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第二章 成精的树

第二章 成精的树

    眼泪总是不和事宜的掉下来,或许是觉得在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面前哭觉得太丢脸,她转过头偷偷的擦干了脸颊的泪滴,好似一切都放下了想开了。冲着孟婆回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那个笑容更多的是释然吧。

    少女望着孟婆,她开始好奇,为何一直在这廖无人烟的地方。

    “这里只有死人才能来,那你呢?你也是死了吗?孟婆,是你的名字吗?这方圆百里只有你一个吗?”

    夏木木用一双幽邃的眼睛望着她,孟婆在这双眼睛里看到的全是怜悯。

    那双眼睛倒映出来的人,让孟婆自己都觉得陌生。

    她有点头疼该怎么应付这小丫头。但是她问的话却刺进了自己的心里。我的名字?我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好像很久了吧,久到连我都怀疑以前的记忆,是不是我做的一个梦罢了。

    遥记很久之前,差不多是在第一次神魔大战的时候。在一座叫月八的山上,我还是一颗刚有灵识的苏合香树,每天听听鸟儿在我树枝上叽叽喳喳的闲聊,也经常能听见他们的谁都不服谁的开始吵架。每天晒晒太阳,闻闻微风吹过夹带着的一缕缕花香。看看云卷云舒看着雨滴打到叶子上滑落的场景,就像是在玩滑滑梯,每年冬天都来的特别早看着银装素裹,小松鼠会早早的藏好自己过冬食物。生活好不惬意。

    ……

    直到第一次神魔大战结束的之后,和平常一样很普通的一天,一颗流星划过,这个造型怪异的流星向我迎面砸来,我只是有了灵识罢了,可我还么有腿啊,这叫我怎么办。只能闭着眼等待着最后的来领,四周安静的没有丝毫声音,只有全身撕裂一般的疼痛,我缓缓睁开眼睛,一个发着红光的形状有些不规则的珠子停在半空。

    好疼,我的树冠几乎被削掉,躯干也不像从前一样挺拔,树皮上裂开了好几道口子,苏合香就像是我的血液一样漫漫渗出来。

    我顾不上喊疼,只见下一秒红光一闪,眼前的珠子依然不见。“咻”的一声这泛着红光的珠子猛然的就进入了从伤口进入了我的身体。身体从头到脚的开始发热,发烫,像是熊熊烈火想要点燃我的身体,吞噬我的灵力。

    我感到了有一种力量充斥在身体里可我驾驭不了它,我越是抗拒的它,可它越想撑破我的身躯,我只能强忍着不适,去接受它,去迎合它。我还不想死我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渐渐地意识也开始涣散,尽管我强打的精神不让自己陷入昏迷,但还是没有抗住,体内的热浪一波接着一波慢慢退下,感觉自己虚弱到了极点,眼皮像是千斤沉重。作为一颗不能跑,不能跳,只能禁锢在一寸天地的树,可现在的感觉却是飘飘然,在空中游荡,昏睡过去。

    一阵微风吹过,空气中的香味却愈发浓烈。刚刚的大树却亦然不见那颗红色的珠子也消失无影无踪,倒是有个三岁大岁的小孩子趴坐在地上。

    小孩一身青绿色的衣服破烂不堪。一头乌黑的头发乱糟糟的,和鸟窝差不了多少,就连一件遮身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的活像是一个小乞丐。一双眼睛清澈无暇尽展现的是稚嫩与纯真。圆圆的脸有些婴儿肥,笑起来还有一个浅浅的酒窝可爱极了。闪着大眼睛两只小短腿艰难的爬起来,低头看看手看看脚。

    “咦,我成人形了,只是这身子不得不让人嫌弃,百合花姐姐成形时,花样年纪,一身白裙仙气飘飘,淡雅脱俗,墨竹哥哥成形也是少年风姿,影子俊朗,就连我常常取笑的狗尾巴草都是可爱少女惹人怜爱,

    再看看自己,而且身上的灵力使不出来半分,要是被他们知道现在这样以后还要不要在精灵圈混了。”

    小树妖笨拙的一步一步走着,颤颤巍巍,摇摇晃晃,一个不小心就摔得浑身的泥土,虽然以后不好在精灵圈混了,也肯定少不了让狗尾巴草嘲笑,不过要不是今天砸中头的这种好事,自己也许还需要几百年才能修炼成人型吧。自己思绪乱飞还没注意眼前的小土坡对它来说都和悬崖峭壁样很难跨越,扑通一声一个狗吃屎,满脸的泥巴。

    只见她卯足了劲儿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又马上狼狈不堪的趴了下去,来来回回好几次也没见她移动了几米。

