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六章 树上长了个男人?

第六章 树上长了个男人?

    听着天空轰隆隆的雷声,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现在夜幕也快来了,现在乌云密布的更黑了。要是不赶紧回家恐怕要成为落汤鸡了,豆大的雨滴从一滴一滴到哗啦啦,忍者胸口的不适,提起裙摆就开始跑。突然眼前一亮一道闪电,紧接着“咔嚓”一道雷声震耳欲聋。

    借着刚刚闪电的亮光。她居然看到前边的柳树上长居然了一个男人,好奇害死猫啊,在好奇心的趋势性,她向前去看,走到跟前才发现这个男子挂在树柳上。

    孟苏儿心想这该不会是造了什么孽,让雷给劈了吧,不禁自己双手合十开始祷告喃喃自语,雷公电母我可是个好妖,从来没有过害人之心,而且还悬壶济世,千万别劈我。内心十分不要脸的将孟参的功劳都说成了自己的。

    雨越下越大,雷声闪电没有停止的意思,孟苏尔有点迟疑这都被雷劈了,还能有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被雷劈过的,肯定是在作恶多端,而且活不了了,要是雷劈了人都还没有死,那可真是天选之子了,于是就撒开脚丫子向着家的方向跑去。

    不过半炷香的时间就看到,刚刚跑出去的少女,这一会还在树下,垫着脚尖想把拉树上的人拉下来。

    孟苏尔心里还是过意不去,父亲母亲常常以身作则遇到病人都是平尽全力就职,孟苏尔这样灰溜溜的回家有点愧对自己的父亲母亲,这该死的不忍心与责任心让她又回来了。

    虽然雷劈的人必死无疑,还是先看看怎么样,要是死了就地埋了也是善事一件。

    雨滴滴答答没有要停的意思,不一会山上的雨滴落在地上聚成了一股又一股的小水流向着山下流去。

    心悸还在发作,孟苏尔只能忍着胸口疼。使出吃奶得劲,总算是把他从树上扯了下来,借着闪电的微光,想不到这个男子长得还不赖,试了试脉搏还有气,不由得感叹被雷劈了还有口气,这小子命可真大啊,这都能活着。

    孟苏儿弓着腰,努着劲儿背起他,一张小脸涨着通红,而背上的人跟一个尸体似的一动不动,一双脚整个还拖在地上,还好人是昏死的没有啥知觉,不然这样下去脚这么拖着早就疼醒了。

    孟苏儿已经是高挑的个子了,但这个男子却还要高出孟苏儿许多这种大雨天,这两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位少女杀手,在一个雷雨交加,电闪雷鸣月黑风高的夜晚,去深山老林慌张不安处理尸体的画面。

    一个瘦弱的小女生背着具“尸体”向山下走去,还没走两步路呢,尸体就掉了下来,雨不停地下着,顺着发丝贴着脸一股又一股的流着,孟苏儿就这么湿坐在地上,任由雨滴打在她的脸上,嘴里还呵~呵~的喘着粗气,旁边躺着一个男人。本来心悸难忍,又拖着这么大的男人根本走不了几步。

    想不到这个男人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居然这么沉,走两步掉下来、走两步掉下来,要是就这样背着走下去,就算是没有让雷劈死,也快被孟苏儿折磨死了。

    孟苏儿喘着粗气,没有走多远,但自己实在是背不动了,要是孟参还在的话,半个时辰就可以弄回家了,可她一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弱女子,面对这么大的男子只能叹气了。

    可现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着周围的树孟苏尔计上心头。她找了一些树枝,做一个简易的小担架,拖着走总比现在这样好点吧,还能省点力。

    就这样一个少女拽着树枝往前拖,上面躺着一位面色苍白的男子。天色慢慢的越来越暗,雨却始终不见停,到家还有一大段距离,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破破烂烂的茅草屋,是猎人为上山打猎方便而留置的一个茅草屋。

    不管了,还是进去先躲躲雨吧,到家还有一段路程呢,要是我会法术的话,就不会这样在这里傻傻的等雨停,也就不用这么费力的拖着他走了。

    孟苏儿使出吃奶得劲儿,总算是将男子拖进破茅草屋里,安置在一堆草铺上,这个茅草屋只就能遮遮风,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滴滴答答的雨一直没有停,只有一个角落没有雨淋进来,其他地方都是雨水。

    孟苏儿看了看自己浑身湿透的衣服,用手拿起裙子的一角,顺手一拧,水滴滴哒哒掉了一地,风吹过来,让人不经打了一个寒战,转眼就要入秋,晚上的温度也格外的凉,赶上这下雨的天气,冷得让人直打颤。

