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这个仙朝有点猛 > 登基称帝,一扫沉疴 第六十一章 杀心

登基称帝,一扫沉疴 第六十一章 杀心

    没有出乎秦昭的意料,第二日朝议之时,有人开始拿这篇檄文说事了。

    “陛下,东海郡梁氏谋反,发了一篇《讨夏檄文》意图谋反!”吏部左侍郎庞偲率先出列,躬身行礼道。

    “哦?你来给朕念念。”秦昭漫不经心地说道,似乎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

    实则心里气得要死,“该死,这梁安还真会搞事,谁给这家伙出的主意?还知道写这种东西。”

    “啊……?”庞偲却闻言一愣,这是他没想到的。

    皇帝绝对提前看过这篇檄文了,这是毫无疑问的事。作为大夏至尊,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

    何况之前那三份榜单,明显说明这位陛下有非同一般的消息渠道。

    而且,当今夏皇的手段绝不弱于先皇,不可能没有提前准备。

    所以他出来也是只是为了试探。

    却没想到对方直接让他在朝堂念那篇檄文。

    要知道里面可没一句是好话,说出来固然夏皇脸面不好看,他自己也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微臣不敢。”庞偲连忙说道。

    “有什么不敢的,让你念就念!”秦昭表情有些不耐烦。

    庞偲想得没错,秦昭就是想趁这个机会搞他。

    至于脸面?

    这篇檄文天下皆知,读不读出来有区别吗?

    况且,事情马上就能反转,他才不在乎。

    这个庞偲是楚怀瑾的铁杆,如今吏部右侍郎已经安排上了吴庸,再把左侍郎拿掉,接下来就可以准备对付楚怀瑾了。

    庞偲没有办法,偷眼看了下楚怀瑾,发现对方眸色深沉没什么表示,只得出声念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家伙把檄文看了多少遍,竟似乎已经背过了——

    “吴圣有言,无信不立;君子立世,德厚为先。自先皇殡天,小儿践位,先改祖制,祸乱朝纲;后削诸侯,失信于人。为人君谓之不仁不义……

    “然其外不能克敌于野,内不能剿匪于境。使异族狼顾,烽烟四起,百姓仓皇……

    “今时尤不自知,罔顾苍生困苦。土木大兴,陷万民于水火。此曰无德……

    “东海郡梁氏,念君臣之义,陈兵于野。席卷起征,金鼓响震。破乱贼于龙门,扶大厦之将倾……

    “既救倒悬,当为酬恩。而今小儿志怀翻覆,言行浮诡,危急则勋赏悬授,克定则丝纶不行……

    “有一于此,未或不亡。况四维不张,三灵总瘁。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七尺男儿,岂为奸佞之所趋;山河俱在,何谓寄他人于篱下?盖天下之人,自当勠力同心!精诚合作,无道小儿岂可得而治哉?

    “今以此文征之,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话音落下,满朝俱寂。

    片刻之后,秦昭略带嘲讽地笑道:“背的挺熟练,私底下练了几遍?”

    “微臣并未多看,请陛下赎罪!”庞偲额角渗出冷汗,慌忙说道。

    “想不到你还是个人才,看一遍就记得这么清楚了。”

    庞偲张了下嘴唇,却不敢再继续辩解,只是反复说着“陛下赎罪”几个字。

    “退下去!”秦昭怒喝一声,冷眼扫视着殿内群臣,面色逐渐平静下来。

    “众卿如何看待此事?”

    随后,在他略微有些意外的目光中,楚怀瑾站了出来,沉声道:“陛下,我前些时候就提醒过您,大夏如今天时不好,不宜耗费太大人力物力。”

    秦昭没想到这次居然直接是他直接打头阵。心中暗道:“你小子有种,真活腻歪了?”

    又有些疑惑,按理说他不应该直接冒头才是,难道真以为一个小小的梁氏能造成多大威胁?

