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寂寞如风情似药 > 078 陆轻澜受伤

078 陆轻澜受伤

    陆轻澜转身笑道:“好啦?”

    却在看到来人时愣了愣。

    她真没想到乔芷衫会过来。

    曾几何时,她把乔芷衫当偶像般崇拜,可那一次又一次莫名的敌意,到底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再不敢表现出一丝热情。

    而现在,乔芷衫站在面前,还是那副样子,陆轻澜觉得别扭极了。

    “咳咳。”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怪异的气氛,陆轻澜轻咳几声,嘴角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问道,“乔总编,有事吗?”

    乔芷衫定定的看了她几秒,随后晃动酒杯,回以同样的笑容:“没事,看你一个人,怎么不去聊聊?”

    陆轻澜笑笑:“不了,准备走了。”

    “是么?”黛眉一挑,乔芷衫显然也只是想挑个话头。

    举起高脚杯示意,她继续说道:“对了,还没恭喜你,重新获得参加瑞尚之韵复赛的资格。”

    “谢谢。”陆轻澜参不透她过来聊天的意图,索性不多说。

    可没想到,乔芷衫并不只打算“单纯”的聊聊天。

    “找个好男朋友确实不错,想要什么奖都能捧到手里,更别说一个小小的参赛资格了,你说是吧?”

    陆轻澜脸色微沉:“乔主编,你这什么意思?”

    她可不会傻的认为乔芷衫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没什么意思。”乔芷衫微微耸肩,漫不经心的答道,“就是觉得陆小姐你的男朋友挺好的。想必很受女生欢迎吧?真的很好奇,陆小姐你们的爱情怎么开始的。”

    轻皱眉,陆轻澜并不喜欢这样的问题,总觉得话里有话,干脆忽略后一句:“乔主编,庭深受不受欢迎我倒不知道,谢谢你告诉我。”

    “不客气。”乔芷衫心底冷哼,面上却是嗤嗤一笑,“不过陆小姐,你可要看好咯,说不定哪天又被抢走了。”

    瞟了一眼,她继续说道:“陆小姐,我很期待你在最后的比赛中的表现,最好,别让我失望了。”

    “谢谢,我会的。”深吸一口气,尽管觉得莫名其妙,甚至心里不舒服,陆轻澜还是保持着该有的礼仪。

    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气氛怪异。

    好在,这种状态没持续多久。

    余光扫到顾凌修朝自己招手,陆轻澜礼貌告别,“我朋友在找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轻澜小侄女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顾凌修瞧她有点不对劲,立马顺着她来的地方看过去。

    呃,没什么啊。

    “没事。”陆轻澜摇摇头,尽管不想被乔芷衫破坏了心情,可多多少少影响还是有点的。

    先是莫名敌意,现在又说这样的话,她想来想去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顾凌修见她不想多说,也就不问了,反正回去有叶狐狸。

    “都打好招呼了?”陆轻澜瞧见他拿好了衣服,不由一问。

    “恩,是啊。”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想到接到的那通电话,顾凌修有点儿兴奋,催促道,“我们走吧走吧,接着看好戏去。”

    “什么好戏?你和秦新打招呼了么?”

    “不用不用,跟那家伙客气什么,咱们来就是给他面子了。”顾凌修大手一挥,丝毫不在意折了老三的面子,“电梯来了,走吧。“

    话音才落,顾凌修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瞥了眼屏幕,却是脸色微变。想也没想,顾凌修立刻挂掉。

    可没想到,那边还是坚持不懈的,立马又打了过来。

    瞧着顾凌修纠结又尴尬的脸色,陆轻澜率先走出电梯,微微一笑:“接吧,我去大堂沙发那坐一会儿等你。”

    “好……好吧。”顾凌修破天荒的结巴了一回,低头瞧了眼已经在手里发烫的手机,暗暗叹了口气,向没人的地方走去。

    可如果他知道自己这一走,让陆轻澜出了事,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离开。

    顾凌修离开后,陆轻澜就朝大堂右侧的沙发那走去。

    几分钟后,她发现自己似乎坐错了地方。

    在她的视线看过去,一处人少的角落里,沈蓓蓓和莫杨不知在争吵什么,拉拉扯扯。

    估计是被气的,沈蓓蓓横眉竖眼,胸口不停的起伏,带动着胸前两团,莫杨则是低声下气的在安抚。

    两人吵着吵着,沈蓓蓓突然哭了起来。

    莫杨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把她抱入了怀里,右手不停的轻拍她的后背。

    陆轻澜并不想多看,想也没想就站了起来,打算换个地方。

    可没想到,那处的沈蓓蓓忽然抬头看见了自己,面露凶光。

    下一刻,沈蓓蓓推开莫杨,冲了过来。

    朝着陆轻澜就是一阵吼:“陆轻澜!是不是你干的?!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故意设计让我们丢脸是不是?!”

    “沈蓓蓓你别血口喷人!”看到沈蓓蓓略显狰狞的脸,陆轻澜顿时有点烦躁,直接反击,“虽然不齿莫杨的偷窃,但我更不屑为他浪费时间与心思!”

