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正文卷 第六章:画妖师恶贯满盈终伏法,惹恼大罗金仙闯下滔天大祸

正文卷 第六章:画妖师恶贯满盈终伏法,惹恼大罗金仙闯下滔天大祸

    王希孟单手便捏爆了坚硬无比的九瓣赤铜锤。

    这令陆远大感震惊。

    这王希孟的实力之强悍,确实还在他预想之上啊!

    陆远的身形立刻在虚空中划出一道笔直的弧形彩虹,距离王希孟远远的悬停,保持高度的警惕性!

    见到陆远如此慎重。

    王希孟不禁冷笑。

    “呵呵,昔日老夫少年成名,号称四绝书生,陆远,就凭你小子这点修为,也敢在老夫面前造次,简直愚不可及....今日老夫便让你彻底歇菜!”

    飕!

    王希孟从口中喷出一枚碗口大的玉笛,玉笛悬空,自动演奏出凄厉如鬼泣的魔音--这竟然是一口魔笛!

    棋盘!

    魔笛。

    勾魂朱笔。

    鬼画。

    这就是王希孟号称四绝的原因...

    王希孟显然对陆远破坏他复活梅妃的计划耿耿于怀,于是干脆舍弃了与武天赐联手计划夜晴空的计划,而是拼命对陆远进行猛攻!

    陆远施展伸出鬼没的游龙身法,不断闪躲。

    这王希孟的天性极为狡诈,鬼花活儿忒多,往往出其不意,令陆远防不胜防。

    陆远左支右绌,和王希孟陷入苦战。

    “陆远,你吃我....死亡闪光!”

    就见王希孟眼眶内的那两枚怪异小手,掌心之内突然睁开两双怪异的眼珠,从眼珠内骤然喷出

    数百道犀利的黑色死亡光线....

    “陆远,我实话告诉你,昔年我落难只是,承蒙天庭的‘大罗清虚金仙’降下一缕仙念,赋予我无上功法,令我重生!你得罪我,就等于得罪了‘大罗清虚金仙’...你可知大罗金仙是什么层次?那可是谈笑间便能毁灭一个星球的无上存在啊,就算你今天真能斩杀我,今后你也躲不开‘大罗清虚金仙的无尽追杀,‘大罗清虚金仙’会追杀你到宇宙的尽头,哈哈哈!”

    “陆远,只要将你斩杀,再掠夺你的炁运,那么我便能复原身体,然后杀掉武王,夺取武国,将苍生献祭给‘大罗清虚金仙’,到那时我就能飞升天庭,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寿了,得永生了...哈哈哈!”

    陆远叹气,这王希孟明显是被那神秘的‘大罗清虚金仙’所蛊惑,疯得不可救药了!

    数百道恐怖的死亡光线盘旋、碰撞、折叠,从十面八方,天上地下,向着陆远狂轰滥炸。

    王希孟...纯粹是怪物。

    陆远怒了,热血上涌,一股无法被抑制的龙气轰然爆发!

    嗷嗷嗷!

    就见陆远背后升腾出九头通天彻地的巨龙,硬是迎着王希孟而去。

    “你有死光,我也有龙闪,那咱就看看到底是你的死光厉害,还是我的龙闪更猛!”

    轰隆隆隆隆!

    随着陆远不断怒推的手掌,一道道龙形的闪光直接撞上王希孟的死光,金色光环和黑色的光线互相缠绕在一起,不断发出耀眼的冲击波...

    随着升腾的巨大蘑菇云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陆远和王希孟各自被急剧扩散的冲击波轰出千里之外。

    两个人就像两头洪荒的巨兽,沉默着,再度冲上云霄,不断展开血腥的对攻。

    陆远薅住王希孟的头发,用膝盖猛地顶他的小腹...

    而王希孟也不甘示弱,竟然用锋利的牙齿去咬陆远的脖颈...

    这两人已经不是人,分明就是两头发狂的野兽...

    就在此生死关头。

    突然听得头顶传来一声尖利刺耳的鲲啸之声...

    一头硕大如山岩的凶猛鲲口中不断喷射出炙热的岩浆,向着王希孟猛冲。

    在鲲背上坐着的正是鲲帮护法荆轲命!

    荆轲命一边猛攻王希孟一边大喊着:“呀呀哒,尤那妖魔,这陆远乃是我鲲帮掌门,我家掌门岂容你这妖孽欺负,你给我去死!兄弟们来呀,帮助咱家掌门,干死这群妖怪!”

    随着荆轲命的一声呐喊,鲲帮弟子每个人都驾驭着一头凶鲲,对王希孟等人狂轰滥炸。

    那边夜晴空冷笑一声:“武天赐,你已经恶贯满盈,今日连你带王希孟,你们俩人一个野跑不了,统统给我镇压!”

    咔嚓嚓!

    就见夜晴空头顶金光抖索,他的头顶就像打开了一扇扇的天门,天光通体放量,在天门之中竟然缓缓落下两座巨大的白玉桥!

    一座白玉桥上雕刻着蟠龙祥云。

    一座桥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狮子。

    两座巨型玉桥散发出无上威仪,分别向武天赐和王希孟头顶压落。

    “该死,这什么桥,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法器,而是....超级法宝!”

