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高贵 > 余涟

余涟

    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贝基还搞不懂这群人到底在欢呼什么东西,在小小的印象里,只有聚会上有人做出了合乎大家心理的演讲才会听到这种欢呼声,可如今明显不算是。

    行刑结束的士兵统一号令,退出子弹,步枪上肩,齐步向前迈出,然后整齐转向离开。

    正步走出去没多久,那些观望着的潮水涌向了他们,士兵们也自由了起来,与相熟识的人拥抱。

    还有几个干脆摘下军帽,扣在随行人随便什么人的头上。

    这一切和贝基暂时没什么关系,她已经进了餐厅,然后怔怔地注视着父亲那张板成了木头的脸,显然不太开心。只有费先生领会到了想法,赶紧关上了门,这样外面的嘈杂就不至于传播进屋子里了。

    她爹极其昏暗的眼睛有某种深邃的黑色,这让餐桌上所有人不敢开口,平日里,贝基和她的父亲交流很少很少。今天又像往常一样怯生生找到自己的位置,慢慢系上餐巾,然后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没有哪家人的早餐会如此压抑,父女两个好像还不认识。

    这不像早餐,更像是一场仪式。

    贝基低着头把玩着自己的裙子,这是她每次感到压抑或者无聊甚至害羞的时候经常有的小动作。

    杵在角落里的琴手波动琴弦,这场仪式终于算是开始了。

    她老爹贝蒙有条不紊地进餐,一家人紧随其后。费先生就在那里站着,因为早餐结束后,这一桌子剩下的吃食,他要拿进厨房,当做仆人们的午餐。

    贝蒙吃东西很快,等吃差不多了便点燃了一根香烟,深邃的眼睛看,嘴里一口一口吸进去吐出来。

    烟雾缭绕,一家人根本吃不下去,就围着餐桌干坐着,贝基又玩弄起了裙子。

    某一刻,门被敲了三下,一个仆人走进来在戴先生耳边低语,紧接着退出去。而费先生则站直了身子恭敬至极地说:“先生,余涟先生求见,他在外面。”

    “让他进来吧。”

    贝蒙吩咐,整个人完全换了个形象,身子也跟着正了正,香烟随便地丢开。

    很快,费先生引着一位青年走进了餐厅,他一直背着一只手,优雅地走在这个青年的左前方引路。

    进来的青年衣着得体,长得并不算多么好看,也就算是普通,这个人就是余涟,贝基知道他。

    余涟向贝蒙鞠躬说:“先生,这个时间来打扰您和您的家人实在抱歉,但我带来了国王陛下的通告,我认为就算再不守规矩,也要把这份通告给您送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这个余涟的眼角看似无意的瞥到了这家的大女儿贝拉身上,但也仅仅是一眼,那个眼神很快得逞一般收了回去。

    贝基是唯一抓住这个瞬间的人,这件事她是有数的,这余涟自从第一次拜访自己父亲后,隔三差五就会找个理由再来一次,而余涟第一次来的时候,刚好撞见了准备出门的贝拉。

    那一天的贝拉是要去参加聚会的,所以打扮得尤为漂亮。

    也是那一天后,余涟便和贝蒙有了很多联系,不管事业上的还是私人的。偶尔他得到了上好的烟丝拿过来孝敬,偶尔是有什么重要的公务,或者是人已经到了但忘记了要带过来的文件之类的,闲聊过后发誓明天一定给送过来。

    “哦,那是一定的,毕竟任何事都不能比得上我们伟大的陛下。”贝蒙笑着接过了那份通告,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笑起来,不得不说笑起来确实不好看,皱纹快要挤在一起了。

    贝蒙仅仅看了第一行字后就立刻招呼余涟坐下,然后念叨着读起了通告。

    余涟就坐在贝基旁边,费先生也在同一时间放上了一副餐具。

    身边有这么一个人,让贝基有了很浓厚的兴趣,她开始小心翼翼偷偷观察,没想到这个家伙才坐下就又偷偷瞄了一眼自己的姐姐,不过人家也就敢这么看一眼罢了。

    只是,对这种爱恋,当然也不能称之为爱恋,自己姐姐贝拉完全知情,毕竟女人在这一方面感觉非常的准。为这件事,贝基曾经问过姐姐,为什么不给余涟一些机会。那次,贝拉说了真心话,她觉得和这个余涟性格不合,尤其是第一印象很差。

    当然,这都是私下里说的,贝拉对余涟还是挺彬彬有礼的,这可能是出于教养也可能是出于别的什么。

    “国王陛下万岁。”

    贝蒙读完了通告发出了他的感慨,接着对余涟表示感谢:“十分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宝贵的时间,这样我才能第一时间看到这则通告。”

    贝基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对余涟这般友好,难道国王说出来的话真就这样重要?

    记得余涟第一次来自己家的那天,自己老爹很是亲切地带着人家四处转悠,里里外外看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每每走进一个富丽堂皇的屋舍就要赞颂一句这都是国王的恩赐之类。

    “这是我分内的工作。”余涟站起来彬彬有礼地说,“相信您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但我不得不再告诉您一次,今晚在王宫有一场宴会,陛下命我来正式邀请您和您的家人,请您一家今晚务必参加晚宴。”

    贝蒙慌忙站起来陪着笑脸:“请您代我谢过陛下,我们家今天晚上一定准时到场。”

    两个男人相互握手,随后余涟说:“我还要去通知其他人,就不多待了,今晚请您准备好,我会来接您一家进入王宫。您不会介意吧?”

    说着,他又一次不小心地看了贝拉。

    贝蒙都快哭了,他被感动到了。

    仿佛只有贝基读懂了这个青年的小心思,这样人家就能名正言顺来看自己姐姐了。
新书推荐: 三国之极品富二代 启禀王爷:王妃又在装柔弱了! 大秦:公子丹,镇守边关八年 只想做你的将军夫人 抗战之铁血战神 三国之乱世由我改写 医世帝妃 全民领主:开局超级农民 三国之开局抢走甄姬 崛起异界之我有帝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