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四章 孟苏尔

第四章 孟苏尔

    孟夫人被一只似人非人,有着人的形态但是嘴巴与眉眼处却与狐狸一模一样,一条灰绒绒的尾巴左右摇动,许是道行不够还未完全脱离本身状态,孟夫人吓到连连,可小狐妖也被突然出现的人下了一条,以为是猎人来剥它的皮毛。

    慌乱逃走,逃跑之余还不小心撞着孟夫人,孟夫人本就惊恐不已,七个月大的身子使得她笨重不已,根本就躲避不了小狐妖突然的一撞。

    “啊!”孟夫人迎面趴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从身体下面传来,一丝丝的血开始从裙摆处晕染开来,汇聚成一条细细长长的血流。额头的冷汗不停的掉,嘶哑的喉咙却喊不出一句声音。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在这深山之之中,血腥味吸引着无数豺狼虎豹,同样也引诱这嗜血的妖魔鬼怪,这浓烈的血腥味对他们来说是最香甜的食物。

    孟夫人绝望的闭上眼,孟参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深山里廖无人烟,这个样子孩子已经保不住了,她不敢面对这一切,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孟夫人看着头顶的帷帐,摸了摸自己平缓的小腹,七个月大的身子,孩子终究没有保住,沉默不语眼角滑下一行热泪。

    那天孟参赶到终究还是慢了一步,若不是因为孟参是血参妖,有千年道行又善药理,用自己灵气加以药物辅助不然大人都走到黄泉路了吧。

    从那以后,孟夫人从来没有笑过,就这样呆呆的坐着,不说话,不哭,也不闹,孟参看着见这个样子的孟夫人,心疼的要揪起来。孟参出去了好久等他再回来的时候除了满身的伤,手里还有一颗药草。后来的孟夫人忘记了山上的妖魔,也忘记了自己有个孩子。

    后来,他从来不让孟夫人接触什么妖魔鬼怪,就算自己去山上采药,也是将她保护的很好。但她再也没有拥有过自己的孩子,夫妻恩爱,琴瑟和鸣但始终感觉缺了什么。

    孟夫人不仅长的好看手也是特别的巧,不一会的功夫一个本是浑身又脏又乱,头发也是乱的不成样子像个小乞丐的孩子,转眼瓷娃娃的脸,一头乌黑秀丽的头发被绾成了可爱俏皮的双髻,一双灵动的眼睛,眼底闪着狡黠,婴儿肥的脸笑起来有一个浅浅的酒窝,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捏,粉嘟嘟的小嘴巴,甜甜的笑容挂在脸上,显得乖巧可爱,许是没有合身的衣裳,件宽大的外衣裹在她娇小的身体上,觉得滑稽但又十分可爱。

    孟夫人抱着小丫头从内室走出来。“没有合适衣裳,我明天带小丫头上街买几件吧,还没有取名字叫什么名字好呢?”

    “孟苏尔吧?”孟参低着头说道,不似刚刚戏弄自己时的语气,带了一些哀伤,孟苏尔这个名字本来是取给那个未出世孩子。

    孟母抱着苏儿来到桌前,看着满桌本应该凉,却还热腾腾的饭餐“你热了一遍呀,不是让你先吃别等我吗?”

    语气虽是抱怨,眼底的幸福缺掩饰不住。“我去熬点小粥,小孩不能吃这些。”孟参顺其自然的接过小孩子,看着这幅其乐融融的画面,一点不像今天才成为一家人的样子。

    就这样是我度过了来到家的第一个夜晚。

    清晨的太阳慢悠悠的爬上来,清晨的露水还在翠绿的草叶上,一颗颗晶莹剔透小蜗牛优哉游哉的爬着,听见蝉一声一声嘶吼着整个夏天,这所有的一切美极了。一个院子里还没收的草药在架子上一排一排的晒着,连空气中都充斥这满满的草药味。一个半大点的孩子在院子里摇摇晃晃的走着,小小的人儿身上的衣服倒是拖了老远。

    这是孟苏儿成人后,第一次看到清晨缓缓升起的太阳,像火一样点燃了周围的云霞,橘红色的云霞向周边晕染,那罪魁祸首的脸羞红了,娇羞的探出半边,橘红色小圆脑袋周边,萦绕着一缕缕如纱的茧丝。这些半透明的蚕丝抽出,一圈圈的围绕着。寂美的有些不真实。无云的天空蓝的似是刚刚水洗过一般,凸显出天边橘红的云霞更加的绚烂夺目。

    鸟儿叽叽喳喳不停的叫嚷着,孟夫人起床看见,半大的点孩子穿着大人的衣服在院子里站着盯着刚出来的太阳傻呵呵笑,突然感觉她闺女脑子是不是不太好,喊来孟参瞧瞧看,孟参不用看就知道这小家伙肯定是太兴奋,毕竟刚从一棵树成为一个人,内心难免感觉欣喜若狂有点睡不着觉,这已经算是平淡了。

    他刚刚修成人形的时候比这更疯狂,他是十月份修炼而成型。叶子子已经落差不多了,所连一件衣服都没有,又太高兴了直接裸奔.....

