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九章 书生和小姐会幸福吗?

第九章 书生和小姐会幸福吗?

    酒醉饭饱后,浑身的疲惫和困倦却更加明显了,在山上许是精神高度集中几次三番面临危险,现在放松下来,向她袭来的不只有疲惫和困倦还有伤寒。

    孟苏儿感觉浑身发热,她自己好歹也是一位大夫,昨夜吹了一宿的冷风,自己这个状态,是着凉生病没得跑了。

    孟苏尔披着个被子,在院子里耷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时不时的打两三个喷嚏,手里的扇子不紧不慢的扇着炉子里的火,滚开药让整个院子的药味更加浓烈,光闻着就知道很苦。

    趁着药太烫,先洗个澡收拾了一下脏兮兮的自己,喝了药的孟苏儿,裹着两床被子就睡了,脑袋一直昏昏沉沉的。

    就连梦里也都是柳树上的男子,从天而降的奇怪生物,带着骷髅的蒙面人,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做着奇奇怪怪的梦,感觉头都要炸开了。

    孟苏儿睡醒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月亮都已经悄悄地爬上来,开始营业。汗水浸湿了床上的被子,湿哒哒的。

    孟苏儿喝了药发过汗后,脑袋清醒多了,但病后的身子总感觉很虚弱,想着自己也是大病初愈,而且说好的今天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得买点东西补补呀,有想法就要为此付出行动,一溜烟的功夫就到了小镇上最有名的醉香楼。

    别的不说孟苏儿和孟参可是这醉香楼的熟客了。孟苏儿走今天自顾自上楼,坐在了二楼栏杆处以前常做的位置,这个时间点会有表演节目在醉香楼,这一种揽客的噱头,店里客人自然比较多了些。孟苏尔到这里就和来自家后院一样熟悉。这个位置虽然是个小角落,但是这个位置正好对着门口,看表演是个绝佳的位置。

    “小二哥,今天是什么节目啊,不会又和上次一样找个伙计随便翻几个跟头打发吧?”

    “孟姑娘那是老板安排的杂技,怎么到您这里就是打发了,不过这次我们老板花大价钱请了一位说书先生。您到时候瞧好了。”

    “说书先生?难道比城北李瞎子讲的还好?我倒是想见识见识,来盘花生米,烩鸭丝,炒鲤鱼,烩三鲜,还有就是你们店里的招牌酒--醉仙酒统统上来”

    “好嘞,这就给你准备。”

    孟苏儿居高而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被一道红色的身影吸引住了眼光,一身红装素裹,乌黑的发丝尽数用一个红色发箍束起,手里还拿着一把剑,孟苏儿虽然不懂武器,却也觉得那把剑甚是漂亮。

    孟苏儿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样惊世绝伦的女子,那种魅惑的美勾人心魄,光是这样看着就已经神会颠倒了。就算是在山间采药碰到修炼而成的妖,也不及眼前的女子一半的明艳动人,她虽然以薄纱遮面,但遮不住她身上的高冷,她浑身上下透露着对这个世界的不屑,孟苏儿虽是个女妖,也已经拜倒,在她的鲜红的衣裙之下。更何况这世间凡尘的男子。女子的一颦一笑都吸引着在座各位的目光。

    站在门口,女子环顾四周环境,就这样两道眼神交汇,孟苏儿顿时有一丝丝的尴尬,像是偷看别人洗澡被抓住的尴尬。不过只是一秒钟孟苏尔就丢盔卸甲,好在说书先生的及时出现缓解了这段尴尬的对视。

    孟苏儿一本正经的转身看向说书先生的方向,余光不经之见还是会瞥一眼门口,追寻着那一抹红,那种视觉上的享受。

    红衣女子看了一眼二楼的孟苏儿,提着自己的裙角拿着剑向着孟苏儿的位置走去,直径走向孟苏儿,孟苏儿看着眼前女子盈盈走来,心脏快跳到嗓子眼了,手心微微出汗,不会吧我居然有点紧张,她该不会就因为我看了一眼她就要过来打我吧,那我也台冤了,孟苏儿已经做好,等会打起来,如果打不过,就连忙使出轻功逃的主意了,只见红衣女子只是在她身边顿了两秒,就走向了她身后的桌子,孟苏尔能清楚地闻到了她身上清清淡淡的芬香,孟苏尔的另一大特点鼻子好用,以前不管孟参藏什么好吃的,都没有逃过孟苏尔的魔掌。

    一个瘦瘦弱弱不起眼的老爷子走上来,先生拿了一把折扇,他今天说的却故事却和以往话本子里的小姐与书生不同,但好似又相同,只是多了一个让人出乎意料的小妖精。

    说书老先生一身灰色素衣,很是儒雅,高高瘦瘦的还带着一个帽子,帽子紧致又小巧,老先生斯斯文文的就站在中央,和孟苏尔所见过以往的说书先生略有不同,他身上更加有种安静却很有力量,脸上一道道的皱纹应该都是岁月留下来的故事,时间给他的礼物吧。原本吵吵闹闹的客栈顿时变得安静不已,所有的目光都投向这位老先生。

