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星际法则 > 第七十八章 天齐归来

第七十八章 天齐归来

    众人大惊,回头看去,只见礼堂的门开了,立天影身迈着大步走了进来,他手里领着一个小了几号的立天影身,而他的肩膀上坐着隼。众人见了,都大喜过望,闵重媛狂叫了一声冲过去,一把拉住了影身的胳膊,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落了下来,她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影身放开小影身的手,隼一蹦就蹦到了小影身的背上,骑着小影身的脖子,两只脚不老实的逛荡着。

    影身伸手轻抚闵重媛的后背,温言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乖,别哭了。”闵重媛再次听到这令她魂牵梦萦的声音,顿时哭得更撕心裂肺了。影身又抚慰了几句,最后附到她耳边说了一句:“今晚给我留门。”闵重媛双眼一亮,难以置信的看着影身,影身却走开了,向迎上来的阿流点了点头,一转身走到了老游面前,笑着对老游说:“游老,让您费心了。”

    老游脸上抽搐着,忽然上前一步搂住了影身,激动的说:“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老游这还是第一次与他这般亲近,影身笑着拍了拍老游的后背,这时一个悠悠的声音从影身后面传来:“唉,什么父女之情,姐妹之情都是假的,伤心。”老游一愣,马上转过头去看时,果然在影身后面露出来一张噘着嘴的可爱俏脸,正瞪着他运气,正是傅长瑶。

    老游一见马上推开影身,张着双臂扑了过去,傅长瑶原本还绷着脸,但是见到老游泪流满面的老脸,也不由得动情,迎上前去。父女二人相见的时候,肖天齐已经走向了阿流.

    阿流原本是飞奔向他的,却被他闪了一下,整个人就有些尴尬的站在那里,现在见影身向她走来,阿流忽然扭头就走,当然她走得甚是缓慢,走出没两步已经被影身拦腰抱起,阿流愤怒的手刨脚蹬着,忽然影身凑过来在她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阿流整个人就呆住了.

    这是第一次肖天齐亲了她,还是在众人面前,尽管不是他的本体而是影身,影身又紧紧的抱了抱阿流,轻轻的把她放到地上,说了一句:“让你们担心了。”阿流肚子里有千言万语想要问他,但是这时一个淡金色的身影迅速的飞来,一下子投入到影身怀里,然后放声痛哭道“我以为你真的死了,再没人疼我了。”

    影身抱起有妤,轻轻在转了个圈,然后放下她,迟疑的问道:“这位姑娘,咱们见过?”有妤轻轻擦去脸上的泪珠浅浅笑道:“总领大人,你忘了前些日子你把我留在你房里不让我走,一到晚上,你就偷偷的钻进我的被窝,把我的裤子解开,”

    她还要说,影身伸出巨手在她脑门上凿了一个爆栗,有妤吱哇叫着双手拼命的在脑门上揉着,影身哭笑不得的说:“你当我愿意给你换尿布啊。让你这么一说,我心里都有阴影了,将来你再有了弟弟妹妹,再给她们换尿布的时候,我一定会想到你刚才说的话。你这油嘴滑舌的是跟谁学的?”

    说完,影身伸手搓了搓有妤头顶上的秀发说:“你怎么一下子就变这么大了?”有妤眨了眨眼,想问他我是哪里变大了?又犹豫了一下,终于还就只是笑笑。影身随意的说了一句:“不要金毛,变成黑发。”然后就转身向林青远,隆泉等人走去。在她身后有妤已经换成了一头乌黑亮丽的披肩长发,淡金色的衣裙也换成了洋红色的浅花裙,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朵娇艳的水仙花。

    影身和林青远等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来到宋远桥等人面前,叫了一声:“崽子们,我回来了。”孩子们脸上都带着激动的神情,但是谁也不做声。影身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试探着张开双臂说:“要不,抱一下?”

    顿时几十个身影向他扑来,一转眼间所有孩子都趴到影身胸前,有的孩子忍不住开始哭泣了起来。影身缓缓的用双臂把所有孩子都拢在怀里,小小心脏的跳动声,令影身有些感动。抱了一会儿,孩子们懂事的一个个退了下去,只有一个女孩还赖在影身怀里不肯离去。

    影身低头看了看,正是苏小辫。就用手指点了点她的脑袋说:“你娘也回来了,你不上去哭两声,流点眼泪鼻涕啥的,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啊?”苏小辫噗嗤一笑,接着又把脸埋在了影身胸口上,双肩抽搐着无声的哭了。

    影身一把把苏小辫抱起来放到肩上,几步来到傅长瑶面前,此时傅长瑶已经被闵重媛阿流等人包围在了中间,见到哭成小花猫一样的苏小辫,傅长瑶笑着说:“我这个闺女,跟舅舅比跟我还亲。”苏小辫小脸一红,从影身肩头跳下来,扑倒傅长瑶怀里,身子像扭糖一样扭动着,傅长瑶伸手抚了抚苏小辫的辫子,亲昵的在她头顶了亲了一口,然后双臂搂紧了苏小辫叹了口气说:“回家真好。”

    影身四下看了看,忽然咦了一声问阿流:“雪在哪?”阿流闻言也找了一圈,这时一直坐在小影身上的隼笑着说:“师傅,我家姐给您做饭去了。”影身点了点头,阿流却注意到了隼的称呼,她刚才没注意到,此时再一看,隼身下的小影身,竟然跟他长得一模一样。阿流有些吃惊的问隼:“你这是,立天影身?”

