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八章 治病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八章 治病

    看到众人的表情,托索诺心里一阵得意,嘴巴却叹息着说:“想不预约也是可以,而且还可以请出最顶级的医师诊病,不过这样的诊疗,一次最低就要整整十个金贝尔,这也还只是粗略请医师诊病而已,细致的检查更可能会十倍于此,更不要说是治疗了......”

    听到托索诺的这一席话,波挪威克·贾尼不敢相信的说:“竟能够请出高贵的医师亲自诊病吗!细致检查竟然要花费上百金贝尔!这可,这可真是难以想象。”

    托索诺先生又叹了一口气低声说:“这样的花费对那些豪商贵族又算是什么呢,不过对我们这样的普罗大众来说,实在是过于昂贵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罗伊听了托索诺先生的这翻话,心想,说了半天还不就是钱的事情?花钱能解决的,在罗伊看来那都不是事情!罗伊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枚金贝尔,向托索诺先生递了过去说:“抱歉托索诺先生,鄙人无意打断您的话,只是我们在赶时间给病人诊病,请您带我们去您所说的那个‘可以请出最顶级的医师诊病’之所,如果您答应,那么这枚金贝尔就是您的了。”

    托索诺先是有些发愣的看着那枚金贝尔,不一会回过神来一把抓过,满脸媚笑的说:“如你所愿富有的先生,能为您这样阔卓的老板效劳是我的荣幸。您看我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啊,其实我一眼就看出您高贵的气息,刚刚只是个无聊的笑话罢了,请您跟我来,请跟我来。”

    说着托索诺点头哈腰的,小步跑在罗伊等人的前面,还不时的回头招呼,罗伊微微一笑,对芮芙卡说:“看芮芙卡,问题解决了,现在我们只要跟着托索诺先生就好。”

    说完罗伊首先跟随者托索诺走去,而这时波挪威克·贾尼却在嘴巴里嘟囔这:“刚才是一枚金贝尔吗,只是带一个路而已,居然花上一个金贝尔。”

    贾尼夫人听到波挪威克·贾尼的嘟囔,又看了一眼已经紧紧跟上罗伊的女儿,面色复杂的小声对波挪威克·贾尼一字一句的说:“记住贾尼,从这一刻起,你什么话都不要讲,我求你,为了你的女儿,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你什么话都不要讲。”望着从没这么严肃的妻子,波挪威克·贾尼茫然的点点头。

    由于贾尼夫人不能快行,托索诺好心的提意给病人租用一辆轮车用于代步。罗伊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托索诺的建议,又给了他一个金贝尔,让他去操办。托索诺喜出望外,利落的找来了一辆轮车,像扶自己亲娘一样把贾尼夫人扶上了车。波挪威克·贾尼眼睛血红的盯着托索诺,那枚金贝尔晃的他快要发疯了。不过他记得贾尼夫人的吩咐,只好忍着不开口。罗伊等人也只能缓步跟在推着轮车的托索诺身后,托索诺走的这条走廊,没有什么风,行走起来十分舒服。

    罗伊发现,在这条走廊上越是前行,周围的人群越少,走了良久众人终于走到了一座看起来非常有历史观感,却不令人感到古旧的乳白色的高楼前。

    托索诺转过身,脸上带着一路以来都未消失的媚笑说:“就是这里了诸位。在这栋楼的一楼正中大厅由接待者询问病情、交款、选择医师。可以说学者之城最好的医师都汇聚在此楼中,而且所有的检查都是在这栋楼中进行,楼层之间有炼金师制造的悬梯连接,非常方便。”

    然后托索诺点头哈腰的对罗伊说:“请问还需要我跟上去服务吗?尊贵的先生。”罗伊微微一笑,又拿出一枚金贝尔递给托索诺说:“多谢您带路托索诺先生,烦劳您还是跟着我们好了,毕竟我们也不知道,到底那些医师是最优秀者中的杰出者。”看到托索诺那么轻而易举的,又赚到一枚金贝尔,波挪威克·贾尼脸上的皮肉都颤抖了,只是想到妻子,从未有过的严肃叮嘱,不敢做声罢了。

