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明克街13号 >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无信仰神官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无信仰神官

    《嗜睡的光阴》还没看完,卡伦就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直到,他感知有人给自己盖上了一层毯子。

    他睁开眼,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尤妮丝,她踮着脚尖,想小心翼翼不发出任何声音,在看见卡伦睁开眼后,她小声道:

    “感觉你累了,再睡会儿。”

    卡伦微笑道:“可是你醒了。”

    说完,伸手拉住尤妮丝的手,让她也挨着自己坐在了沙发上。

    卡伦的手搂着她的肩膀,尤妮丝头靠在卡伦的肩膀上,除此之外,两个人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刚醒时我还以为我在做梦。”

    “是不是很惊讶,自己做梦时居然会梦到我?”

    “没有啊,这不是很正常么。”尤妮丝笑道,“就算是想梦到别人,至少也需要一个对象吧,可我只和你接触过。”

    “所以,我不是唯一的一个,仅仅是唯一的一个?”

    “那你呢,我相信在外面,肯定会有其他女孩喜欢你,有么?”

    “有。”

    “然后呢?”

    “我告诉她,我有女朋友了。”

    “会不会觉得失落和可惜?”

    “还好,倒是没这种感觉,因为当你已经吃饱后,你就没兴趣再去试其他的菜式了。”

    “不会腻么?”尤妮丝好奇地问道,“一直吃一种菜式的话。”

    卡伦摇了摇头:“不会啊,因为颜色和款式有很多种。”

    尤妮丝贝齿轻咬下嘴唇,将额头抵在卡伦肩膀上,良久,她开口道:“我去换。”

    卡伦拉住了她,道:“不急,留到下次。”

    “下次?”

    “我会在庄园待两三天,所以,下次应该是明天你醒来时。”

    “你决定就好。”

    “你这些日子,闷么?”卡伦问道。

    “不闷啊,就是觉得时间过得有些快,婶婶说我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几个月。”

    “那你感觉到自己体内力量了么?”

    “力量?”尤妮丝摊开手掌,一团火球像是温顺的精灵,出现在了她掌心上方,“你指的,是这个么?”

    “嗯。”

    “我觉得它很亲切,像是我身体内的一部分一样。”

    尤妮丝将火球挪到卡伦面前,卡伦对着它吹了一口气。

    “呼。”

    火球直接灭了。

    “尤妮丝,我买房子了。”

    “嗯?”尤妮丝很好奇地问道,“多大?”

    “楼中楼,你知道么?就是在一个公寓楼里,上下两层,不是一整层的上下两层……”

    “我知道,我没那么傻。”尤妮丝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卡伦,“我出过门的,还当过老师。”

    “呵呵,足够我们住了,我保留了原主人的装修和陈设,另外,在天台上还有一个阳光房,但我前阵子太忙,没时间去躺上面晒太阳。”

    “听起来很温馨。”

    “是的,我很喜欢那套房子,不过,首付和贷款还是叔叔和婶婶给的,我会争取早点赚到钱提前帮他们把贷款还掉。”

    “嗯,应该的。”

    “另外,我一个开丧仪社的朋友去了远方,把他家的丧仪社交给我经营了,现在我让阿尔弗雷德去改建后院,等回城后,我应该会去住那里。”

    “所以,你又要经营丧仪社了么?”

    “嗯,之前我再次坐上灵车时,你知道么,我竟然有些激动。”

    “我会去学化妆的。”

    卡伦低下头,看着尤妮丝,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尤妮丝抱住卡伦,让自己的侧脸贴在卡伦的胸口:“你会不会觉得可惜,你明明还这么年轻?”

    “你很老么?”卡伦反问道。

    “我不知道,我有些患得患失。”

    “人生,很多时候都像是在赌博,下注时,心甘情愿就好,因为享受的也只是下注时的那种快乐与刺激,我一般安慰别人时,喜欢这么说。”

    “那你安慰自己时,会怎么说?”

    “我不喜欢赌博,我只会珍惜自己已经得到的东西。”

    “卡伦,你知道么,从一开始认识你时,我就觉得你像我的父亲,你们说话总是那么有条理。”

    “嗯,我不介意你在这个时候这样称呼我。”

    …

    “我没听见。”

    …

    “大点声?”