    却不知道此时的楚怀瑾也是左右为难。

    他自然知道秦昭没那么容易出错。但时不我待,再不出手就没机会了。

    况且即使梁氏本身没什么威胁——他也看不上这群曾经的败军之将——但人家檄文发出来,说得有鼻子有眼。加上“推恩令”的威胁,必然会有人响应。

    届时龙蛇并起,就算之后平息战乱,割据之势也已经形成,他楚怀瑾在朝中位置自然稳如泰山。

    现在出手,先压制一下秦昭日益渐隆的威势,政治筹码又增厚一分,他认为这个风险值得冒。

    “中书令认为应当如何?”秦昭不动声色地问道。

    “立刻停止修筑各郡高台,解散徭役,然后对诸侯示好。念及陛下初登皇位,以及我大夏强军,他们势必不敢鱼死网破。”

    听到这话,他都要被气笑了,这是准备让大一统王朝给小小的诸侯认怂?你怕是失了智!

    “得找个机会把这家伙收拾了,真的太烦了!”

    所谓手握利器,杀心自起。此时的秦昭威势愈重,在一些事情上就不必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了。

    “等这事结束就顺势建立东厂,楚怀瑾肯定不干净。”

    在他的感官里,此人压根算不上读书人,倒像是个纯粹的政客。所以他的下场,也已经可以预见到了。

    搞死楚怀瑾的想法,并非秦昭突发奇想,而是早就有了。只是初登大位根基不足,所以一直不好动手。

    当初合谋李福是其一,登基时反水是其二,自己要推行新政不能有太大阻力是其三。尤其是最后一点,决定了楚怀瑾此人必死。

    此外,顺带着还可以立威,然后有这么个重量级人物开刀来壮大新成立的东厂声势。简直是一鱼多吃,好处极大。

    至于楚怀瑾知不知道他的杀心?秦昭判断对方应该是有感觉的。

    但问题是,以现如今的形势,只有一种情况楚怀瑾能全身而退,那就是激流勇退离开朝堂。如果他真这么做了,秦昭还真不好处理他。

    毕竟这是以前先皇在位时立过大功的人,又是曾经的三公,别人退了再秋后算账,很影响风评。秦昭现在的根基在气运,人心得失是很重要的,那样做弊大于利。

    可惜,身居庙堂身不由己,不是想退就能退的。况且楚怀瑾自己也舍不得辛苦得到的一切,秦昭早就看出来了,这是个以利益为本的人。

    至于东厂的组建,他并不准备使用阉人。虽然因为出身内宫,这种人通常都很忠诚,但他实在觉得别扭,也不太喜欢净身这种处置人的方法。

    先不说阉人是否就一定不会反水,他有气运金榜在手,完全不需要这种方式来分析手下忠诚度,更好的手段有的是。

    思考的同时,秦昭双目却一直紧盯着下方殿中的楚怀瑾,时间一久,已经有细微的汗珠开始从他额头渗出。

    其他群臣在这个氛围里也有些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中书令可还记得朕之前说过的话?”终于,秦昭开口了。

    楚怀瑾闻言一阵错愕。

    他继续说道:“朕当时说,三个月内便会见效,但今日既然众卿有疑问,我就提前给大家见识一番。”

    说罢抬头道:“宣,长公主秦萱进殿。”

    “宣长公主进殿!”内侍们连忙高声传喝。

    因为秦萱本身并未身居官职,所以平时是没资格上朝的,需要特殊召见才可以。

    不多时,在楚怀瑾等人略带惊疑的目光中,一道靓丽的身影走入殿中。

    神采飞扬,容颜倾世。

    “秦萱参见陛下。”
新书推荐: 天道叫我做海王 模拟修仙:开局全点悟性了 玄武奇侠传 我有一个仙武面板 血剑侠侣 轮回仙印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 灵界小修 死后的我成了土地神 三个系统:看我秀出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