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首辅悍妻的诰命之路 > 正文 第九章 你还是别说人话了

正文 第九章 你还是别说人话了

    村长得知她们的来意,并没有急着答应,反而劝许二嫂,“你们若是担心要去治腿,顾不上地里的活,可以先租出去,没必要卖了。”

    “或者说你们是担心治病的银子不够?”村长试探的问了一声,也不等她们回答,朝着屋里喊了一声,“老婆子,看看家里能拿出来多少银子,先取出来。”

    “哎,不用。”饶是许明竹有准备对方会劝他们,也没想到人家直接拿银子了。

    连忙将人拦住,许明竹快速解释道:“我准备让我二哥二嫂去县城治腿,顺便在那儿给他们找个活干,以后就不回来了。”

    “去外面做活也没必要把田给卖了啊。”村长眼里满是不赞同,“留着那些好田租出去,也是一笔银子,若是外面待得不舒服了,总有个退路在。”

    “叔,您觉得有我大嫂在,谁敢租地?”

    对上许明竹打趣的眼神,村长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一下,细想想许姚氏那个做派,他突然觉得还是自家人了解自家人,古话一点没错。

    “成,那我也不劝了。”村长点点头,“不过那些田都是上好的田,价格高,我想要一下拿下估计不凑手。”

    “要不我再帮你们找……”

    打断村长的话,许明竹直接开门见山道:“叔,不要考虑银子够不够,若您有心全要,我们救卖给您,至于银子,我们不急着用,先给一些,剩下的慢慢再给就是了。”

    “那小山的腿……”

    村长对上许明竹平静的眼神,突然悟了,也是,有过大造化的姑娘,能从皇宫那样的地方完好的回来,又怎么会什么都不懂呢?

    人家能这么说,必然早有准备了。

    于是村长也不再迟疑,直接点头,想了想,报了一个比市面上略高的价格。

    价格高低,许明竹并不懂,扭头看到眼睛亮的发光的许二嫂,就立刻明白过来,人家是个本分人。

    直接将价格往下压了两成,报给村长,许明竹拦住村长要说的话,笑道:“我二哥那边有我呢,您放心,这田后面还有的麻烦,倒是要您多费心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村长也没再推脱,“成,那明日一起去镇上过户,正好你们分家的文书也要里长盖章。”

    送走两人,村长媳妇从屋里出来,见村长正在关大门,“人走了?怎么样?”

    “许老汉和大山两口子一天到晚的算计,我看呐,悬。”村长回过身来一边往里走,一边笑道:“反倒是小山,以后要有大造化啊。”

    说完,故弄玄虚的冲着自家老婆子摇摇头。

    回去的路上,许明竹歪头看着身侧的许二嫂,想了想,故意哭丧着脸,“那些田我是不是卖便宜了?”

    许二嫂下意识点头,随即意识到不对,一扭头,对上许明竹的表情,生生的将点头的动作转成摇头,“没有的事,还多卖了银子呢。”

    呵,如果你能表现的再不明显些,我可能就信了。

    不过心里倒是舒服了一些,没有谁会喜欢遇上做好事不讨好的事情,至少对方还只怕顾忌着她的心情哄她。

    也不枉她烂好心帮他们。

    “其实我知道我卖便宜了,我也是故意的。”对上许二嫂一点也看不出埋怨的眼睛,许明竹语气里染上一丝淡淡的柔和,少到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你放心,二哥治腿的银子我有办法,只是那些好田本来就是一个烫手山芋,村长愿意接下来,一个是因为田确实是好田,另外就是人家的一番好意。”

    不然就凭许大嫂一个人,就有的是人想躲的远远地。

    “人家帮我们是情分,不是本分,我们心里要记得,自己方便时能让的让一些就是了。”

    说到这里,许明竹刻意停顿了一下,等许二嫂再抬头看过来,才继续道:“而且你们虽然离开了,可也不可能一辈子不再回村里吧?”

    “下一任村长多半还是他家的人,你今日让了利,他日他们也会向你们几分。”

    “但是记住了,一切的前提是自己的方便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却非要充能耐,这种人就是蠢。”

    两个人,一个人说,一个人听,很快就看到了许家的院子,要说的许明竹自觉也说完了,见远处一堆小孩在玩,许明竹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个铜板。

    朝着年龄最大的男孩晃了晃,很快,十一、二岁左右的小男孩就靠了过来。

    “知道隔壁谭家庄怎么去吗?”

    男孩眼睛盯着铜板深深地看了一眼,点头,“知道。”

    “那好,你去谭家庄找一个叫谭元盛的人,把他带过来,你瞧,到时候这个铜板就是你的了。”说着,将铜板在手里抛了几下,“我就在这里等你。”

    许家院子在靠近村口的位置,他们此时站的地方有一颗大树,树下摆着一堆大石头,供村里人乘凉时坐的。

    许明竹也不客气,找了块石头一屁股坐下,看着眼前还没有动作的男孩,挑眉,“怎么?不想挣这枚铜板?”

    “只要把人带到你面前,铜板就是我的了?”

    “嗯,自然。”

    听到她这几个字,从刚才起就一直板着个脸的男孩一下就笑开了,朝着她身后招手,“谭叔,你快过来,快点,这儿。”

    谭叔?

    回头。

    许明竹脸一沉,这个狗逼男人,白瞎了她一枚铜板,这是她全身唯一的铜板了。

    见许明竹迟迟不说话,男孩急了,慌忙道:“他就是你要找的谭元盛,谭叔,我认识他,他是谭宝蛋的爹。”

    “……”谭宝蛋。

    她未来儿子。

    这名字难听到她了。

    看着许明竹一脸复杂的样子,男孩警惕的望着她,“喂,你不会要说话不算数吧?”

    正好,这个时候谭元盛正好走到他们面前,许明竹仰着头,狠狠地瞪向谭元盛,“狗蛋,哦,不,宝蛋他爹,给他枚铜板。”

    “……”

    谭元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见周围还有几个好奇看过来的小孩,深深地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枚铜板递给男孩,摸了摸他的脑袋,“去玩儿吧。”

    “找我什么事?”

    “我忘记问你了,你有三字经吗?”

    谭元盛眉头一挑,摇头,“没有。”

    许明竹眼里一下染上小意思,“那我明日就陪你去县城买一本吧。”

    “说人话。”

    “明日背我二哥去县城吧。”

    “……”你还是别说人话了。
新书推荐: 首辅悍妻的诰命之路 神医邪妃不好惹 那年雪花之时 炮灰女配要罢工 林果儿的末世路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影后今天离婚了吗 一胎三宝:爹地,妈咪又跑了 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 拆弹王妃要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