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月老今天喝汤了吗 > 楔子

楔子

    世间生物有概括起来无非是人、神、魔、妖、精。分成了天地人三界,天界也就是神界,是三界之首,神界由玉帝掌权,也是这天地之间的霸主,自然天帝掌管万物众生,众神仙居住在这天界。

    地界也就是后来世人所说的地狱,地狱收纳鬼怪渡人魂魄入世轮回,三界统一,天界一同天下,在这地狱之中的君主修罗臣服天帝,这些地狱鬼怪称为地仙,阴间使者。地狱君主修罗,一统地狱阴使。

    而魔族居住在最黑暗没有一丝光明的地方-魔都。传说要穿过深海海底的峡谷,在最黑暗的地方才能找到通往魔都的路。魔都是一个被阳光抛弃的地方,哪里黑暗无比,没有欢声笑语,那是一个被恶魔所践踏的地方,空气都散发着血腥味和令人呕吐的恶臭味,满地皆是污浊之气。

    妖、精和人类生存在这凡间,若修炼得到道,要受下三道天劫,共挨下七七、四十九道天雷,便能去莲花清池,洗去凡间浊气去凌霄宝殿才能点化成仙。

    在这三界芸芸众生之中有一个怪物,他力大无比实力强劲,没人知道他的名号是什么,一直是一个很强大的存在,众人称其战神,是天界威慑四方的王牌,而这三界最强者战神,追随者众多,将领也都以他马首是瞻,而他无意功名利禄,相传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是却生的一副文弱书生秀丽的相貌,原本一心只想挑战这世间最厉害的对手。

    在一次派往去降服祸乱天下的上古神兽裂天兕(si)时。他独自前,心高气傲,裂天兕在他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裂天兕(si)虽然武力低微,但是他生性狡诈,诡计多端。

    裂天兕使诈,原本处于上风的战神却中了裂天兕(si)的幻灭术,身负重伤。在战神受伤晕厥幸而遇到一只兔妖。战神为此逗留凡间 。 也贪恋上这人世间的温柔,他于兔妖像凡间夫妻一般一起生活,相敬如宾、相濡以沫,两人互敬互爱生的一女。

    裂天兕怀恨在心他寻得机会,趁战神不在家,便去找兔妖寻衅滋事。兔妖拼尽全力也只是保下她的女儿,战神赶到时为时已晚,兔妖最终还是魂风魄散,只是拼尽全力保住了女儿逃过一劫。

    战神痛失心爱之人,斩杀裂天兕。失去兔妖的战神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像在天空中遨游却没有方向和目标的秃鹰。

    魔族之人生性傲慢,从不喜被约束约束,不服天庭统治,而我魔族又为何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苟活,但以一己之力总归是难以抗衡整个天界,况且正面硬钢,战神之力很难有人与之一战。

    魔尊野格古惑地狱君主修罗背叛天界,适逢三月初三西王母寿诞,野格乘着众神去西王母贺寿之际,大家醉舞狂欢之后,毫无戒心之时。野格率先带领魔族攻打之上天界吸引大批天兵天将,魔族与天庭的千百年来“和平共处”的格局还是打破了,而修罗带领着地狱之中的鬼怪趁其不备攻上南天门,有能力有牌面的神仙几乎都在西王母的寿诞之上,留下看守的无非是一些虾兵蟹将。

    就这样野格带着魔族和修罗汇合,一路所向披靡,从一重天打到三十二重天到瑶池直逼凌霄宝殿。

    尽管战神和木炔(que)及时赶到 ,但是战况已是惨不忍睹,木炔虽然年纪小,但也是战神唯一的徒弟。

    这修罗与他一战可以说是节节败退,处于下风。魔君尽管手持弑血剑,与战神大战三百回合但始终处于下风,这样下去必败无疑,于是他心生一计,只见他手一扬,战神一时不察一道粉末进入了他的眼睛。他仿佛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子走到了自己面前,他难以置信。

    魔君知道战神的死穴就是兔妖,别的幻术对堂堂三界战神或许不起作用,但用裂天兕(si)的炼化成为药粉施展的幻灭术,比原本的幻灭术更加厉害百倍千倍,与战神战神一战的话,有了这个好东西或许还有赢的机会。

    战神神力三界之内确实无人能敌,但却陷入感情无法自拔,兔妖或许就是他身上唯一的弱点。战神他清楚知道眼前的兔妖是幻觉,他明明能够挣脱出这种幻觉,可他不舍,他好久没有见过她,抱过她,就像现在这样向他走来,他好怀念那段时光,他压抑许久的情感澎涌而出,不能自已

    “哐当”战神手中的武器掉落,他只想抱抱自己心爱的女子。木炔被这一声哐当吓到,转身看见师父丢下白泽剑,似是要拥抱正在向他刺来的魔君。木炔顾不得身边的地狱阎罗。只能转身就去救他的师父,他一把推开师父,可那把剑太快了,他自己来不及躲开嗜血剑插进了木炔的胸口,木炔反手一拳,地狱君主修罗看到这一幕简直是偷袭绝佳的机会,战神进入幻觉无法苏醒,木炔身受嗜血剑,这嗜血剑刺中心脏,重责灵识骤散,轻则此生也只能是一个躺着的废人了。

    战神猛然睁开双眼他不能不顾三界安危,看到这般场景,见他一掌劈向前来偷袭的修罗。这地狱之中无比高大的君主此刻被一招打飞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木炔胸口中了刺中嗜血剑,时间紧迫。来不及药神治疗,来不及等木炔适应其他神力,战神将自己的八成神力猛然灌入木炔体内,护住他的灵识与心脉,魔尊看到这个画面战神与木炔都不能动,心知现在是绝佳的机会,用尽全身力气化为一剑,如果这一次他们挨下来,师徒两人就算是侥幸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了,要是战神想抵抗,只要他出招木炔必死无疑,他传入木炔身体的神力来不及撤回自己最终暴毙。总之今日他师徒二人终将是难逃一死。

    魔君野格还是太小看战神了,战神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一手继续向木炔继续传神力,另一手抬手之间白泽剑握在手中,剑锋一转,化为千百万支向野格的嗜血奔去。

    他几乎把自己所剩的八成神力都给了木炔,用来护住他。他看向木炔,眼神坚毅“以后你替我守护这三界的安宁,照顾好你念念,今后白泽就是你的剑了。”起身迎向魔君。

    “师父,不要!!!”

    战神用自己所有神力击中野格的同时,野格手中的嗜血剑也刺中了战神的胸口。在嗜血剑插进战神心脏的那刻,在战神脸上出现的却是久违笑容或许这个结果是他最想要的吧。

    这场战争就这样结束了,三界的战神就这么陨落了,这场战役以天界胜利告终,地狱君主修罗受伤投降,大家都本来以为魔尊野格手战神一击而死,结果这小子命太大,那一剑虽没有刺中死穴,但他伤了根本,这辈子可能也就是个废人了。不过他也是个识时务的主,看到大势已去。急忙跪下求饶,恳请天帝网开一面。

    战神陨落,白泽认主木炔。这也将代表着战神之位与这五十万天兵天将唯木炔马首是瞻。
新书推荐: 锋霜 超级时代 天呐我被光击中了 一棍破山 极天翊宸传 风起和安 元墟 仙界护卫队 从道法古卷开始 仙女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