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他们是俘虏

他们是俘虏

    上餐具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虽然说桌子是有数量的,可同样一眼望不到尽头,统一的白色桌布跟一片雪地一样。

    所有的侍者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完看上去令人发指的工作,烛台更加麻烦,因为蜡烛的燃烧要大体统一。

    这就需要侍者们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全给点上。

    晚宴的总设计师眼睛一定好使才行。

    贵族并不是每个都居住在王都,最起码得标配是在都城里有一间房子,不一定有封地的居所那么穷尽奢靡,至少有个落脚之地。

    仆人上酒,分放食物。

    余涟慢条斯理地走到大门口的位置,给那里的传达交代宾客进门时的规矩。

    等一切安排妥当了,时间又过了很久。

    终于,在门口能依稀看见络绎不绝的影子,成双成对地穿过走廊,往这边聚集。

    传达每来一位就喊一次,某某太公携家人,某某侯携家人。

    有位太公进门时没脱大衣,两三步追上正在溜达的余涟,慌里慌张地说:“余涟先生,请到外边说话。”

    “啊?哦哦,您请。”

    余涟还没明白过来,跟着一路到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后面,这里是摆放清洁工具的地方,平时没人进。

    太公确定门锁上了,靠在墙角,在口袋里摸出了两根烟和一个小盒子。

    这肯定是有事儿,余涟接过烟来,至于那个小盒子,他根本没碰,就摆在一边放着。

    然后,这一老一小抽上了烟,弄得这个小房间里乌烟瘴气。

    老太公如同思考,也不说话,就那个烟头一明一灭,一明一灭。

    这个窘态被尽收眼底,余涟也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八成是老贵族有事求年轻人,不知道该怎么说合适。

    放在以前,对这种事情,余涟是受宠若惊的,任任何人被人求着尤其被一个年长的老者求着,都会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甚至不惜一切也得把这件事给人家办好。

    这大概叫受宠若惊。

    几年过去了,对这种事,他余涟司空见惯。

    如果说要给对方一点压力,他大可以不说话,可到底,余涟不是这么一个人。

    怎么说呢,好像他就是愿意让所有人都有面子。

    于是,余涟像聊天一样询问:“勍惟阁下,您不是陪同陛下观看历史去了?听说您还是总负责人。”

    这位勍惟太公,就是角斗场上一直在国王身边讲话的那一位,也是一个老臣了。

    这么说吧,因为年轻的新王上位不久,除了几个新提拔的人之外,很多老的少的都是先帝之臣。

    当年,勍惟太公领导整个朝野,罗米太公指挥军队作战,两个人牛的都不行了,有哪一个会来搭理什么余涟。

    现在时代变了,大家都知道余涟是新王一手拉上来的,那几年也是各种巴结。

    至于为什么,余涟心里清楚,现在这位国王一直有个计划,而且这个计划也在一步一步实现当中。

    “唉~”勍惟太公长长叹气,“我也不知道啊!那群民巴会如此……如此不顾及陛下颜面……”

    老头没接着讲,一直在那里叹气。

    余涟大概明白了,这是演砸了,剧本没按照原先设想的那么来。

    但是,他总归要问清楚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好讲的,他们不按规矩来的,是这么一回事……”

    老太公还是把经过大体讲了一遍,痛斥那些民巴们完全不在意国王的颜面,把步兵给击败了。

    他用了击败这个词,真正的经过要比击败更加令人难受。

    余涟听着,不听点头,脸上越来越惊恐,等故事听完了,在哪里不住的咂嘴。

    这么一咂嘴,那边老太公心都凉了,不是,这啥意思?

    余涟也不说,就在那里咂嘴,摇头外加叹气。

    看的老太公那个着急啊。

    实在忍不住了,直接问了:“余涟先生,您可得帮帮忙,老人家我不是有意要让陛下难堪的。”

    老头嘴角哆嗦着,干了这么多年了,他也知道这件事稍微大了点,这可是在民众面前丢了国家的脸,但也不是不能解决,就看面前这个人帮不帮忙了。

    可你这一句话不说就让人难受了。

    “这件事吧,唉~”余涟又是叹气,“您确实尽力了,谁也不会想到,手持刀剑的民巴能打过我们手里的枪……”

    老头瞪着惊喜的眼睛,手在袖子里面摆动,你倒是接着说啊。

    无奈之下,老头也不要颜面了,举着还在哆嗦的手把那个小盒子轻轻打开。

    余涟轻轻瞥见,盒子里面是一个碧绿的几乎是在闪着光的石头。

    随后,余涟想到了什么,眼疾手快地把盒子盖住。

    他惊恐万状地问:“阁下,您这是做什么!”

    “余涟先生!我的余涟先生哎!”老头说,“这是家里夫人交代的,这次晚宴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件东西送给您,毕竟您家老先生跟我家又很大的交情。当年老先生过世,我就想拿出来了,可惜一直没时间送到府上。”

    感觉老头快哭了,他继续说:“这次,我家夫人讲过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弥补遗憾。”

    余涟又是痛苦又是惋惜,好像他家里老人的死勾起了不太美好的回忆。

    良久,余涟终于算是平稳情绪,他说:“您一定要下令!对那些民巴不得杀戮,不得虐待。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既然民众已经知道了,我们就必须想办法保住陛下的颜面。”

    老太公点头。

    “另外,这件事要改一改,那些人不仅仅是民巴,同样的,还是俘虏。”余涟严肃认真,“我们之前如何对待俘虏的,想必您也是知道的。不过,咱们得陛下仁慈,答应只要赢了或者活下来了,就饶恕俘虏。您听好,是俘虏,可不是什么民巴。”

    老头听着那个感动,其实怎么做他心里清楚,这么多年臣工那是白干的?他真正需要的是一个懂新王心思的人。

    勍惟太公感恩戴德,一把握住余涟的手说:“余涟先生,感谢您啊,就是不知道陛下会不会同意我这个老人家这么做啊?”

    老太公在等,这是他最需要的一句话。

    “至于陛下那边……”余涟由微笑变为莫名的哀愁,“我来想想办法吧。”

    勍惟太公满意极了,他抓起那个盒子就往余涟手上塞。

    余涟是拒绝的,推搡了几下后,勍惟老太公急了,火冒三丈,带着责备的口气说:“您一定得收下!难道就不能让我这个老头子弥补一下遗憾吗?”

    “阁下,这个真不行,你我为陛下效力,哪里能……”

    “您拿着吧,这不是给您的,这是给我已故的老友的。”

    “这个……”

    “拿着吧。”老太公凭借老道的经验,成功送上了那个小盒子,然后边开门边说:“改天还请先生来家里面做客,我新弄来了上好的烟丝。”

    余涟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也是打心里瞧不起自己,明明知道国王的计划,这次就没忍住,为什么?

    然后,他打开盒子看了看那颗石头,确实漂亮。

    看了几眼,又默默等课好一会儿,他才离开这间屋子。
新书推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 长安不遗憾 神之子旁白的全本忘江山 汉道天下 妖孽王爷抢着喜当爹 邱宁佳人 亮剑之军工系统 隋末我称王 大明扛把子 一起当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