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千家峒 > 三十五

三十五

    对于奉晓红夫妇的不辞而别,赵莫玉一直弄不清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那个破绽让人识破。不过幸而自己表现得不卑不亢,认亲不成,别人也无可挑剔。不像别的冒认者,“狐狸打不着,反惹一身骚”。

    可是,开矿手续办成又被否决,赵莫玉心有不甘。

    她根据这几次到千家峒的经历,大致勾勒出饮马崖一带的草图,其中一块奇特的“童子石”引起了她的注意,难道说童子石的附近会有一个神秘的、尚不为人知的山洞?传说中的十二姓瑶族宝藏就藏在其中?

    就在赵莫玉开始研究那张饮马崖草图时,不知是疑神疑鬼还是神经过敏,她老是感觉到有一双神秘的眼睛正在密切地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这一天,唐婷要带团到韩国首尔,出门时忘了带她的宝贝化妆盒,让妈妈帮着送去机场。

    赵莫玉从店里赶回景园小区时很急,不但忘了关汽车门,进门时连房间门都没有拉上。突然,她感到有人进了自己的家,回头一看,是新来的小区大门看守老万头。

    “老万头呀,你吓了我一跳!”

    “赵老板,您的车门没关、房门也忘了锁,提醒你一下。”

    “谢谢,我马上就去机场。”

    “那好,我先帮你守着车子。”说着老万头退出家门。

    虽然人家是初来乍到,赵莫玉对老万头的印象很好。他是景园小区招来管杂务的,人很和善,手脚勤快,办事特别细心。平日里老万头也很愿意帮赵莫玉买这买那,渐渐的,两人熟悉起来。

    赵莫玉住在一楼,这段时间,只要她一进家,还是感觉窗外有双阴森森的眼睛窥视着自己。

    是色狼?是小偷?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加上受到过女儿曾被绑架的惊吓,于是加紧了防范,进家先必关门上锁,不是熟人绝不开门。

    幸好,一直平安无事。唐婷每次回到家里,她都要反复提醒女儿注意安全。

    宋小波终于从八桂大学毕业了。

    他想起一年前自己在车站的那窘态,那丑相,不免也深深的自我反省了一番。本来嘛,自己怎么可能跟得上盘馨竹的脚步?人家是展开翅膀飞的,自己是在地上慢慢爬的;人家是飞向深邃天空、另一片天地,自己像蜗牛一般在自己的三尺瓜棚上兜圈子。

    结论:对盘馨竹的感情毫无盼头!

    卢凤鸣死了,没有“情敌”了,宋小波把目标又转回到唐婷身上。

    这天,他打听到唐婷刚从韩国首尔带团回来,就买了大蛋糕和一大捧玫瑰花来到景园小区楼下,他想在唐婷的生日给她一个惊喜。

    瞧,美人儿拉着旅行箱从小区大门款款而来。

    “婷婷!”宋小波摇着手中玫瑰,迎了上去。

    “小波,你……干吗来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忘啦?我来为你过生日。”

    “谢谢。儿女的生日是母难日,我从来不喜欢过生日。”

    不想这句话触及到宋小波的痛处,他低下了头:“我知道,我妈妈为生我落下了残疾,你看不起我。”

    唐婷急了:“小波,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自己也努力了,读了大学,学了本事。可人生是要自己去珍惜的,靠老爸是没出息的,尽快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来才是正道。整天儿围着女孩子转,这算什么事?”

    有如打机关枪似地一古脑说完,唐婷头也不回地进了家门。

    “婷婷,我等着你!”执拗的宋小波一直站在赵莫玉家门口。

    老万头上前扳住宋小波的肩头,话语中显然带着嘲弄的口吻:“兄弟,软火了吧?因为你没种,所以硬不起。”

    宋小波愣了:“你什么意思?”

    老万头诡秘一笑:“没钱的男人,撩什么女人?”

    宋小波气得真想一头撞向老头,他咬着牙将蛋糕和花摔在地上,瞪着那双气红了的眼,转身走了。

    廖家豪突然又在桂林现身,原来他一直在找寻他们廖家的牛角节和追查钱万贯的下落。可是这位有黑社会背景的老大自从手下全军覆没后,如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了踪影。

    凭廖家豪的直觉,钱万贯还在桂林,只是不知躲在哪个阴暗角落窥视着。

    李敬尧听说廖家豪到了桂林,高兴地邀他到公司。他们分析,自从宾教授破解了牛角节上的女书文字后,牛角节上隐藏着藏宝图的猜想不攻自破,钱万豪的关注重点是不是早已转移了呢?

