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五章 留我一个?

第五章 留我一个?

    孟参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来来回回的搬行李,一会儿拿起茶壶朝嘴猛灌茶水,娘两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倒是很有默契。

    孟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孟苏儿在她父亲孟参的耳濡目染下,多多少少也认识一些草药,会一点治病救人的皮毛,当然弄起专业还是不及孟参,但是在这个小药铺已经足够帮得上忙了,自从发现闺女医术勉强凑合还能治疗一些日常常见的小症状,毕竟也是苏合香树精怎么也算个药材,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天赋。

    就这样平常的小症状,都落的了她的肩上,十五六岁的孩子,每天晒药,看病。

    时不时还要让打发她去拜访哪些行动不便的人,去问诊。刚开始孟夫人还会拦着,心疼,结果不知道孟参怎么洗脑一番过后,孟夫人虽然心疼但也没有说过什么。

    虽然孟参和孟苏儿这对父女,平常感觉和两只斗鸡似得爱争来争去,但在喝花酒,去酒馆,听说书倒是很有默契,两人常常狼狈为奸,偷偷背着孟夫人出去喝花酒。

    今天孟苏儿去问诊完一卧病在床的老人后,在回来的路上顺便还买些鸡鸭鱼,走在路上,孟苏儿忍不住那缓缓上扬的嘴角,加上满是坏笑的眼神,又有什么坏主意在她脑海中转悠。

    孟参采完药回到家,看着厨房忙碌的身影,内心还带着一丝疑惑。这小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勤劳了,以他过往的经验不会是什么圈套吧。

    丰盛的晚餐端上桌,孟苏儿一改往日的态度,“爹,你多吃点。”本来这一反常态,孟参就感觉不对,这句多吃点倒是让他拿不起筷子了。

    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露出谄媚的笑容。“母亲,你都好久没有抱着我睡了,我这几天想抱着母亲睡,苏尔这么乖,今晚我陪着母亲谁好不好呀,好不好嘛”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孟母,两个胳膊晃来晃去撒娇,这副模样谁能拒绝呀。

    孟夫人看着这小丫头,点了点头宠溺的说“好,母亲以后天天抱着苏儿睡。”

    孟参铁青的一张脸,原来在这里等我啊,这小丫头现在都要和我抢娘子了这还了得。奸计得逞孟苏儿还不忘向孟参扮个鬼脸,得意极了。

    一连几天,孟苏儿都粘着孟夫人,一口一个母亲,每天晚上是这儿不舒服,怕做噩梦了,天天缠着自己的娘子,孟参连单独找自己娘子说说悄悄话的功夫都没有,孟苏尔这招够狠的,怪不得前几天做了一桌饭菜,这是逼自己出绝招啊。狗逼急了还跳墙呢,何况是个妖,这下去可不行。这几天的孟苏儿可是十分嘚瑟。

    孟苏儿拿捏住了孟参的两个死穴,最怕女人哭,还有就是孟夫人了了。

    哈哈哈每天家里都上演着相爱相杀的画面,孟夫人看着这种画面也只是笑着摇摇头。

    孟参想到了一个主意,不但能和自己的妻子朝夕相处,还能甩掉这个烦人精。

    饭桌上孟参特意说了句“夫人,我们两个好久没有出去看看大好河山,而且大哥写信不是说开了一家私塾教小孩子读书,以前忙走不开,现在苏儿这么大了,身上的医术治疗一些小灾小病啥的没啥问题,平常药铺打理的也是井井有条,要不咋们去四处逛逛。好久也没有出去游山玩水了。还能顺道去看看大哥的私塾办的怎么样。”

    孟夫人听到这里简直是两眼发光,看着自己妻子心动的眼神,他知道自己的计谋已经成功了。这次出去终于又可以回到二人世界了。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

    听到这话,再看看自己父亲的神色,一脸的神采飞扬,还看说是去看舅舅,这明明就是甩开自己嘛。

    孟苏尔换上可怜兮兮的小表情,那双眼睛马上就能落下泪滴,瘪着小嘴。孟夫人看到,也实属不忍心。“要不咋们全家一起去吧,苏尔好久不曾见过哥哥了不如这次就带她一起吧。”

    “嗯嗯,好呀好呀,咋们一块去。爹你就别抛下我,我也想见见舅舅”

    这那行啊!这可是孟参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连忙说“如今时逢乱世,路上多是逃难之人,你在这里有医书,古籍查询,我和你母亲一身医术,路上遇到患病之人,也不像你那般无用,你好好留下来钻研医术,别光想着出去玩。”

