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我的末世存档 > 全部章节 第九章 说服力max(大章)

全部章节 第九章 说服力max(大章)

    李莫全没想到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少女。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洁白的床单和窗帘,外面的太阳即将落下,橙红色的落日停留在地平线上。

    我这是回来了?

    李莫全仔细回想着昏迷前的记忆,当时身体被重塑,李莫全的神志被惊人的残暴占据,再然后自己好像把那只残疾的行地猎犬杀掉,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昏倒前的背包上。

    至于昏迷后的事情自己就一概不知了。

    少女见李莫全没有反应,伸出手在李莫全的眼前晃动,五根纤细的手指来回摇摆。

    “这是哪里?”

    李莫全的声音十分沙哑,少女拿起水杯递了过去。

    “这里是聚集区的医院,你晕了以后是我妈妈和忠伯伯把你带回来的。对了,是我发现的你,你可得好好感谢我,要不是我眼神好,你就被丧尸给吃了!”

    “我昏迷多久了?”

    李莫全没有搭少女的话,又问了个问题。

    “你这人真没礼貌,是我救的你哎。。反正我们发现你也就半天多。”

    李莫全扶着床缓缓起身,准备下床。

    “嘶。”

    肌肉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不仅如此,他的身上产生了严重的脱力。

    “你别下床啊,医生说你还得恢复一段时间。”夏沐甜看李莫全疼得皱起眉头,下意识就想去搀扶他。

    李莫全轻轻挡住了夏沐甜的手,强忍的疼痛站起身。

    他现在已经基本明白事情的来由,自己在濒死情况下觉醒了能力,反杀了那只猎犬。从记忆中来看,自己的能力多半是和那种诡异的状态有关。

    可是事情还有很多地方处在迷雾当中,比如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化作灰尘,自己又是怎么回来的。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李莫全下意识的看向手腕,手腕光洁,似乎一切正常。

    李莫全的眼睛一下子瞪大,看着空空如也的两只手。

    “我手环呢?”

    “什么手环?你东西丢了吗。我这一路上没看见你带什么东西啊。”

    闻言,李莫全看着少女。

    “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大概这么大的黑色背包?”

    “那个包啊,妈妈和伯伯给带走了,放到哪我也不知道。。那是你的背包吗?”

    当下,背包也没那么重要了,如果自己昏迷过去,身上的物资被搜刮走属实正常。

    只是手环没了就太奇怪了,自己这么多年没有研究明白,怎么今天说没就没。

    更重要的是,自己没了手环该怎么回到原先的世界去?

    李莫全摸着空空如也的手腕,仔细的感受着。

    “好像,并不是消失了。”

    手腕上那种莫名的联系感还在,只是淡化了太多,以至于自己都几乎感受不到手环的存在了。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还在就好。

    李莫全悬着的心彻底放下,这一次自己绝境逢生真的太过凶险,等接下来研究明白自己的能力和手环的问题,再之后的路就好走多了。

    想到这李莫全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慢悠悠的来到少女面前。

    “谢谢你,等下我想和你妈妈也道个谢,你能带我去吗?”李莫全的眼神诚挚,精致的五官十分柔和。

    “好。。等等,你现在的身体不能出去乱走,你要是受伤了妈妈会怪我的。”

    “我没事了,我本身就没有大碍。”李莫全一边说着一边穿好衣服。

    自己应该没有受什么伤,感谢固然要有,可那一背包的东西要吞了未免有些太过贪心。

    李莫全很确定,自己身上绝对发生了难以想象的改变。现在李莫全有一个大胆的猜想,自己很可能跟丧尸有着联系。

    随着对身体的完全掌握,他能感受的到自己胸口前面有一团猩红色的光斑,当自己闭上眼睛去感受的时候就能看到那团神秘的颜色。

    可能还不是很清楚,但那猩红光斑里的气息李莫全就太熟悉了。

    狂躁、嗜血、充满破坏欲。

    这和丧尸的思维如出一辙,李莫全甚至觉得自己的能力可能就是尸化,甚至还有一种可能,李莫全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身份。