    …

    “再大点声。”

    ……

    卡伦醒来时,看见普洱正站在自己旁边的枕头上,看着自己:

    “你醒啦?”

    卡伦习惯性伸手,在普洱下巴处的软毛位置揉了揉:

    “几点了?”

    “中午了,你早晨才回的卧室。”

    “嗯。”

    “话说,你和我那位曾曾曾曾侄女,是在虚空谈恋爱么,明明这么久没见,但见面时感觉关系比以前更好了。”

    “你昨晚偷听了?”

    “没有啊,我只是路过,想问你吃不吃宵夜,然后发现你好像没空。”

    “你还有没有一点长辈的样子。”

    “哎呀,哪个长辈不喜欢偷窥自己晚辈的感情发展呢?”

    “你们吃了么?”

    “吃了,我回家,就是为了慵懒地躺着然后吃各种好吃的,你知道这种感觉么?”

    “嗯,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

    “恭喜你虽然没出嫁过,但已经体会到回娘家的感觉了。”

    “喵!!!”

    卡伦起床,去冲了个澡,洗漱之后,换了一身宽松些的衣服。

    普洱早就按响了床铃。

    博格端着午餐进来了,照例,很丰盛却也很枯燥的午餐,不过卡伦这次吃起来倒是津津有味,在城里时虽然家里有厨房,但他前阵子根本就没多少时间和精力自己做饭吃,经常都是凑合着吃一顿。

    不管怎样,在凑合这种层面的餐食上,艾伦家族的厨师长,属于凑合的顶端。

    等卡伦吃完了,博格一边送上湿帕子一边道:“少爷,麦克先生已经准备好了。”

    “好。”

    “少爷是为了和麦克先生切磋么?”

    “是让麦克先生指点我,因为我还不会打架。”

    卡伦下了楼,看见麦克正坐在一楼小厅里喝着茶,见卡伦下来了,他推着自己的轮椅靠了过来。

    “少爷,您觉得哪里合适?”

    “墓园那里吧,安静,环境也好。”

    如果是其他人,哪怕是贵宾,敢对家族墓园这么不尊重的话,那麦克先生肯定会翻脸的,因为不尊重先祖就是在侮辱他们当代人。

    但卡伦不一样,因为麦克是亲眼目睹卡伦将先祖“苏醒”。

    既然先祖自己都不介意……他真的没什么理由去介意。

    卡伦骑马,麦克先生则被博格推着轮椅,没有刻意地加快速度,是一种类似散步的方式来到了墓园。

    有马场有古堡的庄园,还有四季绿草如茵。

    但卡伦并不觉得自己昨晚和尤妮丝炫耀自己贷款买的房子很愚蠢,因为在这偌大的庄园里,尤妮丝曾被当作盲盒,准备联姻用,而等她住进自己的那个“楼中楼”时,她是女主人的身份。

    卡伦看见了墓园边的那座小木屋,小木屋门口的台阶上,一身很简朴衣服的朱迪雅正坐在那儿,托着下巴,看着自己的到来。

    “你是来拜祭先祖的么?”朱迪雅问道。

    “呵呵。”

    卡伦笑了笑,没回应,上次雷卡尔伯爵可是向自己下跪的。

    “就这里吧。”卡伦对麦克先生说道。

    “好的,少爷。”

    卡伦下马,麦克先生身上燃起火焰,“双腿”也随之出现,站了起来。

    “是要打架么?”朱迪雅好奇地跑了过来,“你要和麦克先生打?”

    “我让麦克先生指点指点我。”

    “那我来啊,我好闷的,我来指点你。”朱迪雅跃跃欲试。

    “不了。”卡伦拒绝了。

    “让我来嘛,反正是打架,麦克先生又不敢真的和你打,这样你能得到什么指点?我又不会杀你,是吧?”

    “朱迪雅,不得对少爷无礼!”麦克先生训斥道。

    “不,她说得没错。”卡伦抬手制止了麦克,“我和她可以先切磋一下。”

    自己之所以不选择阿尔弗雷德,就是因为阿尔弗雷德不敢对自己下手,其实,麦克也是一样。

    “好嘞。”朱迪雅后退了几步,“你要拉开多少距离合适?”

