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关于爱情

关于爱情

    贝蒙送余涟离开,这场压抑感极强的早餐算是结束,贝基几乎蹦跳着拉住姐姐的手腕摇晃起来,因为她只能够得到手腕而已。

    她警惕着看向费先生,准备抢先一步拉着姐姐离开。

    费先生向前走一步,贝基就要后退一步,一旁的夫人发出了命令:“今天先停一次吧,您带我的孩子去取一下裁缝做出来的衣服,可以吗?费先生。”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夫人,琴艺课还是要上的。”

    费先生语气坚定,丝毫不打算退让。

    枯燥无味的琴艺课是贝基所讨厌的所有东西里的一种,她讨厌任何限制自由的课程,每天手指都会疼,最初的几次上课,手指头磨出了血,就算这样,费先生依旧坚持。所以,即使有贝基妈妈的命令,费先生也不打算执行。

    费先生认为,拥有良好的家教是区别一个贵族和普通人的关键,贝基必须要在自己的督促下超越同龄的所有孩子,以更好的和自己以及仆人们区别开来。

    贝基妈妈有种被冒犯到的感觉,再次重申一次:“我觉得完全可以停一天,毕竟我的孩子非常聪明,学的非常快,她不必像其他同龄孩子们一样刻苦,您觉得对吗?”

    对于贝基来说,妈妈就像自己的神,带来神圣的口谕,拯救自己脱离苦海,也就越发期待着望着费先生,祈祷这位管家可以让步。

    费先生没说话,脸上充满不悦和欣喜,不悦是因为今天他已经不可能再强硬下去了,欣喜的是得到了夫人的夸赞,毕竟贝基的学习速度一定是和自己的督促有莫大的关系。

    只有贝拉一边坏笑,能看到童年时的悲惨经历在其他人身上重演一次,这种感觉无比良好。

    终于,费先生松口了,他点头说:“好吧,就听夫人您的,不过,明天的课程要延长。”

    “当然可以。”妈妈说了早餐上的最后一句话起身离开。

    贝基很高兴,她自动略过了最后那一句话,只要今天可以玩,谁会去在意明天或者后天会发生什么?

    她赶忙用尽全力拉姐姐跑出餐厅,临走时语速飞快地说:“费先生,我收拾一下就过来。”

    姐妹两个一前一后,等到了正门前又停下,她们只差一步就要进入大厅。

    贝基伸头出去看,发现自己父亲正和余涟交谈着什么事情,因为距离太远了也听不见,只不过能发现余涟会似有似无地朝这边飞速扫视。

    某一刻,余涟扫视到了墙下那个小小的脑袋,只一眼便赶紧收回,顺便挺了挺胸膛。

    这种小动作让贝基完全来了兴致,马上收回视线对姐姐说:“哎,姐,那家伙还没走呢,你说他是不是在等你啊?你要不要去送送?”

    “不要,我才不去,再让他误会出什么事情那就不好了。”贝拉摇头否决,转身准备离开,顺便拖走了贝基。

    不得不说贝拉声音很好听,小小的贝基一直渴望拥有自己姐姐的嗓音。

    至于,余涟,他挺直的腰杆一点作用没有,最终也是告辞离开。

    这姐妹两个兜了一个圈子可算是回了房间,这是贝基的那间屋子,里面的枕头没有了,被褥之类的也没了,只剩下厚厚的床垫。

    贝拉抱起妹妹安置在椅子上,板着脸似有威胁的味道,看的贝基直笑。

    “别笑了。”贝拉严厉地说,“以后你不能干预我的事情,听清楚没有?”

    她越是刻意的装出严厉,贝基就笑的越是开心,于是,贝拉一边继续威胁一边给贝基挠痒。

    “还笑,你还笑……”

    几下过去,贝基终于投降了,以一种求饶的语气回答:“姐姐我错了,别挠了……”

    贝拉停下手,坐在床垫上,微笑着去看自己的妹妹。

    万万没想到,贝基又开口询问起来:“为什么啊?我看余涟挺喜欢你的?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嫌弃人家长得不好看?”

    “不是!”贝拉马上否决,贵族家庭的女性是绝对不能说出这种话来的,男性们可以去评判女性的样貌,但是女性不能说男人的外表,只能谈家庭和能力。

    贝基又是我懂的那种表情,这让贝拉无比恼火。

    所以,贝拉开始解释:“我要找的男人一定要仪表堂堂,不是说长相!单单是给人的感觉一定要这样。家庭的话差不多就行,不用身份多高贵。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贝基摇头。

    “一定要有安全感,要非常勇敢,而且一定要爱我才行。”

    “难道余涟不爱你吗?我知道了,他不够高大对吧?”

    “你不懂。”

    “好吧,我不懂,反正在这个家里我就是什么都不懂。”贝基苦着脸,说实话,她也不太喜欢余涟,倒不是那种不喜欢,余涟给她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问题是自己已经出了这么大的力气了,这个余涟从来就没正眼看过自己,哪怕买一件小礼物呢?这样自己才会有动力去撮合你们啊。

    这个家伙真不懂事。

    贝基恨恨地想,她一点也不为自己的想法心生恐惧,反而认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贝拉揉着妹妹的头发安慰:“哪有啊,我们贝基最聪明了,她什么都懂,是别人有眼无珠。”

    此话一出,贝基心情好了许多,她左右晃荡头来躲避那只揉着自己头发的手,但是这不可能。于是,她跳下椅子来,小跑几步拉开了衣柜的门,那里面是琳琅满目的各式服装。

    有出行的服装也有参加宴会的装束,这些都不重要,她想也没想随便挑出来一件换上,对着镜子来回大量,感觉差不多就可以。

    姐姐贝拉非常不满意,正想着过去帮忙,外面又是一阵喧哗。

    她快步走向窗口,在下面的街道上,又是一队士兵经过,这队士兵服装整洁,身上还搭着一条红黄色的丝带,背上竖着步枪,左手搭在腰间的刀柄上头。

    国王卫队每一次经过都会让附近的人驻足观看,这支队伍当真是威风凛凛。

    贝拉看着队伍最首的那个青年出神,青年走在最前面接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手一挥拔出了长刀呐喊一声。

    人群疯了,山呼海啸。

    “是普森唉!”

    不知在哪里冒出来的贝基吓了出神的女孩一跳。

    随后贝基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坏笑道:“我知道了姐姐,高大威猛,英勇帅气。”

    能进入国王卫队是很不容易的,第一条就是必须是贵族,然后五官相貌都要有标准,为的就是让国王陛下脸上有光。

    “小屁孩!”贝拉恼怒着说道,再看了一眼窗下后依依不舍地离开。
新书推荐: 三国之极品富二代 启禀王爷:王妃又在装柔弱了! 大秦:公子丹,镇守边关八年 只想做你的将军夫人 抗战之铁血战神 三国之乱世由我改写 医世帝妃 全民领主:开局超级农民 三国之开局抢走甄姬 崛起异界之我有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