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震颤

震颤

    普森军刀树立,卫队戛然停住,这群年轻的小伙子们唱起了响亮的胜利歌,在歌唱到一半时,队伍重新开拔,像这种阅兵仪式一样的行进,今天还不知道有多少。

    但可以肯定,除了国王身边留守的一部分卫兵之外,整个王城的所有部队都会分批次在城市里走过去,一切都是为了庆祝胜利。

    骑兵、步兵、炮兵、辎重兵、卫队还有帮助军队挖掘战壕的志愿者。

    贝基认为战争一定是特别浪漫的,因为她看到的所有士兵衣着干净、整齐划一,每个人脸上全都是灿烂的笑容,闪着寒光的刺刀在背后的步枪上明晃晃的,各种角度去折射阳光。

    她还想接着看,费先生已然来通知自己要出门了。

    贝基的最后一眼留恋送给了楼下,那个刚跑出门去狂欢的姐姐。

    费先生没有从正门走,一老一小两个人穿过花园,这样就可以避开熙熙攘攘的主街道,可以节省很多时间。毕竟在主街道上不可能走快一些,而且不能乘坐马车。

    马夫已经套好了马,恭迎管家和小姐上车去,继而催马前行,木质的用铁加固的车轮发出一阵阵咕嘟声响。

    隔着老远,贝基都能闻到马夫身上的酒气。

    这条路原来是有人走的,只是因为今天情况特殊,所以很清净,饶是如此,车夫赶马的速度也不是很快,足够平稳就行。

    贝基撩开帘子张望,出神地去看这些街道和周遭的建筑,心思早已经飞出很远很远。

    她在想象穿上小礼服的样子,会不会像一个公主那样。

    空气中气味很浓烈,好像是烧焦的气味,那些飞溅起来的尘土特别令人神往,被太阳一照像是在发光,类似于……

    类似于什么,贝基也形容不出来,她只是一直看这些司空见惯的事物出神。

    马车突然停了,拉车的马嘶鸣一声。

    “怎么回事!”费先生被闪了一下,差点跌下去。

    在贝基看不到的正前方,马夫解释说:“前面堵住了,咱们过不去的。”

    这个马夫肯定喝大了,醉醺醺的刹车都不利索。

    费先生掀开帘子,他到底要看看外面是怎么个情况,贝基也好奇地去打量。

    就在街口那里有东西堵住了街道,那是一门掉了一个轮子的大炮,炮身子整个侧翻,炮口斜着插在路面上头,用来拉炮的马也因为不用工作了站在原地偷闲。

    贝基兴奋地对着那匹马挥手,只不过马没有兴趣搭理她,吸了吸鼻子又喷出了一口气出来,紧接着别过头去。

    翻倒的大炮旁只有两个士兵在那里看守,因为闲来无事,这两位就坐在炮管上抽烟。

    费先生先一步下了马车,随后伸出手请自己家小姐下车,他抱怨道:“这群小鬼!希望我们不会因此迟到才好。”

    贝基很想自己跳下去,可是这根本不可能,费先生绝对不会允许的,也就只能任由对方抱下去。

    双脚贴上地面,这一大一小再次徒步前行。

    这门炮果然够大,贝基惊喜地发现,她还没有轮子那么高,天知道这一炮下去威力会多么大。

    等越过了街口,原来后面还有另一辆马车,马车没有棚子,上面摆放着一堆堆的绿色木头箱子,这里没有士兵看守。也许原来是有的,只不过后来跑到前面抽烟去了。

    费先生明显加快了速度,他害怕时间不够用的。

    贝基也只能被迫跟着,完全没时间思考路边的那些新奇的司空见惯的事物。

    接着再往前,慢慢的有了更多的人,但这条路距离目的地最近,费先生拉着贝基躲在人群里面穿行。

    但贝基发现了不同,这里的人衣着可没自己那样华丽,但依旧得体。

    两个人有了一段时间,人群爆发出一阵轰响,有金属相互撞击的声音此起彼伏。

    人们变得异常拥挤,某一刻,贝基和费先生分开了,他们中间挤进了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一大波人。

    “费先生?”贝基仔细寻找,出了人墙之外根本找不到。

    人们互相拥挤,金属撞击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越来越频繁。

    一个小女孩是很柔弱的,她不得不通过躲避的方式避免伤害,但还是被越挤越靠前,最终她竟然到了人群的最前方。

    等到了这里,贝基已经不可能再次后退了,只能被迫往前,也就此时,贝基终于知道了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了。

    一队骑兵分列两侧,骑着大马耀武扬威,手上统一拎着马鞭子。

    在两侧的骑兵中,有那么一条衣衫褴褛的人线。

    贝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他们衣服都是没有颜色的,而且有不少地方甚至遮挡不住皮肤,头发也没打理过,胡乱地遮挡着脸,看不出表情和眼神。

    最令贝基不解的还有这些人身上特别脏,周身上下都是泥土,散发着恶心人的臭味。

    金属的碰撞声源自于这些人手上和脚上的铁链,他们根本没有穿鞋,赤着脚踩在冰冷的路面上。

    他们中哪个是男人哪个是女人?还是根本没有性别的?

    贝基开始胡思乱想,也忘记了此时正处于危险当中。

    “去死吧!”

    不知哪里来的一声怒喝,一块石头飞出去,准确无误地砸在其中一个人的头上,那个被砸中的人被砸躺在地上,几个呼吸后献血顺着头发流了出来。

    周围人齐声欢呼。

    骑兵像是受到了鼓舞般,扬起马鞭对准倒在地上的那人抽下去,一下、两下、三下……

    一边抽嘴里一边斥责:“滚起来!你这个混账的反叛者!”

    贝基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的血,她完全被吓坏了,忘记了要用手挡住眼睛,每一鞭子下去都是一条长长的血痕,血液由鲜红色渐渐混着泥土成了暗红色。

    小女孩鬼叫一声,又马上被欢呼声所掩盖。

    平日里所学到的高贵和善良无影无踪了,丝毫看不到一点痕迹。

    那个被抽打的人没了生气,施暴的骑兵也没了继续打下去的兴趣,他翻身下马,用一根绳子绑在被打的人身上。

    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贝基显然意识到了,她由衷觉得恐惧。

    然而,就在那个骑兵准备上马的时候,一个破衣烂衫的家伙冲上前去,用两手之间绑着的铁链套住了骑兵的脖子,接着用力把骑兵拽了下来。

    随即观望的人群炸开了,众人惊恐地往后退,好像怕这个暴徒会伤害到他们一样。

    在那个人收紧铁链的一瞬间,贝基第一次看清了这种人的脸。

    晦涩的面庞和仿佛燃烧着火焰的眼睛。

    在那一瞬间,贝基不相信那会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表情,她的心脏被震颤地直发抖。

    但随后一声枪响,距离最近的骑兵战友一枪命中了那人的脑袋。

    差点断了气的骑兵怒不可遏,挣扎着站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拔出短枪,照着已经没了生气的人开了一枪。

    再然后,骑兵骂骂咧咧地上了马。

    人潮再次聚集,爆发出愤怒的疯狂。
新书推荐: 三国之极品富二代 启禀王爷:王妃又在装柔弱了! 大秦:公子丹,镇守边关八年 只想做你的将军夫人 抗战之铁血战神 三国之乱世由我改写 医世帝妃 全民领主:开局超级农民 三国之开局抢走甄姬 崛起异界之我有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