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开始

开始

    有些人因为不能够直视血腥选择离开,有些人就喜欢暴力选择观战。

    至于没有选择余地的灰色老鼠们,他们的命运就是抵抗。

    骑兵终于消停了,耀武扬威的马蹄离开对这群灰色的甚至没有任何颜色的人来说,算是最好的结果,他们害怕马匹高高扬起。

    那些令他们恐惧的,想要摆脱的马自两侧的闸门离开,每个人都有了一点小小的惬意,这群马不再可能回来了。

    红色的步兵有一个指挥官,他指挥着步兵装弹,那一列列的红色掏出来火焰壶。

    眼前的场景让灰色中的一个人脊背发凉,时间仿佛回到了几个星期之前,那一天,他和好多人面对的也是同样的境遇。

    步兵射击,步兵后退,骑兵突袭侧翼,我们撤退,另一队骑兵杀出。

    士气低迷,军心大乱,围杀,将军!

    “第七野战军的炮兵,第三近卫步兵团的排枪,第四近卫骑兵团的突击……”

    这个人带着失落像是在自言自语。

    旁边没有人理会,一个个神情恍惚,仿佛接下来的事情早已经跟自己无关。

    这人还在念叨:“没有炮,枪少,这次能打!”

    “妈的!给老子闭嘴!”

    厌烦到了极致的人终于忍无可忍,可这种愤怒甚至没有抬起头,这句话完全是低着头讲出来的。

    碎碎念的家伙名字叫左蓝,是没有颜色的人其中一员,他同样低着头声音传给所有同类:“我们是演员,我们在给他们表演大决战。”

    没人应声,只有几颗脑袋猛的抬头望向四周,又很快低下来,好像是在惧怕。

    红衣指挥官扬起军刀高喊:“第一排!向前!”

    听到命令的方阵走出了第一排的士兵。

    “停!”

    这排士兵停下。

    “准备!”

    士兵整整齐齐地抬枪。

    “瞄准!”

    士兵不动。

    “射击!”

    清脆迷人的排枪射出,一阵白茫茫的烟雾腾起,子弹呼啸着飞出枪膛,带着各不相同的弧线击中了它们的目标。

    可怜灰色还没动静便已经躺下了数人,哀嚎声遍地都是,没被击中致命要害的人躺在地上来回滚动。

    射击的一方由于隔着烟雾,根本不知道对面发生了什么,相对于另外一方又完全不同。

    无数人被眼前的惨状震得头皮发麻,死亡的威胁让还活着的人四散奔逃,甚至有人跪下对着看台求饶。

    可看台上的人根本不予理会,纷纷指着跪下的人调笑,热血让所有人丧失理智。

    左蓝站在队伍中间位置,他亲眼目睹一个灵魂抱着另一个灵魂的腿,嘴里含糊不清的,手却抓得很紧很紧。

    现在,观众席终于不再打闹了,相比于下面,小打小闹似乎没什么意思。

    “进攻。”左蓝盯着烟雾来了一句,但附近太乱了,没有人听见。

    是,确实太乱了,叫的喊的骂的哭的,奔跑的求饶的,装死的失禁的,反正每一个消停的。

    就连自保用的武器也是满地丢。

    远处,国王的看台下面,矮小的商人呜朋一拳砸向墙面,如同生气不争气的孩子一样低声喝道:“进攻啊蠢货!进攻!”

    他的声音压的很低,又被满场的嘈杂所淹没,也只有距离最近的人才可以听见。

    能和一个商人离得近的也只有另一个商人,没有贵族愿意和这两个人在一起。

    洛汗望着场内惊慌失措的灰老鼠们摇头。

    红衣指挥官面带不屑,他原本想用第一排士兵的排枪引诱对面进攻,然后指挥后方齐射,可现在看来,这根本用不到。

    于是,他毫不在意士兵们慢条斯理地重新装填,就等烟雾散去,接下来就是打兔子,甚至比打兔子还简单。

    如今,他等得有些烦躁了,这里比较封闭,今晚月亮很大很圆,风几乎没有,这让烟雾散去的慢些。

    另一边的左蓝突然暴起,揪住一个人的脖子吼叫:“别喊了!准备进攻!”