    老先生拿起扇子一晃,只听他徐徐道来,小姐与书生的爱情

    故事说的是,小狐狸在山中嬉闹玩耍时不幸被扑兽夹,夹住了脚,疼的嘤嘤哀嚎着,但又怕声音引来远处的猎人和自己的天敌。

    一位路过的小男孩恰好看到这个画面,小男用全身的力气终于弄开扑兽夹,解救了这只小狐狸。

    多年后刚修成人形后的小狐狸,就开始到处寻找当初救自己的小男孩,等她找到自己的小男孩的时候,是在进京赶考的路上。

    它化成人形,乔装成家破人亡去京城投奔亲戚的弱女子,书生见她可怜便相伴而行。它一路陪着书生进京赶考,书生才华斐然取得功名深受黄帝赞赏。

    丞相想将自己的独女嫁给新科状元,新科状元与丞相小姐郎才女貌、一见钟情,只是可惜这小姐一直有疾病缠身。尽管请了无数大夫,但还是无药石可治。并且断言这位小姐怕是活不过十八岁,小姐如今年方十七,算起来也就这有半年可活。书生不忍心,心爱之人受这种痛苦,便满世界的求医问药、求神祷告。

    小狐狸看着,小男孩这般的用心良苦,整日茶饭不思。她告诉书生自己有办法让书生与小姐长相厮守,白头到老,书生一脸欣喜。小狐妖说可是须得你两成亲后,这个方法才能奏效,你先听我的到时候保证给你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

    小男孩求得黄帝赐婚,场面十分浩大,小狐狸忙前忙后的准备这场婚礼庆典,每一朵花的位置,每个喜字都是她亲自剪,亲自贴。

    看着书生与他心心念念的女子拜天地,敬迎宾,小狐妖说不上有多高兴,只是一颗眼泪却夺眶而出“瞧,我都喜极而泣了。”

    新婚当晚,洞房花烛之夜,月亮挂在树梢,有个一身青色衣的女子,在新房院前跳着舞,舞姿优美,只是孤孤单单的却无人欣赏。一舞闭,小狐狸紧闭双眼痛苦的蜷在地上哀嚎着,像当年被扑兽夹夹住那样低声呜咽的嚎叫着。只是不同的是没有人摸着它毛茸茸的头温柔轻声的说,“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帮你弄出来,以后要小心这种陷阱,不然下次就别人抓住了”

    新婚后的第二天,院子里众人喜气洋洋,再也没有人见过小狐狸,故事最后和平常故事一样,书生和小姐执手到老,恩爱白头。

    只是从那以后书生再也没有见过那只小狐狸,也没有见过那个爱笑,爱穿一身青衣总想吃冰糖葫芦的女子。

    讲完这个故事,先生折扇一收,所有人都在叫好,雷鸣般的掌声将孟苏儿拉回现实。

    孟苏儿听完这个故事,可是心里堵得难受,别人可能不知道孟苏儿是毕竟妖,她清楚的知道一个刚修成人型的小狐狸,哪有什么法术去延长人的寿命,达到起死回生的效果,要是以孟参的医术还能试一试,不过是一命换一命罢了。

    故事听得太认真,桌子上的菜还没有来得及吃几口,回过头发现,她身后的红衣女子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走了。

    孟苏儿喊了小二打包,就准备回家了。这次说书的老头太坏了,没有讲书生翻墙汇佳人的故事,虽然书生小姐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哪只小狐狸却赚足了孟苏儿的眼泪。她好想问一问这个故事中的书生如果知道是一命换一命他会愿意吗?每次听说书先生讲故事,都是说着书生与小姐私奔,可从来没有讲过书生与小姐的以后,他们以后的日子过的幸福吗?是不是就像我的父亲和母亲一样?

    尽管自己一直生活在这凡尘,身上既没有半丝妖气,也没有一点法力,但她始终记得自己是妖,听着故事中的小狐狸悲惨的下场,她内心的悲伤同情压得她心里难受。

    孟苏儿哼着自己的小曲,月亮皎洁的挂在空中,那么的高不可攀、冰清玉洁,周围的星星也只有零零碎碎的一两颗,怪不得人常说月朗星稀。

    借着月光,回家的路上都用不着灯笼照亮。
新书推荐: 醉医仙 修仙:我献祭奖励比别人多亿万倍 新我要成仙 半生癫狂半生闲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洪荒:开局震惊鸿钧道祖 重生盘古之开局灭杀诸系统 从签到灵山开始 夫人请现形 西游:开局猴子走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