    孟苏儿抬眼看着外面的雨 ,捡柴是不可能的了。还好这破屋子里有点破木头啥的,虽然潮湿了点,好在勉强可以烧火取暖 ,孟苏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点着了柴,看着躺在草埔上的男子。

    孟苏儿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烫的厉害 ,现在这里什么药材都没有,人又开始烧起来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晚上。

    孟苏儿脱下自己的外衫, 在这破茅草屋中找了处漏水的地方,任由雨滴滴在衣服上,浸湿了自己的外衫,放在了男子的额头 给他降降温。

    “这么好看的男子,要是脑子烧傻了可就可惜了。”

    衣服就这么湿湿的在身上穿着 好难受,看着昏迷不醒的男子,还特意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指 看他这副模样,今晚是肯定醒不来了。

    身上的湿衣服冷的厉害,还好有火 ,脱下来外裙,放在搭起的架子上烤烤,她将内衫也脱了下来,身上只有件白色的小肚兜,上面还绣着两朵出水芙蓉,一只蜻蜓嬉戏,画面栩栩如生。将衣服搭在火堆旁的架子上,时不时的添点柴火别让火灭了 。

    一会后又试了试男子的额头,怎么还是那么烫,看着他身上被泥水雨水浸透的衣服 ,唉看来只能把衣服都脱下来烤干了,不然病情肯定会更重,烧肯定是退不下去了,等天亮雨过天晴带他去药炉救治一下或许还能活着。自己的贴身衣服烤的差不多了还剩一些襦裙外衫什么的。但也总以挡风不必赤裸着身子。

    孟苏儿一边上下其手的脱人家的衣服,一边还喃喃自语“我可不是占你便宜啊。大夫眼中无性别只有病人啊。咳咳……”孟苏尔红彤彤的脸,明明就是此处无银三百两。

    看着瘦瘦弱弱的男子,这身材却蛮不错的 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腹肌也是一块一的摸起来的手感蛮不错的。只是脸色却惨白 眉头一直皱着,眼睛禁闭着的,看着痛苦的神色,难道昏睡时,梦里的画面也让他不开心的吗。

    一直垂涎美色的孟苏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对了,我亲眼所见他是被雷劈中,但是身上却没有一丝伤口,一般情况雷劈中的伤口见肉不见血,可他连伤口都没有,只不过胸口有一道疤但,明显是刀伤所致,而且这伤口贯穿整个身体,因为后背在同样的地方也有一个大小差不多的疤。这么重的伤,他是怎么活过来的,这伤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医学奇迹,要是带回去或许能观察一下,孟参要是在估计也得乐坏了,这可是个活着的观察物啊。

    但眼前的病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刀伤横穿身体几乎靠近心脏,被雷劈后更是没有伤口,但是做大夫的总不能撒手不管,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等他清醒再说,如果是大恶之人,我会亲手毒死他然后埋了他,不让他祸害百姓。带回去也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男子面露痛苦,好看的五官都拧在一起,眉头也是紧皱着,嘴里哼哼唧唧说着什么梦话,具体什么也听不清。孟苏儿不由自主的将手敷上了他的眉头,想要安抚他的烦躁与不安。

    猛然间,一双鹰一样的眼睛猝不及防的睁开,男子睁开双眼满是警惕与杀意,像是头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敌人,一只手死死地握住刚刚想要摸她额头的手,看见眼前出现的是个从不相识的柔弱女子后,松了一口气。

    仔细看才发现眼前的女子,衣衫不整,发饰凌乱,他来不及多看,急忙转过了头,男女有别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突然间醒来的男子让孟苏儿也慌了,居然这么快醒来了,手传来的疼痛将她拉回到现实“哎,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刚刚还半死不活,猛地醒来吓我一跳不说手劲居然这么大。

    男子慌乱的放开了手,脸却红到了脖子根。“你一个女孩子怎么穿成这副模样?知不知羞耻?,你快...快把衣服穿好。”他的结巴暴露了他内心的羞涩与慌张。

    孟苏儿急忙走倒火堆旁边,试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都已经差不多干了。着急忙慌的开始穿衣服。“你才不知羞耻,我可是救了你,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的恩人吗?我还没有问你,你到反过来说我不知羞耻。”
新书推荐: 齐霄传 醉医仙 修仙:我献祭奖励比别人多亿万倍 新我要成仙 半生癫狂半生闲 兄台,你挡我升仙道上了 洪荒:开局震惊鸿钧道祖 重生盘古之开局灭杀诸系统 从签到灵山开始 夫人请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