    “一百米,可以么?”

    “这么远,哦对,你是初级神官,距离远一点好。”

    “少爷,我会看着的。”麦克先生见卡伦执意如此,只能选择同意,不过他还是继续保持着身体燃烧的站立姿势,方便及时进场控制。

    “放心吧麦克先生,我下手有数的。”朱迪雅轻轻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你要心里有数。”卡伦提醒她道。

    朱迪雅目光当即沉了下来。

    卡伦无奈道:“我没说反话。”

    朱迪雅有些狐疑地看了一会儿卡伦,然后点了点头,道:“好的,我知道的,你可真谨慎。”

    卡伦又对麦克先生道:“麦克先生,一旦有什么问题,就请出手。”

    “好的,少爷,我明白。”

    “好。”

    卡伦又往后退了几步,举起手,道:“可以开始了。”

    朱迪雅双手下压,两把尖锐的冰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直接向着卡伦甩去,冰棱上带着水属性的力量,宛若子弹出膛。

    “秩序——守护壁面。”

    在卡伦身前,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黑色壁面,挡住了这两根冰棱,冰棱炸开,守护壁面破了两个大洞,但很快又在卡伦的加持下修补完毕。

    这只是热身;

    朱迪雅身上当即浮现出一层寒霜,整个人快速向卡伦冲来。

    麦克先生看着这一幕,微微有些惊讶;

    艾伦家族信仰体系拥有水与火两种属性,而这两种属性中,水属性的精粹是寒冰,火属性的精粹是熔岩,所以,虽然朱迪雅是信仰体系三级,但她对水属性力量的掌握,已经很入微,可以说是在品质上的差距。

    面对已经选择近身的朱迪雅,卡伦也没有再耽搁,他清楚初级神官在面对近身时的那种绝望,就像是昨天自己杀的那一高一矮一样。

    “海神之甲!”

    蓝色的铠甲浮现在卡伦身上,形成了一种特殊的神秘感。

    看见这一幕后,朱迪雅微微有些惊讶,但她的左手还是幻化出了一把冰匕首,在自己的身形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卡伦面前时,对着卡伦腹部位置直接切入!

    “嗡!”

    冰刃刺入了卡伦的甲胄,但并未对卡伦造成什么损伤,因为甲胄内部的水流直接将冰刃溶解。

    朱迪雅震惊地看着卡伦,这是什么术法!

    “暗月之刃!”

    卡伦双臂位置出现了两把弯刀,对着朱迪雅直接斩了下来,但没朝着她的上半身斩去,而是对着她下半身,因为对方先前选择的攻击位置也只是自己的腹部,出了意外自己顶多在床上躺半个月,自己同样避开了要害,这样朱迪雅就算出了意外,至多和麦克先生一起坐轮椅。

    朱迪雅身体两侧出现了两面冰盾,卡伦的弯刀砍在了上方,双方像是粘合在了一起,紧接着,冰盾开始融化,卡伦的弯刀开始深入。

    最终,卡伦的弯刀破开了冰盾,砍在了朱迪雅的双腿上,开始融化她身上的那套护身冰霜。

    朱迪雅的脸明显泛红,胸前出现了一朵白色的冰花,冰花炸开,形成了极强的爆发力,卡伦就算身上有海神之甲依旧被炸得向后退去,而朱迪雅也趁机拉开了距离;

    但很显然,她的战斗经验比卡伦丰富太多,拉开距离的同时,她又不停地凝聚出各种冰花向卡伦砸去,几乎将自己体内的灵性力量给砸空了。

    这里面,多少有些为先前惊险一幕恼羞成怒的意思。

    “轰!”

    “轰!”

    “轰!”

    一时间,卡伦所在的位置,爆炸声不断,同时雪花和冰渣乱飞。

    “住手!”

    麦克先生主动向卡伦奔去,他并没有托大,而是他发现自己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在旁边做场控。

    朱迪雅停了,因为她累了,没力气了。

    同时,她也有些后悔,不会真的被自己炸死了吧?

    但就在这时,

    一杆古朴威严的黑色长枪,直接穿透了冰雪,向着朱迪雅直接飞来。

    “不好!”

