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寂寞如风情似药 > 092 医院,再次巧遇白书

092 医院,再次巧遇白书

    抬头,见到来人时,陆轻澜神色复杂!

    “是你?”

    陆轻澜看着面前的白书,有点吃惊,依旧是一身白裙,纯洁的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谪仙。

    “恩,是我。”白书诚惶诚恐的点了点,飞快的瞥了一眼陆轻澜,见她没有赶自己走的意思,这才声音大了点,“四嫂,我,我一直在等你。”

    呃,四嫂?

    陆轻澜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

    哦,对了,她喊叶庭深叫叶四哥,四嫂就是叫的自己了。

    有点不适应这个称呼,陆轻澜总觉得怪怪的,轻咳一声反问:“等我?”

    “恩,恩啊。”咬咬嘴唇,白书抬起头,鼓起勇气回答,“我知道四嫂你要来换药,所以一早就在这等着了。”

    一早?那就是说刚才和沈蓓蓓的讲话也看到了?

    白书不知道陆轻澜在想什么,她只知道今天一定要跟她说上话才行。

    想到这,她目不转睛的看向眼前的人,声音较之前更大了一些:“四嫂,我,我有话跟你说。”

    陆轻澜很想说,你叫我名字吧不用叫四嫂,可看着她小兔般无辜的眼神,只能把那些话压了下去:“你想说什么?”

    顿了顿,陆轻澜往旁边挪了挪,指了指空位,继续说道:“你坐吧,别站着了。”

    她总觉得一站一坐说话别扭极了。

    白书先是想了想,最后对上她清澈的眼睛才坐了下去。

    从小在军人家庭长大的缘故,她坐的很端正,挺的笔直。

    “四嫂……”舒缓了一下心情,白书这才看向她,“昨天的事,对不起!”

    陆轻澜没想到是为这,稍一愣神就下意识的回应:“你昨天已经道过歉了,不用了。”

    白书忽闪着大眼睛追问:“四嫂,那你原谅我了么?”

    这……

    看着她紧张的咬住嘴唇,像个孩子般期盼自己的原谅,陆轻澜觉得不说点什么真不行。

    最终,她点点头:“恩。”

    白书如释重负的笑了,可那笑容里,带着若隐若现的忧愁。

    想到昨天叶庭深跟自己讲的事,陆轻澜一下子就猜到了。

    叹了口气,她狠狠心说道:“如果单是为了昨天的事道歉,可以接受,但如果还有其他,就不必说了。”

    不管是为了叶庭深还是顾凌修,她都没有权力替他们应承什么。

    何况,那是他们之间的恩怨,她若是掺和进去了,总归不好。

    “四嫂……”白书像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下子呆在了那边,粉色的唇瓣一下子被自己咬到没了血色,“为,为什么?”

    陆轻澜看着她,忽然有种自己是恶婆婆的感觉,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她:“因为,就算你说了,我也帮不到什么,你找我,本身就找错了。”

    白书连忙打断:“不是的,我,我……”

    可“我”了半天,都没有后话。

    到最后,她的眼眶红了。

    陆轻澜着实一惊,可千万别哭啊。

    好在老天爷这回没有考验她。

    可看白书那样子,比没哭更加惹人怜了。

    “四嫂,你帮帮我好不好?让叶四哥别再生我气了行么?叶四哥肯定听你话的,他从来没对其他女孩这么温柔过。”

    “小书……”陆轻澜有点儿无力,却还是耐着性子说明白了点,“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你们之间的事,并不是我一句话能够抹去那些事的。你既然叫他一声叶四哥,他的性子是什么样的想必也是知道的。”

    叶庭深心里有疙瘩,说到底还是因为把顾凌修当成好兄弟。

    先不说会不会原谅,就说她这个局外人,都觉得当年是白书处理的太过不当。

    “四嫂。”白书都快哭了,忽然就转过身抓住了陆轻澜的手,“四嫂,那,那你能不能,能不能告诉我凌修哥他现在在哪?”

    “白书!”陆轻澜忽然就加重了语气,愣是把她吓住了。

    她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可怜,陆轻澜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这回很是注意自己的口气:“白书,顾凌修他有自己的生活,如果他想见你,自然会让你知道。”

    说实在的,她有点反感。

    在两个男人之间摇摇摆摆,和他在一起,却又想着另一个他,难道她不知道伤害的是他们三个人么?

    既然选择了沈随,何必还要吊着顾凌修?

    可白书,就是看不明白这一点。

    “他就是避着我不肯见我啊,四嫂,你帮帮我吧,告诉我他在哪,或者,或者你把他电话给我好不好?”

