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您见过我爸爸吗

您见过我爸爸吗

    此情此景,余涟想放声大笑,他心里想着,自己终于能为自己的心上人做点什么。

    余涟是否深爱着贝拉无从知晓,但是,喜欢那肯定是很喜欢的,这种懵懂的心情源自于魅力,那一刻的贝拉,正正好好撞进了余涟那大到无边无际的心里。

    他欣喜异常却绷着脸,脑海里止不住的幻想,幻想自己深藏功与名,等到和贝拉结婚的那一天和盘托出。

    这种想法让他原本绷着的脸显露出了一丝丝笑纹出来。

    甚至于是靠别人拉了一把才回过神来,国王正在走下楼梯。

    国王握住权杖慢慢下楼,几乎每一步都要停顿一下才行,好有时间对楼下的所有人展现威仪。

    接下来国王要领着王后在这堆人里绕一个圈,最终再回到原点。

    期间,每一个在场的贵族都要伸出手来摸国王的袍子,一个在平民看来风光无限,在当事人眼中又十分无聊的工作。

    余涟是不能跟着一起走的,他必须停在楼梯口那里等待。

    说实话,今晚已经没有余涟什么事了,他得到准许,或者说他和他的同僚得到准许,要融入欢庆当中去。

    国王拉着王后的手迈出了第一步,也仅仅是这一步就让余涟嘴角抽动,因为在场的人里居然有人激动地哭了。

    这真不至于,介乎于是在演戏一样。

    余涟收拾收拾表情,幸好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个忤逆的微表情,再说了,管他呢。

    于是,他一边扫视现场一边心思飞到了不知哪里去了。

    那颗心一直在飞,慢慢离开了宫殿,仿佛见到了一颗颗明亮得不得了的星星以及布满全城的灯火,又仿佛飘过了草原,微风轻轻吹过。

    草原上的风慢慢变得剧烈起来,直到成了凄厉的哀嚎,将这颗心脏重新吹回了宫殿,吹到了余涟的胸口里面。

    他看见一个小小的不被察觉的身影跟在国王以及王后走过的地板上,好奇地昂着头去打量,然后逐渐接近前面的两个人。

    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小女孩的衣服不太合身,好像是才换过的。

    余涟那颗心怦怦跳,这小孩不是贝蒙先生家的小女儿吗?她怎么进来的?

    贝基天真无邪的模样,她是来找自己爸爸的,可实在有太多人了,根本找不到自己爸爸在哪里,于是这才打算问一问,可每一个人搭理自己,而刚刚好,她把目标又对准了最不应该对准的人。

    贝基快跑几步拉住了王后的裙子。

    然后,全场人统一停止,整个宫殿里鸦雀无声,随后就是一连串的吸气。

    余涟整个人都傻了,连连跑过去打算把贝基拽到一边去。

    不仅如此,王后也一样,她随即扭头面带惊讶,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正奇怪着的国王发现拉着手的王后不动了,也是纳闷,跟着往后面看。

    “您好,请问您见到我的爸爸了吗?”这是贝基问的,嗓音充满着无助和大无畏。

    不动,所有人静默,又马上响起了嗡嗡声,各自品头论足,更有甚者以某种诧异的目光注视着贝蒙。

    贝蒙死的心都有了,正准备冲出去认罪,就听那边女儿又说:“没见过吗?您为什么不回答我?我爸爸整天都会说国王万岁的,您一定听说过。”

    这算是天真无邪?可这孩子已经十岁了,也许是长期的缺乏社交导致的,因为她还没到社交的年龄。

    贝蒙才迈出的脚步停下了,要不再听孩子说几句?

    至于年轻的国王,在开始的失神后马上反应过来,先是将权杖交给王后,再整个身子蹲下,用一种年轻人不该有的佯装的慈祥说:“小姑娘,你可没告诉孤你父亲的名讳啊。”

    “哎呀,我忘了,对不起。”贝基小手敲了敲脑袋,随后追问:“我爸爸叫贝蒙,您认识吗?”

    年轻的国王听后哈哈大笑,不顾反抗抱起贝基,随后对着一屋子的贵族大声说话:“贝蒙阁下,你孩子找你。”

    国王笑了,周围一圈人多半跟着笑,另有一小部分不知所措。

    人群当中挤出来的贝蒙赶忙鞠躬,慌忙承认错误:“陛下,是我教女无方,希望没惊吓到您。”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就是演戏,国王都开心成那样了,谁还在乎这点小小的不守规矩。

    当然,国王被吓到了也是事实。

    “爸!”贝基激动万分,然后好像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张望着大眼睛几乎贴着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脸问:“陛下?您就是国王陛下吗?您比我想象的要年轻俊美,您竟然不是老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宫殿此起彼伏的吸气声,最后还是王后没忍住笑了。

    国王笑的更大声,他用力搂搂贝基,带着点调侃说:“孤可没那么大年纪,不过孤的爸爸的的确确是个老头子,比你父亲年龄还大嘞!”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国王非常有兴趣地提问。

    “我叫贝基。”

    “小贝基,孤已经把你父亲找到了,不过孤还有事情要做,你在这里随便玩吧。”国王说着放下了怀中的小女孩,又同时打量了这父女俩一通,尤其是在贝蒙身上停留了较长时间。

    接着奏乐接着走,国王继续他尚未完成的伟大事业。

    他的王后一边跟着一边强忍着不再笑出声。

    贝蒙也不能就这么把贝基带出去,毕竟国王已经下过命令了,随便玩。而且,最重要的,突然离场非常不敬。

    另一边,余涟给自己擦擦汗,也同样庆幸这件事有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两旁侍卫缓缓后退,如果在晚那么一小会儿,贝基就要被当成威胁国王人身安全的捣乱分子给抓起来。

    贝蒙十分严厉地看了女儿一眼,低声说道:“你就老老实实在我旁边跟着,那都不许去听到没有?”

    “知道了爸爸。”贝基点头,好像很是委屈,明明国王说过自己可以随便耍的,怎么到老爹这儿就变卦了。

    国王在贵族们的手掌中走完了路程,他带着人直接向宫殿外走去。

    接下来,会有一场角斗士们的厮杀和同步举行的授勋仪式,再然后才是晚宴。
新书推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 长安不遗憾 神之子旁白的全本忘江山 汉道天下 妖孽王爷抢着喜当爹 邱宁佳人 亮剑之军工系统 隋末我称王 大明扛把子 一起当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