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星星

星星

    贝蒙应该庆幸自己管辖的范围内有商人在经营,这使得辖区内吸引了不少人居住,国家是按照统计的人数收取税务的,那更符合曾经的国情。

    有的辖区人多了,自然贵族有钱。有多就有少,少了的辖区贵族会慢慢变得贫困,奢靡的生活态度与日渐减少的个人收入起了矛盾,只能通过变卖庄园维持依旧奢靡的生活。

    可到底他还算一个合格的贵族,把尊严和威望看的比什么都重要,那神圣又不可侵犯的等级观念牢不可破。

    当然,这段小插曲对贝基的未来无比重要,可在贝基眼里,这和即将到来的宴会比起来算不得什么,根本无足轻重,她只知道余涟还没送到地方就离开了,有失风度。

    贝蒙依旧在思考,事情往他从未想到过的方向在发展着。

    马车还是前进,等距离王宫约一千米左右停下,在这里,有国王卫队的岗哨。

    年轻的军官拦下马车,他身后几个卫队士兵很是悠闲,靠在搭建好的亭子边上似乎在聊天。

    士兵中的好几个看到有马车来了,仰着头去看马车掀开的车帘后面,随后失望的摇头,继续他们的聊天。

    这让贝基很不高兴,难道妇女和孩子就不应该得到应有的关注吗?

    “是您啊,贝蒙先生!”

    军官热情地打着招呼,很是随意地扫了一眼车内,没再多任何多余的盘查,挥手放行。

    贝蒙点头,放下帘子,马车又一次摇晃起来。

    从这里开始,道路两旁明亮起来,两侧的灯高高挂着,自岗亭开始分割成截然不同的风景。

    贝基欢快地数起了路边的灯,一个接着一个,在第五十个结束。

    才被抱下马车,两旁最角落的乐师们已经开始演奏,他们早早准备完毕,只要宾客一下车就开始,宾客离开再停下。

    这些乐师是贝基非常不理解的问题之一,为什么自己明明要学琴,父亲却不允许自己上台演奏,很矛盾,很摸不着头脑。

    好几个人一下子围住了这家子,男人们亲切的握手拥抱,寒暄着往前走,一直隐没在王宫的正门里。

    贝基想了想,那么,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办?

    好像现在没什么她必须去做的事,也没了非得跟着的人,她强烈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自由了。

    随即,她睁着那双眼睛紧紧盯着妈妈,介乎哀求的小眼神一闪一闪的。

    她母亲自然不会同意,只不过今天例外,有几个女士已经朝这边过来了。

    于是,母亲蹲下来认真且严肃地说:“去吧,但是别跑太远,你必须保证随时能够看到我,也必须让我随时能找到你。”

    “没问题!”

    贝基跳起来跑了,而且跑得很快。

    等到她妈妈终于有空闲想起这个女儿的时候,贝基已经跑没影了。

    如果在城堡上方去看,会看到一个小小的影子肆意地穿梭,她被灯光投射到地面的黑影,时而隐没在一片漆黑中,时而被拉得老长,又时而成了一个椭圆形的圈。

    小女孩在王宫外面来回折腾了好久,即使往一个方向一直跑,她也没能离开王宫。

    精力旺盛的女孩可算消停了,她完全迷失了方向,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离开了喧闹,到了一个说不清楚是干什么的地方,但看上去是一个花园。

    以贝基为分界线,她的身后是无数的灯光和被照耀模糊的男男女女,前面是隐秘看不见尽头的漆黑花园。

    时间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她没想现在就回去,好不容易能出来疯玩一次,不能就这么亏了。

    并且,黑漆漆的花园怎么看怎么是一个探险的好去处,所以,她大着胆子往深处走。

    当第一脚踏入花园的地面,这个小女孩马上后悔了,地面十分泥泞,新鞋子很无奈的淹没掉了,这一刻,她想着要不这么算了吧。

    同时,她听见了细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因为有过被教育的经历,这使得贝基不再顾忌什么泥泞,慌忙躲进了花丛里面,小小的身子在蹲下来后刚好被花盖住。

    她就这样躲在里面,又刺激有紧张,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逐渐的,随着脚步声的接近,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也来了,透过花丛,亮光依稀可见,那是火把的光芒。

    躲在黑暗处的贝基很清楚看见来的是一队卫兵,领头的几个举着火把,后面跟着的各自提着几个木桶,身上统一背着步枪。

    贝基的小心脏怦怦乱跳,她的视线慢慢越过卫兵的脸,注视到了夜空,眼睛开始飘散。

    今晚的月亮特别圆,就连天上的星星也是明亮动人,月亮撒下来的辉光看上去就有种莫名的寒意,非常的冷。

    这队卫兵丝毫没注意到距离仅仅几步的小女孩,坦然地离开。

    而贝基却没能从漫天的星光当中回过神来,她总觉得今晚的星星很特别,仿佛冥冥之中都要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似的。

    卫兵终于走远了,贝基缓缓回过神来,匆匆忙忙离开了自己的藏身之处,然后,鬼使神差地跟在这队卫兵后面,让这一次的冒险变得更加刺激些。

    为了以防万一,她还很聪明地脱掉了鞋子,赤着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这样不仅可以降低声音,也好摆脱鞋子上的泥土。

    但是,地面真的很凉,和家里的厚厚地毯完全两个样子。

    卫兵没注意到后面这个小小的跟踪者,依旧往前走。

    他们绕过了花园,终于在一处石头砌成的地面上停了下来。

    这个地方明显比其他位置要高一些,围着地面形成了一个大的包围圈,然后又有铁栅栏做成了一个接一个的方形孔,那是王宫排水用的。

    卫兵停在了那里,领头的那个用火把贴近孔位向里面照,口中烦躁地嚷嚷:“开饭了,开饭了。”

    他喊的地方没有一点回应,这让他很是恼火,抓过后面卫兵的桶往里面倒了些东西。

    贝基有些不解,那些看上去像是剩饭的垃圾就这么给倒了,是里面养了什么动物吗?

    卫兵发泄似的倾倒了半桶后,使劲对着铁栅栏踹了一脚,随后走向了下一个。

    这次,他同样是拿着火把探照,在才及自己小腿高的栅栏后面有一个人,那个人脸几乎贴着栅栏。

    贝基惊呆了,被眼前不可理喻的一幕下了个半死,差一点惊叫出声。

    那个栅栏后面的脑袋是个分不出年龄的人,长长的头发披散着,脸上充满了污秽。

    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火把的亮光,第一时间锁定到了贝基身上,然后是鬼一样的恐惧笑容。

    很难想象他能在黑夜中看清跟在后面的小女孩。

    贝基实在忍不住了,她惊叫一声,转身就跑。
新书推荐: 大唐:开局错认李世民当爹 长安不遗憾 神之子旁白的全本忘江山 汉道天下 妖孽王爷抢着喜当爹 邱宁佳人 亮剑之军工系统 隋末我称王 大明扛把子 一起当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