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六章 忧愁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六章 忧愁

    几分钟之后,怀揣百万金贝尔的罗伊,施施然的走出了银行,站在学者之城的中心街上。望着中心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起繁华商铺中几天前,自己还觉得非常昂贵的种种商品,罗伊突然觉得,这一切真是索然无味。没钱的时候很想有钱,可有钱了却没那么想要了。人的欲望总是永远无法满足的,有钱了,你又会有其他的追求,也许有钱并不能让你快乐,让你快乐的永远只是那满足的一瞬间。

    正在无聊之时,罗伊的眼角撇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在自己旁边的不远处,焦急的来回的踱步,罗伊转下头定睛一看,竟然是芮芙卡正在银行门前的一角,焦急徘徊着。罗伊一见是芮芙卡,心里犹豫的想:“芮芙卡在这里干嘛?看她的样子比较焦急,我要不要去和她打个招呼啦?会不会两个人都显得尴尬?”想到这里罗伊犹豫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走到了芮芙卡的身边轻声说:“芮芙卡,真巧,很高兴又和你见面了。”

    芮芙卡恍惚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了自己一声,回过神来一眼见到,罗伊站在自己身旁,关切的看着自己,心里不知为什么一酸,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罗伊见到芮芙卡突然涕不成声,也不知道发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自己现在与芮芙卡有些暧昧的关系,加之这一次芮芙卡只是痛哭,并没有抱住罗伊的臂膀,罗伊也不好如同上次一般,将芮芙卡轻拥入怀。虽然他很想,但还是忍住了没动。

    罗伊只得在一旁柔声说:“好了,好了芮芙卡,发生了什么吗?不论发生了什么,请你告诉我,也许我能解决呢。”芮芙卡并没有理会罗伊,还是痛哭不已,这时候中心大街的行人们,开始注意起罗伊与芮芙卡两人起来。

    感觉到周围行人,不时飘来的异样眼光,甚至有些人已经停下脚步,在远处朝自己与芮芙卡,很感兴趣的打量起来。罗伊只觉得身上,好像有几只毛虫在爬一般的难过。可是这样的时刻,罗伊觉得自己作什么都不是很对,只好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正在罗伊无可奈何之时,一个满脸怒气的粗壮的青年,突然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举拳就向罗伊打来。罗伊下意思的脚下一个旋转,轻松的闪过,正是维兰诺教授的“维斯湖的咏叹调”步伐中的一步。

    那名粗壮青年,看到这一拳,没有打到罗伊,又是击出一拳,边打边嚷说:“好小子,还有点能耐,不过我看你能躲过几拳。”

    罗伊只是学了“维斯湖的咏叹调”步伐,并没有学习任何性攻击武斗技巧,而“生命夺取”也不太适合施展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尤其在芮芙卡面前罗伊也实在做不出,于是罗伊只好狼狈的再次躲开。

    那名粗壮青年,看罗伊又躲开了自己一拳,正待再打,突然听到自己从小畏惧的姐姐芮芙卡,生气的大声说:“住手比亚斯,你在做些什么。怎么会与罗伊动手,还不快些住手。”

    粗壮青年比亚斯心里一颤,马上停手低着头说:“姐姐,我看到你在银行边哭,这个胖子贼眉鼠眼的呆在一旁,以为是他欺负了你,所以才打他一顿给你出气。”

    芮芙卡听到比亚斯的解释,更是又羞又气,瞪着眼睛说:“你怎么会来这里,不是叫你在家中照顾母亲吗?”

