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十三章 彼心似我心

第十三章 彼心似我心

    说完转头就走了,弄得孟苏儿有点哭笑不得,这大哥也太高冷了吧。抱着一大堆沉甸甸的食物,孟苏儿这才意识到彼心不知道去哪了,今天一直忙的头晕脑胀都没有注意彼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还打算等孟参回来帮她看看她父亲,也许自己已经回去了,只是可惜还没有请教武功呢。

    现在治疗牛二的药没有问题,那么证明孟苏尔的猜测是正确的,湖中的水确实含有魔族的浊气气,想个办法去除残留在湖水里的浊气,这片湖水是饮用水,尝尝有人捕捞捉鱼,要是人人都沾染这片湖水,后果很严重,将牛二带来的吃食放到脚下转身就又走了,湖水这么大暂时只能将自己弄出的解药倒入湖中。,然后经过太阳暴晒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将药倒入湖中时,湖水满是恶臭的气味,看来是藏在湖中的邪气逼了出来,经过太阳暴晒这片湖就又可以恢复原来的风景,湖水会发散出一股恶臭扑鼻的气味,倒不会影响湖中的生物,到入的药可以净化水中的污秽,魔族生长的坏境没有阳光,魔族修炼的又是邪门歪道,这些污浊之气用强烈的太阳照射足够的时间,这些污秽自然便烟消云散。本来害怕村民会饮用湖里的水,现在水中恶臭扑鼻就是靠近也不愿靠近,更不会去饮水了,只不过还是不太放心,只是山林中,还有湖中生灵太多记得母亲的化妆匣有一颗避水珠,孟苏尔拿走避水珠动用避水珠封住了这片湖水,这样及保住了湖中的生灵,也能加快净化这片湖水。

    终于忙完所有了,一整天没有好好吃饭的孟苏儿,狼吞虎咽的吃着牛二带来的食物,累了一天拿出上次还没有喝光的醉酒仙,日子好不快活,孟苏儿跟着孟参这个酒坛子现在也是练就了一项千杯不醉的酒量。

    空中星河灿灿,孟苏儿看着空中的繁星点点,不知道孟参这个吊儿郎当的父亲和母亲怎么样了,有没有到舅舅家。

    日子一天天的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过着,仿佛前段时间遇到的所有人和事都是梦一场。都已经快一个月了,也不见父亲和母亲回来,每天晒晒药材,上山采采药,只是一个人还是不免有些孤单。不由得开始怀念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孟苏儿一如往常一般在床上懒着不起,天气越来越凉了,叶子慢慢的开始慢慢转黄,本来孟参留给她的药,吃两三个月没有问题,只是自从上次那场中毒事件过后,这些药早就被吃光了,孟苏尔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药了,没有血参须,这药是压不住那颗珠子的。

    这几日中除了牛二和他的朋友经常跑过来就没有见过别的什么人了,自从上次中毒之后,这些就像是转了本性,不是跑过来帮她采药就是晒药草,大家商量好似的一天来两个送不间断,虽然有免费的脑动力可以使唤,但是整天有两个小蜜蜂在你耳边吵吵你也嫌烦的,而且每天还不重样的嗡嗡嗡。终于孟苏尔还是忍受不住了,把这些烦人的小蜜蜂都打发了。

    药早就吃完了,这段时间胸口偶尔会闷的难受,但她也明显感觉得到自己的妖力有所增长,采药的时候碰上个小妖怪也都能轻而易举打到,但有时会发生浑身灵气丧失,一动不动像个废人一样,不过也就只有一会儿。

    日上三竿的时候,孟苏儿总算是裹上厚厚的衣服,从床上下来了,将要晒的药材细数摆好。今天突发奇想的想要进行一次大扫除,可这时候,孟苏儿抬眼看见小院门口篱笆旁,一位阔别重逢的人让她立马放弃了这个想法。

    彼心就这样站在门口,还和以前一样一身红衣,只是衣服却不似上次见到的那般,上次虽是一身红衣却多了几分男子的英气,现在彼心一身红色的翠烟裙到小腿漏出脚踝,裙摆左下角有一个小的开叉,走路时漏出整个小腿,脚踝还带着用一根红绳串联起的银色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身上还披着红色的薄纱,袖口极为精致的窄小,这身红衣让眼前的女子更加妩媚不已,真的是肤若凝脂,气若幽兰,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慑人心目的鲜艳。柳叶弯眉,一双杏眼更是夺人心魄,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玉,银色的流苏洒在青丝上,就是九天玄女下凡也不过如此了吧,她用薄纱遮面,犹抱琵琶半遮面,楚楚可怜的美人,但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她,许是美丽的女人都神秘。

