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十二章 试药

第十二章 试药

    孟苏儿拿出孟参给自己制作的药丸,大家是邪气侵体,除了要将侵入身体中的邪气去除,还需加一些补气补血的药,来辅助。只是孟参留给自己的药本就不多,院子里病人太多根本不够发,只能把药丸加水化开。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死马当作活马医。

    孟苏儿将自己的药丸拿出部分放进熬药的砂锅里,加入白术、黄芪、党参、太子参、山药、红枣等,等水煮沸再熬一个时辰左右就好了。

    已经熬好了,孟苏儿盯着碗里的药愣神,就是不知道药效怎么样,毕竟人命关天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时拿不定注意,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毒,翻遍家里的医书古籍也没有任何只言片语。

    她有点害怕万一这药出问题,外面的这些人可都是一条条的生命,这压力有点太过沉重。

    孟苏儿盯着药碗愣神之际,沉重的脚步身在门口响起,孟苏儿抬头一看,魁梧的身子,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点的血色,但脸上还是挂着不和善的表情,牛二已经径直走到孟苏儿面前。

    看着孟苏儿盯着眼前的药碗,牛二能作为这群人的首领,众人也是对牛二也是唯命是从,牛二自有他的的过人之处,他胆大心细看着,孟苏儿的一张脸没有半点笑容,眼神也全都是迟疑与愁思。连自己走进来都没有发觉,目光呆滞。

    孟苏儿已经熬好药却犹豫不决,牛二走近看到孟苏尔这幅样子,心里已经猜的七七八八,孟苏儿和她父亲一样都是大夫,虽然她爱吵闹,喜欢仗势欺人,平常打打闹闹的无所谓、但是治病救人的事却从未开过玩笑,很是尽心尽责。如今这个表情,那可能就是这药没把握,不然以她的性格早就骂骂咧咧的说道起我们了。牛二像是做了什么决定,眼神满是坚决的走向孟苏尔。

    牛二拿起孟苏儿面前的碗一饮而尽,动作干脆利落,孟苏儿还能缓过神就看着眼前的药被牛二已经端走了,她还没有来得及拉住,就已经一饮而尽了,她一直在想药效怎么试试,拿不定注意,连什么时候牛二进来都不曾察觉。

    孟苏儿不由得有点惊慌起来,但同时又松了一口气,毕竟始终还是要踏出这一步的,这药不试,永远不知道药效怎么样,但是万一药性相冲,她不是没有想过找一个小动物先试试,可进入人体的是魔族的血,和旁的毒不同。

    “你疯了,这药万一不行你可就没有命了。”孟苏儿有点急切的吼,她实在是没有信心,这毒让人疼痛难忍,邪气侵体弄不好,这里的人都将会人不人,鬼不鬼,不死不活。尽管有些生气牛二没有咨询她这个作为大夫的意见就直接喝了,但还是很感谢牛二的挺身而出,作为这些人的大哥,牛二确实有魄力,有能力让他们跟着自己。

    看着孟苏儿急切的眼神,关心的神情,牛二竟然有一丝丝的害羞,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毒,不是她的造成的,纵使孟苏尔再狠心也不会伤及性命的。

    况且昨天如此大动干戈,今天还是对他们这群人仗义救助,他们这群人爹不疼娘不爱。走在路上连狗都躲着走,很少有人这么关心,心里有什么东西突然触碰到了。

    “这药不管怎么样都要有人试,不管药效如何都不怪你,你放心吧。”明明被内心已经感动万分,但说出的话却还是特别强硬,整张脸也是红红的,豆腐心刀子嘴。

    孟苏儿虽然心里着急,但也知道这药必须要试,必须有一个人来充当小白鼠,方圆百里只有她一个大夫,孟参还没有回来。如果自己直接试药,如若一丝那么大家都要陪她了,所有的压力和责任都在她的身上,理智让她冷静,要是现在牛二出现任何情况她需要时刻准备好,来面对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牛二刚走出药庐就双手捂住肚子,倒地不起,他身高八尺的汉子,却疼的倒在地上直冒冷汗,蜷缩在地上双手抱着肚子,刚刚还害羞通红的脸,顷刻之间就是煞白的脸色,就连嘴唇也是没有一点点的血色。

    众人本来就都心慌意乱,看到这幅画面纷纷震惊不已,胆小一点还有直接被吓晕的,刚刚人进去还好好的,出来便倒地不起,额头都是豆大的冷汗,身高八尺的男子汉却捂着肚子呲咧着嘴只喊疼。

    众人都开始惊慌失措,门口围个水泄不通,院子里乱糟糟的,吵吵闹闹,又要个说法的,还有骂草菅人命最毒妇人心的,没啥骨气的更是跪在门口求放过他的。个个都埋怨孟苏尔狠心,就因为调戏妇女就直接下了这么狠的毒。

