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璀璨吧麦尔斯的星空 >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五章 财富

第一卷 初临 第二十五章 财富

    罗伊独自从维兰诺家告辞后,一边向蔚蓝之光学园的门口走去,一边不断地习练着,自己刚刚学习到的“维斯湖的咏叹调”第一节。

    虽然凭借聪慧的头脑,罗伊已经记熟了“维斯湖的咏叹调”第一节十二步的一切步伐和与呼吸法的配合之道,但是总是觉得,步与步的转换是那么的生涩与不自然。

    罗伊无奈的想:“这个呼吸法,感谢和内功有点相似,看样子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成的了,熟记步伐只是第一步,步伐间的转换,是要靠长时间的练习,才能臻至完美了。”呼吸法是武斗系的第一步,只有通过呼吸法和体能的锻练,普通人才能让体魄强大起来,逐步达到武斗士的程度。普通人想要达到武斗士的程度,至少得花几十年的时间。天分好的也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像罗伊这样一接触呼吸法,就已经接近武斗士的体魄了,在泰勒格塔大星域还未听说过。这都是圣胎的功劳,罗伊自然要永久保持这个秘密。

    就这样一会,罗伊就走到了蔚蓝之光学园的门前,找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罗伊在那里静静等待了一会,瓦塔基与蓝寇其始终没有出现,罗伊这时也没有了特意去找他们的兴致,就随便在学园门前的餐厅点了一些食物。吃完后,罗伊就回租住的公寓休息去了。

    走进租住公寓楼的大厅,门房斯库瑞看到罗伊走进,殷勤的说:“晚安罗伊爵爷,您的新寝具,我已经给您买来,并请公寓洗衣妇给您铺上了。”罗伊经他提醒,这才想起,自己今天吩咐他买一套新的寝具,原来那一套很旧了,有了钱自然要好好享受。

    罗伊彬彬有礼的点头致意说:“多谢您了斯库瑞先生,也祝您晚安。”说着罗伊走进了自己的房门。

    走进房门后,罗伊就脱光衣服舒舒服服的洗个澡,不知为什么,刚刚洗完澡,还没倒上一杯吉尔摩蔗味甜酒轻松一下,罗伊就觉得一阵倦意袭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罗伊翻身上床,不一会就沉沉睡去了,就这样罗伊度过了这三天来,最安逸轻松的一晚。

    早上起来一切搞定后,罗伊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得无所事事起来。要等到明天才要进行下一次的武斗技巧练习,那么今天的一整天都是空闲时间。

    罗伊躺在床上,无聊的想着:“这样的时间去找瓦塔基、蓝寇其、辛纳维斯显然不行,毕竟这三个家伙还是要上课的。”

    想着想着,罗伊突然想到:“这些天花钱还真是豪气,不过现在剩余的金贝尔也不多了,下次再去给荒蛮之造物纳曼杰蕾丝真神献礼后,恐怕就没得花了,不如再去中心街银行取一些金贝尔备用。上次就顾着解决矛盾了,连自己有多少钱都不知道,今天就去查一下。”

    其实这时罗伊,剩余的金贝尔还足足有三千余枚,只是随着地位的变化,这样的钱款已经不能让罗伊觉得心安了。罗伊简单淋浴了下,随手摸了几件干净衣服穿上,就走出了公寓大楼。走上主街,罗伊随手招了一辆出租马车,对车夫说了一句:“烦劳请去中心大街银行,谢谢。”就坐进了车厢,四个小时的路程足够他在马车里睡一觉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比较容易困。

    等罗伊睡熟了以后,他心脏中的深蓝色光线又浮现出来,蓝色的光点又不断涌现出来,随着血脉在罗伊全身流转。他在睡梦中,自然的使用起了刚学会的“维斯湖的咏叹调”呼吸法,随着呼吸法的运行,他血脉的涌动速度加快了不少,心脏中也产出了更多的蓝色光点,他的强化一点一点的被加速推进了。等马车到达中心大街银行时,已经快中午11点了,他从睡梦中醒来,就感觉比平时强烈一百倍的饥饿感,灼烧着他的胃、他的神经。他匆匆付了车钱后,又冲入上次吃过的“美好时光”餐厅。点了比上次多一倍的食物好好大吃了一顿,把侍者彼得潘差点吓死。

    再次走进巍巍壮观的学者之城银行,罗伊微微仰视了一下,银行的天顶之上,泰勒格塔大星域所有九十六位真神的神纹,就随手挡住一名,有些年长而微胖的银行外务职员。

    罗伊微微点头致意一下,微笑着对那名年长而微胖银行外务职员说:“烦劳您,请带我去找马萨奇伦夫人。”