    跌坐在小土堆上看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不由自主的又开始埋怨自己这弱小的身板。

    忍不住喃喃自语嘀咕。“为什么别的妖精修炼成型都是一位十五六的美女美男,可我为什么只是个孩子,而且这腿都使不上劲,莫非是我不劳而获的代价,呸呸呸什么代价,肯定是我刚修炼成型,多走走多修炼就会好。”

    动物吸收日月精华修炼成人形便是妖,植物吸收日月精华修炼成人形则是精,人死则是鬼,怨念不散则是怪,天下生灵依靠吸收怨气和歪门邪道的修炼便成了魔。可我这不劳而获成人形算妖还是精,反正凡人说起来的时候,妖精好像都是连在一起的,没差别。

    只见一个两岁的孩子满眼的倔强在这荒郊野岭连走带爬,要是别人看到肯定以为是一对狠心的夫妇抛弃了这么可爱的孩子,还丢到这深山老林里喂狼。本就脏兮兮的脸现在更是看不出本来面目了,她手脚并用不停地连爬带走。

    突然有道力量使她向上,莫不是碰上了吸妖灵气的魔怪,她闭着眼睛呜哇哇的大喊,好不容易成了一个人她可不想变成食物啊,她的身体离开地面,她的双脚双腿不停地挥动嘴里还呜哇哇的喊着。

    等了好半天预想中出的疼痛没有来临,她偷偷睁了一只眼睛观察一下周围环境,神情紧张,但眼神中却没有一点点害怕。仔细瞧着周围的环境,发现她被一个人轻而易举拎了起来。

    那个人背着背篼,像是上山来采药的农夫,长的慈眉善目的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看着来人没有恶意,小树妖便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想要恐吓眼前之人,告诉他,我很厉害,让他放下来,可她忘记了自己只是一个三岁的孩童的身体,被提在空中看起来十分的滑稽。“噗嗤”一声农夫笑了起来。见农夫嘲笑自己,她一张小巧的嘴巴撅着老高。看到这里,本来觉得,这可爱的小孩子,更加搞笑了。不由得哈哈哈大笑出声。

    “你这个小树精,怎么修炼成这个样子?别人是修炼到成年人一般,你怎么反倒成了一个孩童般,这么圆润。体内灵气还不纯,你这个样子哈哈哈……”说完便哈哈的又嘲笑了起来。

    小树精又惊又怒?他是如何知道我是的身份的,而且他居然还嘲笑我,还说我胖,可恶啊!该死,忍不了了,好想咬他一口,哇唔。

    看着这小家伙满脸的怒气,整张脸气的通红,那双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又大又圆,两根小眉毛都皱成一道了。但是这小模样却越发的可爱了。

    看她生气的小表情,农夫也意识到,自己对个小丫头玩笑开的好像有点过分了。

    不过看着小家伙生气的小表情,嘟瘪着嘴巴,一双眼睛挤不出一滴眼泪又委屈又愤怒,他完全忍不住“哈哈哈......”

    嘲笑也就算了,结果他用一手拎着住我破烂不堪的衣服,让我悬在半空,另一只手居然的大拇指和食指捏我的脸蛋,还配音‘biubiu’两三下,最可恶的是还一边说着软软的好有弹性,戳一下弹上来戳一下弹上来,玩的是不亦乐乎。真的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也太伤人自尊啦。

    这简直是对我们妖的侮辱,要不是我刚成人型身上的灵力丝毫施不出来,不然绝对打你个屁滚尿流,树妖也就只能在心里这样想想,安慰一下自己的小自尊。而她自己清楚自己,知道自己打不过,何阔他一眼就看出自己是精,肯定也不是什么凡夫俗子。

    有种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而无能为力,毫无还手之力,本想装出凶狠不好惹的样子吓退别人,结果人家倒是反而更开心了,想到这里真的是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只看一张小脸委屈小模样惹人心疼,眉毛都快皱成一个疙瘩了,让人更想用手搓一搓小脸蛋。一双眼睛扑闪扑闪的,蓄满了眼泪,感觉下一秒就要掉下来,惹人怜爱的表情直勾勾的看着农夫。希望眼前的人能放过他。

    农夫看到她可怜兮兮表情,有些心虚赶紧停手,自己也有点于心不忍,好像自己刚刚干了滔天的祸事一般。

    “你别苦肉计啊,我可是不怕的,我不笑你了,你可别哭啊。”

    这不说还强忍着,说完直接“哇”的一声豆大的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向下掉。整张脸哭的跟一个小花猫一样。
新书推荐: 不朽长春 天道永驻 天道剑尊 天下负剑记 净元伏天 卿玉华音星河落 蛮横小仙 锋霜 超级时代 天呐我被光击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