    砰的一声脆响,一座玉桥重重砸到武天赐的头顶。

    武天赐的肉身怦然爆裂,神魂俱灭,连轮回都入不了了。

    见到武天赐惨死,王希孟顿时也慌了。

    他独斗陆远已经十分吃力,现在面对夜晴空和陆远的联手,他更是没有丝毫胜算。

    “镇魔司的各位,大家施展万向锁魔阵,一定不要让罪恶的源头王希孟跑啦啊,抓活的啊!”

    呼啦啦。

    镇魔使、镇魔师、甚至连处刑人都出动了....

    一想到惨死在王希孟手下的那些兄弟,每个人眼睛都是血红的....

    镇魔司的新仇旧恨,汇聚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天网,将王希孟牢牢地包围住,就算王希孟有通天的本领这回也无法逃脱了。

    此时,王希孟心胆俱丧。

    他哆哆嗦嗦的往西方跪拜:“吾师‘大罗清虚金仙’,请您发无量慈悲之心,救弟子一命吧!”

    话音未落,就听一个无比宏亮的梵音响彻天地之间。

    “废物王希孟,我要你办这点事情你都办不成,本座留你何用,你去死吧...“

    砰!

    一道足有城墙大小的金光,跨越无尽的星辰,从太空冲入大气层,就像碾碎一个蚂蚁般,轻易的便将王希孟的肉身碾爆。

    啊啊啊!

    王希孟的肉身崩溃了,但其一点元灵化为一道乌光,狼狈地向远方逃遁。

    “王希孟,你这罪魁祸首,还想跑...”

    陆远手疾眼快,天光一摄,将王希孟摄入鸿蒙界牢牢地镇压...

    就在此时,陆远的耳畔突然传来一个犹如惊雷般的怒吼。

    “人类是一种疾病,是这个星球的癌症,而你陆远…就是瘟疫!”

    “陆远,你听好了!本座很快就会跨越星辰大海来抓你,到那时你会死的很惨...”

    大罗清虚金仙:这是一个在天庭都被忌讳的恐怖名字。

    传说这位金仙喜怒无常,翻手为云覆手雨,其狠辣的手段,甚至连仙帝都深感头痛。

    虽然隔着无穷的时空,百千个浩瀚星系,但是大罗清虚金仙的一句话,依然如重锤般烙印在陆远胸中。

    哇!

    陆远感觉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般难受,身体好像被掏空了,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他就像失重的铅球,头下脚上向着地面砸落。

    陆远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荆轲命、春桃儿急切的在他耳边呼唤....

    接下来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陆远再次醒来时,已然身处温暖的寮房。

    就见春桃儿熨烫好手巾板,不断地贴在他冰凉的额头上。

    见他悠悠醒转,春桃儿笑嘻嘻地拍着巴掌:“远哥醒了...”

    陆远从床上一跃而起:“快快,你们赶紧随我去继续追杀那些邪蛮!”

    春桃抿嘴一乐:“远哥,你这一觉都睡了七天七夜,在这七天内,平安京混乱的局面早就被镇魔司控制住了,潜入平安京的邪蛮全都被斩杀了....”

    “哦,京城局势恢复平静了?那就好,那就好!”

    春桃儿撅着嘴不悦道:“好什么好,咱们浴血苦战,可是人仙司,金山寺,天道学宫那些家伙确跑出来抢功...你说这些家伙无不无耻?”

    陆远在经历了生死大战之后,心态反而变得愈发平和。

    “功名利禄都是空,是非成败水流东。

    英雄悲歌把剑弹,不如浮生半日闲。”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既然那些人要争,便让他们去争吧,比起那些牺牲的人,咱们还能够在这里欣赏初生的太阳,咱们岂不应该更知足?”

    “远哥,你心态真好,人家可没你这么厚道…”

    春桃儿噘嘴。

    “嘻嘻,你这样噘着嘴,更像个水蜜桃!”陆远笑着掐了她粉嘟嘟的腮帮子一下。

    画妖师的事件,暂时告一段落。

    不久圣旨便下来了,赏罚如下:

    画妖师王希孟罪恶滔天,勾结邪蛮意图谋反,现在已经服诛!

    皇太子武天赐勾结邪蛮,意图谋逆,实乃万古罪臣,现在将其抄家灭门,财产充公,所有落网的同党由镇魔司负责天下追杀,虽远隔万里亦诛杀之...

    镇魔司掌案夜晴空,这次率领群雄剿灭恶鬼有功,擢升其为:内阁辅臣,兵部侍郎,文渊阁学士,右丞相,协领禁军守护京畿重地....

    镇魔司陆远,这次事件中也出力不少,封其为“镇魔使”,赏赐其赢鱼服,元石百斤、黄金万两,豪宅一座,奴婢千名...
新书推荐: 洪荒:蛰伏千年,出世震惊通天 修仙潮流风向标 她是剑修 南鲲一梦 全球神袛:奖励百倍 长生歌 病弱医修抡起了铁拳 洪荒之时间逆天 炼药师的学徒 问仙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