    还有很多问题等待李莫全去实验,这种身体上的问题对于李莫全来说绝对是刻不容缓的,自己已经体验过死亡的滋味了,他可不想再发生什么意外。

    所以他的打算就是在感谢的时候顺便打听出包裹的位置,然后拿着包裹溜之大吉。

    自己身上秘密太多,他现在不想和这些幸存者居住在一起。

    少女拗不过他,只能带着他过去。

    程忠在李莫全醒之前收到了一条消息后,就匆匆赶回夏婉那里,所以只有夏沐甜一个人照顾李莫全。

    一路上,夏沐甜又感受到了很多不友好的眼神,看着那些男人眼里莫名的意味夏沐甜本能贴近李莫全。

    而李莫全也看到了这些人,但他早已见怪不怪,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了。

    也就是这边的聚集地管理到位,这些心怀鬼胎的人不敢行动,有一些完全沦丧道德的聚集地还有更多不敢想象的事情。

    有些地方的女性处于弱势地位,出于生存的目的或者是被强迫,她的遭遇可比这里凄惨很多。

    李莫全不动声色的牵起夏沐甜,同时回望向那些眼神不善的男人。

    从获得能力开始,李莫全的气质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是细细感受一下,不难感受到李莫全温和的笑容下是如同丧尸一般的嗜血残暴,恐怖的震慑力不仅可以恫吓丧尸,同时也能威慑人类。

    这是人们对未知的危险本能的反应,不少跟李莫全对视的人都是一阵脊背发凉,鸡皮疙瘩一下子起来大片,纷纷暗道邪门就没敢再看。

    夏沐甜惊奇的看着那些畏缩的人们,她从李莫全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安全感,原本是被李莫全牵着的手换成了她主动去握着,两人一同走过聚集地。

    物资管理处,门口负责登记的大妈看着平时古灵精怪的夏沐甜正牵着另一个少年的手,便带着古怪的笑意叫住他们。

    “沐甜啊,这位是?”

    “他啊,他是。。。”夏沐甜思索了一下才想起,自己貌似到现在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名字。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李莫全,莫测的莫,全部的全。”

    “他叫李莫全,是我们上午救回来的。”

    大妈满意的打量起李莫全,“呀,小伙子蛮帅的嘛。”

    李莫全自动切换成人畜无害的状态,每次坑蒙拐骗(划掉),每次助人为乐的时候都是这个暖洋洋的笑容。

    “那是大姐眼光好,大姐也很精神啊。”

    “哈哈,那有,我这岁数都应该比你妈大啦。”

    “啊,怎么会,我感觉您很年轻才对啊。”

    “哈哈哈哈。”

    旁边,夏沐甜无法接受的看着一秒钟自来熟的两个人,在门口大妈不舍的目光中把李莫全拉走。

    “你认识张姨?”

    “当然不认识。”

    “那你们还能聊的这么高兴?”

    李莫全突然正经的说道,“我看见她就跟看见你一样,特别有亲切感。”

    “啊,真的吗!你也感觉我有亲切感?”夏沐甜喜上眉梢,可随后就反应过来。

    “呸,你才跟张大妈一样老了!”

    到了物资管理处,夏沐甜明显活跃了很多,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走到门口,正说着的夏沐甜和一个着急出门的人撞倒一起。

    “呀。。妈妈?”

    “沐甜!你怎么来了?”

    来龙去脉说的很快,夏婉自然明白过来李莫全的想法,但她没有立刻回答这个事,只是让他们先进去等自己回来。

    临走,夏婉笑着叫住了夏沐甜。

    “你跟那个男孩处的很融洽吧。”

    “也还行吧,妈妈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夏婉眼里闪过柔软的溺爱,“你牵妈妈手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高兴。”

    说完不等夏沐甜反应过来就急忙出门,留下满脸羞红的夏沐甜。

    物资管理处办公室的桌子前,李莫全坐在椅子上随意的翻看着日常物资出入库记录。

    “本来以为这个营地挺大了,没想到比我想的还要大一些,居然有五百多幸存者,这都能组成一个小型庇护所了。”

    通过物资使用的记录,李莫全不难看出营地的人口,五百多人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正常来说这么多人口早就应该由联盟派人接管了才对,可现在不仅没有联盟或政府的人来这建立庇护所,反而还一直拖延此事。

    难道这个城市有什么阻碍庇护所建立的东西?

