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秘密花园

秘密花园

    左蓝死盯着对门像潜水器一样缓缓下沉,一直看不到了为止。

    四周静悄悄的,就一小孩抹眼泪。

    民巴们也不闹腾了,一来是闹累了,二来也不太好把情绪发泄到这么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身上。

    当初肆意地调笑让左蓝想起了很多东西,他问贝基:“昨天你摔我脸上的东西是不是蛋糕?”

    贝基点头,手继续攥着那个盒子。

    “原来如此,这东西确实挺甜的哈。”左蓝笑了,手搭在下水口上说:“拿进来吧,爱哭鬼。”

    “先生,我不是爱哭鬼。”贝基尽可能平稳情绪,尝试着用盒子穿越铁栏杆。

    大小刚刚合适,这蛋糕没那么大,精心选择的用料,精致无比。

    左蓝接过来没立刻打开,他饶有兴趣地问:“你真不是爱哭鬼?”

    “不是!”小姑娘倔强应答。

    “那你凑近点,没事,再近点。”

    贝基怯生生的,逐渐凑近了下水口,她必须弯下腰才能做到,这地方确实不太正常。

    等到脸快要贴近了,贝基问:“先生,您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你不知道吗?爱哭鬼。”左蓝说,注视着贝基的眼睛,手指捏住,随后极快地冲小女孩头顶弹了上去。

    这可怜的小女孩还没争辩爱哭鬼的问题就被弹了个脑瓜,行凶者手劲不小,脑袋和被马蜂叮一口似的。

    贝基疼啊,眼睛一眨一眨的,拼尽力气防止眼泪再流出来,可每眨一次眼,泪珠也跟着挤出一点。

    这个囧态,人一动不动的,用力防止流泪的样子着实令左蓝开心,开心到随时准备再来一下。

    面前这位邋遢到极致的男人印象分极速下降,已经下降到贝基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先生,您太过分了。”贝基面带不悦,整理整理衣服转身就走。

    “慢走不送!”左蓝喜笑颜开,挥手送别。

    这下可以安心享用蛋糕了。

    他打开盒子,里面的食物的确精美,蛋糕旁边立着一张小卡片。

    “写的什么东西?”

    俊秀的字体两行,左蓝一个也不认识,他转回去对着外面询问:“那个谁,这上面写的是啥?”

    问话石沉大海,没有回声,可能那女孩已经走远了吧。

    稍稍叹气,把无奈一扫而空,把卡片随手丢弃。

    哪曾想,身后又是那个女孩的声音:“很希望这个礼物能够弥补裂痕,你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左蓝又转回来,女孩有些刻意压制的恼火。

    “这是你写的?”他随口问道。

    贝基摇头回答:“不是的,是我妈妈写的。”

    “原来你不会写字啊,那没事了。”左蓝挥手,告诉女孩你可以走了。

    这次贝基真不乐意了,她那种恼火绽放了一些,责备一般解释:“先生!书写是每个人都要学会的,请您对我保持尊重!”

    话讲出,贝基有种特别舒畅的感觉,这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左蓝眼睛闪烁,确认一遍:“你真的会写字?”

    “会。”

    “太棒了!”左蓝拍手,“我需要你帮我写一点东西,行还是不行?”

    “不行。”贝基矢口否决,可马上又后悔了,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不允许她拒绝别人合理的请求的。

    她也不清楚,为什么就会拒绝,而且拒绝的又痛快又果断。

    随后,贝基说:“您自己写吧,我没有纸笔。”

    “我不会。”

    “啊?您不会写字?”贝基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这男人虽然看不出年龄,单听声音也得成年了,居然不会写字这一项人人必备的基本技能。

    这肯定是开玩笑,一定开玩笑,就和当时弹那个脑瓜一样,就是玩我。

    贝基从没遇到过这种人,一点正经事不干,没点正行。按理来说,自己就应该和这种人离得远远的。

    “我真的不会写。”左蓝神色坦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贝基诧异,阴晴不定的琢磨。

    “我告诉你吧。”左蓝正色道,“不仅我不会写,这里的所有人都不认识字,是不是特别难理解?”

    “嗯。”贝基点头,“不可思议,先生,真的不可思议。”

    左蓝明白了,他终于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他问道:“你知不知道贵族和其他人的区别?你家里人有没有教过?”

    “我爸爸只说过,贵族有贵族的责任。”贝基思考起来,“除此之外,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了,好像我家确实比周围邻居多点钱。”

    “多点?”

    “嗯,应该多不了太多,房子大点……”

    原来这就是小女孩当下的世界观,左蓝满意地点头。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贝基,您的……”

    “好,贝基。”左蓝神秘兮兮的,“你想不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不会写字?想不想知道你家为什么会比其他人家多那么一丁点钱?”

    这让贝基完全来了兴趣,她也不在乎自己说话被打断,频频点头表示想。

    左蓝摆出一副要说出某个大秘密的神态,镇定自若地说道:“那好,贝基,我需要你去弄到纸笔,这对你并不难,然后我讲给你听。这件事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是只属于咱俩的秘密。”

    贝基又是赶忙点头,完全融入到某件惊天大事件里面去了。

    关于民巴不识字这件事,恐怕整个人类都是知道的。

    这就好比你养了一条狗,从来不喂,这狗依旧活蹦乱跳,突然有一天,养狗的人告诉你,狗也是需要吃东西的。

    “好,我这就去,您一定在这里等我。”贝基说着走了。

    左蓝环顾四周,摊摊手,回床上躺着。

    今天傍晚,好多人都能看到,有个小女孩谨小慎微的,高高兴兴的,很奇怪的徘徊在街道上。

    王宫的后花园并不是用围墙挡住的,这里是开放式的,任何人都可以进。

    只不过四周有卫兵把守,从来是只放行贵族。

    贝基跑进一家铺子,要了纸笔,摸摸口袋里一个子儿也没有,这孩子出门从来是不带一分钱的,也从来没一个人出过门。

    为什么今天费先生没有跟着,全是因为贝基母亲要培养孩子独立的性格。

    做母亲的做梦也不可能想到,就今天,改变了贝基的人生轨迹。
新书推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 长安不遗憾 神之子旁白的全本忘江山 汉道天下 妖孽王爷抢着喜当爹 邱宁佳人 亮剑之军工系统 隋末我称王 大明扛把子 一起当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