    白书的语气可怜,任谁听了都会滋生出一股保护欲。

    然而,陆轻澜心里却有点生气。

    可冷静下来,她仍试图想让白书自己想明白:“你应该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想清楚,你到底要什么。”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终于让白书沉默了下来。

    呼……

    陆轻澜舒了口气,转头看了看她的侧脸,觉得让她自己呆一会比较好。

    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手机无预警的响了。

    以为是苏远探望朋友好了,没想到是顾凌修。

    果然不能在背后谈论别人是么?

    “四嫂,你接好不好?”白书一眼就瞧见了屏幕上显示的是顾凌修的电话,当下重新燃起了希望,苦苦哀求道,“就这一次,真的,我就想听听他的声音,这一次,求你了,好不好,四嫂……”

    “……”

    陆轻澜沉默良久,终是奈不住她。

    好在她所在的地方没什么人,这才打开了扩音。

    可没想到,顾凌修的第一句话就让白书煞白了脸。

    “轻澜小侄女,你,你见着江染染了么?她有没有回来?”

    一提到江染染,陆轻澜想也没想直接反问:“不是和你一块拍戏么?怎么了?”

    “咳,是拍戏来着。”顾凌修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烦躁的抓耳挠腮,从东走到西,最后居然脸色一红,“她的戏份结束了,既然没回来,可能,可能出去散心了吧。”

    “那倒有可能。”毕竟吕彦晨的事过去不久,她若是不声不响的出去散心,陆轻澜也是可以理解的,“没事,你要是实在着急,我等下打个电话给她,她……”

    没曾想,顾凌修急忙打断:“别,别!”

    陆轻澜疑惑:“别什么?不是你急着找她么?”

    “哦,对,对,是我。”顾凌修心里其实早就语无伦次了,可……

    唉……

    憋到最后,他胡乱找了个理由:“我是说,她既然散心,就别打扰她了,我晚点再找她吧。”

    虽然觉得顾凌修今天有点怪怪的,但陆轻澜并没有往心里去:“那行吧。”

    又聊了两句,正准备挂电话,没想到顾凌修突然叫住了她。

    “轻澜小侄女,你,你怎么了?怎么在哭?”

    陆轻澜下意识的就反驳:“我没哭啊?你……”

    本来想开玩笑说你耳朵出问题了吧,可一转头看到白书泪如雨下的样子,她就说不出来了。

    愣神的瞬间,白书抽抽搭搭的开口:“凌修哥,是,是我……”

    话一出口,电话那头沉默了。

    陆轻澜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没多久,顾凌修的声音再次传来,一点儿都听不出其他情绪:“小书,原来是你啊,好久不见。”

    “凌修哥……”白书似乎是不能置信顾凌修竟然是这样平稳的语气,“我,我是小书啊。”

    “恩,我知道。”顾凌修点点头,心里闪过一丝叹气,但也仅仅是那一瞬间,“轻澜小侄女,万一江染染回来了,你让她,哦,不是,你告诉我一下吧。我这边还要收个尾,就先挂了。”

    “恩,行。”陆轻澜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挂了电话,白书还在那哭,想说点什么,眼睛却瞥到沈随过来了。

    “小书,你怎么了?”沈随比陆轻澜想象中还要在乎白书,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心疼道,“告诉我,出什么事好不好?”

    白书的眼中蓄满泪水,鼻尖也红了,可这个时候,她的心思还停留在顾凌修那。

    抬起头,她可怜兮兮的看着陆轻澜。

    陆轻澜微微皱眉,却没发现沈随把这个小动作看在了眼里。

    当下便沉着脸盯着她,语气不善:“陆轻澜,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陆轻澜只觉得莫名其妙,同样沉着脸。

    “你……”

    沈随还欲说些什么,怀中的人儿肩膀抖动的更厉害了。

    心中一急,他柔声安慰,“没事的,没事的,小书,我在的,我再也不会把你丢下了。”

    听到这话,白书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引得路过的人好奇打探。

    “小澜?你没事吧?”苏远也恰巧回来,被哭声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她出了什么事。

    “我没事。”陆轻澜摇摇头,不想再说什么,“哥,我们回去吧。”

    哥?

    沈随一愣。

    陆轻澜叫苏远哥哥?

    她和苏氏集团不是没有关系么?

    回去的路上,陆轻澜显然不想说话,闷闷的靠着。

    好几次,苏远想开口问怎么了,可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就这样一路到家,就在他以为她还会继续沉默下去的时候,一个电话让她终于展开了笑颜!
新书推荐: 穿书后反派有点帅 蘑菇圈 墨先生家有矿 酆都代理 名门千金被抓包啦 无尽囚赎 女配自救联盟 穿越后我娇养了反派状元郎 神医大人的病娇夫君 神医狂妃今天飒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