    隼见家主见问,连忙从影身上下来,恭敬的说:“回禀家主,是立天影身,我师父教我的。”阿流看向肖天齐的影身,影身一笑,没说话,转头去看棺材里的遗体,一看之下,影身就皱起了眉头,傅长瑶伸手拍了拍他说:“事不宜迟,赶紧先转移了脑波,皮外伤都好办。”影身却转向林青远问道:“能不能先把伤治好,该处理的死皮都处理掉,伤口都愈合好了,我再转移脑波,这一点时间我还等得了。”

    林青远说:“所有治愈的手段,都得针对生命体才有效,这现在就是一具尸体,我没办法。”影身说:“可是等我回到身体里,你再治愈我不还得受罪吗?”看着林青远的白眼球都快瞪出眼眶了,肖天齐只好作罢,影身忽然一下子消散了,紧接着一声凄惨的嚎叫声从棺材里传来。

    站在议事厅的环形桌前,大柴不停的用手摸自己的身体,这是一名魁梧的成年男性躯体,傅长瑶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大柴的灵智核心转化成了脑波,然后移植到了那名患病意外死亡的男性躯体里。大柴复活了,而且终于实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愿望,他现在是个人了。

    肖天齐看着大柴双手从上到下的抚摸,实在忍不住了说了一句:“大柴,作为人类你要知道,我们一般都是等到没人的时候才开始摸自己玩的。”大柴一愣问道:“为什么?”肖天齐还没回答,傅长瑶就给了两人一个白眼。

    大柴虽然已经成为了人类,但是对傅长瑶的恐惧是已经深深烙印在他骨子里的,所以马上就闭上了嘴。反倒是肖天齐,一副憋不住坏的模样凑到大柴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大柴顿时就傻了,肖天齐背转身子,挡住众人的视线,然后手握空拳,对着大柴做了几下上下摆动的动作,大柴的手马上去就往自己裤子里伸,肖天齐赶忙拦住了他,一瞪眼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晚上回你自己屋里锁上门再试。”

    此时在他身后传来了轻轻的敲桌子的声音。肖天齐转过脸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脸的正经了,敲着桌子的是闵重媛。昨天晚上,肖天齐是在医疗舱里度过的,闵重媛明知道他一晚上修不好,但是还是精心装扮了躺在床上一夜没睡,她总忍不住去想,万一凌晨时候,肖天齐治好了来找她,发现自己打着呼噜流着口水的样子可怎么办。

    睡眠不好的人,一般早晨火气都比较大,所以闵重媛从进到议事厅就看肖天齐不顺眼,而且是看哪哪不顺眼。当她看到肖天齐的左手和左腿都裹着厚厚的白色凝胶的时候,她本来心里一疼有些消气了,但是当她见到肖天齐满脸跑眉毛的跟林青远开玩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火就压不下去了。

    此时见肖天齐总算正经点了,闵重媛这才带着火气说:“今天议事会议,轮定由我主持。请大家安静,我们先欢迎小七和猎火加入会议,对了,还有闵重爆。今后我们的议事会议就有九个坐席了,南凉因为被鱼烙打爆了一个脑袋,所以回巢穴等待涅槃了,在这期间,由南果代替他参会。”

    介绍完了,闵重媛把目光对准了肖天齐说:“家主你起死回生,还救回了大姐,收了个妖孽徒弟,这些事,你是不是先跟大家解释解释,也不枉大家对着你的遗体又磕头又流泪的。”

    肖天齐知道闵重媛心里有火,但是在这个场合,也不敢稍有表示,于是正经的点了点头说:“我就简单说说经过,今天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大家参详一下。”接下来,肖天齐简单介绍了昨天的情况,他自知必死,所以死前化作影身去营救傅长瑶,他找到了撬烧,然后被撬烧三两下打垮了,按在地上摩擦,后来撬烧却意外的放了他,还放了傅长瑶。两人回来的路上,发现了隼正在跟立天影身玩耍,觉得隼可能和立天影法有缘,然后就收了隼做弟子,然后他们就回来了。

    听他说得如此简略,众人无不皱起了眉头。闵重媛敲了敲桌子问道:“撬烧如此轻易就放了你们,他提了什么条件?”肖天齐看了傅长瑶一眼,傅长瑶笑着说:“当时他说我们两个人只能走一个,后来我们俩都想留下让对方走,可能撬烧是被我们感动了,最后就把我们都放了。”