    托索诺恭敬的接过罗伊递过的金贝尔,满脸横肉的脸上,竟露出诚恳之色说:“我一定尽我所能,给您推荐最好的医师。”然后托索诺引领着众人,走进了乳白色高楼正中大厅。

    正中大厅的墙壁与天顶都是天然乳白色,散发着莹莹的柔光。厅中非常宽大,中间有着一张大台,三名始终微笑着的中年妇人坐在大台后,与她们相对的大台的另一边只有两张软椅,在软椅后不远处,有着三排软椅。大厅的其他空间,只是精致点缀着几株植物,却使得使人觉得整个大厅并不空旷,可以想见这样的布置,一定是出自名家之手。

    行到此处,显然已经不用托索诺先生再多加解释了,罗伊与众人走到了大厅正中的大台处,托索诺先生笑嘻嘻的,对大台正中间的妇人鞠躬说:“您好尊敬的莫妮卡医生,我带朋友前来诊病,恐怕要麻烦您了。”

    莫妮卡医生看着托索诺,眼神中流露出一阵厌恶,不过还是彬彬有礼的回答说:“您好托索诺先生。”说完这一句,莫妮卡医生就不再理他,望向罗伊等人,微微一打量,莫妮卡医生的眼睛就停留在了贾尼夫人的身上。

    罗伊有点吃惊,这里居然连接待者都是医生。

    医学系的职业者们从初阶到顶阶的排位是:医士、医生、医师、大医师。

    医生已是中阶职业者,而且像医学系这样的稀缺职业者,虽然永远不会出现在战场之上,但在社会上非常有地位。

    贾尼夫妇与艾瑞斯、比亚斯更是手足无措,只有芮芙卡因为一直担心母亲的原因,一见到莫妮卡医生注意到贾尼夫人,连忙激动的说:“您好尊敬的莫妮卡医生,我们正是带我的母亲来诊病的。”

    莫妮卡转头看着激动的芮芙卡,柔声说:“不要激动这位小姐,这里是整个吉尔摩大陆最好的诊疗院之一,相信我们一定有办法使您的母亲恢复健康的。”

    然后莫妮卡医生,又转过头对贾尼夫人说:“现在夫人请您坐到我的对面,再请一位平日和这位夫人相处最久的亲人,陪她坐着,我首先需要询问一下病情。”

    听到莫妮卡医生的话,罗伊望向芮芙卡,芮芙卡难过的说:“我平日很少在母亲身边,一直都是学校中度过的时光较多,母亲的两个孩子中,比亚斯陪伴她的时间比我多得多。”

    波挪威克·贾尼终于忍耐不住贾尼夫人的禁令,自告奋勇说:“还是我陪着珂娜询问病情好了,比亚斯整天无所事事,却总是很晚回家,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艾瑞斯听到波挪威克·贾尼的话,撇了撇嘴说:“好了贾尼先生,你就不要再讲自己的孩子无所事事了,比亚斯无论去哪,总比你呆在家里醉醺醺好的多,你想一下,你呆在家中意识清醒的时刻能有多少,还是让我陪着珂娜询问病情好了。”

    波挪威克·贾尼对心直口快的妖艳艾瑞斯一向有些惧怕,听到她的讽刺就不在吭声了,于是艾瑞斯陪着贾尼夫人,坐到了莫妮卡医生的面前。

    其实刚一见到波挪威克·贾尼夫妇、艾瑞斯、比亚斯,只是看衣着与气质,莫妮卡医生就已经觉得,这些人与自己以往接待的病人与陪诊者是不同的。

    毕竟能花上几百上千金贝尔,来这座乳白高楼诊病之人非富即贵,而罗伊等人中,只有罗伊与芮芙卡看起来,可以勉强称的上是体面人。

    而刚才芮芙卡、波挪威克·贾尼与艾瑞斯那一阵乱七八糟的对话,更是让人觉得这些人,来到乳白高楼诊病显的十分蹊跷。不过莫妮卡医生毕竟一名职业的医生,一旦贾尼夫人与艾瑞斯坐到自己对面,莫妮卡医生马上心无杂念的开始询问贾尼夫人之病情。

