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我在镇魔司处刑恶鬼凶灵 > 正文卷 第五章:镇魔司掌案出马斩妖,画妖师终显原形

正文卷 第五章:镇魔司掌案出马斩妖,画妖师终显原形

    夜晴空为人低调,就连坐骑的镇魔兽都很神奇。

    这头镇魔兽名曰....魅影飞鲨!

    魅影飞鲨:体型如同纺锤体的流线型,身上长着八只眼睛,成年后侧翼展开可达三十丈。这是一种凶猛又美丽的异兽....

    就见夜晴空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安然端坐于“魅影飞鲨”背上,竟然丝毫不理会战场的纷扰,而是专心抚琴....

    夜晴空的这面锦瑟,竟然是用荒神的骨骼炼制而成,而琴弦则是东海龙族的龙筋鞣制而成。

    “不尽狂波澜走沧海,一曲天与压潮头...”

    随着他手指在琴弦上的细腻挥动,琴音化为肉眼可见的实质化的金色潮汐席卷战场...

    平安京内隐藏的众多邪蛮被金色的潮汐卷起,在潮汐的裹挟中湮灭...

    夜晴空的手指突然在琴弦之上悬停住,用一种云淡风轻的口气道:“皇太子武天赐,请出来一见吧!”

    “哈哈哈,既然尊驾有此意,天赐岂敢不从?”

    随着爽朗的笑声,一名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身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的皇子乘白龙而出.

    武天赐潇洒的躬身抱拳:“哈哈哈,久闻镇魔司掌案夜晴空惊才绝艳,修炼绝世功法《太古星辰诀》之后修为更是深不可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夜晴空手里捻着一串鹡鸰香念珠,淡淡道:“夜某素厌官僚权贵,早就闻得太子殿下风流潇洒,不为官俗国体所缚,可惜一直无缘相见,没想到你我第一次碰面,竟然是如此环境之下,真是造化弄人,令人唏嘘!本来按照祖宗家法,我乃是臣,你好歹也是皇太子,我应该下来叩拜于你,可惜,现在的你已经投靠邪蛮,悍然发动对京都的恐袭,在这种背景之下,我们已经不是君臣,而是兵戎相见的敌人!”

    武天赐仰面狂笑,头上的银翅王帽哗楞楞直抖。

    “哈哈哈,我以为夜兄饱读史书,也应该明晓事理,却不曾想到你也是个迂腐不开窍的,你岂不闻...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君若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我那父王昏庸无道,宠幸雷妃这等奸佞小人,弄得民不聊生百姓涂炭,更可恶的是这老不死的还罢黜了我母后,让我母后郁郁而终,这个仇我永远铭刻在心中,我一直装疯卖傻,韬光养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杀了昏君为母亲报仇,身为人子,连这点胆量都没有,还算什么男人?”

    武天赐俊俏的脸孔扭曲变形,足见埋藏在其内心的怨毒有多深。

    夜晴空叹息摇头。

    “哎,太子殿下此言谬矣,难道你为了报私仇,就可以背叛家国勾结邪蛮?似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就无需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和夜某多言了!你想战那便战!无论天上还是地下,夜某都奉陪到底!”

    “好,既然已经把话讲到这份上了,那么天赐就不客气了!请接招!”

    武天赐一声狂啸:“大者为无所不包。金刚者,金中之精也,坚不可破。为宝中之宝,心火降于丹田、神气相抱,水火相济。修持能行五方之气、五方之光,能去全身之浊气,断一切烦恼、延年益寿、获金刚不坏之身。夜掌案,现在就让你尝尝我的...大金刚瑜伽母拳...”

    武天赐一头乱发高高飘扬,仿佛魔神降世。

    他的双掌赫然化为五光十色的五行巨山,如倾泻的天幕。向着夜晴空一掌拍来。

    “好威猛的拳法,原来你暗中修炼了三十三仙族中的密宗功法...”

    夜晴空神色一凝,手指轻轻敲击一下琴背。

    伴随一声清脆的琴音,就见一口狭长的镇魔刀从琴鼓中高高跃起。

    “天赐皇子,你的法门确实很威猛,但很可惜正气不足,邪气炽盛,使得你无法发挥出此功的全部力量,而我的镇魔刀名曰:天斋..”

    “天斋刀能洗涤一名修士以前所犯过的一切罪孽...现在就让这美丽纯的刀光纯净你的心灵,荡涤你的魔性吧!”

    夜晴空手指如车轮疾驰,就见这口孤高清冷的天斋剧烈旋转着,刀光化为无穷燃烧的红莲,势必要焚尽一切恶业!

