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我的末世存档 > 全部章节 第六章 从零开始的废土生活

全部章节 第六章 从零开始的废土生活

    死亡的感受是冰冷的,在黑暗和宁静中,失去了以时间做单位的衡量,消失在这片冰冷里。

    啃食的撕扯,远处尸群的脚步,身旁废纸被风拂过的声响,李莫全的耳边越来越安静,最后只有血液流动的声音传入耳中。

    李莫全的身体上出现了小片的皲裂,整个人就像碎掉的瓷器,密密麻麻的裂纹里有细密的烟雾逸散,李莫全的身体风化了一般,无数微尘飘扬。

    不远处的行地猎犬像是感知到了什么,朝这边看一眼,确认没有威胁后继续在食腐泰坦上大快朵颐。

    李莫全的灵魂被禁锢在了躯体中的黑暗,他的身体即将不复存在,可他的意识还在活跃着。

    “这就是死亡吗,我为什么会栽在这里。”

    后悔情绪翻涌而上,李莫全头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深深地质疑,但一切都为时已晚,虽然他看不见,但是他能感知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一点点被抹去。

    “算了,也不用担心尸体腐烂了,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受怕的在废土世界求生了,至少不是被那些低等的丧尸分食,很好了。”

    李莫全不知道自己的意识还能撑多久,自己尽力的疏导着心里的悲戚,懊悔过后恐惧滋生,终究还是个普通人,他还是难以面对死亡。

    身体即将不复存在,残余的胸膛被钢筋挂着,也在一点点的消散。

    庇护所的记录并不全面,‘重启能源’可以帮助人们增强身体素质,甚至有概率改变体能。

    这条记录并不完整,后面被隐藏的部分只有在庇护所内部才能看到。

    这个改变体能的概率并不取决于天赋或者运气,而是取决于是否选择去使用它。

    ‘重启能源’的称呼是来自它的功能,它可以唤醒并重启人们自身所隐藏的生物能,以此来改变体征甚至改变部分的基因序列,人们因此获得新的能力和难以预料的进化。

    如果丧尸的进化看作不可控的负面进化,那‘重启能源’就可以看作是可控的人体进化,这种增幅能够被人类吸收并且继续下去。

    现如今人类最后的的超大型聚集地--人类生存联盟已经研究出如何将‘重启能源’运用到人类身上,最常规也是最安全的就是注射植入。

    微量的‘重启能源’分批注射入躯体,以此达到进化的目的。

    还有极其关键的一点,每一枚‘重启能源’都是独立的庞大序列,是无法被代替的。

    也就是说每一枚‘重启能源’所开启的能力都会有所不同,等第一次开启后,往后再吸收的‘重启能源’就只能做增幅的效果,不会出现二次开启能力的现象。

    即便激活能力失败,‘重启能源’也能大幅度增强人类身体素质,以达到免疫病毒感染的地步,所以‘重启能源’的真正用途是极其珍贵的。

    现在一块炫目到妖冶的‘重启能源’被插入到李莫全胸前,就算他没有受重伤,这么粗暴的吸收‘重启能源’,后果也是必死无疑。

    只是伤痕加速了他的死亡,让他不用收到煎熬罢了。

    行地猎犬的伤势已经止住,虽然下半身还是空空荡荡的,但依旧没有血往外流淌。

    行地猎犬贪婪的从食腐泰坦身上的大洞抬起头来,它要去震慑一下远处躁动的低级丧尸,进化丧尸本身具有很强的领地意识。

    被挂在钢筋上的李莫全已经有些麻木迟缓了。

    “等等,为什么我还没死透。”

    “难道人死还得接收惩罚?”

    “我除了偶然和婷婷斗斗嘴,从后期那赚赚钱,也没干什么坏事。”

    “总不能是因为多看了两眼隔壁小姐姐。”

    “不会吧,倒卖物资也要判刑?”

