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我的末世存档 > 全部章节 第二章 我枪不准,但我换弹快

全部章节 第二章 我枪不准,但我换弹快

    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不一样,这句话李莫全深有体会。

    一只湛蓝色的手环陪他一同长大,手环像是虚空里的投影,由无数光尘微粒凝集,看的到却摸不着。

    一只仅有李莫全才能看见的手环。

    在经过了无数次的证明与研究的失败后,李莫全已经默许了它的存在,久而久之那只蓝色手环也变得没有那么突兀。

    平静的生活由一只手环开始,又结束在这个神秘的手环上。

    在无数次机缘巧合之下,李莫全大概知道了它的另一只形态,或是说一种功能。

    它的形态在特定的情况下会被改变。

    一种建立在莫名心慌悸动的情绪上,一种强烈想逃避面前时的情绪中。

    这样的形容十分抽象,但这李莫全能想到最贴切的表述了。

    第一次是在他小的时候,那是在一场严峻的家长会后。

    代他父母来开家长会的长辈在出了教室都面色铁青,深知大事不妙的他试图用自己宝贵的财产来贿赂那位长辈,以此来让他对此事缄口。

    不过显然,半包辣条和六块零钱没有打动那位长辈的心。

    事后,没有其他家庭的促膝长谈或者粗细长弹,只是那一天他们又没有回家。

    那天的生日是李莫全过的记忆犹深的一天,那天桌上有两件东西,一个自己攒钱买的蛋糕,和一张62分的试卷。

    那天深夜,年幼的李莫全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年头,也正是在那次,原本悬浮在手腕边上的手环发生了变化。

    手环贴在手掌上旋转,像是跟不上速度一般,转动中分化出蓝色紫色,角度不同速率不同,整体呈现光球状包裹手掌。

    夺目的光芒闪过,然后。。。并无变化。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李莫全也还是那个李莫全。

    自那时起,李莫全坚持召唤,乐此不疲。

    不知怎么,回到世界里的李莫全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的召唤,摘下护目镜和围巾,一张清秀的面庞出现在镜子后。

    冰凉的自来水从脸上淌落,李莫全从不愉快的废土世界中回过神来,自己的计划如期进行,估计自己回来,他们面对着尸群只有一种可能。

    死,而且会死的很惨。

    看着桌上的日历,李莫全随手划掉,手环的穿梭间隔是一天,也就是说自己只少要一天后才能重新回去。

    “这一次‘重启能源’没有到手,不过就算暂存在那边了,只是‘重启能源’的使用记录没有打听到,委实可惜。”

    坐在沙发上,李莫全惬意的吃着早餐,“要是刚去,或许就栽在你们手里了,可惜我见过的事情太多,是你们的贪婪让你们万劫不复。”

    李莫全的肋下有一道巨大的伤疤,那是一道无知的教训,自那以后李莫全凡是接触废土世界的人和事都会做两手准备,让自己不被干掉,和有干掉别人的准备。

    吃完早饭,李莫全将墙上密布的贴纸撕下,历时一年半,自己的计划一步步稳打稳扎的前进着。

    从刚开始的误打误撞险些丧命,到如今找到‘重启能源’,一年半的时间教会了他很多,也改变了他很多。

    他就像这两个世界一样,阳光明媚的开朗后扎根着一片邪恶的废土,光明之下疯狂肆意生长。

    床下的的木地板做了加厚,两个世界倒卖物资让他轻而易举的获得不少财富,李莫全从墙根摸了一下,将兜帽里的备用子弹取出,端正的摆放回地板里林立的枪械中。

    尽管手枪被搜走,子弹也随之失去作用,不过李莫全还是习惯随身藏一点子弹,不仅是小口径子弹适用枪械广泛,更有一点是他在目睹了一次背叛后牢记住的。

    不要让人摸清你有多少发子弹。

    第一遍清洗后的废土世界里有两种怪物,活人和死人。

    “回都回来了,楼下的小卖部该开张了。”

    李莫全拿起手机,将丧尸的照片发送向了一个熟悉的号码,那个备注‘后期’的号码在接收片刻后迅速转账,并附上了一条语音。

    “你这团队专业程度在圈内都能数得上名,要不来和我们合作吧,个人运营是很难有出路的。”

    李莫全看着夸奖笑得腼腆,但还是果断回绝。

    “谢了,这宝贵的橄榄枝我们暂时接不住,我的团队都是一些。。。特立独行的人,我也劝不动。”

    对方没再回消息,李莫全也没有在意,拎着钥匙走向小卖部,暑假的时光多半是要消磨在自己的小卖部里了。

    楼梯口,忙碌的一家三口看见下楼的李莫全,女孩收敛不住性子,颇为得意的问着李莫全假期的安排。

    “我没什么安排。。。可能得看着小卖部吧。”

    “那你真可怜,我要跟爸爸妈妈一起去海边玩了,不像你都没人陪。”

    从小到大,这个女孩对父母口中的李莫全都怨念颇深,成绩越来越好的李莫全成了女孩父母口中的‘别人家孩子’。

    “哎,婷婷,怎么跟哥哥说话的。”

