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赛博飞升 > 第二卷 月之暗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偷渡客与非主流导演(三)

第二卷 月之暗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偷渡客与非主流导演(三)

    李凉盘腿坐在地板上,仰头望着占据大部分视野的银河号飞船。

    黑色太空背景下,那艘庞然大物仿佛触手可及,外壳透出蓝色光芒宛如群星般摄人心魄。

    此刻,管道运输器正沿着光束管道倾斜向上,奔赴那片璀璨。

    李凉伸手摸了摸面前的“玻璃”,冰凉生涩,触感更像金属,感觉极为纤薄。

    “我第一次从这个角度看银河号,”袁荃坐在一旁,摄像机搁在腿上,镜头对准银河号,她低头盯着小小的显示屏,轻声道,“肖默说过,太空中的银河号是一个梦幻主义符号,如果你亲眼看到它,就会毛骨悚然。”

    “是吗?”李凉躺倒,两手垫着脑袋,随口问道,“肖默是谁?”

    “几百年前的黑色电影大师,他的电影常常描绘强迫性的回归,黑暗的角落或密室的世界,充满超现实主义的隐喻,那些黑白的画面,模糊的影子,彩色的雾气营造出一种不连续的感觉,直到今天还影响着很多导演的镜头语言,包括我。”

    李凉莫名想起了王家卫的风格。

    “上城区人喜欢看这种电影?”

    “嗯,虚无,悲观,颓废,人们需要这些东西,”袁荃撇嘴,扶了下眼镜,“毕竟,生活没有真正的苦难。”

    李凉笑了笑:“那你应该去下城区看看。”

    “我很想去捏,不少影评人认为肖默实际上来自下城区,是一个,呃,帮派成员,”袁荃想了想,“他的电影里经常出现破旧的办公室,昏暗,烟雾缭绕,很多沉默的人在抽烟,无处不在的窃窃私语。”

    “嗯哼,你觉得很美?”

    “是啊,这种场景能制造一种心理与道德的失控感,暴力和流血,虽然没人承认,但人们喜欢这种东西,以前人们喜欢安华,喜欢,现在热衷黑暗。”

    “是个什么电影?”李凉记得,零序列仿生人提供的关于零一的情报中提到过这部电影,据说零一非常喜欢。

    “你没看过?”袁荃抬起头,满脸惊讶,“你不是双子神的信徒?”

    “不算吧。”

    “哦,我的虔诚度也很低,所以一直去不了下城区,”袁荃嘟囔道,“那你也不应该没看过,生育中心会给每个小孩子看呀,”接着又耸肩道,“反正也不值得看,改编了里最重要的一章,讲的是双子神在沙滩上与亚伯讨论人类的未来,亚伯认为,会有一个大公司,掌握全球绝大多数生产资料,把人类从政治游戏,种族隔阂,意识形态争端里解放出来”

    李凉有些惊讶,怔怔问道:“亚伯是谁?”

    “双子神的使徒之一,也有人把他叫先知你这个人很奇怪捏,你不知道亚伯?哦,我懂了,你是不是化身教派的?”

    李凉默不作声。

    “哈,化身教派就不承认亚伯的存在,你们认为使徒都是双子神的化身,你们觉得完全是臆测,所以你在讽刺对不对?”

    李凉抿了抿嘴唇:“被你发现了。”

    “反正我也不喜欢,”袁荃耸肩,“不过,我觉得亚伯一定存在,门上的眼睛就是亚伯。”她用大拇指往身后比划了一下。

    “嗯?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袁荃理所当然道,“教会也解释不清楚这个眼睛代表什么,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没有,里暗示亚伯在双子神的指引下创建了希安,闭合的眼睛代表亚伯在里陷入沉睡,很有道理呀。”

    李凉沉默片刻,问道:“你去过教会么?”

    “去,测虔诚度,每年都得去。”

    “你有没有觉得教会有问题?”

    袁荃眨了眨眼睛:“什么问题?”

    “很多年没传出‘吗那’,神庙也不开放,什么的。”

    “你们化身教派总爱这么说,”袁荃咧嘴笑,露出两颗门牙,“觉得使徒不应该是女人,每天都在盼望双子神传出‘吗那’,可她明明以使徒的身份发表过新年致辞,教会也承认她的身份,她可以代表双子神的意志。”

    李凉佯装不屑地哼了一声,内心却起了波澜。

    看来普通上城区人对希安的内情一无所知,同时普遍认可零一的权威性。

    亚伯是指弟弟吗?

    他在这个时代苏醒后翻过,一直觉得那些都是希安编造的神话故事,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所以走马观花看得很不仔细,从没注意到这一段。

    舱内安静下来。

    袁荃埋头重新调整摄像机的角度,对准了月球表面,愣神许久后突然说道:“你知道我最不喜欢哪一点吗?”

    “嗯?”

    “安华在里第一次使用了情感传递技术,从那时起,几乎所有电影都开始用这种技术,观众通过神经漫游直接感受角色的情绪,他们管这玩意叫深度沉浸,哼哼,我觉得这是对电影艺术的侮辱。”

    李凉又慢慢躺倒,枕着手,心不在焉的问道:“为什么。”

    “情绪应该通过镜头和台词传递给观众,引发观众共情,电影只是电影,电影不能把情绪直接塞给观众,这不对。”

    “哦,你说的对。”

    “肖默的黑色电影回归了传统,我也是,”袁荃自豪地拍了拍笨重的摄像机。

    李凉瞥了她一眼:“你真该去下城区看看。”

    “哈,我一直觉得很高级,虽然合家欢主题被上城区影评人鄙视,但没人能否认,这部全息影视作品很有感染力,情绪表达很饱满。”

    “哦。”

    李凉敷衍了一句。

    这时。

    袁荃自言自语道:“应该够剪了。”说着关闭了摄像机。

    她发了会儿呆,转头问道:“李凉,你想不想看我的电影?”

    “啊?”

    “电影,”袁荃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破破烂烂的牛皮小包,从里面拿出两颗银色的“纽扣”,比划了一下。

    “现在?”李凉接过“纽扣”搓了搓,手感很想金属围棋子。

    袁荃扶了扶眼镜,把“纽扣”贴在了太阳穴上。

    说实话,李凉有些犹豫,谁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东西,况且,他和袁荃刚认识几个小时,无法确定她这种憨憨性格是不是装的。

    他看了一眼时间,视网膜投影显示距离抵达终点还有两个小时。

    对啊,视网膜投影器。

    他眨了两下眼睛,唤醒了视网膜投影器的控制界面,翻了片刻,找到了识别功能。

    之前在机械城关闭了这个功能,现在倒是可以派上用场。

    打开的瞬间,掌心上的“纽扣”旁出现标注:

    深度沉浸式影视关联器。

    生产地点:月球上城区澄海城M-117设备制造中心。

    生产日期:3018年12月7日。

    设备状态:正常。

    漫游:未接入。

    李凉想了想,把关联器试探性地贴在了太阳穴上。

    瞬间,他发现自己正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

    身边的座位上,袁荃两手扳着前排座椅靠背,咧嘴笑:“电影要开始了。”

    李凉转头看向逐渐亮起的大银幕。

    
新书推荐: 域外世界观测日志 逆时之轮 末世重生后我带娃逆袭了 痴脑 电影救世主 废土枭雄 某漫威的巫妖王 我曾见过的末世 港综开局我为魔 神魔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