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寂寞如风情似药 > 064 不喜欢就不做

064 不喜欢就不做

    “澜澜!”

    看着她惨白的小脸,顾凌修慌了神,赶忙一把抱起她,跨着大步往停车的地方走。

    夏馨汀也是被吓了一跳,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砰!”的一声,车门被狠狠关上。

    紧接着,上档,发车。

    想了想,顾凌修还是给叶庭深打了电话,可过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

    估摸着他还在开会,顾凌修挂了电话,迅速发了短信过去:“叶狐狸,你那好了没?澜澜晕倒了,我在去医院的路上,你赶紧的过来。”

    短信发过去,叶庭深正巧也发言完毕。

    打开一看,知道陆轻澜晕倒了,叶庭深急的一颗心都好像要跳出来了,奈何会议还没结束,他不能走。

    尽量稳住心神,叶庭深集中注意力听着底下人的发言。

    “叶市长,老城区的项目,我还是觉得不妥。”每每提到老城区,沈庆山的一张脸总是沉着的。

    他能甘心么?到手的肥肉被这个毛头小子破坏了!

    “沈董。”温润的笑容,清冽的嗓音,叶庭深依旧把问题抛了回去,“老城区的项目我们之前已经开会讨论了很多次,这是省里的批文,经过多方调查走访敲定的,也是最适合我们A市的发展。”

    其实关于老城区的项目多数人已经没有意见了,可沈庆山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叶庭深定定看了他一眼,一顶大帽子给他扣下:“还是说,沈董有更好的建议?”

    话锋一转,叶庭深不怒自威:“老城区的发展需要适合的,是为了以后,而不是为了一己私欲。”

    话毕,沈庆山的老脸难堪极了。

    好!好!好!叶庭深,你三番两次驳我的面子,我们走着瞧!我倒要看看,这A市市长的位子,你能坐多久!

    A市市立医院,2幢505,VIP病房。

    叶庭深赶到的时候,陆轻澜正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巴掌大的小脸不再红润,没有了以往的生气,安安静静的,犹如脆弱的洋娃娃。

    心蓦的一揪,叶庭深转身看向顾凌修,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气:“怎么回事儿?”

    两人打小一块长大的,顾凌修自然知道他不是在对自己发脾气。

    “医生说,是感冒没好,估计今天又着凉了,变成发烧。”小心翼翼的瞧了他一眼,顾凌修寻思着开口,“这本来没什么,只不过医生说,轻澜小侄女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情绪波动太大,这才晕倒了。”

    见他眉头越皱越紧,一张脸黑沉沉的,顾凌修又赶忙开口:“不过你放心,医生说打两瓶点滴,休息一两天就没事儿了,就是别再吹风,心情也要舒畅……”

    说的越多,顾凌修竟然有股心虚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把轻澜小侄女弄成这样似的。

    叶庭深静静的听完,嘴唇也早就抿成了一条线。

    感冒没好透他可以接受,可受刺激又是怎么回事?

    眼睛余光一瞥,叶庭深才看到门口还站着个人。

    “下午在杂志社发生了什么事?”叶庭深记得她,是陆轻澜的助理。

    他和陆轻澜通电话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真有什么肯定在那之后了。

    一直没帮上什么忙的夏馨汀,闻言立马抬头,却在看到叶庭深吓人的表情后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眼尖的顾凌修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小动作:“叶狐狸,慢慢问,别吓着人家小姑娘。”

    夏馨汀感激的朝顾凌修投去一瞥,这才稳了稳心神,把今天的事事无巨细的讲了出来。

    细心的她发现,自己每讲一句,对面人的脸色就更差一分,尤其是那双墨黑的眸子,跟要吃人一样。

    “你是说,她没办法去参加瑞尚之韵了?”

    “恩,蒋总编打电话给澜姐的时候语气很不好,澜姐找完张秘书就不怎么说话,我听见的不多,但大致就是这样,澜姐的参赛表格不翼而飞了。”夏馨汀小心翼翼的瞄了叶庭深一眼,见他在想着事情,就没敢打扰。

    叶庭深见过的勾心斗角并不少,稍稍一下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想的差不多了。

    “恩,我知道了。”叶庭深转身看了一眼陆轻澜,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他的傻丫头呵……

    “今天谢谢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你是她的助理,就帮轻澜请个病假吧。”

    “恩,好。”尽管还是很担心,但夏馨汀也知道自己留下来没什么用,似乎也不需要,干脆点点头,“那我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看澜姐。”

    “好。”

    确认夏馨汀已走远,顾凌修跑过去关了门,之后才试探的问道:“叶狐狸,刚才那小姑娘说的,是两年一次的瑞尚之韵?”