    然后又放开这个抓住那个:“进攻进攻,趁着还有烟,冲到他们面前。”

    “冲上去肉搏!肉搏!想死吗!”

    他能叫住一个是一个,而每每是叫住下一个的时候,上一个人又跑开了。

    正当他拼尽全力又无可奈何之际,有人跟在他身后说:“你这样不行,看老子的。”

    于是,这个家伙对着所有人扯着嗓子喊:“别乱!他们说了,只要这次咱们赢就放咱们回家!”

    “对!”左蓝心领神会,“想回家的都站住!打赢了就走!”

    这两句话有着明显的逻辑错误,杀了人家的人,人家怎么可能会让你们回去?

    不过,好在有效果,终于有人慢慢聚拢。

    左蓝身边那个抱头痛哭的男人一听这话,嘴里不听嘟囔回家这两个字,恐惧又兴奋地站起来。

    唯有那些跪地求饶的还算脑子清醒,这也让左蓝惆怅无比,人下贱到一定程度或者绝望的一定程度,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左蓝的第一个朋友高举砍刀,对着左蓝说:“指挥官,下命令吧!”

    同一时间,烟雾变得稀薄,对面又是一阵排枪,鲜活的生命再次倒下。

    左蓝也在第一时间按住了身边的两人。

    红衣指挥官无聊地挥手,命令士兵自由射击,于是士兵们各自为战,在烟雾后面放着枪。

    有单个开火的,也有四五个人排成一排依次射击以求火力持续,俨然成了战术演练。

    “趴下!都趴下!”左蓝疯狂指挥,头顶上呼啸而过的都是子弹。

    由于怎么着都是死,很多人也从慌乱中醒来,除了少数之外,所有人趴在地上。

    左蓝看着这群人的目光,在那绝望当中出现了愤怒,这正是他此刻最需要的。

    “听我命令,长矛在最前面,有刀的兄弟散开,拿盾的兄弟往两边趴。”

    这是主心骨的直接命令,竟然有好多人翻滚着去捡掉在地上的武器。

    至于另一边的步兵,正对着完全看不见的目标打着玩,甚至还会做出无比专业的动作给观众们看。

    由于射击没停,那白茫茫的烟雾也一直没有散去。

    “停止射击!”红衣指挥官命令,他实在等不下去了。

    “作战队形!”

    士兵集合,列队三排。

    “前进!”

    长条的阵型齐步走,整齐划一,只不过一多半的士兵还没来得及重新装填。

    如果是一个谨慎的指挥官肯定会分小组作战,散兵出击,可先前的景象让人根本谨慎不起来。

    灰色老鼠在往前趴,观众们看在眼里,只不过都被整齐划一的步兵阵型吸引。

    懂战术的人自然看的明白,但也无可奈何,场内噪音太大,这也没办法提醒。

    你吼一嗓子,下面士兵还以为是在叫好。

    呜朋紧紧攥着拳头,死死瞪着场内,口中轻吐一句:“来了。”

    红衣指挥官仿佛看到朦胧的烟里有了黑色的人影,还没等到确认,一整排的长矛已经冲出了烟雾,矛头对准了整齐划一的步兵阵型。

    “开火!开火!”

    他焦急地吼道。

    其实用不到他指挥,士兵已经自发射击了,只不过枪声松散,命中率太低。

    倒有几个人中枪倒地,可这丝毫改变不了什么。

    长矛闪着光,直直怼了上去。

    步兵阵型被捅开,数不清的人被长矛刺穿向后倒退,连带着身后的同僚被撞到。

    完全乱了,被迫还击和躲避。

    那些想着躲开长矛阵的人只能选择往两边跑,却又遇上了包围过来的数面盾牌。

    “反击!反击!”

    指挥官无助地叫嚷,可他的兵失去了控制。

    左蓝的战士一往无前,长矛顶着对方一直后退,终于冲开了一个窟窿,紧接着,手持砍刀的灰色老鼠们嚎叫着杀上去。

    到处都是一对一、一对二甚至一个打四个。

    枪托砸下去,砍刀挥起来。
新书推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 长安不遗憾 神之子旁白的全本忘江山 汉道天下 妖孽王爷抢着喜当爹 邱宁佳人 亮剑之军工系统 隋末我称王 大明扛把子 一起当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