    孟苏尔心里嘀咕,跟着你们,你言传身教这样不就学的更快嘛,转念一想,父亲母亲确实好久没有出去了,要不这次就算了吧。

    母亲近年来身体一直不好,什么是事情都是兴致缺缺。难得母亲想出去,再者她也好久没有见过舅舅了。

    “娘亲,你和爹爹一块去吧,我在家照顾这些草药,记得代我向舅舅和小雨问好。下次去看他们。”

    孟参还没有来得及惊讶这下丫头怎么突然转型了,不和自己挣了,急忙点头“对对对!苏尔也该历练一下,不能总是在我们的羽翼之下。”

    就这样刚刚敲定这事,第二天太阳都还没上来。孟参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好东西时刻就要走了,怕多待一刻孟苏儿都要追上来。

    当天晚上就雇了一辆马车,还带了好多衣服和干粮,孟参毕竟是个千年血参妖就算是什么都不带也能来如影曲如风,毕竟路上颠簸,孟夫人的身体柔弱,不似他这种妖精可以比拟。

    有爹爹在想必这一路都会很愉快,娘亲也会很开心的。

    看着渐渐消失不见得马车,突然觉得这个家有点空旷。临走时孟参还不忘嘱咐她,记得按时吃药,都放在柜子里了。

    孟苏儿自从修成人型来到孟家后,一直就有个心悸的毛病,偶尔发作到也不碍事,但随着年龄的长大心悸也越来越严重,别的妖精修成人形后都有妖术神力,可她除了自己清楚是树妖修炼而成啥都没有,没有呼风唤雨的法力也没有变化易容之术。好像真的和普通凡人没啥区别了,除了轻功比较好,逃跑比较快。她还是树的时候要把跟深深的扎进土里,吸取养分,就只能在那一寸土里日日夜夜的待着,所以速度对她来说格外的具有诱惑力,苦练下来她的轻功居然可以和孟参拼一拼。

    他们两个走后,孟苏儿看着一片狼藉的药庐,这未免走的也太着急了点吧,为了制作好足够的药量,在自己出去玩的时候孟苏尔不被心悸缠身,孟参一夜无眠几乎把药庐需要用到的几味药材用到所剩无几了。这是有多着急走啊。孟苏尔无奈的苦笑。

    虽然有些药材并不常用,但是柜子里没有总是空落落的。总想填满这个小柜子,这样就会有种满足感。收拾好药庐,背上自己的小箩筐就开上向山里出发。

    一位身着淡绿色长裙,袖口还绣着几片祥云,一件白色烟云衣衫腰间用一根翠绿色的腰带束起来,尽显腰身,走在这林中似是与山间景色糅为一体,美不胜收。少女背着箩筐哼着歌,笑起来还有一个浅浅的小酒窝,可爱极了。

    孟苏儿说是来采药,却被这山上的景色迷住了眼睛,听着鸟儿低语,闻着淡淡的花香。每次去采药的时候,在这山间想起自己曾经作为树的模样扎根在土里。紧接着就是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妖精,一点灵力都感受不到,找个了廖无人烟的地方,试试自己这法力还能不能恢复,毕竟是个妖精,虽然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总觉得有损她树妖的身份,要是被一起生长的狗尾巴花知道了指不定怎么笑话我。

    孟苏儿静下心来开始打坐,试着去将体内所有灵气集中于丹田,可是这些灵气控制不住的流向心脏的方向。所有的灵气就像是掉进了无底洞中,流入心脏出后就消失不见,当年吞的那个珠子应该就在心脏处吧。

    只能试着去唤醒这个珠子试试看,记得当年这颗小珠子灵力可是十分强大,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见它帮我增强法力,倒是让自己现在连一丝神力都没有。

    孟苏儿用自己所有的灵力力,试着去催动它,而不是将灵力集中。微风四起,天空开始乌云密布,远远还能听见打雷的声音。

    内心有个声音在窃喜,嘴角已经挂上了笑容。难道我孟苏儿也可以成为一个无所不能,呼风唤雨的妖精了。还没等她窃喜多久,一滴雨滴在了她的鼻尖。

    原来刚刚就是要变天了而已,和她的法术什么关系都没有。怪得不得体内的东西像石头一样一动不动,怎么催动动它,也只是闪了一下没有别的反映就像是一直在昏睡着。可是胸口渐渐疼了起来,而且愈演愈烈,早上刚吃过药现在有开始疼,看来自己的心悸和胸口的珠子有关系,怪不得父亲一直给我准备妖而且还不让我联系法术,想来他应该早就知道了。
新书推荐: 天下负剑记 净元伏天 卿玉华音星河落 蛮横小仙 锋霜 超级时代 天呐我被光击中了 一棍破山 极天翊宸传 风起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