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十四章 我是假的?

第十四章 我是假的?

    彼心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分,窒息的感觉让孟苏尔上不来气,想用双手将脖子上按住她的手撕扯下来,可彼心控制的死死地,她一动也动不了,因为上不来气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我是...我就是..孟..苏尔。”

    彼心松了手上的力道,但双眼却盯着孟苏尔的眼睛,要是孟苏尔说错一句话,肯能早就没有气了吧。

    尽管彼心松了力道,但是孟苏尔的双手还是被控制住,只要她一反抗刚刚的情形会再次上演,孟苏尔贪婪着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我真的是孟苏尔,我没有骗你。”

    孟苏尔不知道彼心为什么这么突然地反常,怀疑自己不是本人,但现在是想办法怎么证明自己,尽管上次见面大家关系处的很好,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不比当时,要是一个不小心她现在可是会杀了自己。“你还记得吗?当时我英雄救美来着,将你带回家了。后来村民上门闹事,那一天你就走了,你还答应教我一些功夫的。我真的就是孟苏尔。”

    彼心放开孟苏尔,尽管孟苏尔解释了这么多,但彼心的眼神里还是有怀疑、不解和疑惑。可孟苏尔一直呆在这里,也不知彼心为什么如此笃定自己是假扮的。“那我走后的这段时间你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吗?或者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吗?”

    孟苏儿有点纳闷自己遇到最奇怪的人不就是你吗?但看这彼心一脸严肃的表情,也就没打趣一本正经的回答“没有啊,遇到你之后,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啊。”刚刚说完这话,孟苏儿就感觉后脖子突然很疼,不自觉的向后仰,彼心顺手一拉,跌进了彼心的怀抱中,自己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树叶已经陆陆续续的都变黄了,偶尔有两三片叶子从数枝上落下来。房间里一身鹅黄衣服的女子站在窗前,女子将手放在了床上躺着的人额头上。神情紧闭,床上的女子正在酣睡,看着脸上浅浅的酒窝,嘴唇都是上扬的梦里应该都是香甜的。

    孟苏儿是被饿醒的,醒来的孟苏儿急急忙忙去看看有什么能吃的,她从早上醒来一直到现在啥都没吃,这样下去容易饿瘦啊。孟苏儿揉了揉揉眼睛,看见桌子上都是炒好的菜,院子里的厨房还能听见炒菜的声音,孟苏儿倚在门上看见厨房的身影。

    白色的围裙寄在腰间,像是随手拿了根筷子将自己的发丝随意的挽起来。看着彼心在小厨房忙碌的身影,跟母亲在厨房的样子好像,彼心衣服仙女下凡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样子,没想到居然也能下厨做饭,要是母亲在多好啊,好想他们两个,都快两个月了怎么还不回来。

    彼心抄完最后一个菜,就端着菜走了过来。

    “看着你做了一大桌子菜,就不计较刚刚你弄晕我了。但是好端端的为什么呀。一见面就问我是不是假扮的,还打晕我。你这是图谋不轨啊。”

    “你这两天不是心口疼吗?我刚刚帮你看了看到底怎么样。你上次不是也帮我涂药治病吗?都说久病成医你,这些年各地找药,多多少少也了解一些,我可是报答你这个恩人呦。不过还是学艺不精没看出你为什么会心悸,这不烧了一些好菜就当赔罪了。”彼心一脸坏笑的表情。

    孟苏儿自己就是个大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孟苏儿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彼心并非普通人,她可能对自己不放心,才打晕自己检查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出自己妖精的身份,既然她没有说可能也不知道吧,毕竟修炼成型的妖精与人没有多大的分别,只要自己不现型很少被别人发现的。

    “恩人就不必啦,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教我功夫啊,你上次走之前可是答应我的,可不许耍赖啊。”尽管现在的灵力已经有了一些,而且一些普普通通的法术偶尔也能施展出来,可是刚刚彼心的身手确实让人羡慕,就算是以后没有功夫,拥有彼心一身这样的功夫也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的。

    看着孟苏儿满脸期望的表情,彼心一脸无奈。“那好吧,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吧。我可是很严苛的你要准备好啊。”

    孟苏儿一愣,彼心可真是想说就去做啊。她想到彼心不会拒绝却没有想到彼心这么快会答应自己。“今天?好呀,那吃完饭咋们就去吧。”

    孟苏儿一点吃相,拿着碗就拼命的朝着嘴里扒拉饭,用如狼似虎的样子都太过于文雅了,嘴里的饭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就乌拉拉的说着“彼心,你的厨艺真的不错啊,谁教你的,比醉香楼的大厨做的都好吃。”肉眼可见白色的饭粒在空中乱蹦。(亲们不能这样吃饭,要细嚼慢咽才能对身体好)

