫色!”

    “要钱没有,我看你们找死!”箫韵雪怒道。

    她说完,一抽软剑,剑光呼啸的朝那些黑衣人杀了过去了。

    “找死!”魁梧黑衣人大骂一声,轮着长枪,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大喊一声:“放箭!”

    咻咻咻咻……

    随着他的大喊,一片箭矢,从山道上射了下来,朝马车射了过去……

    “尔敢?”西门卿大喊一声,长刀挥动而出。

    刀光舞动成一片刀气。

    锵锵锵……

    无数的箭矢都被挡飞了出去。

    但是。

    噗噗噗……

    那拉车的马却是被箭矢击中,惨叫起来,吃痛的乱跑,马车都被拉得侧翻。

    场面一片混乱。
新书推荐: 孤勇大明 七品封疆 大国军舰 重生后我母凭子贵上位了 本公主每天都在努力亡国 大明:想做小地主,被逼登了皇位 萌宝的战神娘亲被王爷看中了 从驿卒开始当皇帝 满朝奸臣逼朕当昏君 新吕布战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