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三章 捡个孩子回家

第三章 捡个孩子回家

    鼻涕眼泪一起掉,还拿自己的袖子擦了擦,看到这里这个男子顾不上嫌弃自己袖子上占到的鼻涕,讨好的神情想哄一哄痛哭不止的少女,没想到这个人长得还挺高大魁梧却是一个怕女人哭的男人。看见农夫脸上慌里慌张,不知所措的神情哭的更大声了。

    “好了,好了,我认输,我不逗你玩了,你别哭好不好,我买好吃的给你。”咦,听到这里小树妖感觉这买卖好像可以做。于是更加撕心裂肺的哭,这叫喊声喊跑了方圆三四里树上的鸟儿。

    “大仙,您别哭了行吗,就当是还这山中生灵一个清净,我天天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吗?你就别吼了嗓子都快喊哑了。”

    小树妖眼神满是狡黠,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农夫肯定不简单,能一看出自己的真身,灵力肯定在我之上,况且现在自己灵力低下,其实何止是低下简直是没有,和普通凡间两三岁小孩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他对我也没有什么恶意,再说我三岁孩童的身形,也需要保护不然遇上妖魔鬼怪都不够人家塞牙缝。

    眼前之人穿的一身灰色素衣,身型高大,鼻梁倒是十分高挺,长得虽谈不上英俊,但看起来还是十分儒雅的,好像三十多岁的样子,也不像什么坏人。这事能行。心里一阵权衡利弊后哭哭泣声止住了,这大腿算是就这样抱上了。

    看着这小树妖止住了哭泣,男子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果然天下的女人都不好惹无论是妖精还是人,都难哄。男子缓缓蹲下身子,可就算是自己蹲下来,还是比小妖精高出了一大半。

    “你为什么修炼成了一个孩童,树精类修炼十分不易少则千年多则万年,而且你体内的灵气也不纯净。这是为何。”

    小树妖的眼睛看着他,既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也没有回避他的目光,就这么迎上去,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既然决定抱眼前人的大腿也就没有不信任他这回事,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连她自己都是蒙的。

    可是眼前的男子就不这么想了,看着小树妖不说话以为眼前的人不信任自己,不过毕竟第一次见面,见面也没有超过一个时辰,纵然对自己不信任但还是可以理解的。

    他缓缓起身牵起小树妖的手,一步一步的下山他倒是没有再问什么,而是开始讲起自己的故事,声音悦耳清脆。

    “这天下最险峻山上就是俊疾山,我其实是俊疾山上的一颗血参,人参本就是上好补气修炼的药物,无论是是对人还是对妖,都是能够增加修为延年益寿,所以我的同类也就十分的稀少,也许是因为血参是人参中极品,药中之王,我修成人形便就懂的很多药理,无师自通也就当起了大夫······”

    两个人就这么一步一步缓缓走着,小树妖牵着男子的食指,小树妖听着男子絮絮叨叨讲着自己的故事,她却没有一点的不耐烦,更多的是心疼和同情他,俊疾山是出了名的险恶之地,不仅仅是因为地势险恶,峭壁陡立,崇山峻岭,还有就是山上的生灵,

    也都是些凶猛无比的妖兽,俊疾山是像是一个封闭起来天然形成,最能体现优胜劣汰,至高无极的山顶,从来没有人踏足过,所谓高处不甚寒,山中天气更是变化无常,可还是有许许多多的珍奇异兽生长在这,在这恶劣的环境,有限的资源,只能产生无尽的杀戮,这片土地能存活下来的都是,心狠手辣,手腕狠毒的精怪妖兽。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子,一个众人垂涎的血参,现在站在你的面前,看见他的能力与胆识。

    空中星光点点,风吹到脸上还是凉飕飕的,也不知走了多久,孟参带着她,在一处小院子停了下来,星星繁多,借着星光只能模糊的大概看到这个小院不大,隐隐约约能看到围了一圈篱笆,就连门也不过是一个精致的篱笆,空气中的药草味十分浓烈,分不清是哪一种药草,是当归还是麻黄.....所有气味杂糅在一起,却不难闻,反而能让自己那颗不安的心缓缓平静下来。

    屋子里的点的烛光透过窗户照在院子里晾晒的草药上,显得无比温馨与温暖。

    可咋们的男主人,却在门口探头探脑,他能从危险重重的俊疾山出来,应该也是个厉害角色,结果在人间连回个自己家,都这样畏畏缩缩。小树妖内心不由得鄙夷。

    孟参不敢就这样莽莽然的进家门,他蹲下身双手拉着孟苏儿,“记住我和你说过的吗?你不是刚修炼成的小树妖,你只是个两三岁大的小孩子,两三岁大的孩子只是刚刚学会说话,实在不行你就瘪着嘴别说话,你可不要吓到她,在她面前神妖魔都不能说。我们都只是普通凡人。”