    比亚斯连连摆手说:“是父亲看到你这么久还不回家,才叫我来找你的,母亲也说如果没有找到艾思华舅舅,就叫你回家,她说她已经好很多了。根本不用去诊疗院。”

    芮芙卡听到比亚斯的话,眼泪一下子有流了出来,悲伤的说:“比亚斯你怎么那么的不懂事,母亲怎么会这样就好很多,明明都没有用药,没有治疗,母亲的病一般的医生根本难以诊断,都拖了这么久,母亲今天是活生生疼昏过去……”

    听到这里,罗伊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大致脉络,应是芮芙卡的母亲得了重病,芮芙卡来银行找舅舅借款或帮忙,结果等待很久都没有等到,所以看到自己才会这么的失态。而芮芙卡的那名艾思华舅舅,八成就是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名侍应师,会衣饰普通的出现在银行大厅之中。

    看着哑口无言的比亚斯,与忧伤不已的芮芙卡,罗伊悠悠开口说:“亚弥你就是这样看不起自己的朋友的吗?虽然你的艾思华舅舅因为忙碌没有出现,但是你还有我这个朋友嘛。”停了一下,他望向犹豫芮芙卡的说:“总之,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成你的朋友,那么我想这样的事情,就让我帮你解决好吗?”

    芮芙卡听到罗伊的话,有些忧愁的说道:“罗伊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只是这样的事情,我……”罗伊微笑着,轻声说:“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是吗?不过既然我已经知道了,那么请让我来解决好了。”

    没有等芮芙卡回答,比亚斯在一旁好心的说:“胖子你什么也不知道,看在你是姐姐的朋友份上,你赶紧离开吧!看你也不是很富裕,这事情你也不会有办法的。”

    “哦?”罗伊看看自己穿着,确实太普通了一点,也难怪比亚斯会以貌取人。他笑了笑对比亚斯说:“怎么知道我帮不了你们?”

    这时芮芙卡也急忙喊了一声:“比亚斯,你别乱说话,这是罗伊爵爷!”

    比亚斯微微惊讶了一下,又看了一眼罗伊的打扮,瘪瘪嘴道:“爵爷?即使是贵族,也是个破楼贵族吧?胖子,别怪我没好心提醒你,你知道我家上去一次诊疗院要花上多少金贝尔吗?足足三千金贝尔啊!还只是一次的费用,要不是我们的舅舅是银行的侍应师,我们也不会来找他帮忙了。你觉得你帮得了?”芮芙卡在一旁生气的大喊:“住口比亚斯。”

    罗伊听到比亚斯的话,对着芮芙卡微微一笑说:“不要生气亚弥,我觉得比亚斯还算好心,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早一些赶到你家,就早一些诊疗时间。”然后罗伊转头向比亚斯,优雅的轻轻鞠躬说:“亲爱的比亚斯先生,您何不让我试试。也许我的能力,会超乎您的想象呢。”

    说完罗伊不再理会芮芙卡与比亚斯,径直走到中心大街一辆空闲的出租马车前,掏出钱袋,取出了一枚金贝尔简短的说:“这位御者先生,包车一天,晚上会再给您一枚金贝尔,如何?”

    这名御者本来正在车座上看着罗伊、芮芙卡与比亚斯的这场热闹戏,没想到热闹戏中的主角会突然来到自己身边,向自己包车,不由一愣,再看一眼罗伊手中耀眼的金贝尔,御者慌忙抓过说:“当然这位高贵的先生,我们成交,今天我的马车只会听从您的吩咐。”

    罗伊向御者点头一笑,然后转身向芮芙卡与比亚斯招招手大声喊说:“芮芙卡,比亚斯先生,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对病人来说,最珍贵的就是时间了。”

    罗伊这样的言辞,对病人亲人来说是最有效的语言,果然听到罗伊这席话,芮芙卡与比亚斯想都没想,两人也急匆匆的跑到了车前。

    罗伊低声问芮芙卡说:“芮芙卡你家在哪?”芮芙卡低声回答说:“西城第十九街。”

    罗伊没听过学者之城,还会有以数字命名的街区,不过这时候也不是发问的时候,就对御者说:“烦劳,西城第十九街区。”

