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团宠小幼崽飒爆全皇朝 > 正文 第181章 有人来送人头,我们就割人头

正文 第181章 有人来送人头,我们就割人头

    昭华郡主哭道:“我不跪,我不道歉……”

    慕容承跪下,恭敬地叩拜,“陛下,妹妹犯下大错,是承儿管教不力,承儿有错。妹妹年幼,承儿愿代妹妹领罚。”

    魏皇惊怒交加,可是对年幼的侄女,到底有几分不忍。

    “你去御书房前跪着,三个时辰!”他冷沉道,“你爹娘没教好昭华,昭华就不要进宫了!”

    “是。”慕容承再次叩拜,“谢陛下宽恕妹妹。”

    尔后,他抱着昭华郡主离去。

    他在太医院外边忽然止步,转身望向里面。

    少年清澈的眼眸,多了几分阴沉的戾气。

    萧家四兄弟听闻小崽崽在宫里出事,立马放下手头的事赶到宫里。

    他们在翠微殿看见小崽崽吃得手舞足蹈,眉开眼笑,猜到传话的人传错了。

    “小崽崽,你失足落水,没事吗?”

    萧景翊不可思议地问。

    其他三人七嘴八舌地问,一脸的担忧。

    萧景寒可以下床了,但一路赶来,扯到伤处,隐隐地疼。

    依依站起来,转了个小仙女似的圈圈,“哥哥,我是不是更漂亮了?”

    兄弟四人:“……”

    小崽崽,这是重点吗?

    萧景翊蹲下来,把脸凑过去给她捏。

    “几日不见,小崽崽变成小仙女了。”

    “依依本来就是小仙女。”萧景辞也凑过去,把脸送到她的小肉手。

    方便她捏!

    萧景寒有伤在身,做不了这种高难度的动作。

    他摸摸依依的后脑勺,“小不点想二哥哥了吗?”

    萧景夜是大哥,做不出这种没脸没皮的事。

    “宝宝很想哥哥们,就像老鼠爱大米,就像宝宝每日都想念珍馐美味。”

    依依蹦蹦跳跳的样子,可爱奶萌。

    萌爆了!

    兄弟四人:“……”

    在小崽崽眼里,他们是珍馐美味?

    反正,小崽崽想他们就够了!

    他们的血脉直线飙升。

    啊啊啊!

    几日没听到小崽崽的萌言萌语,他们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就是缺血缺爱缺空气!

    兄弟四人猝不及防地突袭小崽崽,轮流狂亲。

    依依呆若木鸡,糊了一脸的口水。

    恭喜依依,喜提工具人!

    萧疏影说了事发经过,他们义愤填膺,摩拳擦掌。

    恨不得把昭华郡主抓来,揍成干瘪的布偶。

    “陛下已经处置了昭华和承安郡王,你们休要再提此事。”萧疏影道。

    “我们和晋王府、楚王府结下梁子,只怕要斗得不死不休了。”萧景寒剑眉微压。

    “怕他个球!”萧景翊火冒三丈,“他们敢出手,我就剁掉他们的手!”

    “枭王府不惹事,不怕事。”萧景夜铁骨铮铮,“欺负到头上了,我们就文武双全把他伺候。”

    “我们枭王府家大业大,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兵有兵,有人来送人头,我们就割人头!”萧景辞一改温润的气质,热血沸腾。

    “这么多人头不能浪费,把头盖骨制成各种器皿,让小不点雕花,全城展览。”萧景寒冷酷的话,让人一阵恶寒。

    萧疏影:“……”

    这兄弟四人,是不是被依依带偏到阴沟里了?

    众人笑闹一阵。

    依依注意到二哥哥眉宇微蹙,应该是隐忍着疼。

    “二哥哥,我看看你的伤。”

    “不打紧,已经好了。”萧景寒的脸庞越发的苍白。

    “我是大夫,要听我的。”

    小奶崽一使出霸道,他就没辙了。

    他的伤处的确裂开了,好在不严重。

    依依重新给他上药,包扎,“回去时要慢点,当心点。”

    萧景寒把脸颊凑过去,“亲亲二哥。”

    她乖巧地亲了一大口。

    “我也要!”

    “我也要!”

    其他三人争相恐后地凑过去,四张脸像四片花瓣,凑成一朵花儿。

    小崽崽落落大方地赏给每位哥哥,形状各异、甜齁到炸的香么么。

    他们满足了!

    萧景翊:“姑母,小崽崽哪日才能出宫?”

    萧景辞:“太后的病好转了吗?”

    萧疏影:“这个要问依依。”

    “太后的病情稳定了点,不过,血糖不是那么容易降低的,要打持久战。”说到谢太后的病,依依正经起来,“一旦得了糖尿病,就要终身服药,还要长期控制饮食。”

    “那以后小崽崽岂不是要经常进宫复诊?”萧景翊道。

    “我不放心张大人。”依依道。

    “就怕有人暗中对太后下手,诬陷依依医死太后。”萧疏影的忧虑不无道理。

    “我要找个靠谱的人守在太后身边,严格控制太后的日常饮食。”这几日,依依一直在物色人选。

    如若顺利,明后日就可以出宫啦!

    兄弟四人跟小崽崽玩了个把时辰,出宫了。

    临近黄昏,依依正要去寿康宫,有侍卫来报。

    夜太子在宫门外求医!

    她又急又慌地赶去宫门。

    小哥哥身体底子不错,怎么会患病呢?

    宫门处,马车里,夜司凛斜倚软枕,手里抓着一方染了血的绸帕。

    他病恹恹的,眼神却明亮清冷,犀利如刀。

    时辰差不多了,他把绸帕塞进衣襟,又拉出来一点,露出一点。

    依依心急如焚地上马车,“小哥哥,我来了。”

    完美无瑕的美人骨,绝不能受到半分损伤!

    那里,靠躺着一位雪衣皓肤、眉目如画的美美小少年。

    他稚气未脱的脸庞苍白如雪,病弱得好似快碎了。

    “小哥哥,是不是很难受?”

    依依摸摸他的额头,没发烧。

    她拿了他的手,给他把脉。

    “孤没事,鬼见愁小题大作。”夜司凛嗓音低低,有气无力。

    鬼见愁在外边道:“殿下,你都咳血了,怎么会没事?”

    依依心神一紧,看见他衣襟里的绸帕,取出来看看。

    的确有血。

    “小哥哥,这两日你有什么不适,跟我说。”

    “前两日染了风寒,喝了汤药好些了,今日不知怎么的,就咳血了。”夜司凛低哑道。

    依依眉心微蹙,默然不语。

    小哥哥的脉象比她还要正常呢!

    身强体壮!

    可以打死三只老虎!

    哪有什么风寒?!

    不过,不排除一些极其隐蔽的病灶,把脉把不出来。

    望闻问切搞了一通,依依还是觉得,他壮如一头牛!

    脉象和表象怎么会截然相反呢?

    脉象不会骗人,而表象……

    夜司凛看到她的心声,面上不动声色。

    心尖却颤起来。

    “小郡主,来之前,殿下胸闷难受。”鬼见愁又道,“殿下究竟是什么病?”

    “小哥哥没病。”

    陷入沉思的依依喃喃道,天然的迷糊呆萌让人心醉神迷。

    夜司凛:“……”

    鬼见愁:“…………”
新书推荐: 和时光一起等你 王牌小辣妻:霍少,请轻轻! 穿成女主的炮灰嫡姐 王爷,求收养! 你是我最美的梦想 一路爱着你 欧少不熟请走开 东京的恋爱物语 影帝了不起啊 我靠键盘征服黑化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