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十章,美救美女

第十章,美救美女

    孟苏儿远远的看到几个壮汉在路上围成一圈,要看热闹的性子又上来了,走近才发现,一抹红色格外的夺目,原来是醉香楼里她望眼欲穿的红衣女子,四五个男子围着红衣少女,眼神全是猥琐,个个污言秽语。

    孟苏儿看到这,这可是英雄救美的画面怎么能少得了她。

    “嘿,放开那个女孩。欺负一个小女孩算什么本事。你们要是在这样,我手里可是带了好东西哦。要不要试试我最近弄好的毒啊。正好没有试过。”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孟苏儿是孟参的女儿懂一些医术自然也就懂一些毒药,上次几个混混惹到这姑奶奶,一把痒痒粉让那些愣是挠了三天才好。

    众人看到说话的人是孟苏儿,为首的大哥牛二以前就吃过孟苏儿的亏,孟苏儿那个老爹可是除了名的护犊子,父女两个能在大街上追打起来。

    小时候,有次孟苏儿被这位牛二给弄哭了,孟参直接跑到人家里,硬生生当着人家父母的面,把人家孩子给打哭了,大人拦都拦不住,最可恨的是,还是提着药箱上门来的,打完就扶他到床上躺着,把脉问诊,忌口什么的还一大堆,药还特别苦。害的他在床上躺了五六天养伤,理亏在他,他自己也是敢怒不敢言,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理过孟苏尔。这仇他还没有忘记,不过这次孟参出去游玩,药铺交给孟苏儿打理的消息小镇倒是人尽皆知。没了孟参牛二胆大起来。

    牛二看着缓缓朝他们走来的孟苏儿,不再理身边明媚动人的红衣女子,转身恶狠狠地看着孟苏儿,来的真巧,这可是新仇旧恨一起报啊,这次你爹爹不在,可是没有人帮你了。不得不说牛二跟个小孩子似的。

    牛二满脸凶神恶煞,已然准备好死磕,今天可是要报仇,要打的孟苏儿满地找牙,还能在美女面前大展身手,可谓是一箭双雕,一举两得,他还特意示意了一下身边的小弟,让他们退下,要是一群人上他还怎么在美女面前出风头。不等牛二示意众人已经一骨碌退在身后。

    牛本来长相凶狠,一张标准的国字脸,眼神尽是怒气,一语未发,狠狠的用拳头辉向了孟苏儿,看着沙包大的拳头迎面过来,孟苏儿的轻功可不是盖的,尤其是在孟参这个大魔王的“教导”下,这可是她目前唯一引以为傲的一项本领了。

    孟苏儿一个转身就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而且转身之间向前一步靠近牛二,抬手手就是一巴掌拍向了牛二的脸,牛二的拳头扑了空,拳头使劲太猛没想到孟苏尔能躲过去,向前郎仓一步,脸上又挨了一巴掌差点没站稳。

    孟苏儿好歹是妖的身份,法力不行力气还是有的,一掌下去脸上红红的一个手掌,看着自己的大哥被人打脸,感觉有点伤自尊,小弟也都拿起武器准备加入战斗,红衣女子就这样在一旁静静地站着、不为所动,以纱遮面看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孟苏儿以为她是吓傻了。

    看着这么多人围上来,她倒是可以脱身,可毕竟眼前还有一个柔弱的女子,她一只脚支撑重力,另一只脚在空中来了一记扫堂腿,顺便弯腰在地上摸了一点土,动作之快让人看不起。她将手里的秘密武器洒向众人。

    “这可是我新研制的你们想试试,那我就不客气了,等着毒进入血液,这辈子都别想在祸害无辜少女了,娶妻生子、洞房花烛也就不用想了。不过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毕竟说出来你们也没脸”别的就算了,这可事关下辈子的幸福,这还不如痒痒粉呢。

    众人脸色从忿忿不平,到惊慌失措。只有牛二铁青着一张脸。“姑奶奶,我们错了,下次肯定不敢了,你把解药给我们吧?”孟苏尔装做很为难、犹豫不决的样子,“看在你们这么诚心的份上,好吧,”只见她从怀里掏出今天集市上刚买的糖豆,满脸的可惜不忍心。“这要还需要药引,你们到郊外湖里泡三个时辰,把皮肤里的药性逼出来,不能用家里的热水哦,会加速血液流动,这药也就不管用了。