    出租马车的御者听到‘西城十九街区’,心里一颤,苦涩地想:“完了,本来以为一天包车能赚两枚金贝尔,今天是走了大运。没想到竟然是去西城十九街区,我就知道没有这么好运气。”那个地方可是治安最差的地方了,御者担心的是要是碰上无赖或者流匪,他除了用钱保命外别无它途。

    不过这时罗伊与芮芙卡、比亚斯都已经上了车子,御者也只好硬着头皮,向西城驶去。正在出租马车驶出不久,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也匆匆忙忙的走出了银行,四下打量了很久,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心想:“芮芙卡一定是已经走了,哎,没有想到罗伊殿下走后,米哈格·博伟安泰爵爷,竟会直接找我侍应,不过今天可真是太幸运了,竟能得到一千金贝尔的小账,这样一来我拿出三百金贝尔给姐姐诊病,伊萨应该不会生气了吧?”这样想着,托诺·艾思华侍应师突然听到一阵尖锐的声音传来:“艾思华,你这种时间不在银行,反而在街上发什么楞?”

    一旦上了出租马车,相对坐着的罗伊与芮芙卡,都觉得气氛尴尬了起来。这时候反而是比亚斯因为无聊,突然开口说:“对了姐姐,这次你回家,阿克斯兄长怎么没有跟来,他不是应该已经完成‘星域探险’了吗?”

    听到这样的问话,罗伊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自在起来,芮芙卡本来想叫比亚斯住嘴,可是不知为什么却解释说:“你那位阿克斯兄长,非常让姐姐失望,他并不是一名有担当的男子汉,姐姐已经与他分手了。”

    比亚斯听到芮芙卡这样说,眼睛一下子瞪得很多,惊讶的说:“不会吧,姐姐,你不是一直对阿克斯赞不绝口,说他是你这几年来交到的最出色的男友?”芮芙卡听到比亚斯这么说,咬着牙说:“那是因为当时我对他,了解不多的缘故。”

    迟钝的比亚斯,似乎并没有发现芮芙卡中烧的怒气,叹了口气说:“姐姐,你总是这样,发现一丁点不对,就把男人贬得一文不值,这样怎么可以。”听着比亚斯的话,看着芮芙卡的表情,罗伊实在忍不住着笑意,转头假装轻轻咳嗽起来。

    看到罗伊的样子,芮芙卡满脸通红的拧起比亚斯的耳朵,气愤的说:“住嘴比亚斯,像你这样的小子,又会懂得什么。”比亚斯看到芮芙卡凶狠的嘴脸,终于理智的闭上了嘴巴,出租马车的车厢中,恢复了一片寂静。

    出租马车行驶了很久,罗伊实在有些忍耐不住这长时间的寂静,按耐不住的说:“芮芙卡,你的母亲生了何病,你与家人一点头绪都没有吗?”

    本来一直从车窗向外眺望风景的芮芙卡,听到罗伊提到母亲的病情,美丽的脸庞,马上浮现出忧伤之色说道:“罗伊,我的母亲自从生下比亚斯后,身体一直都不是太好,时常气喘、咳嗽,前后已经超过三十年时间,也看过不少的医生……”

    罗伊听到这,打断了芮芙卡的话说:“没有尝试一下,前往生命曙光娜魏伊娜真神之神殿,蒙求神恩吗?”

    芮芙卡听到罗伊的问话,一时无法回答,沉默很久的比亚斯,吭吭哧哧的反问说:“我们的母亲奉知识与博学之主麦卡曼曼里拉真神为唯一的主,怎么会去生命曙光娜魏伊娜真神的神殿蒙求神恩。何况生命曙光娜魏伊娜真神又怎么会给一名异教徒降下神恩?”