    “恩。”替她捏了捏被子,叶庭深并不打算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竟然真的是瑞尚之韵?!”顾凌修不可意思的看向他,想了一会儿,然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既然轻澜小侄女这么在意这个奖项,你何不……”

    “顾凌修。”叶庭深皱眉打断他,但也没有责备他,“陆轻澜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就算我出面,让那个人给了她这个奖项,她就会要?退一万步讲,就算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要了,你觉得那个人会觉得她是实至名归么?”

    顾凌修一向都晓得叶庭深从来就是一个话不多的人,这会儿耐着性子跟自己讲这些,一下子还真是适应不过来。

    叶庭深瞥了他一眼,再侧过头看向陆轻澜的时候,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带着宠溺,甚至还有自豪和骄傲:“她想要的,从来都会靠自己的实力去争取,她有她的骄傲,不会稀罕那样得来的奖项。否则,她这么辛苦这么努力干什么?在苏氏集团随便找个清闲的工作岂不更好?”

    叶庭深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陆轻澜。

    顾凌修看在眼里,忍不住笑了起来,打趣道:“那倒也是,那会儿军区大院里,谁不知道陆老爷子最宝贝的外孙女陆轻澜骄傲的很。”

    停顿了一下,他又挪揄道:“叶狐狸,瞧你得意的样儿。”

    叶庭深反问:“哦,那又如何?至少我有,你没有。”

    “靠。”顾凌修低低咒骂一句,当然,没敢让叶庭深听见。

    “对了。”顾凌修又把话题转了回去,“瑞尚之韵你我都清楚,规矩在那呢,可总不能让轻澜小侄女再等个两年吧?”

    “怎么会?”轻轻替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动作极其温柔,叶庭深微微一笑,“她想要的,我必然会全力支持。”

    “那你……”

    “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A市,柠茵西餐厅。

    “沈少……”唐夏妍理了理自己的裙子,露出一片肌肤。

    她一向对自己的资本很自信,还没有哪个男人没被自己吸引!

    她没想到沈随会突然约自己共进晚餐,喜的她在柜子前挑了近半小时的衣服。自从他回来之后,还没有单独找过自己……

    想到这,唐夏妍喜不自禁,继续娇唤一声:“沈少,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静的吃饭了。”

    其实她想说的更露骨一些的,但想到久没见面,生生忍住了:“沈少……”

    唐夏妍虽然有一米七几,但这并不妨碍她小鸟依人。有的时候,女人一旦嗲起来,声音堪比媚药。

    更何况,唐夏妍深谙此道。

    “恩。”抿了一口红酒,沈随朝她瞥去一眼,随即嘴角一勾,邪魅狷狂信手拈来。

    见状,唐夏妍的胆子一下子就大了起来,媚若无骨的站了起来,风情万种的在他身边坐了下去:“沈少,我很想你……”

    他们要的是包厢,唐夏妍根本不担心有人会进来。就算真有人进来了,她也不在意。

    沈随依旧是那副样子。

    但他越是这样,越勾的唐夏妍心痒难耐,干脆往他身上又靠了靠。

    见他没反对,她的胆子更是大了起来。

    疑惑的睁开双眼,却在见到他冰冷的双眸时全身一凉。

    紧接着,她的手一把被抓住。

    “啊……”唐夏妍吃痛惊呼,雾气瞬间布满眼中,“沈少,疼,人家疼……”

    她以为,只要柔弱一点就可以了。男人嘛,谁也过不了这招。

    可她忘了,她从来就不了解沈随。

    “唐夏妍……”凑近她的脸蛋,沈随的一双眸子里充满了危险,“说,胆子怎么变这么大了?”

    “我……我……”还以为是指刚才的动作,唐夏妍委屈的撅起嘴巴,“沈少你不喜欢吗?不喜欢那下次我就不做了好吗?”

    眨眨眼睛,她又可怜兮兮的说道:“可你以前,以前不是最喜欢我吗?”

    “哼!”沈随一把丢开她的手,嫌恶似的不想多看一眼,声音比起之前更加冰冷,“唐夏妍,你似乎太高看自己了。谁说我说这个?”

    尽管被那一眼看的很受伤,但唐夏妍仍旧鼓起了勇气,双手攀上他的手臂,接着贴上脸颊,用自认为最拿捏的住男人心扉的声音问道:“那沈少说的是?是不是我哪做的不好了?我改,我改嘛。”

    哪知,换来的却是沈随的不屑一顾,以及意想不到的回答!
新书推荐: 恶女为妻 四十那年正青春 我女友可不止漂亮呢 穿成远嫁公主之后 退婚皇妃要翻天 重生嫡女:王爷爱吃醋 沉城落日 大小姐,你被算计了! 快穿重生系统:男神太宠溺 花落缓缓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