    闵重媛呵呵一声,阿流哼了一下,老游皱了皱眉,见爆吧唧吧唧嘴,反正众人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傅长瑶说辞的不屑和鄙视,傅长瑶双手一摊说:“你们爱信不信,反正实际情况就是如此。”闵重媛十分不满的站起身来说了声散会。大家很快就都离开了。肖天齐和傅长瑶对视了一下,各自露出一个苦笑。

    夜已经深了,闵重媛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终于她从床上一跃而起,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她赤着脚轻轻走出房间,一路向着肖天齐的房间而去。她的房间和肖天齐的隔着不远,闵重媛几步走到肖天齐门口,深吸了一口气,刚要推门,忽然听到屋里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尖叫声:“出血了。”然后是肖天齐的声音:“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好了。”女孩颤抖着声音说:“多疼啊,家主,我害怕,”肖天齐说:“别怕,没事。”闵重媛觉得脑袋里面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般,霎时间怒火就烧遍了全身。

    这时女孩儿带着哭声说道:“家主,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行。”肖天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焦急说道:“不行也得行,我这等不及了,闭嘴,快来!”闵重媛忍无可忍,一脚把肖天齐的房门踹飞了,整个人像一阵狂风般冲了进去。

    苏小辫和廖九香住在一个寝室,两人躺在床上,却都各自想着心事,没有睡着。廖九香忽然悠悠的叹了口气说:“小辫,你睡着了吗?”“睡着了。”廖九香就嘻嘻笑着从床上爬起来,二话不说钻进了苏小辫的被窝。

    苏小辫往里面挪了挪,两个小丫头头挨着头躺在枕头上,廖九香伸手玩着苏小辫的辩梢,苏小辫则瞪大了双眼看着天花板。廖九香扥了扥辫子问道:“想什么呢?”“想家主。”廖九香没料到苏小辫竟然如此直接,愣了一下,接着一边拿着辨梢轻刷苏小辫的脸颊一边笑骂道:“疯丫头,不害臊。”

    苏小辫一把夺回自己的辫子,小脸有些潮红的说:“有什么可害臊的,我就是喜欢家主,你想想昨天,那个鱼烙带人来时多威风,把我娘一下子就抓走了,把游大领、闵统领和方统领他们都战败了,咱们又变成了待宰的羔羊,结果,万分危急的时候,还是家主出现,拯救了大家,我永远也忘不了,家主浑身浴血,单手指天时的样子,他的眼睛那么亮,他脸上的笑容让人一看就知道,就算天塌下来了,只要有他在,大家就不用害怕。这么多厉害的人都被家主干掉了。可他,原本是个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他为了能保护我们已经不知道受过多少次伤了,今天还差一点死掉了。”

    说道这里,她的语音沉缓了下来,廖九香边听变点头说:“就是,当时我一看到家主出现,立刻就不怕了,远桥哥割指献血的时候,我第一个就把手掌划破了。你割了哪里?”说着就去摸苏小辫的手,苏小辫忽然压低了声音,像是对廖九香说,却更像是对自己说:“他们抬着家主的棺材进来的时候,我就想好了,等盖棺的时候,我就冲过去,抹了脖子然后躺到家主的怀里,陪他一起走。”

    廖九香吃惊的看着苏小辫,苏小辫双眼冒光的也看着她,廖九香忽然觉得有些后怕,她看出来了,苏小辫不是在开玩笑,于是她犹豫着说:“小辫,你还是别惦记家主了,他只不过把咱们都当做了孩子,你没听他总是叫咱们崽子们吗?”苏小辫吃吃笑着没说话。廖九香就叹了口气说:“别说是你,咱们姐妹中除了那几个小屁孩之外,哪一个不是把家主当成了偶像。但是我没看有谁像你这样。”

    听了她的话,苏小辫反而有些得意,见了昏暗的夜光下,苏小辫露出来的小白牙,廖九香不由笑着说:“看把你美的,别忘了,他可是你舅舅。”苏小辫哼了一声说:“我才不认这个舅舅呢。”廖九香呵呵笑了两声,然后说:“倒也是,我看你娘也没想就只把家主当哥哥。”苏小辫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廖九香小声说:“我听刘旋说,她有一次在欲坐林里看到了家主搂着你娘亲嘴呢。”

    苏小辫嗯了一声,不以为意的说:“那有什么,我娘本来就和家主是一对儿,她们早晚是要在一起的。”廖九香看着苏小辫的脸色,吃惊的问道:“他们在一起,家主就变成你爹了,你对家主的心思,不就变成,惦记上你爹了吗?”

    苏小辫一下子羞红了脸,不依不饶的伸手去廖九香腋下挠痒,廖九香最是怕痒,连忙求饶,两人在床上正在笑闹,忽然房门轻轻的传来两声敲门声,两人都吓了一跳,以为是傅长瑶又来查夜了。吓得都缩成了一团一动也不敢动。敲门声停住了,然后闵重媛的声音传了过来:“苏小辫,你来一下,家主有事找你。”
新书推荐: 我在认真玩生存游戏 脊蛊:从灵笼开始吞噬 我的末世存档 这个北宋有点怪 末世劫道 都市茅山传人 人性空间 我们生活在南京 出笼记 星河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