    李莫全没有在意,摆了摆手,转身下楼。

    见李莫全下楼,女孩妈妈不满意的看着对象,“平时说说就算了,怎么在外面也不护着孩子,要是不稀罕咱闺女,你就养那个野孩子去。”

    “怎么说话呢,我这是为她好。”

    男人无奈的解释着,面对女人的胡搅蛮缠自己说理也不是,只能象征性的服软。

    过了一会,正准备上车的女人像是想到什么,转身来到小卖部前,没打招呼,从墙上摘下了一盒烟。

    “你也不提前备着,要是出去买得多贵啊。”

    拿完烟刚要转身,就被李莫全叫住,女人眉头一挑,回过头,“莫全,不会要收阿姨的钱吧。”

    “那倒没有,只是您是不是拿错烟了。”

    说完李莫全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女孩,女孩愣了一下,邀功似的接过话来。

    “对啊,妈妈不是说王叔叔最爱抽那一盒吗。”

    女人看着女孩,眉头一皱。

    男人看着女人,眉头一皱。

    你看,这不让原本和谐的旅游变得更加圆满,李莫全笑脸盈盈的送走神色各异的三人,重新坐回躺椅。

    “呀,今天的太阳真是亮堂,真好。”

    时间飞逝,在这烟火气中李莫全迎接来第三天,做好准备,李莫全又仔细的检查了两遍,确认一切无误后,停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

    手掌像是握住了什么,轻轻转动,下一秒,李莫全在晨光之溃散消失,只有阳光中的微尘在轻轻飘舞。

    边缘废墟南街。

    李莫全重新出现在了房间里,早已空无一人的屋内只剩满地狼藉,凌乱的血脚印和满地的弹壳、尸体,自己原先的背包也被撕扯殆尽,食物被遗弃在血泊当中腐烂变质。

    李莫全绕过尸体,来到阁楼上,本应该出现在那里的行李箱此刻却消失不见,李莫全沉思片刻,寻找起行李箱的踪影。

    “难道是有人来了,平民不应该不带走粮食,军队的话子弹壳的数量也不对。总不能是丧尸带走的吧。”

    防止一语成谶的现象出现,李莫全没有再嘀咕下去,专心致志的找起箱子来。

    一翻搜寻过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阁楼是尸堆中找到了那个沁满血迹的行李箱。

    只是箱子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此外,阁楼上面还有一个伸缩式折叠梯,由于距离很高李莫全没有够到。

    李莫全拿着炭钩试着钩了一下顶部门把手,没想到下拉门纹丝不动。

    李莫全若有所思,一边不动声色的敲了敲天花板,一边将手枪的保险栓拉开,枪口对着上面。

    “上面有人吧,你要是不出来,我要开枪了。”

    半响,上面依然没有动静。

    “咔”,手枪上膛,然后在三秒后李莫全拿着炭钩向上狠狠一捅。

    “咚!”天花板上的人惊叫一声,显然也被吓了一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别开枪,别开枪,我下来。”

    折叠楼梯落在地上,女人抱着包裹哆哆嗦嗦的从楼梯上爬下来,面色苍白,像是受了巨大惊吓。

    “啊,怎么是你,你怎么还活着。”

    “别说废话,‘重启能源’在哪。”面对我见犹怜的女人李莫全没有丝毫反应,冷冰冰的询问着。

    “在这,在这。”女人赶紧把包裹递给他,李莫全一手拿着枪,一手上前接过包裹。

    不料此刻,异变骤起。

    刚拿着包裹的手被女人狠狠一拽,身形不稳的李莫全被拽的一个趔趄,“碰!”手枪在空中丢了方向,女人的劲比想象中的大的多。

    女人丢下包裹,两只手掐住李莫全的手腕,接着一个头锤将李莫全撞倒在地。

    期间,被控制的手几次开枪都无果,手被她按住,枪口根本转不过来。

    “咔哒。”手枪弹夹告竭,女人一肘子顶李莫全下颚,随后起身抱起包裹从窗口夺窗而出。

    顾不上疼痛,李莫全掏出弹夹向着远去的背影射击,几声枪响,女人越逃越远。

    无奈,李莫全叹了口气。

    然后从怀里又掏出一把弹夹。

    “我枪法不准,所以我带了不少弹夹。”

    枪响如鞭炮一般,女人终于倒在远处的街道上。

    李莫全追上女人,女人躺在粘稠的血液里,抽搐的捂着小臂,脸上表情痛苦,嘶哑的哀求着。

    “求你别杀我,求求你。。”

    话音未落,两声枪响,一枪腹部,一枪头部。

    “对不起,再有下次,我一定装个消音器。”

    从女人怀里拿起包裹,散开皮布,一块绚烂的晶状体宝石折射着光芒,在李莫全手中熠熠生辉。

    “重启能源!”。
新书推荐: 我的末世存档 这个北宋有点怪 末世劫道 都市茅山传人 人性空间 我们生活在南京 出笼记 星河守护神 包青天刑侦档案 全球求生:抱歉,我开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