    正在向卡伦奔过去的麦克先生马上强行改道向朱迪雅奔去。

    朱迪雅面露惊恐之色,强行压榨出自己体内最后一些灵性力量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层冰罩。

    “砰!”

    冰罩直接被惩戒之枪破开,同时,秩序之枪也炸开!

    “轰!”

    “啊!!!”

    朱迪雅被炸飞,幸好在此时麦克先生及时出现,帮她挡去了惩戒之枪余下的伤害,否则朱迪雅很可能就会被炸死。

    就是现在这样,她的衣服也已经被炸得破破烂烂,身上也出现了好多处的伤痕,嘴角溢出了鲜血。

    博格站在边上,目光有些凌乱,这……就是少爷说的,还不会打架?

    卡伦那边,雪花和尘土都散去,露出了依旧穿着海神之甲的身影。

    “呼……”

    卡伦开始喘气,不过距离力竭还有一段距离。

    他先看向那边,喊道:

    “麦克先生,朱迪雅没事吧?”

    似乎是听到了这声问话,朱迪雅又吐出一口血。

    “少爷放心,她没事。”

    听到没事的消息,卡伦也就放心了,他先前完全是被小姑娘一通乱炸,也炸得有些发慌了,直接召唤出了一把惩戒之枪丢了过去。

    丢出去后,卡伦就有些后悔了,还好没酿出大祸。

    “卡伦少爷,你没事吧?”

    卡伦检视了一下自己,确认了自己没受伤,回答道:

    “没事,皮都没破一下。”

    这是陈述句,因为卡伦真没哪里受伤,就像是跑了步一样。

    但听到这话后,躺在麦克先生怀里的朱迪雅,又吐了一口血。

    卡伦敛去了海神之甲和暗月之刃,他终于清楚这两个术法变态的地方在哪里了,因为不管是海神之甲的防御力还是暗月之刃的攻击力,它们都是“流动性”的。

    也就是说,只要自己能够不断地有灵性力量为这两个术法供能,它们就能够以极高的效率进行持续的防御和持续的输出。

    而自己的灵性力量……因为自己特殊净化的方式,那积攒,可以说是绝对惊人的,自己常常用水库来对它进行形容。

    在这一特性加持的基础上,自己在这一阶段,面对没办法用绝对实力击破自己防御的对手,他就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外加自己的暗月之刃和对方互架时,只要对方的灵性力量没自己储备深厚,自己就能稳吃死他!

    这完全是极为赖皮的打架方式,但实用性却非常高。

    远处,凯文站在小坡上,普洱坐在它背上,卡伦刚刚打架时,作为卡伦的补课老师,它们肯定会在场观摩。

    “格洛丽亚家……呸呸呸;

    我家的这个小妞果然不是卡伦的对手。”

    “汪!汪!汪!”

    “是的,是的,由光明之神触发秩序之神亲自开启的净化积累,你亲自改造的身体,狄斯的血脉加持。

    再配合上我们选的这两个秘藏级的高级术法,他哪怕还不会打架,但已经成了同阶段最能打的了。”

    “汪!”

    “我也发现了,他是用光明的力量作转换器的,但怎么我觉得他并没有产生转换消耗,按理说跨信仰力量转换消耗肯定不少,但他却能坚持这么久,现在还有余力,不应该啊。”

    “汪!”

    “你是说,因为神启时,他拒绝了秩序之神的启示?

    不,不仅如此,他神牧时,没把神放进自己心里,他说过,他是把自己放了进去!

    所以,他其他属性力量转换时,就没有额外消耗了,就都能像使用秩序神教术法一样了?

    喵喵喵!

    这不是胡扯么!”

    “汪!”

    凯文疯狂点头,狗腿在地上疯狂扯动着绿草。

    普洱一爪子拍在了凯文的狗头上,

    发出了一声感慨:

    “明明是一个对神没有丝毫信仰的神官,却也成为了可以完美契合其他信仰体系力量的神官。”

    7017k

    
新书推荐: 帝师赘婿 魔法使的战记狂想 死亡游戏:特殊开局天赋 魔师:地球法师笑傲群雄 灵界异能之元素风云 全球惊悚:我在诡秘世界玩嗨了 萨尼亚公爵 沈家嫡女退婚后,禁欲残王破戒了 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从血族始祖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