    看到罗伊挡住那名年长而微胖的银行外务职员,凡是看到这一幕的,周围一些年轻的银行外务人员,都流露出一种不知为何摇摇欲试的感觉。

    那名年长而微胖的银行外务职员,微微打量了罗伊两眼,却并不废话,马上鞠躬说:“鄙人学者之城银行侍应师,比托诺·艾思华万分荣幸为您服务,您请随我来。”说着做了一个标准的请手礼,引导者罗伊走向银行最顶级贵宾室。

    罗伊听到自己随手当下的,竟然是一名侍应师,也觉得非常诧异,不过既已若此,罗伊也就微笑着随着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走向了银行最顶级贵宾室。

    这是一间并不算庞大到夸张的房间,装饰也并没非常奢华,但却非常有趣,房间只是在中间有一张精巧的木桌与相对的一张软椅一张木椅。

    罗伊被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引导着坐到房间中间的软椅上,微微一打量房间,就觉得房间的装饰与家具摆设,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看到罗伊坐下,微笑着鞠躬说:“请您稍侯,容鄙人退下请出马萨奇伦夫人。”

    听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这样说,罗伊微微一笑说:“其实我只是想要取出一些钱款,如果您也能加以处理,那就不必烦劳马萨奇伦夫人了。”

    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听罗伊这样说,深深鞠躬,然后坐在了罗伊对面的木椅上说:“如果您觉得我也可以为您服务的话,那真是我的荣幸。”

    罗伊从怀中掏出自己的身份卡牌,递给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说:“那么就请艾思华侍应师您先查看一下,我现在还有多少金贝尔的余款。”

    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双手接过罗伊的身份卡牌,放在了他与罗伊之间的木桌上,微一摆弄,然后就见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身体一震,又摆弄了一下。

    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强作震惊的站起身来说:“未知我面前的竟是。以诸神与璀璨之大议院的之名义统领勒姆星系之天行者·罗伊殿下,殿下您还有三十亿七千九百三十五万二千二百三十金贝尔存款。”

    罗伊听到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的话,一时间也有些发呆,但他马上微笑一下,掩饰的说:“我刚刚拿到奉金,未想到这还真是一块富庶的领地。”

    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也回过神来,神态万分恭维的说:“您的星系简直可比拟一块富饶的子爵领地。”

    其实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早在两天前就已得知,在学者之城银行一位年轻而肥胖的星系领主贵族殿下,被一名混入银行的爵士所冒犯,在这个离奇故事中,马萨奇伦夫人、奎比奇、宾德利等人都是重要配角。

    今天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家中有事,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他就匆忙的想要回家处理,但是就在银行门前,他突然就被一名气质非常的年轻胖子挡住,当时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就已经本能的暗自惊心,这才抛下了家中的急事,专心的恭谨服侍罗伊。

    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的这番心思显然没有白费。

    一名领主贵族的领地税赋,四厘将交予诸神之巅,也就是所谓的宗教税。六厘交予宗主国为宗主献金,这两项由《神圣教谕》和《联盟大宪章》的规定,不可打上分毫折扣。

    在交完四厘宗教税和六厘宗主献金后,一名聪慧而仁慈的领主贵族,一般会取一成五至两成领地赋税为领主奉金,当然如果这名领主贵族,是名短视的暴孽之徒,取上个四、五成也不乏先例。

    领主贵族取得的领主奉金,主要用在家族开支与禁卫军的供养上,当一个领主家族传承过几代,只是家族嫡系成员,就已经以十万名计算。比如罗伊以前所属的贝纳伯爵领主家族,罗伊是嫡系第四代,但是另一些嫡系分支,已经达到了九代之多,整个家族嫡系已达十数万,这使得家族开销日益增大。

    禁卫军的供养更是一笔可怕开支,不过当星域征招之时,平常军队只是些添头,只有精锐的禁卫军,才是领主贵族们,炫耀武力的利剑,这对于家族的荣耀来说,是绝不可少的。

    可以说领主贵族,虽然每年都收入常人难以想象的金贝尔,但是同样的,他们的开支也是庞大到使人崩溃。

    当然罗伊男爵殿下是个例外,毫无家族负累,也无养军烦恼的罗伊殿下,现时荷包空前饱满。九月份是泰勒格塔大星域的纳税月,罗伊殿下的袭爵时间恰到好处的正是九月末。

    罗伊身份卡牌上三十亿七千九百三十五万二千二百三十金贝尔,正是勒姆星系收到整年赋税后,依照常例缴纳于,以诸神与璀璨之大议院的之名义统领勒姆星系之天行者·罗伊殿下领主奉金。