    拿到药,众人飞奔逃走,看着四下无人,孟苏尔抓住女子的手就飞速离开,跑了半天,孟苏尔才停下来呼哧呼哧喘着气,还不忘安慰眼前的女子。

    “你别怕,我保护你,你有没有受伤,有我保护你,你放心没人敢对你怎么样,有我在没伤害。我这里还带了好吃的,去我家,我给你压压惊。”孟苏儿拍着胸脯说的顶天立地。

    孟苏儿看着眼前的女子一动不动,什么也都没说,应该吓得不轻,顿时起了怜悯之心。不过今天她英雄救美,眼前的女子肯定对她崇拜的至极,这不就是话本子里君子救美人嘛,我居然也能扮演一番,光是这样想孟苏儿就已经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女子看着孟苏儿一会心疼不已的关心,一会儿豪言壮语,现在又时不时的傻了,女子不禁感叹到底是谁被吓到了,看她这幅样子就是故事听多了,自己入戏了。

    还不等女子拒绝,孟苏儿就签起女子的手向家里走去。也不问问女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被兴奋冲昏头牵起女子的手就直接走。路上的孟苏儿一直叽叽喳喳的说着,展现自己大英雄的气魄,活像一只小麻雀叫不停别人一句都插不上嘴。

    路上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黄绿的光飞来飞去像流星缓缓闪过。

    从院子里就能闻到一股药味在空气中弥漫,孟苏儿有点心虚,她今天回来的时候一直发烧,刚刚退烧不久,家里也都弄的乱七八糟,什么都没有收拾。孟苏儿看着乱糟糟的院子有点无可奈何,拉着女子朝着房间走,路上还偷偷踢开了挡在路上里的小药罐,谁知道这药罐这么脆弱,半道就碎了,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两人都下了一跳,弄得孟苏儿有点尴尬,自己好不容易在女子面前树立的高大威猛的形象荡然无从。

    桌子上的药渣,床上乱丢的被子.....女子看着眼前凌乱的房间又看了看身旁的的孟苏尔,孟苏尔只能脸红着脸,露出的尴尬的笑容,忍不住一笑,想不到这个奇奇怪怪,可可爱爱的孟苏尔还有这么窘迫的一面孟苏儿看着女子一笑更加窘迫了,脸也不知不觉更加的红了。

    盯着孟苏儿苹果般的脸,女子还是忍不住吱吱吱的笑了起来,原本脸红红的孟苏儿。看着女子的笑容,两人两两相望望都开始捧腹大笑。

    一场会心的大笑让两个女孩更加亲近,孟苏儿拉着女子检查看看有没有伤口,还像个小大人一样问着“你叫什么呀,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呢,你家大人肯定要担心坏了。”

    刚刚也不知道谁一脸的英雄主义,现在终于想到问人家名字和地址了。女子看着眼前稚嫩的脸,一双眼睛很深邃,感觉星星都住进了里面,虽然发髻是简简单单的,穿着单薄。看着孟苏儿认真又关切的眼神。

    缓缓地说“我啊娘给我取名彼心,我娘在生了我不久后,去世了。我来自一个很远的地方,我阿爹生病了,我来找医神救我阿爹,”

    虽然隔着面纱,但是依然能看见彼心的哀伤的神情,听到这里些话孟苏儿知道眼前的女子很难过,她自己也很想念母亲,一时语塞的孟苏儿不知道怎么安慰着眼前让人心疼的少女。

    孟苏儿走向前去,抱了抱眼前让人心疼的女子,拍了拍她的后背,彼心一时错愕,但顿了一顿,还是把头轻轻的靠在了孟苏儿的肩膀上,好像卸下了长久的疲惫。

    彼心神情让人不由得心疼“我爹爹虽然不是世间名医,但是治疗一些疑难杂症还是药到病除,等他回来可以去看一下。”孟苏尔不傻,虽然如今世道很乱,来来往往逃难的人也时常遇到,但是孟参有医神之称、血参精的身份还是不能和别人说起,世道这么乱,免得遭受无端祸事。

    彼心眼里都是悲伤无奈“我道听途说,有个医神在最北边,一直向北走或许能遇到。”

    尽管自己圣母心已经泛滥,转口边说“爹爹虽不是你口中所说的神医,但还是有一些医术的,我一直住在这里没听过什么医神,你要是放心,可以让我爹爹试试看。我们是朋友,我肯定会尽力救助伯父的。”

    孟苏尔心里不停的琢磨,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爹爹为了安稳才隐居世间,毕竟人命关天,若是爹爹能救当然义不容辞,可是断断不能打扰现在平静的生活。自己虽然有所隐瞒,但这本就是爹爹的隐私,不说也是应当,难道人人来问都要挑明身份吗?一番自我安慰后,心里也不觉得那么愧疚了。

    “朋友?”彼心喃喃的重复了一句。
新书推荐: 不朽长春 天道永驻 天道剑尊 天下负剑记 净元伏天 卿玉华音星河落 蛮横小仙 锋霜 超级时代 天呐我被光击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