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八章 天降正义

第八章 天降正义

    外面景色撩人,清晨的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孟苏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吐出来。感觉浑身的污浊气也吐出来了。地势低处蓄着雨后积水,看着水面倒影出来的自己,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穿戴整齐。

    恍惚间她突然在倒影里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在身后的树之间一晃而过,孟苏尔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水面中的倒影,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她不放心转过头寻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或许是自己发烧脑子浑浑噩噩,眼花没看清吧。她拄着拐杖,伴着清晨的阳谷,慢悠悠的向着山下走去。

    路上老是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树枝也是一晃一晃的,并不像是被风吹过自然的晃动,孟苏儿感觉越来越怪异,越来越不安。可她现在高烧不退,脑袋昏昏沉沉的,双腿和灌了铅似得,以前轻功卓然还能拼一把,但现在她连走路都需要拐杖,更别谈使轻功了。

    又或许是自己谨慎过头了,身后的人并不是冲着我来。孟苏儿只能尽自己的全力向前尽快走去,在这深山之中,不管是碰到吃人的豺狼妖,还是凶猛的野兽如今虚弱的自己都无力一搏。

    而且豺狼生性残暴,无论是人是妖他都会对其下手,要是碰到我,只会吸了我的灵识增强他的妖力。

    孟苏儿越想越害怕,求生的意志力让她忘记身体的痛楚,快速朝着家的方向赶去,尽管她的意志力支撑着她继续快速赶路,但这个速度还是太慢了。

    突然孟苏儿感到后背一凉,一道怪异的风朝着她席卷而来,腿上使不上力气,猛地一下她趴倒在地,雨后的路面积水总是特别的多,双手朝着一滩泥水里支撑下去,可虚弱的身体使得她的胳膊没有丝毫的力气,连带着整张脸也扎进了脏兮兮的泥水之中。

    孟苏儿快速的翻过身,还没来得急起身,坐在这滩泥水之中,看向就在她正前方不到十米的距离。有个浑身黑色的大块头站着,一身黑色衣服,看出这服饰并不是本地中人,腰间还带着一把锋利的刀,刀柄是白色骨头制成,散发着寒气。头上带着黑色的骷髅面具。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只漏出一双眼目满是杀气,面具很大看起来,很恐怖,看不清面具背后的脸长什么样子。周身散发着杀气。

    记得以前孟参和他说过,这种头戴骷髅是魔族之人特有的装束,一般这种装饰都是上战场厮杀的战士,或者是魔族掌权者的亲卫兵,魔族之人生性狡诈,血腥,依靠着血液修行不朽神功,吸受他人灵识,鲜血,以及肉躯为自己所用,所以魔族被三界唾弃,魔都是一个被三界遗弃的地方。

    百年前前神魔大战,虽然魔族战败,但是三界第一战神的陨落,天庭在这场战争虽胜尤败,没有了威慑众生的利刃,没有了能够震慑魔族的人,魔族更加的肆无忌惮。

    魔族要出来要穿过最海底最深的峡谷,以前通往魔都出口被战神封印,只有神才可以与资格打开,就算是魔族的权利统治者,也只是自己能够出入,而灵力低下的士兵却只能待在幽暗的魔都之中,海底的峡谷神魔大战后天界用上古圣器东皇钟再次封印,神魔大战魔尊重伤后投降,为展现天帝仁慈,在东皇钟的封印之下,魔族掌权之人,还是能够随意进出。

    看来现在出现在她眼前的怪物,应该是魔族之人,非人非神非妖。神魔大战后三界动荡不安,各地各处都是灾波不断,尽管这样,但魔族之人却没有出现这个小村庄,但现在突然出现,

    要么就是大战后流落在外的士兵,还有就是有魔尊的掌权者来了带来的亲兵,若是后者的活,看来内官镇有一场腥风血雨了。但不论是两者的哪一种,我现在肯定必死无疑,如果身以前靠我的轻功逃跑应该可以,可现在我的双腿跟铅一样沉重......

    明明刚刚清晨的暮光,照的浑身暖暖的,可现在艳阳高照,自己却像是掉进冰库里,孟苏儿只感到后背发凉,刺骨的寒冷。

    难道她真的就要命绝于此。孟苏儿一直养在孟参夫妇身边,每天见到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凡人,偶尔上山采药遇到山间的妖精也都是和善的,听说书说起最恶的妖怪也只是豺狼妖。

    尽管神魔大战孟参听到几许,孟苏儿也缠着孟参为她讲过神魔大战时的故事,可如今却是第一次遇到魔族之人,她控制不住的浑身发颤,她两腿发软站不起来,努力的向后退,对眼前恶黑衣人来说退不退不过是两三米的区别。

    十米之外的黑衣人抽出腰间的长刀,刀周身散发着寒气还有丝丝黑色的雾气,面具中透露着杀气让人不寒而栗。猛然间黑衣人朝着孟苏儿的方向刺来。

    孟苏儿看着迎面看来的刀,躲无可躲的她闭上了眼睛,静待死亡的来临。知道此刻的自己无处可逃也不会有人出手相救,忍不住内心还是祈求能逃过此劫。炼成为人也就十五年,看没来的及看看所有美好的景色,没有见过话本子里的书生和小姐,没有吃过一满楼的珍掌鸭,面香楼的牛柳肉面,陈姐亲手酿的竹叶青.......