    在后面的三排软椅上,芮芙卡神情紧张的注视着前面的一切,谁也不理,只是试图从莫妮卡医生始终不变的微笑中,看到些什么。

    波挪威克·贾尼先生似乎也觉到了紧张,双手揉搓着看着前方。

    比亚斯坐在后排软椅上,却像受刑一般,看起来浑身的不自在,神情又像担心自己的母亲,又好像对自己只能坐在这里有些不耐。

    罗伊与托索诺却没有坐到软椅上,而是站立在一旁,罗伊低声问托索诺说:“托索诺先生,我很少生病,也未来过这样的诊疗院,没想到这里的接待者竟会是一名医生。这可真是出人意料。”

    托索诺谄媚的笑着说:“从外表就可以看出,您的体魄非常健硕,尊贵的罗伊先生。其实这里请医生做接待者也是相宜的,艾米华大医师曾经讲过‘病人对自身病情的感触是最深切的,询问这些远比做任何细致的检查更加重要’,所以即使是初次的聆听病情,由职业的医生来做无疑更加适宜。”

    说到这托索诺,舔了下嘴唇,然后又说:“而且请您想象一下,前面接待病患的医生,会对病患形成自己的诊断,而在这里真正诊病的却都是医师,甚至有些时候,一些大医师无聊时也会出诊,那么前面接待病患的医生,就有机会比较自己的诊断与医师、大医师诊断之差异,这样一来这些医生的进阶之路,也会变的平坦起来,所以来这里接待,对医生来说也是难得机会。”

    听到托索诺的话,罗伊吃惊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暗暗感叹:“怪不得学者之城有句谚语说‘永远不要轻视任何人,那一个人都会有比你擅长的长处。’”想到这,罗伊真诚的微微鞠躬向托索诺说:“您在医学方面的博学,使我受益良多,在此我向您致以谢意。”

    托索诺看到罗伊的鞠躬也连忙还礼。

    正在托索诺向罗伊激动还礼时,大厅的门猛地被打开了,一名和托索诺差不多衣着的年轻男子首先打开大门,紧接着一位管家打扮的老人与几名随扈,扶住大门。随后一名身穿华服的青年,抱着一名身有血迹的美貌少女冲进了大厅,身后还跟着几名华服青年男女,与一群管家、随扈和十几位身着制服的警员。

    看到这么一群人鸡飞狗跳的冲进了大厅,罗伊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而托索诺看着那群人中,那名与自己衣着相近的年轻人,吃惊的小声说了一句:“竟然是贝拉撒,他怎么会这么鲁莽。”

    那名怀抱身有血迹美貌少女的华服青年,一进大厅就大声叫嚷着:“医师,医师,真神在上,快来一名医师啊,我美丽而高贵的卡蜜思受伤了。”

    看到没有人理会自己,那名青年又大声说:“我是维达奇·潘德勋爵,无论那位医师治好了我的卡蜜思,我将会感激不尽,并会给出令人满意的金贝尔。”

    后面跟进的几名华服男女中的,一位面色雪白男子也大声说:“鄙人是维达奇·潘德勋爵的挚友伊诺·毕弗勋爵,请出来一位医师帮助一下我们。”

    罗伊从年幼之时在家族中接受贵族教育,直至二十四岁,期间生活中所遇的亲族贵族,或一些贝纳领主家族的贵族友人,无一不是彬彬有礼,举止高雅。

    成为博学士,来到学者之城后,罗伊就远离了贵族圈子,唯一经常来往的人中,与贵族沾点边的,就是准备花费八千金贝尔的战争献金,购买一个勋爵位的蓝寇其。坦白讲蓝寇其平日里的言谈举止,在罗伊眼中还真不算高雅,但总可称的上,使人觉得舒服得体,比平常公民、平民无疑要高明的多。

    所以当罗伊看到这一新生的豪商贵族的另一种风采之时,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喃喃的自语说:“这未免也太过鲁莽了吧......”不过想到他们为了的是救人,也就没太在意了。

    维达奇·潘德勋爵,当然无法聆听到罗伊的心声,他一见还未有人理会自己,突然愤怒的骂道:“该死的贝拉撒,你不是说这里是学者之城最好的诊疗之所,还有最好的医师可以治疗吗?”