    罗伊听到比亚斯的反问,神情自如的微微一笑说:“真神是仁爱的,怎么会只因不是自己的教徒,就不肯施恩,何况即使生命曙光娜魏伊娜真神未曾降恩,还有神殿中之主教可以施展生命神术。”

    比亚斯看着罗伊生动的笑脸,惊愕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么大的口气。”还不待罗伊回答,出租马车却猛的停了下来,御者高声喊道:“先生、小姐们西城十九街到了。”

    于是罗伊没有回答比亚斯的问话,而是直接打开出租马车车厢门,走了出去。四周打量了下,罗伊有些震惊于这个街区的破旧。

    西城十九街,整个街区布满了看起来很有些年纪的矮楼,斑驳的墙皮与爬满楼体的各类蔓藤述说着这些矮楼的历史,地面上密布着各种垃圾,显示着街区住户们不拘小节的生活。不时就有一些长相古怪的癞皮狗,在垃圾堆中钻来钻去,假如罗伊居住于此,每晚都不会发愁,找不到练习“生命夺取”的靶标。

    街区的行人用躲闪的目光,看着驶进街区的,那辆还算体面的出租马车,与跳下车的衣着还算干净的罗伊,脸上流露出意味深长之色。总之西城十九街是一个,能使得正午的阳光都显得暗沉的街区。

    走下车厢的芮芙卡,看了一眼表情震惊的罗伊,低下头幽幽的说:“罗伊爵爷,这就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西城十九街,我是这里唯一的一名博学士,这里很少出现职业者,但是盛产J女、扒手与做黑者。”

    然后芮芙卡抬起头注视着罗伊说:“罗伊,我就是出身于此。”罗伊回过神来,注视着芮芙卡沉静的说:“芮芙卡学姐,您出身于此真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我不想和您老生常谈的讲,出身并不重要,那么都是谎言。我只想告诉您。”罗伊语调转的温柔:“芮芙卡,你真的是远远超乎我想象的优秀。”

    听到罗伊这样温柔的语调,芮芙卡突然觉得心都要融化了,不过这样的时间,显然不适合这种暧昧时刻。一想到病重的母亲,芮芙卡的暧昧的情怀,一下子被冲淡不少,她定定神说:“你实在是过奖了罗伊,我们还是快些去我家吧。”

    罗伊也连忙回答说:“你说的对芮芙卡,那么就请你前面带路好了。”说着罗伊又转头对出租马车的御者说:“那就请您稍侯了御者先生。”

    出租马车的御者听到罗伊,竟然让自己在这危险的街区独自等待,苦着脸含糊不清的说:“在这里等待先生,可是尊敬的先生……”

    其实当看到芮芙卡与比亚斯,也走出出租马车后,十九街区的行人,早就这辆出租马车视若不见了。不过看到御者担心的表情,芮芙卡马上接口说:“不用担心御者先生,我会让比亚斯和你一起在这里等待的。”

    听到芮芙卡这样说,又觉得比亚斯是这里的土著,御者的脸色才变的好了一点,点点头说:“那么请两位抓紧些时间。”听到出租马车御者,这么不地体的要求,罗伊眉头一皱,不过这样的时刻,也无法和他多加计较,于是罗伊也不答话,对芮芙卡说:“芮芙卡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走在十九街区肮脏的路上,路上的行人有一两个向芮芙卡打招呼,关切的说:“芮芙卡,你找到舅舅了吗?即使没有找到也不要太过着急,你母亲的病已经得了很久,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罗伊从未听到过或想象过这样无情的言辞,能成为劝慰人心的话。不过每当有人这么讲时,芮芙卡都会微笑着回应说:“多谢您的关心了。”

    坦白讲眼前的一切对罗伊,都是另一种体验,罗伊叹息着想:“即使是以文明与知识著称的,米哈格星系吉尔摩星吉尔摩大陆学者之城,也还是有着这样的贫民区,不知我所统御的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上的三个大陆,又是怎么样的情形。”

    因为走神,罗伊竟让一只突然从身旁垃圾堆中,冲出的土狗吓的一个踉跄,周围传来几声隐约的笑声,好在芮芙卡在罗伊的身前带路,没有发现,要不然罗伊肯定会羞愤欲死。

    罗伊摇摇头想:“真是难以想象,会有人在这样的地方生活终生,我恐怕一天都呆不下去。”

