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圈子

圈子

    “贝基!你真的是太失礼了……”

    贝基的妈妈无可奈何,那身新衣服整个皱巴巴的,鞋子还有裙角满是泥土,连那张小脸上也是脏兮兮的。

    几个女士对此惊讶万分,甚至于是惊恐异常,这在国王的宴会上实在不敢想象。

    妈妈只能教育两句:“我是不是说过不可以跑太远?必须要在我抬头能看到你的地方?”

    这次贝基很听话,委屈着小脸带着哭腔,哽咽着认错:“我错了,我再也不乱跑了。”

    那几位女士当真觉得这孩子听话,可在礼仪上需要加强教育,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

    不过贝基丝毫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过错,她那是给吓的。

    就刚刚,这个小孩就跟见了鬼一样乱跑,没跑几步还摔了一跤,然后爬起来继续跑。

    一路上引起了不少人侧目。

    看自己孩子这样,做母亲的也狠不下心来,拍打着孩子的后背准备带她去换一件新衣服,希望还能赶得上接下来的宴会。

    而这母女两人离开后,家里的男人也在宫廷内部焦虑着。

    贝蒙同几个贵族抽着烟聚在一起,这座从内部看都觉得硕大无比的华丽宫殿内,有着好几个圈子。

    这些圈子组成的人员数量不一,职务上下不同,甚至性格都不一定一样。

    每一个圈子里都是几个或十几个关系相对紧密的人,或者说宫殿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关系紧密。

    贝蒙一边抽着烟一边听着周围这几个去说一些对的话。

    现在发言的是一位二等侯,他激情澎湃的激烈的言辞:“我们的陛下是多么辛苦,你们知不知道?反正我是听说过了,战争期间,陛下从来没有睡过觉。”

    “是啊,真的是太辛苦了。”

    周围一片附和的声音。

    听着二等侯继续说下去:“当然了,我们的军队也是好样的,他们的英勇也是促使这次胜利的关键原因。但是!军队也是咱们伟大的陛下所引导的不是吗?”

    “对!国王万岁!”

    又是附和,这是最正确的思维。

    然后,这位二等侯直接站到了桌子上大喊:“诸位,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说的太对了!”

    这次的回应不仅仅这个小圈子,几乎所有的圈子都在呐喊。

    贝蒙听着很不舒服,他在怀疑这群人是如何听到自己这边的声音的,或者说这群人只是单单的情绪高涨,无所谓是什么。

    最可能得解释,那就是大家都明白说了些什么。

    只不过贝蒙没那么大的兴致,他在反思余涟的警告。

    他的眼睛来回转了转,在那一个最小的圈子那边停下来,那里正是有两个商人的圈子。

    “贝蒙阁下?”

    有人突兀地问了一句,这句话提醒了贝蒙,他还在一场戏当中。

    贝蒙马上回过神来,寻找到了问话的人,是一个圈子里的三等侯。

    “嗯?”

    “阁下是没休息好吗?看您的状态一定是过于操劳了,这我不得不给您提一些建议。哪怕是为了咱们的国王陛下,您也应该注意身体。”

    这位三等侯很是羡慕,好像是悔恨他自己没这样的疲惫。

    “是啊是啊,最近实在太累了。”贝蒙随口回应一句,他略微思索一下马上又脱口问道:“诸位,听说陛下邀请了两个自由民来这里,有这种事吗?”

    此话一出,周围情绪明显不对劲,圈子里的几个人面带不屑的神色。

    先前说话的二等侯冷哼一声说:“一定是有人向陛下说了些胡话,让陛下不得不叫这种人来。我都能感受到陛下的无可奈何,毕竟咱们陛下是仁慈的,绝对不会拒绝别人提议,他,他就像一个父亲一样……”

    二等侯快要哭出来了。

    贝蒙经过慎重的逻辑分析,认为这句话不太正确,毕竟这位二等侯已经五十多岁了,而国王陛下由于刚刚上任几年,也只是二十六岁。

    这样明目张胆地认爹不太合适。

    有好多人和贝蒙想法一致,脸上阴晴不定。

    至于认爹的二等侯也是注意到了,他赶忙替自己解释:“陛下就像一个总是爱惜自己任性孩子的父亲,他仁慈又善良。”

    他其实就是想说国王心肠软,心地善良之类的,可听起来就是不对劲。

    在尴尬之际,余涟不知道在哪里杀了进来,凑到这个圈子里,他一进来就被诡异的氛围弄蒙了,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突然宫殿另一边又有人站上了桌子大声吼:“诸位!我说的对不对!”

    “对!”

    整个宫殿都在附和,声音大到仿佛要拆了宫殿一样。

    吵闹过后,各个圈子继续自己的话题。

    余涟对几个人说:“几位应该四处走走,多去和其他人分享下你们的高见。”

    “是余涟先生啊!您说的真是太对了。”

    圈子里这些人点头,然后分开混进了其他圈子。

    贝蒙先是愣在了原地,随后想了想,端起了酒杯走向了那边商人的小小圈子。

    余涟看贝蒙走了,稍微松了口气,紧接着上了拐角的楼梯。

    商人所在的圈子实在是小,小到也只有六个人围着,这次猛一下变成了七个人。

    两个穿着明显和周围人不一样的家伙喜气洋洋的,激动万分地笑,手都有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贝蒙能够看出来,这两个自由民的穿着明显是像贵族们学习的,可有些东西他们是不能够穿的,所以尽管相像但还是不一样。

    他上下打量着这两个人,虽然两个人都在谄媚地笑,可依旧能看出来不同。

    其中一个给人一种聪慧的正直相,另一个就像个老鼠样机灵狡猾。

    老鼠相的商人忙问:“您是二等侯贝蒙阁下吧?我特别高兴能在宴会上见到您。”

    他很激动,那种热情扑面而来。

    贝蒙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伸出手和这人握手,只不过他是一只手,而对方是两只手紧紧握了上来。

    随后,这人握着两只手说:“我叫呜朋,您好,贝蒙阁下。”

    贝蒙轻轻点头,越是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来,他有点厌恶这样的低眉顺眼。

    但礼节不能少,又和另一个握手。

    那个高大些的商人吝啬地伸出一只手,虽然样子也是激动,可完全不像那种过于谄媚,反而像是某种胜利。

    这让贝蒙意外,又认为对方没给自己应有的尊重。

    那人自我介绍:“您好阁下,我是……”

    他话没说完,整个宫殿都疯了,到处都是欢呼,所有人的目光带着敬畏往楼上看去。

    在快要十米高的二楼平台上,衣着华贵的年轻国王和自己的王妃站在一起,攥着一柄金灿灿的手杖向楼下挥手。

    楼下这群贵族都要哭了,这些人激动异常。

    国王的眼睛扫视着楼下,在商人那里略微停了停,又收回目光接着挥手。

    这一瞬间的停顿贝蒙捕捉到了,他问还握着手的高大商人:“您的名字是?”

    “阁下,我叫洛汗。”
新书推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 长安不遗憾 神之子旁白的全本忘江山 汉道天下 妖孽王爷抢着喜当爹 邱宁佳人 亮剑之军工系统 隋末我称王 大明扛把子 一起当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