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平静的一天

平静的一天

    晚宴上发生了不少事情,宴会后,每个人各怀心思离开了王宫,马车一次又一次缓缓驶过,道路上吱吱呀呀响个不停。

    这些人有欣喜的,有失落和不甘心的,也有与重要的人或者事失之交臂的。

    总之,大多数人还是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第二天,一件小事得到了大肆宣扬,人群激动地什么事也不干了,集体上街雀跃呐喊。

    人数之多令人瞠目结舌,甚至排出了卫队进行拦截。

    两波人在某个街口相遇,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群人是因为国王的宅心仁厚自发上街。

    卫队将这件事上报给了卫戍司令,司令当即下令为游行的人群开路,这天上午,王都又是热热闹闹的。

    国王也是松了口气,人实在太多了,弄得大地都在颤抖。

    这天,贝蒙家的大女儿一大早没了影子,贝蒙本人也顾不得家中的琐事,中午前出门去了一趟王宫。

    这家的妈妈召开了一场聚会,邀请很久没见过面的夫人太太们喝茶聊天,她们一边聊天一边听楼上断断续续的琴声。

    那是悲催的小女孩上的两堂琴艺课。

    今天一整天,贝基心不在焉的,连同教课的老师也一个劲的皱眉,实际上老师也只能这样,总不能打骂一顿。

    对于贝基而言,之所以对一个灰头土脸的民巴如此上心,那是因为她觉得交朋友就应该这样,从没经历过友情的小女孩心里挺难受的。

    那一声滚到现在还是耿耿于怀,就是放不下,她将这一切归咎于自己的过错,所以要拿出补偿。

    这是一个由好奇心引入,后来转变成了愧疚的东西。

    今天算是奇怪又平静的一天。

    时间慢慢来到了傍晚,太阳即将落山的前一刻。

    在王都的后花园里,贵族的女士们偶尔会结伴在这条线路上走过。

    而头只有她们膝盖高度的民巴们会对着外面,露出一张脸贴着栏杆吹口哨,嘴里清晰和不清晰地唱着淫词滥调。

    弄得贵妇人和小姐无比恼怒,多数是羞红着脸快步走开,也有心有不甘用高贵的腔调回敬的,可惜根本说不过。

    左蓝虽然没有加入这场有意义的游戏,可他亲眼看到对面那个铁栅栏后面的家伙伸出了两只手出来,一把抓住了某个小姐的脚脖子。

    手用的力气很大,上下不停地摸索。

    那个小姐惊恐地嚎叫,下水口的民巴高兴地哈哈大笑,口哨吹得愈发响亮起来。

    直到这位小姐再也顾不得矜持,抬起一只脚来用力向地面跺,这才挣脱了束缚。

    随后,那个民巴举着红肿还带着鞋印的手耀武扬威,向着对面的左蓝大喊:“指挥官,您看到了,我为咱们的伟大事业做出了牺牲。”

    民巴们就嘘他,还有人问贵族小姐的脚腕是什么感觉,是否丝滑。

    那个民巴也不在乎,他高高举起的手攥成了拳头吼叫一声:“萨耶!”

    “萨耶!”

    原本取笑的民巴齐齐吼叫,一个又一个的拳头探出了排水口。

    随着时间推移,参加这种玩闹的人少了,大多是有些无聊了,最主要的,贵族女士们没几个敢过来的了。

    比较开心的是今天的伙食还算可以,虽然也是拿一个大桶出来喂食,不过有碗给他们用。

    左蓝对面那个不安分的家伙说:“在我们家,只有贵族给猪喂食才是这样的。”

    负责喂食的士兵听着很有意思,抄起勺子对着下水口的铁栏杆疯狂敲击,嘴里来回斥责:“闭嘴!闭嘴!”

    等到每个位置都投喂完毕了,那货又端着空碗问外面:“能再来一碗吗?”

