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孩子没事就好

孩子没事就好

    “等一下,您说孩子诞生了,具体怎么个诞生的?”

    贝基出声打断,这个问题困扰了她挺长时间了。

    左蓝一脸狐疑相,随后思考起来,再然后,他好像找到了关键:“不是说了吗,两个人已经结合了。”

    “结合就能有孩子吗?怎么样结合?”

    “你确定要听?”左蓝诧异,后又变成了坏笑,一双眼睛在长长的头发后面不知道如何眨巴。

    他最终打消了念头,无比凝重地说:“是这样的,神女嘛,肯定和凡人不一样的。结合就是说,就是说每个人取下一根头发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就结合了。”

    贝基点头,然后怀疑,然后又点头,大概意思是听明白了。

    这个理由够随便的。

    “你接着听我说。”左蓝摆手继续,“因为这个口口相传的故事,每一个民巴们出生的时候就有了一个特定的流程。

    比如说我出生那天,听家里人说过的,在一个阴雨天气的一个小茅草屋子里面。那天阴雨绵绵的,周围邻居身上披着茅草抵挡雨水,老的少的都站在屋子外面等。

    我爹也在外面,东边走到西边,西边挪到东边,转来转去,转来转去,湿漉漉黏糊糊的地上被弄转出了两条沟渠。

    按照传统,我爹是不能进去的,他等着急了就要往里面闯,硬闯。邻居们劝他,为此,几个女人还挡在门口那里。这件事是绝对不能被打扰的,不然临产的女人会很危险。

    我出生的很顺利,家里人说,我刚刚生下来的时候就两个巴掌那么大,谁都不敢抱,生怕弄坏了。”

    左蓝讲着,嘴角渐渐上扬,眼神逐渐温柔。

    他讲起来语调绘声绘色的,贝基甚至能想象出来场景,只不过在贝基的想象里面,茅草屋变成了自己家的房子,那个刚刚出生的小孩是她自己。

    焦急等待的人是费先生,天上也是下着绵绵细雨。

    诚然,她还有很多问题要问,比如什么是茅草,为什么被打扰的女人会很危险。

    可她没去问,就听着故事。

    “神女不是在河水中诞生的孩子吗,我们那里出生的婴儿也必须接受洗礼,当然不能把孩子给丢进水里,怕给淹死了。好在我们懂得变通,用一盆水从头到脚灌下去就当洗礼了。

    那天不是下着雨吗?我爹说什么也不干,婴儿是非常脆弱的,一个不慎就要出意外。但是,几个老头说什么也要给我身上泼水。

    我爹犟,老头们也倔得厉害,最后我爹认输了。你可能不知道,雨雪天气,茅草屋里面是特别冷的,而且我爹还特地烧了半盆子开水过来。开水凉水一兑,照着我头顶就灌了下去。

    我就哭啊,声音还特别大,听得老头们可高兴了,说这孩子未来一定强壮。关于这一点,老头们肯定猜对了。”

    左蓝沾沾自喜起来,随手一口蛋糕吞下。

    贝基打量这颗脑袋,脑袋大口吞食,吃得可香了,整的贝基咽了口口水,小女孩吃蛋糕经常的事,也没见人吃这么香过。

    “要来一块吗?”左蓝举起啃了一半的蛋糕,虽然这么说,又一口咬下去。

    嘬嘬手指,对视着贝基的眼睛。

    贝基看,伸出手去,又想了想,手托着纸伸过去。

    “矫情。”

    左蓝冷哼一声,捏起纸张抓蛋糕。

    手里有了蛋糕,贝基又开始难为情,这东西没餐具怎么吃?直接咬下去肯定粘上奶油。

    她有些不太情愿,悄悄地看左蓝,后者带着鼓励的表情。

    贝基张嘴咬下去,发现和平常的蛋糕也没什么区别。

    “喂,吃的啥?分我点行不?”

    对门那位讨要吃食。

    反正贝基也不爱吃,索性给了那个人,再回来乖乖听故事。

    左蓝摇头,他觉得这简直是浪费食物,他可舍不得这东西给其他民巴分享。

    “既然吃也吃了,那继续了。”

    左蓝搓着手重新进入剧情。

    “那天,我身上特别烫,全家都慌了,好在邻居们给抱来了特别多的东西取暖,我睡了三天痊愈了。”

    贝基满目肃然,她记得不管家里哪个人生病了,都要躺好长时间,还必须有一堆人围着照顾。

    左蓝没注意到这些,他完全进入了回忆:“再长大一些,我就跟着我爹去耕种,地不是我们的,但我们必须去。别问为什么,告诉你也不懂。

    我记得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收获的时候,黄橙橙的麦子一望无际,到处都是一个一个的人伏着身子收割。风一吹,麦子像浪花一样来回摆动,泥土的气息扑面而来。

    偶尔会有人乘着马车来看收获的进度,所有人就站起来,齐齐向着马车鞠躬,马车停留不会太久。等车离开了,又开始了忙碌。

    第一次跟着爹干活,腰酸背痛的,胳膊腿像有东西一样往外面胀痛。那天和今天一样是个傍晚,我实在干不下去了,爹让我去地头休息,但要小心别被发现了。

    你知道我在地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吗?我小,还没麦子高,走出地以后,先是一阵凉风吹过来,特别特别凉爽。然后,我看到了天边的晚霞,火红一片。贝基,你可能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天空。”

    贝基摇头,她真没见过,这个时间她是要待在家里准备晚饭前的衣服。对,这个时间应该在家里,那完了。

    她给忘了,把必须回家给忘了。

    “先生,我有件事要告诉您。”贝基怯懦地说,“我必须回家了,如果回不去,家里会来找的,我会被责备的。”

    其实,贝基挺不好意思离开的,人家正绘声绘色地讲故事,这么走了未免不太尊重人。

    左蓝也挺泄气的,任谁心里也不舒服,他挥挥手说:“那你回去吧,我也不说了,走吧走吧。”

    “对不起先生,我发誓我会回来的,您讲的特别好。”

    贝基信誓旦旦的,告别后飞奔着往家的方向跑。

    左蓝的对门调侃道:“其实,指挥官你讲的挺不错的,我觉得你不应该参战,你应该去给贵族当老师,好好教导他们什么是民巴。放心,别那个表情,小姐会回来找你的。”

    他窃笑着,慢慢下沉下去,空荡荡的下水口穿出声音:“这东西真踏马好吃。”

    这晚,贝基回家后,出乎意料地没被责备,全家人其乐融融地对着她微笑,关系出乎意料地融洽。

    这让一脸倔强准备好了一切的贝基完全懵了,都忘记了晚餐中发生了些什么。

    夜里,贝基躺在全是阳光味道的床上,脑子里全是黄澄澄的麦浪,火红的晚霞,茅屋,神女和青年。

    慢慢进入梦乡。
新书推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 长安不遗憾 神之子旁白的全本忘江山 汉道天下 妖孽王爷抢着喜当爹 邱宁佳人 亮剑之军工系统 隋末我称王 大明扛把子 一起当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