    这时芮芙卡走到了一栋破旧矮楼前,转头对罗伊说:“罗伊我家就在三楼,我们上去吧。”

    攀登在狭小而幽暗的楼梯之上,竟让罗伊觉得摇摇欲坠,好不容易提心吊胆的爬到了三楼,罗伊看到三楼并排着六间房门,其中一间敞开着,芮芙卡径直朝那间敞开门的房间走去伊,罗紧跟其后。

    走进房门没有过道,直接就是一个简陋而狭小的客厅,罗伊觉想自己这样的体型,两个站在客厅,就会稍显拥挤,但是此时客厅中竟有三四名妇人忙碌着。

    芮芙卡一一向着忙碌的妇人打着招呼说:“艾丽婶婶、雅尼婶婶、米亚婶婶、艾瑞斯阿姨,您们都来了啊。”这几名妇人看到芮芙卡都笑了笑,其中打扮的最妖娆,美丽的一位媚笑着说:“芮芙卡,我每次都说,你要叫我艾瑞斯姐姐。”说着竟向站在芮芙卡身后的罗伊,飞了一个媚眼,娇笑着说:“尤其是在年轻体面的绅士面前。”

    原主平日里的消遣就是吃吃喝喝,从没有去过灯红之地,也没有见识过这般成熟女子的风情,不过罗伊可是从娱乐至死时代过来的,这种女人一看就知道是干什么职业的,他没有觉得有什么羞耻,只是看着那张画得五颜六色的胖脸,只觉一阵恶心。

    芮芙卡不知为什么,看到艾瑞斯向罗伊飞媚眼,心里一阵发堵,但是却不好说什么,只好解释说:“艾瑞斯阿姨,这位是我同窗好友罗伊,我刚去中心大街,去找艾思华舅舅没有找到,没想到巧遇到了罗伊,他知道了我母亲生病,一定要来帮忙,我不好推辞就和他一起回来了。”

    肥胖妖娆艾瑞斯听到芮芙卡的话,气愤的说:“什么没有找到,恐怕是他根本不想要见你吧,爬上了高枝,竟连自己姐姐的死活都不管不顾……”

    这时四名妇人中最年长的艾丽婶婶,打断了艾瑞斯的话说:“好了,好了艾瑞斯,别再说了,不论有没有找艾思华,现在珂娜好很多了才是关键。”

    听到艾丽婶婶的话,芮芙卡惊喜的说:“艾丽婶婶,我母亲好很多了吗?”

    艾丽婶婶微笑着说:“是的,芮芙卡你的母亲已经好了很多了,看起来也不在疼痛了,刚刚已经睡下了。”

    艾瑞斯又撇撇嘴对芮芙卡说:“是的亚弥,你的母亲的确已经好了很多了,你没看到,你父亲又出去买酒庆祝了吗?”芮芙卡听到艾瑞斯的话,眉头紧皱,随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艾丽婶婶生气的说:“艾瑞斯住嘴。”

    这时一个粗壮的汉子,提着一瓶劣质的烈酒,一边喝一边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进门后一眼看到罗伊,不由的怒喝一声:“小子,你是谁,竟敢闯进我波挪威克·贾尼的家中。”罗伊听到身后的怒吼,惊异的向后望去。

    而芮芙卡听到怒吼声,生气的大声说:“父亲,您眼前的是我的同窗好友罗伊,我与他巧遇,他知道了母亲生病,一定要来帮忙。倒是您,母亲已经这样了您还去买酒。您不是答应我,您一定要在家里照顾母亲,等我回来吗?”

    波挪威克·贾尼听到女儿的怒斥,张口结舌的说:“我,我只是看已经这么多人在家中照顾你母亲,我插不上手,何况我是等待你母亲,感觉好多了后才出去的。”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