    “哎呀你路上都说好几遍了,我知道了,”

    “你还是个小孩子,我抱你回家吧”一脸嫌弃的伸出双手,脸上虽满满的嫌弃,身体还是很诚实的靠着他的肩膀,“你看看你表情,你这破衣服这么脏,我都没有嫌弃。”

    说完就大步向家里走去,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幸福。还没有开门就喊道“娘子,我回来了。”

    “你呀,今天上哪里去采药了,回来的这么晚。要是再晚点你今晚直接住山上,都不用回来了,方正天也亮了。”听见门外有动静,女子起身去拿碗筷,女子虽是呵斥孟参回来的太晚,但语气中掩饰不了的温柔与担心。孟参听见这话不但不生气,嘴角的弧度却是更加明显。孟苏儿不禁疑惑这两个人真奇怪。

    推门进去,女子一身的晕烟衫,颜色由深至浅,腰间一条墨色腰带修的身形体态轻盈,三千发丝尽数盘起,梳了一个妇人的发髻。斜斜的插进一个舞蝶茜影的碎花簪,银色的流苏随意垂下。穿着打扮虽是三十岁妇人的模样,但岁月丝毫没有留下痕迹,一丝丝的碎发留在鬓间,多了一丝清秀的模样,一双杏眼,半点红唇,整个人透着来高贵典雅的气质,就像是画本子里说的女子般,大家闺秀就只是用来形容她的词汇吧。

    看着推门而入的丈夫,女子向前迎接,看着丈夫怀中抱着的孩子,满是疑惑不是采药吗?怎么还采了了个孩子回来。

    妇人接过孟参手里的孩子,孟参一脸担惊受怕,生怕这小精怪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引起妇人的怀疑。小树妖倒是乖乖就范,没整啥幺蛾子。

    好像是知道女人想问什么?还不等妇人问起,孟参就说“我路上捡了个娃娃,可能是现如今这世道太乱,妖魔横行被人遗弃了吧,咋俩整好缺个奴仆,别看他现在还小等她长的大点,我们就好好使唤她,减轻一下负担,家里面晒药收药,我要是出诊了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多个小奴仆咋们两个好轻松一点。也不用特意给她收拾房间了,养鸡的小窝空着呢,直接让她住进去吧,”孟参眼神满是戏虐。

    越说越过瘾孟参都有点停不下来“对了,还没有取名字,反正是个小奴仆,直接就叫小奴算了,要不小丫鬟也行,是在不行咋们可以学学大户人家叫什么春夏秋冬,梅兰竹菊。”孟参倒是玩嗨了,可小树妖的一张脸气的通红,知精怪知面不知心啊,刚踏入凡尘的她就被孟参这个大坏人狠狠的上了一课。

    孟苏儿听到这里,狠狠瞪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嚷嚷要让她做奴隶的幕后黑手,如果眼神是刀子这会孟参怕是扎成刺猬,万箭穿心了。这家伙果然没安好心。孟参还不忘挑衅似得看了看小孩子的眼神,虽然孟苏儿恶狠狠地瞪着他,奈何孟参的脸皮是真的厚,丝毫没有想要道歉的感觉。

    夫人知道孟参是在看玩笑,语气温柔的说着“这么可爱的孩子做什么奴仆,瞧你心狠的,咋们也没个一儿半女的,不如就当咱们女儿吧,这孩子这么水灵,长大以后肯定是个小美人,我抱她去洗漱一下,桌子上有饭菜你先吃点吧”

    孟苏儿看着这温柔的女子不禁想感叹。还是有好人的,这么好看又贤惠的女子怎么就瞎了眼看上孟参呢。头也不回的抱紧了她,孟夫人也没嫌弃这浑身脏兮兮的孩子任由她这么紧紧的抱着,她贴心的用自己纤细的手抚摸着孟苏儿的背,安抚着他的身心。头扎进抱着她的脖子里,孟夫人身上还有一股药香味,让人异常的安心,这个怀抱好暖。这肯定就是母爱的感觉,幸福的味道。

    后来孟苏儿才知道孟夫人本来是有个孩子的,当年孟参去深山上采药,她看着快变天了,怕她的情郎淋雨,拿着伞去找他,可深山老林里本就是妖精的生活的地域,对人类来说每一处都有可能暗藏危险。
新书推荐: 天道永驻 天道剑尊 天下负剑记 净元伏天 卿玉华音星河落 蛮横小仙 锋霜 超级时代 天呐我被光击中了 一棍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