    这天夜里,赵莫玉正出神地研究着她自己草绘的“藏宝图”。

    唐婷带团出国不在家,她沉溺于藏宝图中,不知时间早晚。

    忽然,她“哈哈”一笑,似乎是在图中发现了什么。乐了一阵子,肚子咕咕叫,赵莫玉这才感觉到饥饿。她打开冰箱翻了一下,没什么可吃的,于是打电话让老万头帮买一份便当送来。

    她并不知道,此时老万头正在她的窗前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接到赵莫玉电话,老万头阴阴一笑,出小区大门去买了一份便当,来到赵莫玉家门前敲门。

    赵莫玉和往常一样,很信任地打开门,接过便当:“老万头,谢谢你。”

    可是,老万头突然露出凶相,将赵莫玉逼进家中,他反手关了房门并上了锁销。

    赵莫玉惊愕了:“老万头,你想干什么?”

    老万头阴险地笑道:“赵老板,你女儿身上的味道很诱人嘛。”

    赵莫玉呆住了,莫非眼前这个和善的老头竟是绑架自己女儿的罪犯?

    她一把揪住老万头:“你!你是绑架我女儿的凶手?你说,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老万头笑了笑:“别嚷嚷。你信不?我随时可以再将你女儿带走!啧啧,那漂亮妞确实能勾住男人的魂。不过,我和赵老板还有合作的可能对不对?要不然……嘻嘻,这位人见人爱的女孩子早就成我被窝里的小暖壶了。”他看着又气又羞的赵莫玉,悄悄地说,“赵老板,要不我们一同到千家峒寻宝,五五分成。”

    赵莫玉甩开老万头:“寻什么宝?我不感兴趣。”

    老万头拿起桌上的藏宝草图:“你不去?我就一个人独吞了啊。”

    赵莫玉扑过去欲抢:“还我的图来。”

    老万头顺势一把紧紧搂住赵莫玉,

    “赵老板,今晚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我要是不去呢?”

    老万头使劲收紧双臂,将赵莫柔软细嫩而富有弹性的身子勒得如粽子一般。赵莫玉顿时觉着一阵窒息,全身似乎一点儿也动弹不得了。

    “你不去?那我就不知道接下来我们会发生什么故事了。”

    半威逼半强迫,赵莫玉就这样被裹胁上她新买不久的“桑塔纳”轿车,直奔千家峒。

    老万头哪里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原来宋小波在唐婷那儿碰了软钉子,整天闷闷不乐。今天得知唐婷带团出去了,又受了那看大门老头的一肚子气,郁闷中溜达着到酒吧喝啤酒。

    廖家豪走进酒吧,也在吧台边坐了下来。

    “廖、廖家豪?我见过你。”醉眼惺忪的宋小波酒醉心明白,廖家豪救过唐婷,是自己敬重的武尚哲和李敬尧的好朋友。

    “你是宋老总的公子宋……?”

    “宋小波。来,来,来,今晚我请你喝,任你喝。”

    “你有心事想不开,出来喝闷酒?”

    “哼,狗眼看人低!”

    “你说谁!”

    “不是说你,廖大哥,我……‘最近比较烦’哪。”

    “有心事就说,廖大哥帮你。”

    “你帮不了,听我诉诉苦就好。”宋小波仗着几分醉意向廖家豪倾诉了自己的心事。说自己常到赵莫玉家去找唐婷,可唐婷似乎是有意地避着他。那位在小区看大门的老万头最不是个东西,他帮赵莫玉办这办那挺积极,对自己极不友好,真是“狗眼看人低”。

    宋小波斜着眼儿,用那捋不太直的舌头,含混不清地学着老万头的语气和神态:“他说我什么?‘兄弟,软火了吧?你没种,所以硬不起。没钱的男人,撩什么女人?’”

    “老万头是这样说的?”宋小波的学舌引起了廖家豪的注意。他详细问了老万头的相貌,直觉告诉他,老万头就是钱万豪!

    事不宜迟,廖家豪丢下宋小波,立即赶到景园小区去探真假。

    真是“无巧不成书”,廖家豪一到景园小区,刚巧碰到帮赵莫玉买便当回来的老万头。刹那间他觉得此人很面熟,既像又不像那钱万贯。

    终于,钱万贯逗鸟时用食指顺手抠抠太阳穴的习惯动作让他想起来了:这个老万头正是他苦苦找寻的钱万贯!