    孟苏儿开始懵了,第一次遇到这种千夫所指的场面,以前的她仗着是孟参的女儿,又精通药理走到哪里都是本大家捧着,听到的也都是夸赞的话。

    如今这里孟参不在,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她只能强迫自己理智一点“你们都别吵了,我一定会治好你们的,我以性命担保,我家行医数十年,我爹更是妙手回春,就算我医术不精你们还不相信我爹吗?他马上会回来,现在这样吵闹只能恶化病情。都安静下来,不要活动不然加速血液流动中毒更加深。”

    一番话众人鸦雀无声,孟苏尔也不知道孟参什么时候回来,但是现在民声激愤,只能搬出孟参来安抚大家了,她朝着院子里,随手指了指一个人“都散开不要围起来,你,快去端一些水过来越多越好,你们去烧一些热水,准备一些干净的帕子,你找双筷子给我。”围观的众人,被眼前的少女震慑住,也顾不得抱怨和质疑,现在这里这有她一个大夫,相信大夫还是比相信自己强,便纷纷去准备安排好的工作,有条不紊的收拾。

    男子找了一桶水拿过来,孟苏儿让两个大汉压住牛二,将桶里的凉水一勺又一勺的灌入牛二的嘴里。众人看着孟苏儿的手法,这未免太残忍了吧。

    孟苏儿拿起筷子刺激牛二的咽喉,现在只有催吐,让牛二把喝进去的药全都吐出来才行,孟苏儿快急哭了,怕这鲜活的生命就这么在她眼前消失。孟苏尔很后悔,如果当时不这么恶搞或许也不会有这种局面。

    牛二呕了一下,吐出来的都是刚刚喝进去的水,没有药,这可急坏了孟苏儿,就在孟苏儿准备第二次灌水的时候,牛二挣脱出众人的压制就跑了。

    孟苏儿带着人紧忙追过去,看见牛二急忙跑进厕所,孟苏儿停下脚步,不知道还要不要进去。这时牛二高喊“你们都别过来。”

    听着牛二中气十足的声音,孟苏儿听松了口气,如释重负。还好人没事,没有伤及性命。

    牛二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看到孟苏儿很一大群人就这么盯着厕所,看着他出来,本来人高马大,五大三粗的牛二脸红到了脖子根,咳嗽了两声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从众人面前走过。本来一个满是药味的小院子,现在却恶臭扑鼻。这恶臭的味道让牛二哪一张惨白的脸又开始通红通红的。

    孟苏儿亲眼看着牛二平安无事的样子就放下心来,只是没有想到体内魔族的邪祟会这样排出来,可这也未免太臭了吧,众人看着他们的老大没有事,反而气色更加好,人好像也更加精神了,为了测定药的效果还是将牛二隔离观察了一些时间,除了厕所跑的比较勤快,没什么别的特征,脉搏心跳也都很正常,就连体力也都比以前没中毒时更加的好。

    大家看着牛二现在生龙活虎的,也都陆陆续续的都找孟苏儿拿了解药,有几个贪生怕死的,看着前面一个两个都没事,只是去了趟茅房,出来后个个神清气爽,也就都喝下去这药了。

    等所有人服了药,孟苏儿不放心又挨个诊了一遍脉,再三确定没事后,才卸下肩膀的担子松了一口气,喝了药的每个人都光彩熠熠,孟苏尔根据体质的不同各自拿了一些不同的药,还是怕过段时间会反复,叮嘱他们每日要过来问诊,连续三天才行,原先还满心怨恨的人现在个个换了衣服模样,直呼孟苏尔菩萨心肠,孟苏尔懒得附和,看他们生龙虎就赶紧打发他们自回家。

    忙完这些,太阳都快下山了,孟苏儿看见去而复返的牛二站在门外。孟苏儿急忙走到门口,以为他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不舒服,“怎么,牛二你是不是有啥不舒服。”

    牛二拿起自己手中的食物,顺手就塞在了孟苏儿的怀里。脸上虽是不屑一顾的表情,但通红的脸颊不免显得有些许可爱。“这...这是给你的,看你忙了一天就当做药费了。”话说完就直接转身跑了,连一个说谢谢的时间都没有留给孟苏尔。牛二虎背熊腰的,身材有高大,只是这跑步的姿势有点与形象不符,尤其是背影看过去简直就是狗熊竞走的样子。
新书推荐: 天之萝图 正经修仙的我却画风清奇 挑灯仗剑录 齐霄传 醉医仙 修仙:我献祭奖励比别人多亿万倍 新我要成仙 半生癫狂半生闲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洪荒:开局震惊鸿钧道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