    那名首先打开大厅大门的青年男子,苦笑着跑到维达奇·潘德勋爵身边说:“高贵的潘德爵士,想要来这里诊病,必须要先去中间大台处挂诊。”

    一旁的托索诺望了一眼维达奇·潘德勋爵与贝拉撒,幸灾乐祸的小声对罗伊说:“尊敬的爵爷,这群人很快就会惹怒保卫官,等会也许就会有好戏看了。”

    罗伊听到托索诺的话,只是哼了哼,淡淡的道:“托索诺先生,您只要专注于服务好即可。”说话瞟了托索诺一眼,托索诺只觉的那一眼就如同被龙盯上了一样,心中一紧立刻闭嘴站到一边。他知道这位高贵的贵族,嫌弃他太多嘴了。

    这时,正中大台,三名中年妇人中左边的一位站起身来,走到维达奇·潘德勋爵一群人身边微笑着说:“我是学者之城诊疗院之次席保卫官艾纽·安玛逊,这里是诊疗院,诸位请您们尽量保持安静,我们会按照次序给诸位提供服务。”

    安玛逊守卫官的话,显然激怒了维达奇·潘德勋爵,他不满的嚷道:“你们这里是诊疗院吗?竟然会出来什么保卫官接待病患,我的卡蜜思正在流血,你们竟敢如此怠慢,你们知道后果吗?”

    然后维达奇·潘德勋爵大喊:“诺兰保、诺兰保告诉他们,我的身份。”

    那名扶住大门的管家打扮的老人,轻咳一声走了出来,向安玛逊守卫官微一点头,大声说:“维达奇·潘德勋爵出身于高贵、富有的维达奇家族,维达奇家族中共有四名世袭爵爷与九名勋爵,是传承悠久的贵族世家,你们的任何轻慢,都会招致严重后果。”

    那一位面色雪白的伊诺·毕弗勋爵也不甘示弱的喊道:“威姆德、威姆德……”

    另一名管家打扮的人,也轻咳一声走了出来,同样向安玛逊守卫官微一点头,大声说:“伊诺·毕弗勋爵是维达奇·潘德勋爵之挚友,出身于高贵与富有的伊诺家族,家族中共有三名世袭爵爷与十一名勋爵,请你们尊重伊诺家族的荣誉。”

    另外其他的华服男女都似乎还没有爵位,所以只是面带羡慕表情的没有开口。

    罗伊直直盯着诺兰保、威姆德两名管家,比见到维达奇·潘德勋爵与伊诺·毕弗勋爵时还要吃惊,忍不住喃喃自语说:“这也是所谓贵族世家的管家……”,这样的家族管家,实在与罗伊记忆中的家族管家,差别太大。在罗伊的记忆中,一个高贵家族的管家,首先要是一名所谓“绅士中的绅士”,他的举止往往比自己所侍奉的贵族家族之家主要更加得体、优雅。其次他必须懂得泰勒格塔大星域,所有皇室贵族与领主贵族的纹章与相关知识,知道所有纹章贵族的联姻与继承顺位。然后他必须记住家族中几万甚至十几万嫡系子弟的名字与天赋。最后他要了解家族领地中的所有重大事件,以及领地详细的收入与支出情况,以待领主贵族的垂询。总之贵族家族管家,就是打理贵族家族中的一切日常事务的总管。

    其实罗伊记忆中的这种管家,对只有千年传承的豪商家族,实在是过于强求。要知道罗伊记忆中那种,古老传承领主贵族家族的管家,通常都是整个家族世代为同一领主贵族家族服务,时间往往达到十万年以上,他们一般都会有世袭爵士爵衔,多数领主贵族家族及全部皇室贵族家族管家都会拥有采邑。当然这种管家,一个领主贵族家族也都只有一名,通常只会呆在家主身边。而豪商贵族的所谓管家,差不多每名有点家族地位的嫡系子弟,都会带上一名。

    罗伊还记得祖父大人少有敬佩的几人中,就有高祖的管家,维艾洺·桑切斯爵士。听说在随同高祖面见欧塞维奥大公时,欧塞维奥大公玩笑般的说“贝纳伯爵殿下,您已经很久未亲临战场了,现在的贝纳家族已经变成了文官式的家族”。在高祖哑口无言之时,身为贝纳家族管家的维艾洺·桑切斯爵士慷慨而又优雅的说“正是因为进攻家欧塞维奥大公陛下,您在战场之上,永远勇敢的一往直前。所以贝纳伯爵殿下,才只能沉稳的在后方筹备战备所需,如果遇到勇敢的主君,从君也如主君一样果敢,那么这样的国家距离败落也应不远了。”这翻言辞,让伟大而神圣的进攻家欧塞维奥大公也是无话可说,并为此激赏不已。

