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内娱顶流她只想下班 > 正文卷 第009章 吓死,勿扰...

正文卷 第009章 吓死,勿扰...

    “大青山乡离大河乡远不远?”往宿管中心走的时候曹晨阳好奇的问道。

    在外边上学,一个省的就是老乡,她跟曹晨阳不仅是一个省的还是一个市的呢,那关系自然比普通的老乡还要亲一些。

    “距离我们村不到二里地的黑瞎子沟就归大河乡管辖,你说远不远?”田馨笑着回道。

    曹晨阳更惊喜,伸手把她手里的另一个包也抢到自己手里,亲切的道:“我妈家在大河乡东山村,我经常在那边一待就是一整个寒暑假,对那边特别熟。”

    特别熟还不知道大河乡和大青山乡挨着?田馨觉得他这话里有水分。

    住宿手续办好,拿到钥匙,曹晨阳又帮她把行李搬到宿舍。

    新生报到这两天管理比较松懈,男生也能进女生宿舍。曹晨阳带她到宿舍的时候,里面男男女女加起来已经有六七个人。

    这是一个四人间,上床下桌,有阳台卫生间,还有空调,环境真的非常不错。

    曹晨阳帮忙把行李放到她的床位下边,又留下微信和手机号码才离开。

    存号码的时候田馨才发现挤这么多人的宿舍里实在安静的有点儿可怕!

    怎么回事儿?

    她放下手机抬头去看,仿似定格的几个人马上动起来,一度让她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家长安排好宿舍陆续离开,宿舍只剩下四个新生大眼瞪小眼。

    田馨住在靠阳台左侧的铺位,她对面的是个戴着眼镜的微胖姑娘,长得特别讨喜,田馨主动跟她打招呼。

    有她带头,另外两个人也加入进来,各自做了介绍。

    微胖女孩叫张可欣,是从南方考上来的,说话温温柔柔特别可爱;张可欣旁边铺位住的是钟晓,本市人,留着乖巧的学生头,说话却一点儿都不乖巧,公鸭嗓,一听就想叫一声“钟哥”的那种;田馨旁边铺位的女生叫狄尘,也是本市人,她父母都是本校后勤部门的职工,她打小就是在学校里长起来的。

    狄尘有天然的优势,毫无悬念被推选为207宿舍的寝室长!

    大家一边整理东西一边闲聊的时候田馨问她们刚才干嘛突然不说话,她一抬头她们干嘛又都装作若无其事。

    狄尘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解释道:“你知道最尴尬的事是什么吗?是背后说人结果那人突然出现在现场,也不知道他听到没有!”

    “谁?说什么?”田馨不解的追问道。

    还能说谁,宿舍几人都不知道田馨是哪盘菜,自然不可能说她。跟她一起进宿舍的只有曹晨阳,而狄尘又对整个学校特别熟悉,那她说的肯定就是曹晨阳啊。

    果然,就听狄尘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就送你过来的那个学长,他以前是个女的!不对,他以前是双性人,户口上的性别一直都是女,上大学之前才改成男的,为这事儿学校差点儿给他退学。就去年的事儿,闹的特别大,周围的几所学校都知道这件事。”

    难怪曹晨阳跟大多数的男孩都不大一样呢。他虽然高挑纤瘦,但并不是大多数男生的那种精瘦,瘦而有肉,貌似大多数女生才这样。还有,他长得特别好看,是那种难辨雌雄的好看,锋利又柔软,矛盾却又自然。

    田馨以为她们会说些不好的话,毕竟像曹晨阳这样的人到哪都是另类,可出乎她的预料,她的舍友只有好奇,并没有轻视鄙夷等情绪。

    这种自由包容的气氛让田馨感到十分自在放松。

    东西整理的差不多,狄尘又带她们去缴费办卡,吃完饭在外边逛两个多小时买不少东西才心满意足的回宿舍。

    大学报到的第一晚,田馨竟失眠了!

    那三个也没睡不着,都猫在被窝里玩手机。

    田馨也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想跟孔司羽聊一聊,打开微信却发现有个叫“忙碌,勿扰...”的黑头像好友给她发了信息。

    这不老板么,自从那晚说不用连线拉曲后,老板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怎么突然又发消息了呢?

    忙碌,勿扰...:你知道哪里能听到最全的二胡演奏曲吗?免费付费的都可以,急需!

    看出来很急了,一样的内容他发了几十条,真是闲的。

    不甜:不知道。不过我这儿有平时练习录的曲子,你需要我可以发给你。

    录曲子反复听是宋爷爷教她的办法,只有这样,她才能更清晰的知道现在和一个月前比有没有进步,进步多少。

    忙碌,勿扰...:邮箱给你,方便的时候发给我,谢谢。

    邮箱发过来后,老板还很大方的给她发好几个大红包。

    忙碌,勿扰...:你不收,我就去直播间打赏,平台扣一半,你自己看着办。

    田馨:...

    田馨收下红包,曲子打包发给老板,也没心思跟孔司羽聊天,放下手机不多一会儿竟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实在瓷实,迷迷糊糊醒来时外边的太阳升的老高。

    不知道那三个昨晚刷到几点,都还在呼呼大睡呢。

    她轻轻的从枕边拿起手机,本想看一眼时间,却不想最先跳出来的竟然是二十多条微信消息。

    忙碌,勿扰...:为什么会有唢呐?

    忙碌,勿扰...:你不是说都是二胡曲子么?

    忙碌,勿扰...:你知道半夜十二点多突然听到唢呐丧曲是什么感觉吗?

    ...

    忙碌,勿扰...:彻夜未眠!

    最后一条信息是一个小时前发的,还真是彻夜未眠。

    这事儿确实是她的失误,发邮件的时候没有细看,将一整个文件夹的曲子都发了过去,里头还有十多个唢呐曲子呢。

    不甜:抱歉,我忘了...

    不甜:我把红包退给你吧。

    红包还没发过去,老板的微信名又换了。

    吓死,勿扰...:不用,就这样吧。以后做事小心一点,否则很容易好心办坏事。

    田馨没有再回复,曹晨阳一通电话打过来,直接将她从床上拽起来。

    “我记得你昨天说想在学校附近找个兼职,看在咱们是老乡的份儿上我给你推荐一份兼职,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曹晨阳充满活力的说道。

    当然有兴趣!

    原本她就打算趁新生报到第二天四处转一转碰碰运气呢,有认识的人推荐工作当然再好不过。

    两人约定见面的时间地点,田馨麻溜下床准备,准时来到约定地点,错愕的发现曹晨阳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边还坐着个男生!
新书推荐: 再不努力就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 我差亿点成神 我家师兄总作死 忍界被我带崩了 物价贬值后,我成了隐藏大佬 她是谢总白月光 斗罗正经人 乡村小仙医 都市之娱乐天王 都市最强小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