    李莫全从死亡的悲伤中缓过来,胡思乱想着。

    “不会还有转机吧。”

    等等,

    李莫全疑惑的感受着自身状态,他现在已经完全和外界隔绝,除了能隐约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有了不可描述的变化外就没有什么了。

    不对。

    不可描述肯定不是长了什么,也不是什么长了。

    李莫全从麻木中完全活动开思维,这个状态显然不是死亡该有的。

    就算是没有经历过,但他也知道死了就是死了,没有那么多扯淡的余地。

    至于现在,李莫全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李莫全不知道是因为他没看到,那个陪伴他长大的手环出现了变化,湛蓝的光辉映照这胸前的伤口和腹部的伤口。

    腹部的钢筋化作尘埃,那个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而胸前的水晶融化进身体,一个阴邪深邃的深红色伤痕出现胸口正中央。

    湛蓝色的光辉越来越淡,最后在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声中失去光泽消失不见。

    伤痕在皮肤之下,黑色粘稠的血液沿着血管流淌向身体各处,植物根系一样的黑色血管爬满胸膛,李莫全的意识一下子被冲散。

    杀意、疯狂和嗜血占据了所有思维。

    逸散的身躯从虚空浮现,跳动闪烁的光弧吸引起所有的微尘,宛如爆炸被回放一样,破碎的四肢聚集出现,无数粒子呈曲线飞速收回,再慢慢聚集在一起。

    李莫全赤裸的身体精壮了很多,白皙皮肤被皮下黑色的血液加深,整个人从空中落地,双目中的黑色越来越多直至占满了整个眼球。

    远处的行地猎犬一下子感受到了他的存在,转身飞快的爬回,它敏锐的直觉感受到这个同类十分危险。

    李莫全空洞的双眼看向爬来的行地猎犬,无意识的歪了歪头,下一刻,整个人弹起,向着行地猎犬扑了过去。

    “唰!”

    尖锐的外骨骼扫开李莫全的皮肤,滚烫的黑血洒落在旁边的钢筋上,李莫全毫不在意,有些生疏的适应着身躯。

    又是一爪扫来,这一次却没有得逞,爪子悬在半空中,爪子中间被一只小了不少的手掌扣住,强大的力量滞停利爪。

    第二秒,难以想象的一幕出现,李莫全另一只手向空中伸去,那根粘上李莫全血液的钢筋从废墟里猛烈抖动了一下,紧接着飞射进李莫全手中。

    被握着的钢筋毫不犹豫的刺透行地猎犬的头颅,贯穿头骨插进地面,接着就见李莫全右手肌肉发力,拽着钢筋将行地猎犬整个头颅撕下,然后高高举起。

    受伤的行地猎犬被李莫全一个照面给击杀了!

    前所未有的凶戾从李莫全身上爆发而出,血液和粘稠的筋络吊在李莫全手臂上,李莫全举着头颅,积压在胸前的戾气再也不用遏制,全部爆发而出。

    沉雷一样的声音滚动在建筑之间,远处的尸群鸦雀无声,静静臣服向这位新的首领。

    行地猎犬胸前的‘重启能源’被李莫全撕下,带着行地猎犬的血液戳进自己身上,坚固的晶体碰到胸前的伤痕融化成液体被李莫全吸收,失去理智的李莫全将行地猎犬的头颅扔到地上,本能的走回楼上的房间,拿起背包走了两步。

    这一次李莫全的世界彻底陷入漆黑,李莫全背着包昏倒在地,身体逐渐复原,沉睡过去。

    远处,尸群不敢行动,慢慢散去。

    “妈,你说南边废墟这真的有物资吗?”

    “咱们没有搜寻,应该会有吧。”

    一对母女和一个沉默寡言的中年人行走在清晨的街头,他们是恶土-41幸存的人类一员。

    幸存的人们逐渐聚集到一起,相互帮助,这里虽然没有官方的庇护所,但是小型聚集地还是有的。

    女人叫夏婉,旁边是她的女儿夏沐甜。

    她是聚集地的物资管理者,每个人轮流出来搜寻物资,到了她更应该带头行动。

    所以她们一鼓作气,来到了从未搜寻的城市南边。

    夏沐甜眼神很好,也会一点枪械的使用技巧,夏婉经不住她缠就带她一起出来。

    “妈,你快看,那个屋子里有人!他还背着好大一个包欸!”

    夏婉和中年男人顺着少女的手看去,那是一个发梢凌乱但是没有伤痕的少年。

    他的背后还有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此刻他他正靠着背包像是睡着了。

    区别于少女是着重点,夏婉和中年男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冒过一个想法。

    “为什么这里会有个这么奇怪的幸存者。”
新书推荐: 我的末世存档 这个北宋有点怪 末世劫道 都市茅山传人 人性空间 我们生活在南京 出笼记 星河守护神 包青天刑侦档案 全球求生:抱歉,我开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