    反观彼心斯斯文文的吃相,优雅知性。就是看到孟苏尔一脸不雅的吃相没有嫌弃什么,嘴角微启一字一句缓缓道来“我阿娘厨艺一直都不错,以前喜欢抱着她的大腿看她做饭,她走后自己学了好久,但还是做不出她的味道。食不言寝不语好好吃饭吧。”孟苏尔有些尴尬,缓缓的咽下还没有咽下的饭粒,顺带用舌头带走了留在嘴角的饭粒,也开始细嚼慢咽。

    不过这是她彼心第二次说起自己的家人,神情淡漠,从脸上看不出她此刻的喜怒哀乐,就像是说着隔壁村的王二婆家的闲言碎语,但是一丝失落哀伤的情绪从眼睛里漏出来转瞬即逝,但还是被孟苏儿扑捉这丝丝哀伤的神情。

    孟苏儿拿着手里的筷子,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逞强的小朋友,她一向不太会安慰人。看着彼心一脸倔强的表情,孟苏儿夹起盘子里最大的肉,放进彼心的碗里。

    “我娘亲做饭也好吃,等她两回来,尝尝我娘亲的手艺说不定的和你阿娘的味道一样。”梦苏儿如春风拂过枝叶般温柔的诉说。

    彼心知道孟苏儿的温柔与体贴,包容与心疼。却让她有些不适应。“你先吃点东西吧,等会我可是严厉的啊。别想用你娘亲来贿赂我。”

    星星已经挂在空中,寂静的山林却有两位少女,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天上星星繁星点点,纵然没有月亮,但星光照在大地也不觉得黑暗,地上萤火虫翩翩飞舞。

    孟苏儿不由得感叹一番彼心却是够狠的,什么动作都只教一遍,看过之后就要记住,紧接着就要舞给她看,要是胳膊,和腿不对。下一秒树枝就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这哪是教啊,这明明就是虐待啊!没想过彼心说自己是严厉,居然这么严厉,简直是要自己的命。

    秋天的天气总是格外的凉,风徐徐的吹过来,可猛然间,一道疾风猛然过来,要么就是暴风月来的前夕,可看着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星星,孟苏儿的直觉告诉自己不寻常,这附近应该是出现了什么别的东西,显然彼心也发现了这不同寻常之处,孟苏儿看着彼心紧皱的眉头,心里也惴惴不安。

    “我刚刚舞动作你都记住了吗?你现在这里练练我刚刚教你的,你这么笨我教的都有点累了,我先去逛逛,你乱跑或者偷懒啊。等我回来可是要看啊。要是没学会,我今晚就打到你学会为止。”

    孟苏儿知道附近应该是出现了什么别的东西而且感觉来势汹汹,连彼心都一脸紧张,可自己现在的法术和武功,跟着她去就是一个拖油瓶,一点用都没有,除了让她分心别无所长,孟苏儿一合计还是暂时待在这里等彼心。就算是帮不上忙也不能拖后腿。可心里还是不安。

    “那你吹吹风就早点回来。”话音刚落,彼心就已经不见了踪迹,彼心这个轻功完全在我之上啊,一眨眼就没了,我就算是追都追不到。

    孟苏儿清楚的知道,彼心却是并非寻常之人,可自己法力低下,只是个走了狗屎运修炼成人,修炼成型的这十五六年里自己除了年纪什么都没有增长,看不出彼心的本体是什么?

    而且彼心也在她面前从来没有展现过妖力或者法术,所以彼心本体到底是人,是妖,还是神,都无从得知。不过孟苏儿可以知道的是,彼心对她毫无恶意,并真心对她这个朋友,况且彼心的目的是找到药,来治疗自己的父亲,其他那所有的就不重要了。

    孟苏尔就这样在原地等待,温习沙彼心刚刚交给她的一些动作,可是心里一直担忧彼心,孟苏尔根本集中不了注意主力,动作也是拖泥带水,更糟糕的是,她的胸口又开始疼起来了。

    风吹着不像刚刚那么急速,明明刚刚练武浑身热气腾腾,可突然间只觉得周身很冷,双手环抱着自己,减少周身的寒意,缓缓蹲下来,现在多做一个动作对她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
新书推荐: 天道永驻 天道剑尊 天下负剑记 净元伏天 卿玉华音星河落 蛮横小仙 锋霜 超级时代 天呐我被光击中了 一棍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