    维艾洺·桑切斯爵士这样的管家,与维达奇或伊诺的两位管家除了都是人类之外,实在想象不出还有丝毫的相同之处,平日与蓝寇其相处还察觉不到,没想到所谓的豪商贵族家族竟是如此的可笑。

    就在罗伊对所谓的维艾洺·桑切斯勋爵和伊诺·毕弗勋爵充满鄙视之时,安玛逊守卫官与维达奇·潘德勋爵的争论,却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原来已在学者之城诊疗院就职二百余年的安玛逊守卫官,平日也是颇为见识过一些大人物的,对维达奇·潘德勋爵、伊诺·毕弗勋爵这样的豪商贵族,虽无轻视之意,却也不会特意尊敬。所以在听完维达奇·潘德勋爵与伊诺·毕弗勋爵两位管家的刮噪后,安玛逊守卫官微笑着淡然说:“鄙人无意冒犯维达奇家与伊诺家之荣誉,不过此地是学者之城诊疗院,即使是逊曼斯采邑世袭贵族的爵爷们来此,也都会先行等待,所以还请两位爵爷自重。”

    安玛逊守卫官口中的逊曼斯采邑世袭贵族,是学者之城中三名采邑贵族之一,同时也是学者之城中,最受人尊重的贵族家族。逊曼斯采邑世袭贵族,袭封于数万年前的中古时代,家族始祖逊曼斯·毕伽原本只是边缘星系的一名普通探险者。可就是这名从小在弱肉强食环境中长大的探险者,在有史以来,探险者与虫族最惨烈的遭遇战“摩曼陀丘陵血腥之夜”中,一时好心的救下了,匿名参战的米哈格子爵国王储米哈格·博多特。于在米哈格·博多特王储,成为米哈格子爵国博特一世陛下后,逊曼斯·毕伽也顺理成章的袭爵受封采邑。

    逊曼斯·毕伽爵士一生与米哈格子爵国博特一世米哈格·博多特陛下相交莫逆,但对一向自诩勇敢无比,时时以勇敢者自居的米哈格子爵国之王米哈格·博多特陛下之武力,却从未表示出赞赏之意。每当米哈格·博多特陛下头脑发热,想要从事自己最热爱的运动,打算随禁卫军前往战场,然后亲自搏杀虫族时,逊曼斯·毕伽爵士总是坚决的予以劝阻。

    一次逊曼斯·毕伽爵士,甚至直言不讳的讲出“如果陛下执意想要前去,我当与您一同前往,不过在那之前,您最好还是给王储阁下,指定好顾问为宜。”这样的直白之语。

    凭借着“诚实、勇敢、善良是无形之纹章。”这句祖训,逊曼斯家族经过数十万年的传承,终于成为了学者之城中,最高贵与受人尊敬的贵族家族。

    安玛逊守卫官在言辞中,提到逊曼斯家族,显然是在无言的告诫维达奇·潘德与伊诺·毕弗两勋爵,最好还是有些修养,守住自己的体面。维达奇·潘德勋爵只是狂妄而非白痴,他对安玛逊守卫官的简单暗示,一听就已明了,脸上马上就流露出一股恨意。但是同样因为维达奇·潘德勋爵并非白痴,所以当维达奇·潘德勋爵看着安玛逊守卫官有恃无恐的微笑,与自己听闻的关于学者之城诊疗院的种种传闻,不得不强行按捺住自己的气愤。

    只是这样的怒火始终在维达奇·潘德勋爵的胸膛中燃烧着,使得他失态的将头四下晃动,没有想这一摇晃脑袋,维达奇·潘德勋爵的目光,竟然无意间与波挪威克·贾尼先生躲躲闪闪,瞧热闹的目光对在了一起。看到波挪威克·贾尼先生匆忙惊慌的避开自己的目光,再一看坐在中央大厅中,因为纠纷而已经暂时停止询问病情的贾尼夫人与艾瑞斯,维达奇·潘德勋爵有了新的主意。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