    分别的时间一点没有影响孟苏儿对彼心的喜欢,孟苏儿小跑到彼心面前,看着眼前的女子,没有问她为何不辞而别,也没有问她去干什么了。就只是一句“回来了。”就像是狗腿小弟赶忙问候大哥,仅仅一次见面,孟苏尔已经拜倒在彼心的石榴裙下了。

    虽然脸上用红色的薄纱遮住了,但是笑容从眼睛里飞了出来。两个女孩就这么相互看着笑着,孟苏儿扶着彼心的胳膊扶她回房间。碰到彼心的身体湿哒哒的,反手一看鲜血淋漓。彼心一身红衣,血的颜色与衣服的颜色完美的相融合,看不出有流血的痕迹。

    孟苏儿一下子慌了神,她不知道问什么彼心会成为这个样子,浑身是血、“你受伤了?怎么回事。”

    彼心看着孟苏儿,满眼的焦急与关心,细心问着自己的近况,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彼心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像是一个爱吃糖葫芦的小孩,终于得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糖葫芦。

    彼心带着笑容一头扎进了孟苏儿的怀抱,还好孟苏儿最近身体素质提高不少,彼心一下猛地扎进来,不至于让孟苏儿手足无措。孟苏儿将彼心放到卧室的床上,看着眼前的少女,孟苏儿止不住的心疼。

    衣服上都是血,看不清楚彼心伤的怎么样,孟苏儿只能将彼心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都脱掉,孟苏儿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得吃惊,彼心浑身上下的伤口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有,彼心这么多年为了给自己的父亲找一定过得很辛苦吧。

    孟苏儿拿出药膏,将彼心身上一道道的伤口抹上药膏,给她换上自己干净的衣服,彼心就这么静静睡着,睡的很安详。

    孟苏儿想找些补药给彼心补补身体,可惜孟参不在,要是他在的话就可以剪他一小撮头发熬药可管用了,孟苏儿现在也是有些灵力的了,行走自如只是每次用功相应的胸口更加疼。

    孟苏儿在这山林之中找些普通的药材还是完全不在话下的,孟苏儿背着药材去镇上还特意买了一只老母鸡给彼心补补身体。走了不一会的功夫,孟苏儿捂着胸口疼的厉害,卷缩在这大马路上空无与人,豆大的汗珠从孟苏儿的额头不断地滴落,就这样她咬着牙忍着,过了不知道多久痛感慢慢消失,现在心悸胸口疼的症状越来越平凡,好在不致命,只能咬牙忍过去就好了。

    孟苏儿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刚刚疼痛难忍的感觉已经不复存在,身体里有一种空虚无力的感觉涌上来,孟参还没回来,孟苏儿也不知道自己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压制,只是觉得可能和当初进入体内的那刻奇怪的珠子有关系吧。

    孟苏儿拿着东西回到家,看到彼心已经醒了,喝了在桌上留给她的药,在家等着她回来。彼心这个样子好乖啊。还穿上自己留个她干净的衣服,一身鹅黄色的烟月束装的衣服,腰间松松的绑着白色的腰带,体态轻盈,那乌黑的发丝尽数散下来垂直腰间,这次看到彼心却终于放下了带着的薄纱,果然如孟苏儿所想,肤若凝脂眉不描而黛,未施半点粉黛,一双唇却如果酱一样忍不住让人想尝一口。

    孟苏儿不经感叹,好美的女子羡慕了,彼心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

    “彼心,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我做点吃的,等会熬点药,补补身体,你现在受伤还留了这么多血。”

    彼心看着眼前慢慢走来的女子,本来眉欢眼笑的脸庞却突然变得严肃。

    等不到彼心回答的孟苏儿转身回头看的时候,彼心已经站在了她身后,眼神里不见昨日的温柔娴静满是狠毒,纵然那一丝狠戾一闪而过,可孟苏尔还是扑捉到了这个眼神,不由得心里一惊。还没有等孟苏尔反应过来,彼心一只手从后背绕过来掐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控制住她的身体,孟苏尔一动也不能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孟苏儿在哪?”

    孟苏儿不禁觉得好笑,我不就是孟苏儿吗。孟苏尔不近开始有点疑惑。但是看彼心这个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

    “彼心,你是不是病糊涂了,我就是孟苏儿啊,你那里难受吗?怎么了?”
新书推荐: 天道剑尊 天下负剑记 净元伏天 卿玉华音星河落 蛮横小仙 锋霜 超级时代 天呐我被光击中了 一棍破山 极天翊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