    不多时,他看见钱万贯和一女人出门,上车绝尘而去。

    事不宜迟,廖家豪立即打了一辆的士,跟了上去。好不容易追上钱万贯坐的桑塔纳,发现他们正往千家峒方向开去。

    廖家豪请司机尾随追踪,可是的士司机说自己的车要交班了,存油不多,无法跑长途。

    无奈,廖家豪马上通知武尚哲,说发现钱万贯和一个女人从景园小区驱车向千家峒方向走了。

    武尚哲接到廖家豪的电话,判断那女人肯定是赵莫玉。

    他感到事态严重,建议公安部门调动警员立即赶赴千家峒,与廖逸群配合,搜捕钱万贯。自己也驱车赶往包玉玲的植物园拦截。

    赵莫玉被钱万贯威逼着进千家峒寻宝,他们赶到植物园附近后不敢再前行,弃车步行进饮马崖。

    她与钱万贯打着手电筒寻了半夜,终于寻到了饮马崖左侧的童子石。

    可是寻到天蒙蒙亮仍一无所获。

    就在赵莫玉疲乏得全身软困,想靠在一块石头上歇息一下的时候,她感觉石头似乎有些松动。

    用力一挪,竟然能挪动。

    石头后面,赫然露出一个神秘的山洞!两人小心翼翼地探着进入山洞。

    机敏的赵莫玉在进洞前将自己的一只鞋遗留在了洞口。

    两人进洞后越走越深,竟找不到回头的路了。就在他们万般惊恐之时,感到头有点犯晕,迷迷糊糊地失去了知觉。

    武尚哲一到植物园,立即叫醒了盘馨竹、包玉玲和另外三名工作人员,召开了临时会议。武尚哲扼要说明了情况,分析赵莫玉与钱万贯是在饮马崖一带寻找所谓的“宝藏”。他将六人分为三组:主要工作是摸清赵莫玉、钱万贯的行踪。他警告大家,发现行踪后不能擅自行动,一定要相互联络,等候警力赶到才能配合动手。

    三个小组分头行动了。

    在黑暗中摸索着寻觅了两三个小时,武尚哲、盘馨竹发现了桑塔纳。

    于是,他俩细细搜寻,来到了童子石旁。

    天亮了,细心的盘馨竹发现了赵莫玉二人留下的行迹,而且很快就找到了那个从未见过的神秘小洞口,见到了遗留在洞口的那只鞋!

    显然,赵莫玉和钱万贯进洞了。

    他们先是向洞里呼喊,没有回音。突然盘馨竹想起,童子石附近有一个“死人洞”,据说进洞的人,进一个死一个,莫非这个洞就是死人洞?

    盘馨竹决定拼死进洞救出赵莫玉。

    武尚哲拦住了她:“你疯啦!如果真是你所说的死人洞,你也会没命的!”

    盘馨竹:“让开!两条人命呐。”

    “不行!听我的,先和包老师他们联系。”

    “等他们来到,人都死翘翘了!”说着盘馨竹就要下洞。

    武尚哲急了,一把抱住她:“别去!”

    盘馨竹挣扎尖叫着:“胆小鬼,放手!”

    武尚哲愣了一下。

    就这一愣神,盘馨竹挣脱开来,钻进洞去。

    “馨竹,危险!”说着掏出手机,“包老师,包老师!快,童子石以西二十多米,有棵铁杉树,树边灌木丛中有个小山洞,洞边有只鞋……你们园里有活性炭吗?……太好了!全部带来,洞里可能有毒。我现在进洞了!”

    武尚哲关了手机,跳进洞去。

    “馨竹,馨竹。”武尚哲一边呼喊着,一边摸索着往洞里艰难爬行。

    头有些昏,武尚哲感觉到大事不好:盘馨竹肯定遇到危险了,赵莫玉和钱万贯的处境更危险了!

    他不顾一切地快速往里挺进,石芽石笋划破了他的衣服,划伤了他的双臂。他发疯似地,鼻子几乎是贴着洞底地匍匐前进。终于,他发现了昏倒的盘馨竹。但此时他已觉得全身无力,很难扶得动昏迷了的盘馨竹。

    也许是战友情深?也许是护花心切?也许是爱情力量?

    只听武尚哲大吼一声,背着盘馨竹就往外爬。

    血,从手臂浸了出来,他爬得越来越慢,终于,两人一同倒下了。

    就在这时,包玉玲带着唐逸群的搜捕小组赶到了。他们用活性炭做成临时防毒口罩,迅速进洞,先救出了武尚哲和盘馨竹。

    两人并无大碍:武尚哲主要是手臂擦伤,盘馨竹中毒不太深。

    然而从山洞深处将赵莫玉和钱万贯救了出来时,赵莫玉生命垂危,钱万贯已一命呜呼。

    公安人员赶来了:洞是个空洞,什么宝贝也没有。

    经测定,此洞深处的确产生一种微毒气体。

    大家立即送赵莫玉和盘馨竹到医院抢救。

    廖逸群从钱万贯身上搜出了任我行的那节牛角。

    得知钱万贯的死讯,廖家豪又从桂林消失了。

    他就像一阵风,飘到谁也猜不出的地方,追寻他的牛角梦去了。
新书推荐: 命定太子妃 郡主多谋,帝王好逑 神途帝命 捡个师妹是妖帝 顶级狂少 总裁前男友俱乐部 喜劫良缘:将军榻上来 没钱谈恋爱的我只能去斩妖除魔了 霸道神妃惹不起 闪婚厚爱:这个总裁不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