    “陆轻澜,真没想到你是这种背后捅一刀的人!”莫杨这时也走了过来,脸上的愤怒丝毫不加掩饰,眼里亦是满满的仇恨。

    对上他们的目光,陆轻澜冷冷一笑:“莫杨,当初你偷窃我的作品时,就该想到会有被揭穿的那一天。所以,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呵,她原本还以为经过了酒会的事,他们至少会收敛一下。

    可事实上,果然是她想的太多。

    积怨已深,怎么样都是消散不下去了吧?

    陆轻澜已经连不屑的目光都懒的给他们,转身就走。

    “不许走!”没曾想,沈蓓蓓立刻冲了过来,“陆轻澜,你得意了是不是?!”

    这一喊,好几个路人频频朝他们这投来好奇的目光。

    极力压制住火气,陆轻澜一点都不想陪沈蓓蓓在公共场合丢人,再次越过她,朝门口走去。

    沈蓓蓓本就积攒着一肚子的怒气,陆轻澜这一动作,瞬间就把它引爆了。

    如果不是陆轻澜,她怎么会受这样的屈辱嘲讽?!

    如果不是陆轻澜,她的事业怎么会受到影响?!

    所有的所有,都是陆轻澜搞的鬼!都是她害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

    只要没有了陆轻澜,所有的都可以回来!

    这样的想法刹那间就占领了沈蓓蓓的大脑,并不断叫嚣着!

    而下一刻,她也确实遵从了这股力量。

    沈蓓蓓凶光毕露,再也忍受不住的冲到了陆轻澜身后,趁她不注意,狠狠就是一推:“陆轻澜你这个贱人!”

    “啊!”

    陆轻澜根本没料到沈蓓蓓会来这么一招。

    一个没防备,她重重摔倒在地!连带着撞碎了身边作为装饰的名贵花瓶!

    “砰!”

    “咣!”

    花瓶稀里哗啦的碎掉,碎在地上,也划过了陆轻澜雪白的手臂。

    “嘶!”

    手臂被划破,鲜红的献血溢出,陆轻澜倒吸一口冷气。

    这里的动静立刻引起了大堂里其他人的关注,好几个人震惊的站了起来,看到是什么情况后都傻眼了。

    很快,就有人认出打人耳光的是沈家的沈蓓蓓。

    这么一来,倒没人敢上前了。毕竟,谁也不想得罪沈家。

    秀眉紧皱,陆轻澜挣扎着想要起身。

    没想到一不小心,手掌撑地时碰到了一块尖尖的碎片。

    “哈哈哈!怎么样?陆轻澜,很痛吧?”沈蓓蓓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是扭曲的快意。

    下一刻,她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恨意,瞪大了眼睛一步一步走向陆轻澜。

    眼睛余光扫到沈蓓蓓的动作,陆轻澜暗道一声不好,下意识的就想往后退。

    然而,沈蓓蓓快她一步,左手死死拽住了那只受伤的手臂,右手高高举起。

    “陆轻澜你个贱人!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澜澜!”

    终于接完电话的顾凌修,才走出来就看到沈蓓蓓举着手想要打陆轻澜耳光,心猛的一窒,想也没想就跑过去。

    但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轻澜!”

    一个影子从他身旁闪过,再抬眼的时候,陆轻澜已被叶庭深抱在了怀里。

    左手紧紧搂住她的腰,右手死死扣住沈蓓蓓高举的手腕,叶庭深的一颗心跳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快。

    一向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叶庭深,面上头一次出现了不一样的神色。

    “轻澜,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手上再次用力,仿佛这样就能把力量传递给怀中人。

    如果仔细听,不难听出他声音里的愤怒。

    熟悉的怀抱,温暖又剧烈跳动的胸膛,一颗已然到喉咙口的心渐渐放了下去。

    摇摇头,反倒是陆轻澜安慰起了他:“庭深,我没事儿,没事儿……”

    “澜澜……”顾凌修也走了过来,惨白着一张脸,不敢对上面色不善的叶庭深的目光。

    如果不是他走开了,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件事?顾凌修胡思乱想着。

    却听叶庭深忍气的声音对他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找药箱啊!”

    “我……我这就去!”

    叶庭深这才把目光移向一脸惊恐的沈蓓蓓,以及一直立在她旁边却没有出手阻止的莫杨。

    视线一扫,莫杨顿时觉得全身冰冷!

    而沈蓓蓓似乎已经呆住,眼前人散发出来的冷意更让她一动也不敢动!

    叶庭深脸上早已看不出表情,只感觉周身都散发出的气场压抑至极,声音更是沉的吓人!
新书推荐: 穿书后满级悍妇在线虐渣 恶女为妻 四十那年正青春 我女友可不止漂亮呢 穿成远嫁公主之后 退婚皇妃要翻天 重生嫡女:王爷爱吃醋 沉城落日 大小姐,你被算计了! 快穿重生系统:男神太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