    李莫全默默记住这点,接着翻看的记录。

    入夜,夏沐甜饿的肚子直叫,想要李莫全陪着她去吧营地里吃饭。

    就在这时,那个门口大妈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看见夏沐甜就不由分说的要拉她走。

    “怎么了张姨,你弄疼我了。”

    “快走,你妈和程大哥被张剑锋的人扣下了,咱们过去的几个人也都没有回来,你妈嘱咐我要把你藏起来,快走,别磨叽了。”

    “什么,我妈被人扣下了?不行,我要去找我妈!”

    “你这妮子怎回事,怎么现在犯倔,听姨的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不管,我要去找我妈,我要和我妈在一起!”

    末世以来,她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不幸,一直照顾自己的妈妈突然发生了意外,夏沐甜的的情绪瞬间焦急起来。

    夏沐甜说着,豆大的泪水就从眼前滑落,声音也哽咽起来。

    “不用拽了,你们今天都走不掉的。”

    五门打开,几个嬉笑的青年堵住门口,为首一个染着粉色头发的青年肆意的打量着夏沐甜。

    “你妈现在多半已经完了,看来今天没有妈妈陪着睡了,那我们哥几个好心陪你睡吧。”

    “哈哈哈。。”几个人的哄笑声一下子爆发,夏沐甜脸色一下子煞白,她不傻,她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呦,还有个小白脸?”

    粉头发青年看到旁边人畜无害的李莫全,十分不爽的挑衅着。

    李莫全也没有生气,继续翻看着物资出入库名单。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聋了吗?”

    青年从后面接过球棒,拎着就往李莫全这里走来。

    张姨将夏沐甜紧紧护在身后,谨慎的盯着几个青年。

    待粉头发青年即将接近,李莫全抬头看了他一眼,就这一下子,青年前进的步伐戛然而止,整个人愣在原地。

    后面几个青年看着大哥没了动静,好奇的张望着。

    他们不知道,就刚才那一下,青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就像在绝路遇到了尸群一样。

    不,甚至比那压力还要大。

    眼前这个温和的少年有鬼,粉头发青年僵硬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上面提到过,这边的主要部门就只有五个,那不出意外,部门的主要管理人员也应该是五个。”

    李莫全轻轻放下本子,轻轻说道。

    “能在聚集地这么大面积调动人员的,只有保安部门了,那个张剑锋是保安部门的管理者对吧。”

    粉头发青年咽了口唾沫,艰难的点了点头。

    “管理者敢扣押另一个管理者,还如此兴师动众,是首领的指示。”李莫全语气一变,“还是这个张剑锋趁着首领不在做的。”

    一边的张姨连忙插话,“是那个王八蛋自作主张扣的人,他才不敢在首领眼皮子低下这么做。”

    李莫全听完看向粉头发青年,青年没有吱声,但是额头上已经渗出汗水。

    “你们要是被发现,不用我说,知道后果是什么吧。看你们营地这么井井有条,想必首领也应该是个很有手段的人,你们这么放肆的扣押女性,还打算侮辱女性。。”

    “你觉得等你们首领回来,你们会怎么样?”

    李莫全笑得越发邪恶,“到时候你们那个张剑锋可能不会有太大事,但是你们这小弟免不了要背锅,你觉得你们这些背锅小弟到时候还能活下来吗?”

    此时,粉头发青年汗如雨下。

    “现在反叛没有个靠山,你们名声不好,哪个管理部门都会不要你们。。。可是,不背叛又要背锅等死,你说该怎么办?”