    孟苏儿紧闭双眼,等着最后一击,眼泪(口水)不争气的从嘴角里留了出来。

    突然之间她听见了一声咆哮。一声深沉低稳的嘶吼在孟苏儿头顶上空飘荡,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被震炸了,等待的刀没有如约而至落在孟苏儿身上,她急忙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让人大吃一惊。

    一只通体雪白,脸长得像一只羊,头上却有一双鹿角,浑身上下有着白绒绒的毛,却有着六只尾巴各个身形巨大,四只脚十分粗壮,脚掌上还有鱼鳞。孟苏儿从脑海搜寻了一圈,她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在书中读到过这种生物,浑身雪白长得还挺威武、潇洒。

    这可是大开眼界的好时机,看着这个白白的大生物,孟苏儿够了一下落在自己旁边的拐棍,挣扎着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上一秒还在感叹自己可能要英年早逝,下一秒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就拄着拐棍挣扎的起身看热闹。

    “大白加油!”孟苏儿拄着拐棍颤颤巍巍还不忘记为其摇旗呐喊。听着孟苏儿的叫喊,大白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嘴里还发出“呵嘶”的一声,对她的表现很是不屑。

    黑衣人完全不是大白的对手,黑衣人自知打不过想要逃跑,可无论他跑到哪里下一秒大白出现在他面前,然后继续跑继续追,大白在捉弄猎物似得捉弄着眼前的黑衣人,这时的黑衣人对它而言不过是一个玩具罢了。

    黑衣人完全不是大白的对手,黑衣人自知打不过想要逃跑,就像出现的时候一样,一闪而过的黑影,转眼看不见身影,是能看到树梢的晃动,大白也顺势而去,紧追其后。刹那之间从刚刚出现的魔族杀手从,到大白从天而降的解困,到现在双双都消失不见。

    太阳就在头顶,晒得周身暖暖的,刚才的寒冷刺骨消失不见,肚子已经咕咕的叫,今晚要好好庆祝自己大难不死。

    尽管饿的厉害,但身上有伤只能拄着拐慢悠悠的走着,不消一盏茶的功夫,刚刚离开的大白就去而复返,孟苏尔有些惊讶大白的去而复返,看着它对自己不像是有恶意,况且刚刚是它救了自己一命,孟苏尔回给大白一个甜甜的微笑,结果这家伙理都不理,只是自顾自的走到孟苏尔身边,嗅了嗅身上的味道,搞得孟苏尔有点痒痒。

    转身就走时还不忘瞪孟苏尔一眼,一脸的傲娇昂首阔步的走了,理都没有理身后的少女。

    孟苏儿看着前面的大白一副傲娇的小表情,顿时觉得这个生物高大威武的形象和它这傲娇的性格还有点反差萌。

    孟苏儿继续颤颤巍巍的走到家门口,恍惚之间她看到白色闪过,孟苏儿嘴角上扬,大白还真傲娇啊,表面都不理你,可还是在身后守着你,感觉整个心情都变得愉快了起来,哼着小调继续回房间。大白走了,这次采药之行的总算是平安回家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孟苏儿回到家的时候都过了晌午了,幸好为了种植一点药草,家住的比较偏远,周围几乎都没什么人,要是住在镇上,左邻右舍的,而她大白天头发凌乱不堪,衣衫不整,外面还穿这男孩子的衣服,被街坊四邻看到,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药房,翻出孟参留给她的药丸服下。昨天到现在她肚子里一粒米都没有,饥肠辘辘,颤颤巍巍的的奔向厨房。还好,孟参走之前做的那些剩饭都还在,苏梦儿一阵狼吞虎咽,终于填饱了自己的胃。感觉浑身的力气又回来了。
新书推荐: 醉医仙 修仙:我献祭奖励比别人多亿万倍 新我要成仙 半生癫狂半生闲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洪荒:开局震惊鸿钧道祖 重生盘古之开局灭杀诸系统 从签到灵山开始 夫人请现形 西游:开局猴子走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