    当然勒姆星系之领主奉金,能高达三十余亿金贝尔,也很出乎罗伊的意外。不过罗伊仔细一想:“马赛洛顾问曾经说过‘勒姆星系行政星哈吉纳奇星可航行星轨中,有着分别通往恐沃德王国、卡曼希尔伯爵国、带特维纳侯爵国和卡曼德拉大公国中心位置的星际之门,而整个泰勒格塔大星域中可以通往必南孚星域的三座巨大星际之门中的一座也在哈吉纳奇星可航行星轨’。这样的领地,只怕只是商税就能高达数千亿。”

    这样一想,罗伊又觉得有这样的赋税又只能算是可以了。不得不说,罗伊爵爷对自己的领地情况之记忆可谓无比用心,每一个细节都记忆深刻,要知道在马赛洛顾问讲述领地情形之时,罗伊还未成为蛮荒术士,记忆力也是糟糕无比。本来只是想,取出上万金贝尔零花的罗伊,面对着三十亿七千九百三十五万二千二百三十金贝尔的余款,也是头脑发热。

    想了一下,罗伊才笑着说:“艾思华侍应师,烦劳您取出五万枚双金贝尔,一千颗雕纹珠。一百张标准金单。”

    罗伊要求取出的钱款中,双金贝尔已经算是泰勒格塔大星域,可以流通的最高面额的货币。

    雕纹珠正式名称为“卡比伊散拉贝雕纹珠”,是选择最好的金色直径三厘之珍珠,在珠面上以“卡比伊散拉贝式雕纹法”雕刻防伪纹,由于“卡比伊散拉贝雕纹珠”通体金光绚烂,雕刻精妙,又被人简称为“金珠”或“雕纹珠”,每颗卡比伊散拉贝雕纹珠等值于一千金贝尔,由于价值不菲,它们通常只会出现在普罗大众的口中,只有真正的大豪商或大贵族才会随身携带。

    而标准金单则是写在特殊纸张上面的,可到泰勒格塔大星域,任何银行直接兑换一万金贝尔的单据。这种特殊纸张,就是描绘着泰勒格塔大星域所有九十六位真神的神纹,并受到所有真神神恩认可之铂金纸。这样的一张特殊纸张,使用一次的折旧,就价值四百金贝尔左右,高达四厘的使用折损,使得标准金单在大宗商业交易中也难觅踪影,这种东西只会出现在,泰勒格塔大星域的最顶级拍卖场。

    如果说罗伊取款的第一项要求还算正常,那么第二、第三项取款要求,就已经是对自己的高祖贝纳伯爵的简单模仿了,毕竟蔚蓝之光学园四周,可没有需要花费到百万金贝尔的场所。

    听到罗伊的要求,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恭恭敬敬的站起身来回答说:“您的要求就是我的命令,尊贵的罗伊男爵殿下,请您稍侯。”然后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低着头,倒退着离开了房间。

    只是大约喝上一杯适中温度红茶的时间,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就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摆放着一个三折的,毫不起眼的黑色小钱袋,重新走进了房间。

    走到了罗伊的近前,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深深鞠着弓,对罗伊说:“男爵殿下,您需要的钱款已经备好,请您查看。”

    罗伊拿过钱袋,微微一摆弄,第一折装的就是金贝尔,第二折是雕纹珠,第三折而是标准金单,整个钱袋由一种不知名的动物皮革制成,全黑色的钱袋上,暗纹描绘着的空间守护者博得真神神纹显的毫不起眼。

    罗伊赞叹心想:“简约、低调、奢华,这才是真正的领主贵族随身之物。”罗伊取出一枚雕纹珠,轻轻放在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还在高举的托盘中,然后收起钱袋,鞠了一躬,微笑着说:“我对您的服务万分感激,鄙人告辞。”

    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根本不提收到的一千金贝尔小账,就这样捧着托盘,在前面带路说:“尊贵的罗伊殿下,请容我相送至楼梯。”

    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的反应,正是侍应师的职业素养,收到整整一千金贝尔的小账,仅仅一声道谢是非常不得体的,端着托盘让其他人看到这个高贵者的大器,才是一种得体的举止。而那句“请容我相送至楼梯。”更是表示不会将罗伊送至大厅,毕竟只是看朴实的衣着,就可看出,罗伊还是有一些想要,掩饰身份的迹象。

    罗伊无所谓的笑笑,走出了学者之城银行贵宾室。

    刚刚走了几步,突然一个陌生而亲切的声音传进罗伊的耳中:“尊敬的贝纳思达公爵国菁尾花的种子,米哈格·博伟安泰像您致意。”