    孟参头也不回的说道“苏尔也三岁多了,突然来到咋们家肯定不适应,给她点时间熟悉新环境呢。”

    晚上刚到这里的时候太黑看不清,现在她才看见这个小院子的结构,一间药房在院子里靠近门口的位置,门口搭了一个小篱笆的门,院子里用大大小小的鹅暖石铺了一条小路。厨房是一个棚子搭在院子里,除了一个客厅还有三间小卧室可能是有病人来的化方便照顾吧,院子两排都是树枝制作的架子,竹笸(po)箩(luo)上晒着满满的药材。小屋后边有一块药材田,种了很多决明子,桔梗,金银花等等。

    这个家真好孟苏儿忍不住的想。她以前是棵树不知道父母是什么感觉,有人疼爱你有人关心你的感觉真好,有家人的感觉真好。她跌跌撞撞的跑到孟夫人怀里,软软糯糯的喊了一声“母亲。”

    一声母亲喊得孟夫人眼含热泪,开心的花枝乱颤。抱着孟苏儿一阵猛亲,她是爱惨了这个孩子。

    和孟大夫说了一声要出去,就急急忙忙的走了,连孟参那句我也想去来不及听甩到了身后。

    街上热闹非凡,商品琳琅满目,让人看着眼花缭乱。

    梦夫人带着孟苏儿至今走向小镇的最好的衣裳店燕云裳,各色各样的东西尽显眼底,珍珠翡翠应有尽有,梦夫人左挑跳右挑跳都是三四岁小孩子的小衣裳。

    两个时辰过去了,母女两人总算是从店里出来了,一个宽布大衣拖拖拉拉女匪头嫣然成了一个粉雕玉琢小娃娃,果然人靠衣裳马靠鞍,一身桃粉色水烟衫,淡粉色长褶裙,发丝梳成了双髻,用小粉色色的花簪挽成,还有几个小蝴蝶的小流苏摇摇晃晃,像是花间的舞蝶在展现自己优美的舞姿。浓密的眉毛下一双深邃的眼目,高挺的鼻梁,像桃花花瓣一样粉嫩嫩的嘴唇。真的人像是桃花中的小精灵可爱又迷人。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还不满足又开始向下个店进攻。果然女人逛街很疯狂四五个时辰都感觉不到累。簪子手镯一款有一款,衣服鞋子一包又一包。

    孟参是当地有名的神医,什么疑难杂志找他都会药到病除,而且孟参治病从不论高低贵贱一律,在他眼中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是都只是他的病人,待人温润儒雅要是遇到不听话的病人也是霹雳手段能治的服服帖帖,对贫苦人家常常都是免费问诊拿药,百姓也都很尊重他们夫妇。

    孟夫人身边带着个小姑娘,还都那么漂亮。嘴里喊着娘亲,不经感叹母女两人都美啊。走到哪,镇上遇到的人都会喊一声,孟夫人带着闺女出来逛街啊。

    听到这样的话,孟夫人更是乐的合不轮嘴。孟苏儿还会嗲嗲的顺着话喊一声“母亲”,苏儿其实从内心也认同这个温柔大方的女子,是她的母亲了吧。只是这个爹有些许不着调。

    内观小镇本来也就是民风淳朴的镇子,镇上的人都是热情大方的人,孟参夫妇又是小镇的大善人,赠药施药的事情不知做了多少次,每次换季,有传染病的时候,就会看到孟大夫和他妇人施药给生病没钱卖药的人。

    孟夫人好久没出来逛街了,这次可是逛的尽兴,看着手里拿的东西,本来自己也没有买多少,可大家总是太热情,半买半送,还有些送的鱼、肉、菜什么的就满满一大堆了。靠着一个半大点的孩子和一个纤弱的女人肯定是拿不回去了。只好雇一辆牛车,正好她娘两个也逛累了,可以坐车回去。殊不知家里的那位,已经做了一大桌子的晚餐等她娘两回来,站在门口都快等成望妇石了。

    孟参在家门口迎接娘两,看着缓缓走来的牛车,和车上大包小包的东西,这是把镇上都搬空了吧。

    “娘子你今天是去逛街了吗?还是去抢劫了,要是抢劫了咋们现在跑吧,等会就来不及了”孟参笑一脸愉悦,买了这么多东西也不见他生气还在这里打趣。

    打发车夫走后,孟夫人就牵着苏儿去客厅,直留孟参在哪里一个人搬行李,一个大男人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新书推荐: 天道永驻 天道剑尊 天下负剑记 净元伏天 卿玉华音星河落 蛮横小仙 锋霜 超级时代 天呐我被光击中了 一棍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