    这次对着下水口的就不是什么勺子了,换成了黑洞洞的枪口。

    “再从你那张嘴里蹦出哪怕一个字,现在就毙了你。”

    士兵威胁,然后夺过碗来又盛了一碗给递下去。

    开了先河,几乎所有的下水口都出来了一个空碗。

    这士兵疯了,填上弹药准备开火,好在另一个冷静点的士兵拦住了,这要是敢在王宫附近开枪可麻烦大了。

    这个冷静点的士兵翻过了捅,仅剩的那点食物残渣掉在地上。

    “没了没了。”他说,“听说你们击败了一个步枪方阵,是不是真的?”

    最爱闹腾的民巴张口就来:“那可不,说实话,你们那个方阵就一垃圾。当然,也可能是你们的指挥官是一个垃圾。”

    民巴们哄堂大笑。

    那个士兵涨红着脸,揪着同伴离开了。

    只留下一众民巴沮丧着望向地面那点点残渣,浪费啊。

    直到傍晚,估摸着也没人回过来了,民巴们也没多少力气了,各自在自己的小隔间里,要么睡觉,要么自娱自乐。

    一切的一切在左蓝这里觉得都没劲,从昨天开始他就有这种感觉,仿佛身体掏空了一样,对身边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兴趣。

    打架没意思,战斗没意思,调笑贵族女士也没意思,那个伟大的事业在他这里也成了呵呵。

    就这样吧,爱咋咋地吧。

    百无聊赖的,唯有睡眠才能度过枯燥的生活。

    他认为自己就是一头猪,吃了睡,睡了吃。先是为此心有不甘,后来又认为就这么着吧,当一头猪也挺好的,浑浑噩噩地度过余生吧。

    要不我还是死了吧,我自杀好不好?反正也没什么意思了。

    正在他朦朦胧胧半睡半醒之时,模模糊糊听见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请问,您在这里吗?”

    那是一个小小的,娇弱的小女孩说的。

    这一声可不妙,全体同仁炸锅了,呜呜泱泱地全都往外看,还有人突兀地一声企图吓唬一下这个小女孩。

    贝基头皮发麻,她做梦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战战兢兢地握紧手里的一个盒子。

    “嘿!宰了你!”左蓝对门的哥们儿大着嗓门。

    贝基尽可能控制着不哭,哆哆嗦嗦地问:“请问,您还在这里吗?”

    左蓝随便地瞄了一眼,甚至躺着都没动,这一猜就是昨晚那个小姑娘。

    他百无聊赖地回答:“你来干什么?”

    贝基可算松了口气,她竟然对着所有人鞠躬:“抱歉打扰各位了。”

    这次,民巴们都惊呆了,搞不清楚什么状况。

    只见贝基把那个盒子放在左蓝家的窗户边上,如果那还能称之为窗户和家。

    “对不起,我今天上了两堂琴艺课,来的有点晚了。”贝基很有礼貌,“昨天我不小心弄坏了您的蛋糕,这是我妈妈做的,让我给您道歉。”

    这是个好孩子,她家里也都是好人。左蓝是这么想的,一瞬间他又变了个念头,贵族都一样。

    “很抱歉指挥官。”他对面的民巴又嚷嚷,“难怪您对那些路过的女士们没兴趣,原来您好这一口,我发现了您的秘密,请您见谅。”

    他学着贝基的语气,很难想象这些词都是哪里来的。

    一众民巴笑开了花。

    贝基能听出来这是嘲讽,她很难过,情绪到了一个点上面,手开始揉捏裙角。

    感觉到贝基快哭了,好几个民巴也都闭嘴了。

    对门邻居还准备说什么,左蓝站起来对着那货说:“把你那张嘴闭上!”

    对门也不生气,笑着慢慢缩回了脑袋,所有人也都不再笑了。

    贝基被欺负了还能忍,这次有人替自己出头了,居然还哭出来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欺负了能忍住,被保护了反而哭了。
新书推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 长安不遗憾 神之子旁白的全本忘江山 汉道天下 妖孽王爷抢着喜当爹 邱宁佳人 亮剑之军工系统 隋末我称王 大明扛把子 一起当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