    粉头发青年下意识的跟着重复了一句“怎么办”。是啊,刚才太过嚣张,冷静下来想一想,张剑锋抛弃他们的可能性太大了,连他自己的女人都没有个好下场,那些手下很多都被霸占了家里的女性,然后才有点地位。自己几人无依无靠,死不足惜。

    青年慌乱的看向李莫全,像是求助似的露出了一个很难看的微笑,“你说该怎办。”

    李莫全没有回答他,只是笑意盈盈的继续说着,“我才来你们营地几个小时,一共见到的人一个手指就能数过来,你说我能在短时间里想出这些,肯定不是普通人对吧。”

    “对对对,你说的对。”青年的思维已经慢慢被李莫全主导。

    “我又出现在这里,那个女孩还这么喜欢我,我肯定不是坏人对吧。”

    “对!对对。”

    夏沐甜:???

    “那你跟我着我,我给办法,出了事我来担着,至于那个张剑锋,虽然我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但他在我眼里就跟蝼蚁一样。”

    旁边两个的女性完全傻眼,其实她们俩也有点被带动了思维。

    粉头发青年比较了一下,虽然李莫全没动手,但这个压力确实不是盖的。

    “不用想了,我要是动手你就死了。”

    青年惊恐的看着李莫全,“你怎么。。”

    你那表情,就差没把心里话写脸上了。李莫全没有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青年心里最后的犹豫也彻底放下,这么一个有智谋,有实力还有爱心的人当老大绝对比张剑锋要强的多。虽然他看着小了点,但年级小不代表什么都小。

    青年不知道,他在迪化路上越走越远了。

    “那你以后就是我的老大,老大,求你救救我我们,我们不想死啊!”

    门外几个青年和屋里两个女性已经完全懵了,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简单,他让你干的事你肯定不能干,他让你囚禁女性你偏偏不做,问起来就说你以前是被生活所迫,啊不,被那个张剑锋所迫,现在良心太过煎熬就洗心革面了,这样先把锅给推到他身上。”

    “嗯嗯嗯。”青年如获大赦,赶忙点头。

    “然后就是继续策反。。。继续说服那些还在迷途上的人,把他们拉回正轨,虽然你们以前做过错事,但罪不至死,不要为了别人的利益就把自己的命豁出去,记住你们每一个人的命都很珍贵,你们每一个人都值得被尊重。”

    粉头发的青年眼眶泛红,用力的点头。

    “对!您说的对,我知道错了,但我们也是生命,我们也值得被尊重!张剑锋那个混蛋从来没有把我们当人看,呜呜呜。。”青年说着说着情绪高涨,竟然哭了出来。

    李莫全扶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先从政策上反对他,再从行动上反对他,失民心者失天下,他不把你们当人看,你也不要把他当人看。去营地一边宣传他的恶行,一边把咱们的兄弟拉回正轨。”

    李莫全认真而又诚挚的看向青年,“那些仍然执迷不悟的。。。”

    “我把他们都宰了!”

    “唉,你还是不懂。每个人都值得被尊重,暂时的迷茫不代表一辈子的失败,每个生命都是宝贵的!”

    青年再次泪目。

    “那些说服不了的,就先骗。。劝来我这,我亲自跟他们说。”

    青年一边哭着一边坚定的出门,“老大您放心,我一定做到。”

    “等等。”李莫全叫住他,“你记住,我们是平等的,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叫任何人老大,我们是平等的兄弟!”

    “好的老大!您就是我这辈子的老大!”

    青年完全洗脑,信心满满的拉着几个小弟去完成李莫全的宏图霸业了。

    一旁,夏沐甜已经大脑宕机。

    张姨已经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女儿了,等等,女人五十一只花,或许自己还有机会。

    李莫全感觉张姨的眼神越来越怪,害怕的走出门口,“这里现在很安全,你们就先呆在这好了,我出去打探一下消息。”

    张姨担心的看向李莫全逃跑的背影,嘴里不知道嘀咕的什么。

    一边的夏沐甜貌似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隐隐约约的好像有什么“不就是大三十多岁吗,我还很年轻”等一些系列细思极恐的词汇。

    这个世界好可怕,夏沐甜又快哭出来了。
新书推荐: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 我的末世存档 这个北宋有点怪 末世劫道 都市茅山传人 人性空间 我们生活在南京 出笼记 星河守护神 包青天刑侦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