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暗幽塔 > 困 第零零三章 没有哭

困 第零零三章 没有哭

    黑猫被蓝田提住了后颈,瞬间就放弃了挣扎,任由蓝田提着它往回走。它的四肢与头都直直垂下,只有尾巴在时不时在不安分地左右来回摆动着。

    冰莲看着蓝田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今儿个心情好,就额外赠送你一个祝福吧,就……心想事成好啦!”

    孟极驮着又开始弹奏《阳春白雪》的冰莲离开,离开之前一朵由音符组成的冰莲花化作一抹光,飞入了蓝田的后颈里。

    蓝田对此毫不知情,一人一猫很快就回到那个花园,里面的风景与外头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铁门的另一端是花园,此刻正在下雨,那些雨水里还有一丝农药的气息,蓝田想起来之前木牌上有写的,花园里每隔三个小时就会喷洒一次农药。

    回来的路上,蓝田在思考神秘商人说的话,过关需要的应该不是一朵两朵,那会不会是三朵呢?不管了,多采几朵吧,有备无患!

    蓝田在那里等着农药雨停,等待的时候,她还在那里想,自己之前的运气还不错,希望好运继续保持,后面不要出现意外才好,万一出现意外就糟糕了。

    门那边的雨下个不停,一时间蓝田觉得自己其实是在室内,可是天生却又艳阳高照,这种奇异让蓝田有一种空间错乱的感觉。

    雨水在地上打出一个个小水花,像是雨精灵在草叶上跳舞跳个不停。一时间蓝田觉得自己的心很安静,安静到她想一个人这样待到地老天荒。

    花园里的农药雨没有下多久,很快就停了,蓝田进入花园,正准备去采鸢尾花时,系统提示了一句:“任务失败!请作出选择。”

    [重新开始]与[原地复活]之间,蓝田选了[原地复活],却被告知[对不起,您的资产为零,无法选择该选项,请重新选择。]

    蓝田看着那段话,有点想骂脏话,什么鬼?不让选择还弄出这么多选项,直接给一个选项不行么?

    还没有等蓝田骂出口,她就被送回初始空间里了,一个破旧的小房间。

    房间里还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地面上铺着通常用来铺道路的青色石砖,这些原本应该出现在街道的石砖上面布满了青苔,还有一些野草,顽强地从缝隙中挤了出来。

    四面原本是白色的墙壁现在变得脏兮兮的,上面有很多污渍和看不懂的涂鸦,有些地方的墙皮脱落了,露出大块大块的灰色墙面。

    房间里飘落下来一张纸,上面是蓝田今天的任务进度:

    [第一层:

    主线任务:拯救鸢尾(未完成)

    支线任务(1.1):种植鸢尾花球根(失败)【失败原因:鸢尾花嫩芽需在泥土下至少2厘米,若鸢尾花球根不深种,容易被除草剂引起死亡。】

    支线任务(1.2):找出鸢尾花的发布地(成功)【鸢尾花主要发布于北温带,您回答正确了哟!】

    支线任务(1.3):给十字军的旗帜上画鸢尾花(进行中)【提示:与路易七世有关哦!】

    ……]

    蓝田看着手里的纸张,在她看完之后,纸张就迅速老化,上面开始出现一些黄褐色的斑点,最后纸张直接变成了一抔灰,从蓝田的指缝间落到地上,然后消失。

    周围的环境又安静又衰败,蓝田感觉自己置身于此处环境中很难受,她心里又开始生出自己真是没用的想法。

    蓝田慢慢蹲下来,然后抱住了自己,任由负面情绪把自己淹没。

    “喵呜呜……”一声猫叫将蓝田从酸涩的负面情绪池子里拉了出来,黑猫弓起背来回蹭着蓝田的腿,那丝滑如绸缎的毛发让蓝田收住了即将掉下的眼泪。

    蓝田抬头,将眼眶里的眼泪咽了回去,然后将猫咪抱在怀里,走到门口,点击门上的[继续游戏]选项。

    房门发出一道白光,蓝田走进光里,待白光消失,她发现自己又回到初始点的那个花园。

    这里下过雨,草叶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折射出好看的光芒。空气里有一丝淡淡的除草剂的味道,蓝田发现自己的嗅觉变得更加灵敏了,她皱了皱眉。

    雨后的道路上有很多飞溅的泥巴,狼人这个角色是没有穿鞋子的,蓝田脚下踩了不少泥巴。

    蓝田到达之前种植鸢尾花根球那里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必要种植鸢尾花了。

    原先的土坑里冒着几根绿色的嫩芽,显然是系统自行种植了。

    没有任务需要做,蓝田有些失落,蹲在土坑旁开始自责,如果自己之前认真一点把任务过了就好了。

    蓝田看到自己脚上的泥污,愣神了一下。一些装有记忆的匣子,,在此刻被打开。

    微风轻轻吹拂而过,草叶尖上的雨珠落在地上,打湿了一只路过的蚂蚁。同一时间,蓝田也被回忆淹没。

    “说了多少遍了?妈妈每天都很忙,你就不能自己注意一点吗?不要总跟着他们去泥地里玩,衣服很难洗的!女孩子家家怎么一点都不爱干净,一点都不知道体谅妈妈……”

    熟悉又刺耳的声音想起,蓝田发现自己在一个院子里,院子里的草很高,有半个自己那么高。

    蓝田看着一旁高大的身影,此刻正在居高临下地骂着她。

    骂的话越来越难听,蓝田低下头任由眼睛里的泪水像是葡萄珠一样掉落,大粒大粒的。

    她低头的时候看到了自己衣服上的泥污,紫色的连衣裙上此刻有一些熟褐色的泥污,蓝白相间的帆布鞋上的泥污更多,都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不是这样的,她没有故意要让妈妈劳累,是那群比自己大的孩子说自己是没有爹的野种,他们说自己没关系,可是他们居然还骂妈妈……不可以骂妈妈,谁都不可以骂妈妈……】

    小蓝田心里有个在喊叫,可是她依旧低着头,任由眼泪往下掉。

    那群人骂她的时候,她没有哭;那群人骂妈妈的时候,她抓泥土砸向他们;那群人打她的时候,她也没有哭;被摁进泥潭里她一声都没有吭……
新书推荐: 射向天堂的子弹 在地表苟且偷生的我们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圣女请安分 我在漫威做编辑 我真是最强中单 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 龙飞三下江南 超威峰客栈 全球武侠:我是唯一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