    这“天斋”的最大恐怖之处就在于:一个人身上哪怕有一丝的罪业,一点的罪孽,此刀都会如跗骨之蛆般追杀其到天之尽头,哪怕海沽石烂,除非被其斩杀,否则会被其永远追杀下去。

    “好厉害的刀法,不愧是镇魔司的掌案...”

    武天赐微微一凝,旋即冷笑一声:“不过若是你以为凭一口刀就能击退我,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带来可不是一个人哟!”

    就在此时,但见夜晴空的背后就像鼎沸的油锅,赫然升腾起一片沸腾的血海。

    在血海中有一血衣怪人,左手祭出棋盘,右掌的画笔则闪电般点向夜晴空的后心。

    “夜大人小心!”

    本来这种级别的战斗,陆远是插不上手的。

    但是这夜晴空对他有知遇之恩,而且对他很友好,陆远可不想夜晴空今夜陨落,那么他在镇魔司可就彻底失去靠山了....

    “呔,尤那怪物,胆敢背后偷袭夜掌案,陆远来也!”

    蹭!

    陆远就像腾空的蛟龙,凌空纵起一道焰光向那怪人杀奔而去!

    就见那怪人缓缓扭转身形,那恐怖的面容顿时吓了陆远一跳。

    但见这怪人披头散发,双目被活生生剜去,从眼眶内赫然长出一双小手,在手心上还长出两枚血色的眼珠。

    这怪人的四肢也被截断,从骨头缝里咕嘟嘟冒出蠕虫般的血管,那些血管上下乱舞,令人望之生畏。

    陆远不由自主向后滑行:“你,你莫非就是那位画妖大师....王希孟?”

    怪人的舌头也断了,完全是在用腹语发声,所以显得更为阴森怪异。

    “不错,老夫就是王希孟,老夫昔年被召入宫中,成为御画师,我专门为后宫嫔妃画绣像。可是那奸妃雷妃却想勾引我,结果被我严词拒绝,于是那奸妃怀恨在心,就诬陷我和梅皇后有奸情,于是那昏君听信谗言,将梅皇后打入冷宫活活饿死,而我也昏君剜眼割舌斩去四肢,幸好由武天赐太子仗义搭救,我才苟活下来!从那时起,我就发下誓言,一定要报这血海深仇....”

    王希孟的故事确实凄惨。

    陆远长叹一声:“原来王老先生你有这么悲惨的故事啊,只是佛法上说:人生有八大苦,人生在世不称意十之八九,这个世界上,谁没有一肚子苦水啊?只是无论怎么说,也不能吧灵魂卖给地狱恶鬼,用无辜者的性命来发泄心中的不瞒啊,那岂不是罪上加罪,加重自身的恶业,来世永远坠落地狱受苦?王先生何不听我一句劝,赶紧悬崖勒马,择一僻静之处好生修炼,这样兴许还有重生的机会!”

    王希孟用愤怒的吼声打断了陆远的劝导。

    “陆远,你少说废话,本来我将梅皇后的一缕魂灵寄存于画中,就是希望她能重生,可是你却屡次打断我的计划。你实在是太讨厌了,老夫今日就要将你斩杀,祭奠命运悲惨的梅皇后!”

    王希孟的后背骤然拱起,就像拱起一座坟头。

    咔嚓嚓!

    从拱起的后背中,赫然膨出一枚硕大的如枯枝般的怪手,闪电般的抓向陆远。

    陆远眉毛一挑,双肩微微一耸,在那电光火石来临的刹那,已经迅速向外挪移。

    但是这怪手速度更加骇人听闻,下一息竟然抓向陆远的胸膛...

    该死的鬼东西!

    陆远怒了,直接祭出九瓣赤铜捶施展乱披风捶法,带起无数捶影,向着那枚怪手狠狠轰击。

    “呵呵呵,你小子竟然在我面前刷大捶,简直太可笑了...”

    王希孟阴测测一笑,竟然单手冲入满天的捶光中,砰的一声,单手就捏住了那沉重的锤头。

    砰!

    王希孟单手用力一捏,竟然将坚硬的九瓣赤铜锤直接捏爆...

    “陆远,你在老夫面前耍弄这路捶法是没用的,只因为这路乱披风捶法....本就由老夫当年所创造的!”
新书推荐: 洪荒:蛰伏千年,出世震惊通天 修仙潮流风向标 她是剑修 南鲲一梦 全球神袛:奖励百倍 长生歌 病弱医修抡起了铁拳 洪荒之时间逆天 炼药师的学徒 问仙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