    罗伊随着声音来处一看,亦然看见米哈格·博伟安泰与两名长相相同的年轻小姐,站在一起,正满脸堆笑的望着自己。

    罗伊愣了一下,就欢快的笑着边向博伟安泰走去,边说:“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您,尊敬的博伟安泰爵爷。”

    博伟安泰爵士也迎向罗伊,欢笑着说:“昨天恰巧我的两个女儿同时进阶成为博学者,今天我就被她们逼着,来银行取些款子,买礼物庆祝一下。”口中虽然这样抱怨,但是博伟安泰的眼中全是骄傲与宠爱,而且可以想象,两份需要来银行贵宾室取款,才能购买的礼物,又该是怎样的昂贵。

    罗伊识趣的吃惊说:“这样的年纪竟然已经进阶到博学者了吗?真不愧是米哈格·底比斯的子孙。”说到这罗伊表情转为微笑说:“尊敬的博伟安泰爵爷,您可真是好福气。”

    博伟安泰听到罗伊知情识趣的讲话,欢快的说:“您真是太过奖了,爵爷。”

    无意间博伟安泰看到了罗伊身边,侍立着的比托诺·艾思华侍应师,和他手上托盘中的雕纹珠,吃惊了眨了一下眼睛,苦笑着没头没脑的叹息说:“这还真是领主贵族的气派啊。”

    罗伊听到博伟安泰爵士的赞叹,微微一笑说:“这只是刚刚袭爵的年轻人,过分的招摇表现罢了。”

    罗伊讲到这,非常正式的说:“还未正式向您介绍自己,鄙人是贝布拉齐大公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箭矢大陆男爵领主、南徳布其姆大公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朝阳之光大陆男爵领主、坎布拉王国勒姆星系哈吉纳奇星晨光大陆的领主。以诸神与璀璨之大议院之名义统领勒姆星系之天行者·罗伊。”

    听到罗伊讲明了自己身份,博伟安泰爵士深深鞠躬说:“鄙人米哈格子爵国皇家世袭爵士米哈格·博伟安泰向您致敬殿下。”

    罗伊也微微鞠躬还礼说:“您实在太过多礼,尊敬的博伟安泰爵士。”

    博伟安泰爵士站起身来,开始招呼自己的两个女儿说:“维琳斯、维诺斯快过来,给尊贵的罗伊殿下见礼。”

    博伟安泰爵士的两个女儿,听到父亲的招呼,有些吃惊的走上前,同时屈膝行礼道:“米哈格子爵国皇家女勋爵米哈格·维琳斯(维诺斯)像您致敬,荣耀的殿下。”两个声音一个清冷,而另一个则显的娇滴滴。

    罗伊连忙分别回礼说:“尊贵而杰出的维琳斯皇室女爵,高贵而聪慧的维琳斯皇室女爵,两位过于多礼了。”

    听到罗伊是分别给自己回礼,而不是统称米哈格的皇室女爵们,博伟安泰的两名女儿不由对罗伊微生好感,不过初次见面,年轻的贵族小姐是不好再多说什么的。

    罗伊又转头向博伟安泰爵士微笑着说:“尊敬的博伟安泰爵爷,我就不耽误,您和维琳斯女爵、维诺斯女爵的时间了,我想您们的热烈庆祝,一定使得今天时间紧迫。”

    博伟安泰爵士听到罗伊的体谅话语,感激的一笑,然后从怀中拿出一枚紫色的徽章施礼说:“多谢您的体谅殿下,上次与您相遇后,偶然得知您之身份,依据米哈格家规,我不得不向家族加以报备,就在昨天,家族长者带来了我的高祖‘伟大的智慧之艾格纳森四世’对您的祝福,和一枚米哈格家族守护徽章,请您容我冒昧向您献上。”

    当一名领主贵族因种种原因,暂居于另一领主贵族领地或国家直辖领地,如果两个家族相处善意,暂居地的领主或国王,一般都会赠与他一枚代表着友谊的本家族之守护徽章,这枚守护徽章,也可以防备这位高贵者,遇到来自官方的卑微者的冒犯。

    听到博伟安泰爵士的这席话,罗伊深深鞠躬肃然说:“向‘伟大的智慧之艾格纳森四世’米哈格·底比斯陛下致以一百二十万分之敬意,请您带去勒姆星系领主对他的感谢。”

    然后罗伊双手接过,博伟安泰爵士手中的守护徽章,微笑着说:“博伟安泰爵爷,多谢您为我做的一切,如您能来勒姆星系,到时请容我略尽地主之谊,那么我先告辞了。”
新书推荐: 公主殿下的小娇夫 残暴王爷的黑月光 怪谈一百回 见习牧师 混沌之帝 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我的后院,连通着盘龙世界 全球脉武时代 重生后在顾少怀里撒个娇