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首辅悍妻的诰命之路 > 正文 第四章 想救人?先分家

正文 第四章 想救人?先分家

    分家!

    许二嫂有些心动,不过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摇头,“分不了的,爹不会答应的。”

    现在全家里里外外都是他们两口子在做,别看大房口中处处嫌弃他们二房,但是一说到分家,他们最先不同意,爹又一向偏心大房。

    想到这里,许二嫂苦笑着摇摇头。

    自己立不起来,她就算帮了又能怎么样。

    让你烂好心。

    许明竹耸耸肩,合上箱子站起身来,“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他们现在对我有算计,我还是有点办法的,不能说一定成,但也可以一试。”

    “等我以后嫁出去了,这么好的机会可就真的没有了。”

    说完,许明竹就不再看许二嫂了,直接双手抱胸,闭上眼小憩。

    午饭许明竹没有和许家人一起吃,借口自己身体不舒服,将饭带回自己房间吃的。

    一连两天过去,这天一大早许大嫂神秘兮兮的从外面回来,一进院子就对上许明竹似笑非笑的眼神,下意识将右手背在身后。

    “谭家给妹子送了点东西过来。”许大嫂干笑一声,“要不咱们屋里说?”

    说着,举起自己提着包袱的左手。

    许明竹眼神在不大的包袱上扫了一眼,点点头,率先转身,“进来吧。”

    一进屋,许大嫂先是四处扫了一眼屋内,目光在地上的大箱子上看了许久,才不舍得的移开目光。

    “拿来吧。”

    许大嫂无奈,只能慢悠悠的将包袱递过去,眼睛紧盯着包袱不放。

    许明竹一把拽过包袱,打开,露出里面大红色的嫁衣。

    “只有嫁衣啊。”许大嫂心里松了口气,幸好没什么值钱的,不然她只能看着就太亏了。

    没了旁的事情分心,许大嫂终于想起来自家大伯娘说的话,开口道:“日子定下来了,两天以后成亲。”

    两天。

    从发布任务开始,到成亲那日,还剩下三天时间给她完成任务,更何况之前就已经警告过谭元盛背三字经了,想来是够用了。

    最大的问题,时间解决了,许明竹就没了顾虑,痛快的点头,“我知道了。”

    “不过我提醒大嫂一句,我的嫁妆,这两天可要准备好了。”

    说完,朝着许大嫂刚才看过的箱子那儿努努嘴,“瞧见了吗?等我出嫁,那箱子就是家里的了。”

    许大嫂呼吸一重,许明竹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不过嫁妆可别丢了我的脸,不然我也不会让大嫂如愿的。”

    “哪样划算,大嫂可要想清楚了。”

    “放心放心,我和你大哥就你这一个妹子,肯定让你风风光光的出嫁。”

    说话时,许大嫂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靠墙的箱子,“不过这箱子就这么放着,不安全吧?”

    “呵,那要不,大嫂自己找把锁锁上?”

    许大嫂眼睛一亮,“那就按妹子说得来。”说完,就喜滋滋的跑出去找锁去了。

    看着许大嫂乐呵呵的跑进跑出,许明竹手放在胸前,嘴角上扬。

    首饰珠宝,银子金子,再好看有面子又能怎么样?

    能握在自己手里的银子,才有存在的意义,不愧是能从宫里全身而退出来的女人,还为自己留了一手。

    就是,便宜她了。

    想到这里,许明竹无奈的耸耸肩,低语道:“算了,知道你念着你二哥,就替你帮他们一把吧。”

    “出事了,出事了……”

    “许小山出事了,快来人。”

    许小山?原身的二哥?

    许明竹皱着眉,听着院子里嘈杂的声响,连忙起身往外走去,刚一踏入院子,耳边就听到“哇”的一声。

    地上,许小山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许二嫂趴在许小山的身上,放声大哭着。

    “快去请大夫。”

    拉过一旁送许小山回来,一脸慌张和担忧的中年男人,许明竹只来得及吼出这么一句,对方立刻反应过来,甩开许明竹就往外跑。

    站在不远处,正拧着眉的许大嫂也听到了许明竹这句话,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赞同。

    微微张着嘴,似乎想要将人喊住,不过不等她说话,就被旁边的男人给扯了一把。

    许大山,原身的大哥。

    许明竹冷着脸,看了两口子一眼,心道还算有点脑子,不然她不介意帮他们闹上一闹。

    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她,很明白,与好好活着相比,面子都是次要的。

    同村的赤脚大夫是被背过来的,这个时候许小山已经在大家的帮助下搬回了屋里。

    许二嫂用沾湿了的帕子给许小山简单擦了擦,许明竹才发现虽然全身上下都是血,但是最严重的的是右腿上的伤,其他地方都只是皮外伤而已。

    不管怎么样,至少不至于命没了。

    许明竹暗暗松了口气。

    给许小山简单包扎了一番,大夫才小声和他们说道:“右腿的伤太重了,要抓紧时间治疗。”

    “不然的话,恐怕以后这条腿就要废了。”

    “废了。”许二嫂一个踉跄就要摔倒,许明竹手快,从背后将人扶住,看向老大夫,“我们知道了,麻烦您跑这一趟,多少银子,我给您。”

    闻言,老大夫摆摆手,“乡里乡亲的,况且我也没做什么,小山治腿要不少银子呢,你们省着点。”

    说完,不顾许明竹的挽留,带着自己的药箱就走。

    一时间,围着的众人三三两两的离开,只留下许家自己人在院子里站着,至于孩子们早就先送到了邻居家。

    许老汉从许小山浑身是血的回来就一直沉着脸,见此,深吸一口气,“所有人,都来正屋。”

    许大山夫妇对视一眼,紧随其后。

    许明竹正要跟上去,就感觉胳膊被人拉了一下,侧过身子,就看到许二嫂抿着嘴,倔强的看着她。

    扭头看了一眼已经进了屋的三人,想了想,朝大门外使了个眼色,“外面说。”

    两人一前一后快步走到大门外。

    “明竹,我,我想分家。”

    “嗯?”许明竹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这回想明白了?不后悔?”

    见许二嫂要点头,许明竹摆摆手,“别着急给我答案,分家的事,尤其是现在二哥这样,我只需要稍微挑拨一下,很容易办到。”

    “可前提是,你要想好了,别等二哥醒来以后再后悔,到时候我可没办法帮你。”

    “我知道。”许二嫂咬咬牙,“可如果不分家,他们不会救你二哥的,我不能让你二哥就这么废了,我要救他。”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看着许二嫂踉踉跄跄的背影,许明竹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自己胸前的衣服,叹了口气。

    送佛送到西吧,反正烂好心了,做一半多憋屈呀。

    “你人也不坏。”至少不恶毒。

    许明竹回头,一个令她想不到的人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正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那是你眼瞎了吧。”

    谭元盛:“……”夸她也不对了?
新书推荐: 首辅悍妻的诰命之路 神医邪妃不好惹 那年雪花之时 炮灰女配要罢工 林果儿的末世路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影后今天离婚了吗 一胎三宝:爹地,妈咪又跑了 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 拆弹王妃要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