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大唐:开局绑架李世民 > 正文 第五十六章沁园春雪

正文 第五十六章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褚天意的声音低沉的像是正在奔袭千里的马蹄声,又仿佛正在响彻天地间的战鼓。

    隐娘喃喃自语:“北方的风光,被冰封了千里,万里之外还有雪花飘落。”

    “站在长城上眺望远方,只剩下无边无际的大雪,白茫茫的一片;”

    “宽广的黄河上下,也好像失去了滔滔水势。”

    即便她这个女子,也被仿佛出现在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到底是多大的胸怀,多么长远的眼光,才能在言语间描写出这般景色?

    秦怀道手中的酒杯“咣啷”一声掉在了甲板上,难以置信道:“这是词?”

    李继业猛地握紧了双拳,双目死死盯着褚天意,就像是隐娘说的,若是没有经历过,很难写出这么真实的诗词。

    “难道此人深入过北方,那广袤的天地,尽在此人心中?”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轰!”

    这一句话音落下,天空上竟然响起了一道惊雷。

    “山岭好像银白色的蟒蛇,它要度过劫难,化身为蛟,在天空飞舞,高原上的丘陵,好像许多白象在奔跑,它们想要踏破大地,与老天爷比比高。

    “帝王诗,这绝对是帝王诗无疑!”

    只是这一句话,就把整首词的格调,无穷尽的提到了老天的高度。

    不,比老天还要高。

    甚至于《大风歌》就落入了下乘。

    太祖刘邦成为皇帝之后,还要感慨哪里去寻找猛将镇守四方,可是这一首词,却丝毫没有这样的顾虑。

    唯有老天,能与我比个高低。

    “这一首词的格调,太高了!”秦怀道喃喃自语道。

    “语出雷响,就连老天都感觉为之惊叹吗?”李继业仰起了头,眼中的杀意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

    能作出此等诗词的人,又怎么会是躲在女人身后的无能之辈?

    长孙冲彻底懵了……

    褚彦甫张着嘴,却发现,他已经被这一首词夺了心魄,竟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尉迟宝琳……

    杜荷……

    柴哲威……

    程处默瞪着一双大眼,眼泪哇哇的流:“这是我妹夫……我妹夫……”

    隐娘深吸一口气,双手捂着胸口,一双美眸早已陷入到了痴迷之中。

    能作出《爱莲说》和《清平调》的人,不应该是一位风流书生吗,为什么会有这般的英雄气概?

    这一股藐视天地,舍我其谁的气势……不,不仅是隐娘,甲板上所有的清伶倌,都已经痴迷了。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这一次,秦怀道闭上双腿,脸上露出了愉悦的表情:“到了晴天的时候,看到那阳光反射着白皑皑的冰雪,交相辉映,这份情景分外美好。

    江山如此媚娇,又有多少英雄竞相倾倒。”

    褚天意却停了下来,他的思绪,已经随着这一首词,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在那个年代,即便斗争的那么艰苦,先辈们也没有放弃希望,他们依然抱着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心情,保护着江山,保护着民族的延续。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不管是内敌肆虐,还是外敌欺辱,只要妄想奴役劫掠我们的民族,皆诛!

    一个颉利可汗算什么,我一杆***能逼退你十万大军,就能在万军之中斩你头颅。

    十万大军逼近渭水,一路上的烧杀劫掠,这件事绝对不算完!

    秦怀道睁开了双眼,追问道:“我却感觉意犹未尽,还应该有些什么,褚兄,这词还没有完!”

    “怀道兄,你问我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那我就告诉你!”

    “惜秦皇太祖,略输文采;武帝高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启民可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你不是想知道,当颉利可汗再次袭来的时候,还有谁能去抵挡吗?

    就是今朝之人……

    是你,亦……是我!”

    褚天意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生在倭寇入侵的那一刻。

    可是现在,他有机会改变这一切了,此时的他,活在了今朝!

    “只可惜秦始皇、汉太祖,略差文学才华;汉武帝、杨高祖 ,稍逊文治功劳。

    称雄一世的人物,颉利可汗的父亲,天启可汗 ,只知道拉弓射大雕。

    这些人物全都过去了,称得上能建功立业的英雄人物,就在现在,就在这里!”

    秦怀道懂了……

    李继业也懂了……

    二人同时抱拳一礼,郑重其事道:“今日与褚兄相识,乃我之荣幸,今日多有得罪,改日必将亲自登门拜访!”

    “好!”褚天意也很高兴,道:“我便在家中备好酒菜,等待二位来访!”

    程处默一听,差点流了哈喇子,褚天意好像还从来没有正经的准备一次酒菜。

    那要认真准备,那得好吃的什么样?

    “妹夫,别忘了我啊,我可是你大舅哥!”

    “嗯?大舅哥?”秦怀道疑惑道:“铁环妹妹嫁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程咬金与秦琼乃是关系最为亲近的战友,两家的交往极其密切。

    程铁环在长安城无人敢惹,甚至还有秦怀道的一些功劳。

    “这是我爹给订下的婚事,彩礼都给了,你放心,黄不了!”

    “啊?”秦怀道更懵了:“什么玩意彩礼就给了?”

    可是一想到这是程咬金办的事,又觉得没必要大惊小怪,回去跟父亲提一句就是了。

    “公子,隐娘也要一起去!”隐娘脸上带着笑,却早已泪流满面。

    “天意兄,你的一首《清平调》,一首《沁园春》,足以挂在寻芳阁的五层阁楼,再下钦佩至极!”

    长孙冲“啪啪”的鼓起了掌。

    “长孙兄此言差矣,我这两首诗,都是在一本古籍看到,是抄的!”

    “呵呵……”长孙冲笑了,抄的?你说是抄的,就是抄的了?

    你在这糊弄傻逼呢?

    你这一首沁园春雪,甚至正好对应上大风歌,我怎么就抄不到这么正好的一首词?

    不过现在还不是拆穿你的时候,既然你装着不承认,我也不想打草惊蛇,配合你就是了。

    “哈哈哈,若是隐娘能为这首词,弹奏一曲,那就更加绝妙了!”长孙冲又开始转移话题。

    一群人又看向长孙冲,这个转折比上一个更生硬,你还要不要点脸了?

    我们……罢了,你既然都不要个脸,我等当然要奉陪到底!

    “长孙兄说的不错!今日文会,怎可少了隐娘的琴声,若能以琴奏英雄,必将成为一桩美谈!”
新书推荐: 五代十国往事 签到在神话明末 我在大明割韭菜 中世纪王者之路 君亲如故 大唐逆天子 大唐疯太子,开局剑圣传承 大秦,造反被祖龙窃听心声 三国:开局就是皇帝 猎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